The Hertz 要用音樂輸出廣東話文化

23 分鐘閱讀

來到2021年,好好生活,那是甚麼概念?見字飲水、見字呼吸,一大堆。花了6個月,自資製作一條 4分23秒,有角色,有故事,有話要說的動畫MV,又是怎樣的一回事?獨立樂隊The Hertz (赫茲樂隊) 的五位成員,不是一味跟你談情說愛,只想跟你談今日的香港。

他們的願景是甚麼?持續製作用廣東話唱的樂隊音樂,做一個讓自己感到驕傲的香港人啊。

你有共鳴是正常的。

The Hertz 成員 (上左至下右) 鍵琴及填詞許崇謙 Him Hui、鼓佬梁宗偉 Marco Leung、主音及結他黃瑋中 Herman Wong、低音結他施猛雷 Ray Sze、結他胡沛霖 Ricky Wu。(Lewis Wong 攝)

你有共鳴因為你聽得明

先介紹一下The Hertz (可跳過):倒帶2018年7月,外國留學返港的 Herman,心癮起想夾band,就去找音樂朋友Him和Ricky,再透過Him,認識了Ray和Marco。五位成員中,暫時只有Herman全職工作,其餘四位自由身,有兼任樂器導師,也有替樂手演出伴奏,亦有做音樂製作。

Herman組樂隊的想法很簡單:「初期是先玩玩的心態,而且覺得創造是最特別,不是要刻意說甚麼,只是每日見到,寫返唱返,是很自然的事。」

五人聚在一起,當然是夾歌,也會拋出自己的創作,看看其他成員是否讓其有後續發揮。直到2019年7月,他們發表第一首單曲《阿喪》(A song),接續有《獸之路》(Monstrous)、《末日快車》(97km/h)、《拆穿》(Revealed)、《凡星人》(Simple Planet)、《黃金法則》(The Golden Rule)、《Lay on my shoulder》(與獨立歌手勞嘉怡 Yuki Lovey合作) 和剛於2月26日登場的《千世書》(Chronicle)。18個月交出7首創作,不多也不少,但竟然願意花上半年,去創作及製作一條動畫,確實令人「嘩」了第一聲。再「嘩」多一聲,是要看過動畫的内容,才能言傳。https://www.youtube.com/embed/rqKxbmXBbD0?feature=oembed

日常不正常 何以當尋常

早生華髮的Him,是樂隊的「文膽」,包辦所有歌詞。每首曲都寫實,都在寫真實的香港。譬如,《黃金法則》談個人價值、《末日快車》談所謂的正常,還有《千世書》談的正是你我在編寫歷史。

Him 代表成員的解說是,想透過音樂這載體,來傳達主流音樂較少涉及的題材。「或者有點反叛,大家在談這個,我們就談另一樣。不是要反對甚麼,只是有個批判,也作個紀錄。」他們不是要寫天搖地動的大題材:「未必是大事,但會有個問號。」

在《拆穿》中,Him 提到:「世界有很多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但很多人都若無其事,只在追求自己的開心,譬如飲很靚的紅酒,好像是長大了就會做這件事;這件事本身無問題,但這些相對世界在發生很嚴重的問題,有甚麼幫助?」又例如,近年興起飲咖啡:「不是說飲咖啡不對,但咖啡豆農民好慘 (貧困),大家是否可以反思?」說到《凡星人》,他寫來感受特別深:「畢業就是趕買樓,是否一定要這樣?這樣是否就好了?世界有好多地方沒有股票買賣,但那處的人民生活得很開心。」他們想反問:「是否簡單生活就不可以?」

《黃金法則》MV的主畫面是一個運程書封面,Him 更粉墨登場當封面主角;逗趣的背後,還是在叩問自身價值。「很多人在尋求成功的門路,令自己更有價值,找到的話,就真的恭喜他。」這個世界最珍貴是黃金嗎?「最罕有就最珍貴,那甚麼最罕有?自己就最罕有,無人會跟你完全一樣呀。不是在教你用甚麼方法,每個人最要treasure (珍惜) 的是自己,做自己就是最正了。」

《末日快車》意念來自Ray (留意一下,這單曲是在2019年12月發表):「那年香港發生了很多事,當時有份full time (全職工作),經常要搭同一架巴士。那段時間,同一條街,每日都有不同的事在發生,有時會見到煙,都幾 sad (傷感)。」是大家熟悉的地方,突然歷劫。「對家力量太強,好像都已用盡力,甚至(奉上) 生命,都不夠打,覺得很無力。」Ray全曲只用了兩個 chord (和弦),看似簡單:「明明以為很正常,原來一點也不正常。」

歌詞中有句寫:「飛快點快點/離開故地詛咒」:「那是叫有能力的要走便走,但有能力的,又好像想(為香港)先做點事,或者就是歸屬感吧。」負責MV 拍攝的Marco說:「在車上影拍所經過的不同地方,直接記錄當刻的香港,現在重看還是很有感覺。」畫面走過中環、金鐘、銅鑼灣、旺角、獅子山、理大、中大……

這一代年輕音樂人,展現的不只是才華,還有不求大富大貴,只想跟你談生活、關心你我所熱愛的城市。
一場世紀疫情,令到live performance 變得遙不可及 (The Hertz 提供)

一聽一望認出The Hertz

對於《千世書》,The Hertz 在官方Youtube 頻道留有以下這段:

It has been our privilege to witness and to learn from the history of mankind. The history is like Chronicle which keeps records of all the justice and evil, good and bad. We have been through a lot and might as well stand strong to our believes while composing our very own pages of the new chapters of the great Chronicle.

