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到來 橫洲的最後一天: 三十地政圍一屋 鉗鎚大門伺候 截水截電

誌 BOOKMARK(0)

2015年政府刊憲收下橫洲三村(永寧村、鳳池村及楊屋新屋)綠化帶區域建公屋,棄附近棕地而迫遷三村村民離開,惹來官商勾結之嫌。村民被折磨了逾六年,剩下鳳池村四戶,有消息指地政總署會於4月28日早上7時準時到現場收地,意味着昨天(27日)是村民最後一夜。

「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成員與仍留守在橫洲村民共進晚餐,家常便飯、有傾有講,生活如常。唯一不同的是面對明天早上,村民將面對地政和警察的大軍壓境,大家都顯得憂心忡忡。《誌》記者昨晚到訪,村民家門的大閘和側門均用鐵鏈鎖上,以防地政突襲入屋。黎明初現,他們或會被抬走,或家園盡毀,一切是未知之數,故關注組成員與村民在晚餐過後便商討明天將會發生的情境。

4月28日清晨7時,地政總署職員及外判保安準時入村。(黃雅文攝)
橫洲歐陽一家的最後抗爭

四代人活在鳳池村 留守最後

歐陽太太一家四代都在橫洲鳳池村長大,家門附近有不少盆栽,又有大樹菠蘿樹,家中養有一隻三色貓和一隻黑色唐狗Happy,生活平靜又實在。歐陽一家多年前買下土地建屋,是三村中少有的業主。

他們的惡夢始於2015年,政府正式刊憲,準備在橫洲開展道路工程,地政署派員入村張貼通知,通知村民要凍結戶口登記。受影響村民意識到,早前「拍心口」承諾會協助村民的建制派、時任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和時任元朗區議會當然議員曾樹和並沒有為村民解困。

與歐陽太太簡單攀談時,她提到政府開初已沒有就收地與村民溝通,亦沒有提供妥善的安置計劃,更談不上是諮詢。她直言,過去數晚難以入睡,收地令她不時感到不安和煩擾。收地擾攘足足5年之久,甚麼原因驅使她能堅持至今仍要留守。

歐陽太太指,橫洲是她成長的地方,家中老幼的各個人生階段均在這裡渡過,家人和村民過着純樸的生活,和鄰居及附近環境建立了關係,「要改變生活方式唔係咁容易,地政得閒又嚟下搞下係好煩,但我最想都係留返喺度,喺呢度大」,所以決定和家人留守至今。

早上6時許,在歐陽太太家留宿的眾人已睡醒,等待著回應地政的各樣清場行動。他們把畫好的橫額掛在家中前園,又不時觀察村外情況時。整個早上,他們已留意到不少便衣地政職員及軍裝警員經過,使得Happy不斷吠叫,歐陽先生不禁提起,「搬都要搵個地方先暫托Happy,呢啲都要時間安排。」

穿黑衣的地政外判保安早上多次聲言進屋,軍裝警在場戒備。(黃雅文攝)

區議員:村民上樓好痛苦


其中,通宵留守在歐陽家的有元朗區議員區國權,早在2014年結識橫洲村民,一直跟進村民的情況,「2014年底,有媒體開始講棕地議題,之後又有比較青年嘅橫洲村民搵我哋,當時(橫洲發展計劃的)文件去到區議會層面,我哋就負責講解未來如果收地,會發生啲咩程序畀村民知,主要提供下資訊。」至2015年,政府刊憲,地政署正式派員入村凍結戶口登記時,村民得知村落將要被清拆。在及後一年,他便與兩名實習學生入村「洗樓」,做組織工作。

曾經歷新界東北及菜園村迫遷兩役,區國權表示,再也不想看到如此場面,「識得嘅村民都係住得比較耐,所以每次收地,最後個結果都好傷痛,唔想見到人喊。」他最近探訪了新界東北及菜園村的村民,得悉仍有年老村民未能適應新的生活方式,「一上公屋,冇田耕、冇得種野,就漫無目的咁喺嗰區盪下盪下」,「要一下子離開生活緊嘅土地,轉另一種生活方式係好痛苦嘅事。」

菠蘿樹下歐陽太太養的小貓。

地政稱屋內的小孩「具有攻擊性嘅人」


接近6時,大批警員及外判保安率先到場,橫洲鳳池村除了的士陳和歐陽太兩戶人外,其餘的盡是已被水馬圍封的空屋、地盤。警員走到歐陽太家門前,指是次行動為協助地政署收地,在場只為防止有刑事罪行發生。同時,外判保安們開始阻止聲援村員的人士和記者入村,更有地政人員和保安將不滿家園被毀的小孩形容為「具有攻擊性嘅人」,要求增派更多保安作部署行動。

