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太受訪當日的穿上員工贈送的黑色上衣,近日她傳來近照,人不在港但人情味仍在。(受訪者提供)

一齊走!帶住寵物移民英國 臨別街坊送走大角咀「餃子店」

/
18 分鐘閱讀

2020年至今,香港人身邊總有一個親友移民,離別的除了人,也有主人努力帶寵物舉家「移民」。

數個月前下午時分,位處大角咀中美樓的「餃子店」,前老闆娘林玉蓮(陳太),氣來氣喘坐下來,說著自己過去一星期奔波到漁農署為寵物辦理狗牌及健康證明書一事。 受訪當日,晚上將要上機的她,把為狗隻打針、打晶片、辦健康證明、食杜蟲藥,到在最後關頭才領取到由漁護署發出證明文件一事逐一細訴,她緊張地說:「無文件,我(今晚)走唔到㗎」,除了文件,陳太說動物機位一票難求,舉家移民同時,她形容「寵物移民」也是一個「大project」(大的工程)。

穿過萬尺高空,遠涉重洋,如今陳太一家在英國定居,記者收到她到埗後傳來的近照,喜見她剛好穿著離港當日的黑色上衣。臨走前,她在店內與員工告別,說着特地穿上員工送的衣物,員工向她舉了「讚好」的姿勢。陳太在大角咀開店數年,放下員工深厚的僱傭、街坊情,遠離香港,她慨嘆香港物是人非,為了家人、子女長遠發展,她決定「離家出走」。

本身不是飲食出身的陳太,因為替姊姊看舖多了,熟悉了店舖的運作,五年前開「餃子店」。

狗狗貓貓機票緊張 寵物移民甚艱難

陳太家有三狗一貓,陳太說,狗隻必須持有狗隻牌照才能上機,她上機前一個月打瘋狗針、打ISO 國際晶片,但經愛協打針,再向漁農署遞交注射資料續領狗牌,需時8個月。

陳太其中一隻狗狗牌逾期,經愛協打針,惟幸得友好幫助,才成功續領。出發前十日,她要為狗隻辦健康證明書,五日前要服食杜蟲藥,然後將相關證明文件,交到漁農署,待漁農署審核文件,並批出健康證明書。陳太氣定神閒地稱,「通常不能一次過成功」,她第一次因未有列明杜蟲成份,文件被彈回頭,第二次又因漁農署未有指明她須繳交的費用,她交的費用不足,臨急臨忙要更新支票銀碼。疫情期間,漁農署隔日開放,遇上文件有問題,來回好幾次。她驚險地說,「日日都在抹汗,今日拎文件都是一額汗」。

狗牌、健康證明書只是其中一關卡,寵物機位,為帶寵物而思前想後的行走路線,陳太也是一步一步驚心。以她所知,每班航班只能容納約六至七隻寵物,由於機位緊張,她擔心訂不來,這次她找來旅遊代理幫忙訂機票,而且指明「要先找到寵物機位,才可以出乘客機票」。

11月初陳太致電代理,代理覆她「機位未放出來」,至11月中陳太在Facebook 上得知,她原定出發的12月,機票售罄了,她急忙打去找代理,代理的跟進慢半拍,後來才說「真係無位」,陳太憶述,「當是我都不知如何是好,頭兩天開始 panic (恐慌)」,束手無策。

餃子店在大角咀開業五年,陳太有感香港形勢有變,不捨也要放下店舖,為子女離開香港。(劉愛霞攝)

一年後重聚好嗎?