負責草擬故事大綱的Ray 說:「無想過『咁爆』,現在重看,都會眼濕濕。」他筆下的一個 cyperpunk (電腦創造)的城市,發生了一些事,有人召集志同道合人士,一齊「打大佬」。然 後,交由 Herman 擔任美術總監,負責角色設計,主角靴文正是以自己為造型藍本,另外還 有四個小學生馬高、特工雷、神父山宗言兼和豬肉佬力高,則是樂隊四位成員。

Herman說,歌曲早在出第一隻EP 前已有 demo:「覺得結他的vibre 有點惡,想型,有鼓舞 的感覺,melody比較高昂,覺得比較適合下一階段。」他們完成首隻EP後,構想新作的 MV,影像想求突破:「上一隻主要是影相,大家這次想繪圖,因為我本身識『畫嘢』 (illustrator)。」他們亦認為,無論是樂隊所創造的聲音,抑或影像,都能做到一聽、一望,便 認出是 The Hertz。

《千世書》的中文敘述是這樣:「人們於不同時代不論善惡一概以文字記錄重要歷史,好讓後 人得以借鑑史事互作提醒,它亦傳承着人類的文明,甚至見證世間的真理。就在今天我們一同 翻開新一章,編寫屬於眾人的千世書。」歌詞字字對應千世歷史,包括今日香港:「誰今天不 服既定/誰的天他日放晴。」Ray 坦言有要求Him 修訂歌詞,例如刪掉初稿的「抗命」。

「如果法例一出,市民的回應就是聽從,就像給了 signal (訊號) 這樣是可以的,那就會愈推 愈急?退少少,又少少直接,不想完全退。」這是Him在創作的回應:「寫《千世書》時,在 看一本關於猶太人的書,特別覺得身份認同很緊要。」他深信,文化是一個地方自保的關鍵 :「對身份愈認同,這地方 (文化) 就愈不易受影響。」

他們期望,The Hertz 成為「好香港」的樂隊 — 在香港歷史上,曾出現過,有過關於他們的 記載。「以前在英國讀書,認識不少大陸同學,好想我教他們廣東話,他們很喜歡聽陳奕迅, 要慶幸當日有李小龍、陳奕迅、周星馳、Beyond輸出了香港文化。我們的力度未必有這麼大 ,只是剛好在做,也很proud of (感到驕傲) 這個文化,可以做到這件事。」Herman認為:「 不做,就沒有了。」這也是當初選定樂隊唱廣東話。

Ray 說當日討論其他選擇還有國語、英文,可以打入其他市場,但Him 就提到韓國不少知名 樂隊,就算來香港演出,仍然唱韓文:「語言背負本身的文化,如果想令你沒有了自己的文化 ,拿走你的語言就可以。方言是愈來愈少人懂,譬如我們這代已不懂說家鄉話,隔多兩代就整 個文化消失了。」透過音樂,保留廣東話文化,打開其他如台灣、日本等市場:「可以將自己 的文化輸出,會好開心。」

五位成員中,只有Herman 保留正職,樂隊沒有「大台」,自負盈虧、自主獨立,收入來自單 曲串流平台,也有官方 patreon (美國會員制收費平台)。宣傳靠社交平台,也有派歌到電台 ,《千世書》在商台903推介登上第三位,是樂隊出道以來最佳成績,而官方Youtube 頻道點 擊次數暫時超過2.3萬。

自主代表有話語權,粉絲表示對歌曲有共鳴,得來不易,皆因一分一毫靠自己。「寫歌好 personal (個人),for fun (為樂趣),但上年出歌,他們 (粉絲)反饋說也是這樣想,覺得幾開心 。」Ray說以往自娛居多:「現在好像多了份責任,原來玩音樂是可以凝聚到一班人。」

Herman 聽粉絲說從他們歌曲中找到共鳴:「我們也在找共鳴,我們也是在滿足自己。」

The Hertz 是在創造歷史,參與歷史,還是編寫歷史?(Lewis Wong攝)

人物專訪 的最新報道

告別嶺大小確幸 葉蔭聰開展人生下半場

任教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接近二十年,去年葉蔭聰向校方申請終身合約(tenure)被拒,校方給予一年的臨時合約於八月完結。系方原打算聘請葉蔭聰擔任兼職講師,再次遭到校方「出手」禁止,迫使他要徹底離開這所任教多年的學校。對於嶺大校方「封殺」的舉措,他明言無法預計自己是因為哪方面的原因而遭受如此對待,「唔知係邊樣,太多啦,例如我寫嘢,可能我比較好整(走)啲,呢個都係可能嘅一個解釋嚟」。

致我們的花樣年華
月有圓缺不離開不放棄不卻步

她與何嘉柔(嘉柔)、袁嘉蔚(Tiff)開設YouTube頻道【番號ABC】公開談性別議題,隨著袁被還柙,【番號ABC】的C不知何時歸隊,但她與嘉柔已發放了五條新片。嘉柔這樣說:「為甚麼要繼續做?是因為想他們知道在他們努力時,我們也在努力、會堅持做好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