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編劇 梁銘佳、Kate Reilly : 「生活就是政治,笑著應對痛苦。」

誌 BOOKMARK(0)

由梁銘佳、Kate Reilly 聯合執導的《夜香.鴛鴦.深水埗》,經歷開畫愈影愈旺,然後戲院突然關閉 3 個月,上月再上映,已有其他新片來搶觀眾。

這篇怎樣說也不會是影評,談構思、創作?前後四個月,相關訪問不缺吧?

還寫甚麼?梁銘佳在訪問尾聲有這一段:「周圍發生很多事,聞到隔離街放催涙彈,我們像在做很輕鬆的事,好難形容那心情,有種無力的感覺。」當時他們在為首映檢查電影拷貝。

美國長大的 Kate 是當地社運的常客,她的應對是 —— 用喜感來面對悲劇。

梁銘佳 (右) 和 Kate Reilly 聯合執導的《夜香.鴛鴦.深水埗》,放映前後,經歷種種,笑著應對,總比憂憂愁愁,來得舒服。(Lewis Wong 攝)

好香港

「Hong Kong is more Hong Kong now。」

「Everyone is taking action. Everyone is very creative. They are determined to help each other. It’s very moving.」

這是梁銘佳和 Kate 這四個月以來的親身體會。恕不直譯了。

一齣低成本的獨立電影,可以動員各區小店張貼宣傳海報、素未謀面的市民,以至演員之一的王宗堯自發運送海報,其間引發交流和討論,斷斷續續的放映,累積票房近 100 萬元。 那是一件「好香港」的事。

「曾經一日内,由 6 間戲院 (放映) 加到 11 間,曾經場均人次是最高的,有一兩日高過《鬼滅之刃》。It’s a small victory we claimed。」該片開畫日每天僅 14 場,口碑載道下,加開至最多超過 60 場。全港戲院自去年 12 月 2 日關閉時,還有 11 間戲院放映,今年 3 月 3 日再度上映只剩 4 間。訪問那天,累積票房是 946,489 元。

梁銘佳和 Kate 的心情大概如坐過山車:「Closedown has been very hard. We don’t know what to do but just waiting and waiting.」防疫措施如神經刀,任誰都無所適從,但他倆還是試著「黑暗中鑿出一線光」。

「如果不是疫情,應該排有好多 Blockbusters (大片),這個角度看,我們算幸運。」梁銘佳說戲院重開,放映場數卻大幅減少了:「我們又堅持 (四出宣傳)。」Kate 形容,現在放映場數雖然少,但映期連綿,讓更多觀眾有更長時間去思考:「We make a movie to tell a story we want to tell, we weren’t like thinking too far。」

誠然,凡事有兩面,視乎觀者角度。

這齣 77 分鐘的電影,由四個故事 —〈出城記〉,〈玩具故事〉,〈鴛鴦〉及〈It’s not gonna be fun〉組成,說及老中青三代香港人的尋常事,有飲飲食食,有曖昧,有兄弟情,有老人健康,但故事談的就是社會,就是政治,環環緊扣,只不過是以喜劇包裝沉重,以輕鬆一笑迎戰世道無情。

根本,故事就寫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傘運讓我們覺醒 — 我們是誰?甚麼構成我們的文化。」2014 年 10 月初,梁銘佳回到香港,在金鐘佔領區以影像作紀錄。「(當時) 覺得很有希望,大家會把自己垃圾回收,那種互助、效率,不是平日見到的香港。」

Kate 當時身在美國,看著那些照片:「his photos were quiet movements, like a gay couple walking in the rain; those on the stage were so young and skinny. In every movement of the world, there are always people who said the protestors are spoiled kids, but they were very brave and diverse.」梁銘佳說自己並非攝影記者,只是以個人所長,與世界分享當刻景像。

2014 年聖誕,梁銘佳返回美國,與 Kate 閉關兩星期,寫起《夜香.鴛鴦.深水埗》劇本初稿,準備申請藝術發展局的基金,隨後二人搬回香港居住。「This is more a Hong Kong movie. We moved back to the local root. 」Kate 說得簡單,二人想說一個他們,和在這城市居住的人,都有感覺的故事。

故事原本是關於一個大家庭的劇情片,但片既長成本又高,做慣 DP (Director of Photography 攝影指導) 的梁銘佳,經常要替導演想出節省成本的拍攝方案:「譬如有場戲關於結婚,地點可以不選婚宴禮堂,旁邊的通道都可以,亦不用兼顧大量演員。」在修訂劇本期間,二人決定保留基本主題 (basic theme),把故事一開四,毋須顧及起承轉合:「香港不停轉變,長片拍完可能已不合時;反而故事愈貼近生活,就愈經得起時間 (timeless)。」