事前上網做足功課的陳太,鍥而不捨參考他人的「出走路線」。有人先飛去法國或荷蘭,再輸乘其他交通工具到倫敦,陳太訂了機票,也訂了的士,花了八千幾元,後來才有人提醒她,法國的封關政策是神根公約國家的國民才可以互相來往,海外的人未能藉此過關。

陳太遂致電領事館及航空公司問個究竟,航空公司說可以上機,但能否成功入境,則未能確定,無計可施情況下,陳太一度想過,一年後才回來帶寵物走,網民旋即回應「吓?你掉低牠們?」陳太內心納喊,「我已經好頭痛」。惟陳太愛屋及烏,當然捨不得掉下愛犬愛貓,在他人穿針引線下,她自訂了一條既有路線,既有寵物機位,落機後又有交通工具抵達陳太的目的地。

兒女養的三狗一貓,陳太堅持「一齊走」。(受訪者提供)

有了機位,寵物的寄艙服務也是一個學問。陳太稱,有些航空公司的籠,「1米乘以1米,費用10萬,一個卡板可以載到6隻狗」,有些體積比較大的籠,費用3.8萬,體積小的都要$8000元。陳太所乘坐的航空公司,則規定同一卡板,只可以帶貓或狗,不可同時帶貓和狗。

陳太致電到航空公司客戶服務查詢,後來雙方溝通好,陳太帶著貓貓上機,三隻狗狗存機倉,以配合其餘的寄艙寵物都是狗的規定。因為寵物的事忙得一頭煙,記者打趣問她有後悔養寵物嗎?陳太速回:「寵物不是我養,是我的仔女養」,陳太說,「老公也問我有無後悔,我說沒甚麼後不後悔,我能力做得到我,就給他們」。

 街坊送機 不捨還是要走

去年《國安法》落實後,陳太有感香港形勢每況愈下,她和丈夫沒有照顧兩老的擔子,想到子女升學將來,說倒不如趁早離開。加上英國脫歐,香港、英國,兩地情況變幻莫測,陳太認為「好多事情逼著你,一是現在走,不然你或會走不到」。

陳太移民不捨街坊

陳太的「餃子店」在大角咀落腳5年,她指自己不是飲食業出身,只是姐姐從事餐飲,有時姐姐去旅行陳太去做做替工,由此累積經驗。五年前,從小在大角咀長大的丈夫友人,其店因租約期滿,陳太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頂手接下店舖而入行。大角咀與旺角商業地區不同,做街坊生意,疫情前店舖營業時間由中午至凌晨兩時,疫情期間則營業至凌晨十二時。陳太說,員工一日三餐也在店舖用膳,朝夕相對,餃子店就像他們另一個家。一提起員工,陳太已哽咽,眼淚奪眶而出,表明不捨得。所以,儘管陳太出發前一個月已把店舖易手,但她也每天回到店舖與員工相見,打點和交代最後的事。

陳太受訪當日的穿上員工贈送的黑色上衣,近日她傳來近照,人不在港但人情味仍在。(受訪者提供)

陳太轉述,有街坊得知她離開,盡顯驚訝「吓?你走啦?咁快?」。臨別當日,陳太的行李有四個紅白藍袋,三個大行李箱,兩個手提袋,兩個大狗籠,一隻貓,她指,「今晚我走,街坊送我去機場,一個貨車, 另一個私家車。因為我們太多物件,兩輛車出動,一個載貨,一個載我的仔女」。「這就是大角咀,充滿人情味」,這是陳太對大角咀的印象。

大角咀餃子店

地址:大角咀大角咀道157號中美樓地下

上善若水 的最新報道

全年無休「好心」生果店 芊菓屋為街坊篩選優質水果

在大角咀埃華街、角祥街交界的十字路口,面向七十年代落成的大同新邨、還有千禧年代落成的君匯港,在新舊交錯的地段,老街坊想買高檔生果,步入一式一樣的超市是「唯一選項」,還有沒有其他選擇? 去年四月,該區多

大角咀人嘅喇沙串燒店 疫情下堅守即燒即食

大角咀利得街,兩旁雲集六十年代入伙的舊樓,地舖車房、洗衣店及雜貨舖等地區小店,環繞新開的酒店和私人住宅連大企業商場,在這個旺角、太子與奧運交界,新舊建築並立,新一代活在舊區,自成一格。老街道一隅,「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