地政署派了30多人,先走到歐陽家門前,要求他們現在要正式遷出,指在5月4日前可以回來執拾傢俬和其他物品。惟歐陽先生不滿安排,表示早已向地政職員表達遷出時間不足。因家中有老人與小孩,署方又拖延至4月7日才向家人發出特惠津貼,僅僅20日不足以執拾細軟及找到另一地方暫租,故希望與地政職員理性對話。

歐陽太太見地政人員不為所動,便拿起大聲公,質問「點解你哋唔可以畀一個合理嘅搬遷期我,我哋會走,但我哋需要多幾日時間走,需要有尊嚴咁走。」歐陽先生則不斷勸說地政職員,「村民無錯,你哋都係人,講下道理喇!」

惟地政職員即宣讀禁令,又指「畀多十分鐘你執個人物品,之後我哋會返嚟」,便拂袖而去。地政轉場到另一戶留守的村民-的士陳家門前,再一次重覆剛才上演過的場面。

歐陽太太(灰衣)希望地政可以通融十四天給他們收拾細軟,可是地政斷言拒絕。(黃雅文攝)

今日發牌照新屋 明天收舊屋

其間,鳳池村的村長受到地政邀請到場,幫助說服留守村民離開。惟村長到場後,地政卻不准其進入收地現場。在等待安排時,村長向關注組成員表示,剩下四戶之一、同住鳳池村的的士陳一年多前得知舊居將要被拆,便已入紙申請在另一塊地建興一個不大於400尺住所的牌照,算是暫時有個容身之所。

惟地政直至昨天才批出「牌照屋」予的士陳,「尋日發牌,今日就叫人走,人哋係岩岩先知之後有冇得住,我都唔知政府搞乜野。」

與此同時,地政正着中電人員帶路,前來剪電箱截電,令本在家中網上上課就女兒無法繼續學習,更不顧在斷電的情況下,村民將更難收拾細軟。

早上9時正,在中電員工到場截電後,地政人員有所行動,在歐陽家正門已準備了鎚和鉗等破門工具,等待指示爆門入屋。歐陽先生則隔著鐵閘向蠢蠢欲動的地政人員,勸他們收手:「我哋收唔到任何信你哋今日會嚟拆屋,地政做野鬼鬼崇崇,市民知情權去咗邊度?你哋不如今日辭職,唔好為咗錢去做啲污糟野,埋沒良心。」

中午地政叫中電職員截電。

歐陽先生在直播時發現到,有地政職員在他們家的後門剪開鐵絲網,強行進入住所範圍。歐陽先生則站在屋頂,用大聲公勸止「地政收手喇,做返個有良知嘅人。」地政人員同時亦在大門剪開鎖鏈,閘門內的村民則呼籲地政職員不要使用暴力。有住在附近的居民前來查看狀況,炮轟政府部門不人道,「地政又做呢啲仆街嘢,之前隔離又係佢哋嚟收,搞到好大怨氣。」

走得要有尊嚴!臨走前最後一頓午飯

地政人員及保安等人進入歐陽家後,保安組成人鏈把歐陽太和家人分隔開,雙方開始談判,歐陽先生堅持,要求地政署給予更多時間讓一家七口搬走,「我搵政府就拖慢嚟做,到依家你急住要收就收,點解受罪係我哋。」歐陽太太則表示,「想走得有尊嚴,唔係唔走。」地政人員則指會「維持原判」,即要在今日正式遷走。

有些村民難忍淚水,要求地政允許他們留在家中吃最後一餐午飯,希望地政先行離開。地政最後同意,為以安全為由,留下十多名保安看守著村民。因被中電截電無法煮食,有關注組成員找到煤氣爐作煮食之用。

整頓午飯,歐陽太一口也吃不下,在趕忙地為家人執拾行裝;關注組成員亦協助預約客貨車接載村民。相信留守的村民早已作最壞打算,預料到地政署一旦派員收地,橫洲也難逃被滅的命運。

不論橫洲、新界東北還是菜園村的經歷,都告誡著香港早已今非昔比。自由不斷被扼殺,不公義之事只會無日無之,守護家園需要像留守在橫洲的村民一樣,有著莫大的勇氣。

報道記者

社區調查、勞工記者。

發佈回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