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如「恐怖份子」
緬甸華僑往倫敦中國大使館抗議:不希望中國政府背後幫助軍政府

14 分鐘閱讀

在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前,緬甸華人周先生透過大聲公、以華語向大使館的方向喊話,訴說緬甸人民目前的慘況。「中國政府背後有在幫助緬甸軍政府,我們都不希望他們幫助緬甸軍政府,我們人民現在非常非常不好受,都沒有平安」。

來自緬甸東部撣邦首府東枝的周先生,移居到英國已經十多年,目前有很多親人仍身處緬甸,在異地閱讀到緬甸的消息,令他倍感難受,「每天都不能好好地睡覺,雖然我們在英國非常安全,但我們心裡面非常不安全,軍政府每天都在殺人,用槍打死年輕人,到昨天為止500多人已經傷亡,最小的是五歲,最大是七十歲,連救護人員都開槍,軍政府比恐佈份子還恐佈!」

「8888民主運動」經歷者 軍政府比當年更恐佈

談到在遠方的親人,周先生不禁流下眼淚,「白天出門,都不知道能不能夠安全回家」。現年50多歲的周先生,直言從小活在軍政府的獨裁統治之下,1988年那年,他是大學生,經歷過「8888民主運動」,認為現在的軍政府比當年更恐佈。

「1988年他們殺死很多人,這沒錯,都很恐佈,但如果我們看(旁觀)示威,他們不會打我們,但現在的軍政府不管你在家裡、或在路邊,都會打死你的頭,他們都不管,無法無天」。

緬甸政變發生至今兩個月,至今逾500人死亡。早前在日本、台灣居住的緬甸人都有發起海外的聲援及抗議行動,在英緬甸人組織CRPH Supporters UK亦於昨(31日)發起抗議行動,先在英國國會廣場外聚集,後遊行至中國大使館,行動約200人參與,亦有港人手持香港旗及「光時旗」到場聲援。

這次抗議行動,有緬甸人穿上白色的孝衣,拿着因政變而喪生的人的照片與名字,亦有不少緬甸人手持以簡體中文字印製的標語,「幫助人民。不要幫助政變軍隊」、「停止支持殺手(敏昂萊)」、「緬甸軍隊是一個恐佈組織,停止支持恐佈份子」。中國長久以來與緬甸軍政府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早前緬甸公民團體Justice for Myanmar曾經發表報告,最少有五間中國國企一直為緬甸軍方提供軍火,為軍方的主要後台,加深緬甸民眾對中國不滿。

日本緬甸僑民持續向日本政府施壓,連續兩個月來,到外務省及緬甸領事館抗議,在東京、大阪九千多名僑民當中,近一半僑民曾經出來抗議。踏入三月後,軍政府不但斷網絡,更在大街上荷槍實彈射殺平民,當地僑民痛心疾首,凌晨失眠,「緬甸現在看不到未來⋯⋯。」。

周先生年輕是是「8888民主運動」的抗爭者,他說現時的軍隊比以前更無法無天。(Koey Lee 攝)

新宿「難民」感悲愴

《誌》記者在新宿區高田馬場找到經營拉麫店的Aung Aung Hlaing (アウン アウン・ライン),「你叫我Aung,我的本姓是昂山素姬的昂山」。開朗的阿Aung在高田馬場生活了三十三年,他操利日語跟我說:「為何我們來高田馬場?因為1988年我們這批大學生就是流亡到新宿,紮根新宿的大部分也是『8888 運動』的難民」。阿Aung不介意稱自己做「難民」,因為他在彼國見證緬甸有全國選舉,去年緬甸大選,一班僑民在日本投票,充滿希望,阿Aung坦言,當年流亡新宿的大學生不怕子彈,一直對緬甸抱有希望,二月一日的政變,令他一家的心情跌入深淵。

「沒有了,沒有了,我想我回不了緬甸了⋯⋯。」二月訪問阿Aung時,當他還興高采烈地說因為麒麟啤酒斷絕了緬甸軍方的合作,令他的麫店沒有麒麟啤賣一樣開心。可是想到可能一輩子也沒有法回鄉,突然悲從中來。「二月一日那天,女兒一回家拋下書包,嚎哭起來。」阿Aung說,女兒在日本出世,但從少就教她緬甸歷史,父親當年如何走難到日本,因此女兒心繫緬甸,沒有想到一夜之間,故土頃刻間變成血流成河的抗爭地。

阿Aung兩夫婦少年時在緬甸抗爭而逃離家園,對於故鄉淪為戰場,悲愴不已。(關震海攝)

「媽媽,想哭便哭吧。」

記者隔一個月再訪問阿Aung,之前緬甸還未有平民犧牲,今日緬甸的軍人在街上亂槍掃射,不人道的程度,阿Aung形容他們為「恐怖份子」,「以前1988年,軍人只是向示威的隊伍殺人,今日在街頭軍人見到小朋友也不放過,向平民屋寓亂射,有傳在獄中強姦女人,簡直不是人,大家都是同一民族,怎可以做得出?」阿Aung的妻子說凌晨睡不了,因為軍人每到凌晨,四處入屋搶掠,阿Aung的母親仍然在仰光,老人家入黑後要偷偷的睡在廚房,生怕軍人一下子衝入房先射殺。Aung說這情況在城市是非常普遍,「我叫媽媽,軍人入屋,財物都讓他拿走吧,不要掙扎,一旦跟軍人搶,他們開槍射殺,他們不是人呀。入黑後,關起燈,睡在廚房便好了。」

阿Aung的妻子說不分晝夜淚流不止,她的女兒勸媽媽:「媽媽,想哭便哭吧。」

阿Aung說自己欲哭無淚,在日本什麼也做不到,在外地目送國民犠牲,終日想念緬甸的事,現在只寄望聯合國可以快快伸出緩手,「很多日本人關心我們,說實話,緬甸看不到明天⋯⋯。」

國際誌 的最新報道

在彼邦繼承香港人的意志 記6.12倫敦遊行

倫敦6.12遊行在大理石拱門集合,保守黨議員Iain Duncan Smith、工黨議員Stephen Kinnock及保守黨黨員Luke de Pulford均有出席發言,表示歡迎港人到英定居,現場吸引了不少當地媒體到場採訪。I

一碟新派咕嚕肉揚名英國
Marc Mok將香港風味帶到《我要做廚神》

Marc 在香港土生土長,18歲時只身遠赴英國修讀當地著名藝術大學的女性服裝設計學位。畢業之後,他便立即投身當地的時裝設計界,轉眼間便在倫敦停留了近10年。除了在時裝設計界發熱發亮,Marc 閒時的愛好是去鑽研「煮飯仔」。在不知不覺間煮上了英國的飲食真人騷時,他卻透露他曾經也是一名人見人怕的「地獄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