片種定為輕喜劇,有因為 Kate 在美國是喜劇演員,也有因為「愈艱難愈要放鬆心情面對」的想法:「If you want to express something difficult, make it fun and attractive. If you want to have a domestic helper who is the protagonist, she should be cute and fun.」她說不介意觀眾代入角色,同悲同喜:「戲中有些角色本身好無力,但笑著看 (電影),常存希望。」梁銘佳認同:「就算艱難是無可避免,我們還是要每天生活,我們需要在生活尋找更多快樂,幫助我們走過這艱難。」

「討厭我們都可以的」

四個故事,各有捧場客;同樣地,評論有讚有彈。讚者固然來自故事主題的「好香港」,彈者,離不開「低成本、不專業、沉悶」之類。

Kate 這樣解話:「有人說《出城記》拍攝不專業,工人部分很悶,但這是刻意的安排 —— 工人遇到問題,然後如何解決,那是總會遇到的情況;也有人覺得《玩具故事》平淡、不快樂。」他們在每個段落完結,亦沒有「飛黑」剪接處理:「非線性處理、 jump cut (跳格剪接),幾有趣,覺得很恰當,那很 naturalistic (自然)、realistic (真實),我們從未有過自己的觀眾,他們覺得古怪、拍得很粗,甚至討厭我們,都可以的。」

梁銘佳補充:「這拍攝是一種模式,我們經過深思熟慮,這對我們作有意識選擇很重要。當然,這有意識的選擇受限於預算。」

觀賞電影,是愉悦的過程,各取所需,就是梁銘佳和 Kate 最樂見的。「參加過不同的電影節,有不同的觀眾;住在外國的觀眾會喜歡〈鴛鴦〉,會想吃那個西多;年輕觀眾會喜歡〈鴛鴦〉的浪漫,又會代入〈It’s not gonna be fun〉林倩同,笑著說自己一向甚麼都不想做。」

Kate 形容:「They are slightly different, you don’t like one and there’s something else.」觀看的過程 ,會來一次 auto-symmetric (自動對照):「It’s up to people to hate us or not. Watch it, wait a minute, It’s more like an experiment. We’re not worried about pretty visuals.」

梁銘佳也說,低成本製作如《夜香.鴛鴦.深水埗》,讓他們擁有自主及創作自由,甚至錯誤:「有資金亦會有更多限制,譬如同時在 50 間戲院放映,就有更多考慮。」

Kate 笑著接口:「You can’t deliberately bore the audience in the first place.」

梁銘佳笑指與太太 Kate Reilly 少有執拗,亦順利渡過 COVID-19 日夜相對的挑戰。(Lewis Wong 攝)

「香港人不是那麼市儈」

踏入2021年,香港百業歷劫,藝術創作亦有紅線在前,然而線在哪,無人看見。「I’m less surprised. As an outsider, I expected for the worst.」Kate 說也許喜劇演員,慣用悲觀的視角:「Hang in there. Shaking people’s mentality is not accomplished by one or two events, it’s more a longer term.」

梁銘佳補充,改變人的想法,需要放長遠一點:「每個人都有自己崗位,就像我們的電影比較溫和,較像甜品;也有電影像麻辣火鍋般,很辣的。」 大家透過參與,了解自己可以做甚麼,然後一起令香港變好:「雖然那是很困難的。」

二人手上有兩個劇本想拍,一個是 3 年前寫下,關於時間的變遷,「是一齣歌舞喜劇,場景是美孚,一個舊中產屋苑,老婆婆喜歡在公園跳舞。」另一齣也是喜劇,以樓市危機作背景,講述面對年老。

避談政治?不可能吧,生活日常與政治無法切割。「Every movie is political.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political – why do I buy something?Every single choice is political. 」Kate 認為,電影人拍一齣電影的初心,純粹因為那個故事感動了自己。

《夜香.鴛鴦.深水埗》自於 2019 年 11 月,成為 HKAFF2019 (香港亞洲電影節)「特別推介」之一,由放映以至宣傳推廣,最近獲頒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編劇及成為推薦電影之一。

經歷種種,五味紛陳。

「現在場數比較少,每次完場後,大家都很想跟我們討論這電影,很振奮;其間又好多人自願幫手宣傳,大家都不是那麼市儈。」梁銘佳跟太太很愛香港人,也願意一起留守香港。

報道記者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人物訪問,2021年主理專題《你我他 x 100》長篇人訪集結。

37 Views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