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再沒有代議士 「動元十八」方浩軒鼓勵參與法團 積極選村長

16 分鐘閱讀

2月立法會修例區議員須宣誓,現時已有約12名民主派區議員表明辭職不宣誓,當中亦有區議員已離開香港,傳媒消息指就算民主派區議員願意宣誓,政府會DQ(取消)數十名區議員資格。民主派在2019年掃走超過380個議席,在宣誓風波中七除八扣下,還餘下多少席議員?

47名曾發起及參與去年民主派初選人士,被律政司控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至今大部份人未能申請保釋。多名代議士被囚禁,同時,中共全國人大會議決定「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又通過了1500人選委會負責提名立法會議員候選人。

「完善」立法會選舉,立法會直選議席降至20席,區議會或被委員會取代,再缺少代議士能代表市民時,我們能做些甚麼?

方浩軒早早在議製作好「福利資助快訊懶人包」,讓街坊自行申請。(方法軒FB)

提供區政透明度 村代表、法團舉足輕重

元朗區議員方浩軒早前在Facebook發佈了一系列的「福利資助快訊懶人包」,包含了申請不同社會福利的方法及下載表格的連結,希望街坊能自助互助,培養解決困難的能力。區議員與其塑造一個「無所不能」的形象,他更希望在有限任期內教曉街坊他所懂的事,「其實好多嘢,有冇區議員都值得去做。關心社會要由關心自己個區出發。」

47名民主派初選案,有被還柙的民主派人人仕表明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政黨,甚至集會,這意味往後的立法會、區議會選舉,甚至是特首選舉的選委,民主派的參與度會大大減少。

方浩軒則認為,一些以社區作為基礎的選舉,如業委會、法團及村代表亦舉足輕重。

在「做區」期間,不少村長向他尋求協助時均透露,希望退休找「接班人」。惟村內比較年輕的人口或多已遷出鄉村,導致年邁的村長無法交棒。方浩軒鼓勵仍希望改變社區的年輕人不妨參與鄉郊代表選舉,當選後可成為體制內的一員,能取得區內資訊及人脈,同時又能把居民的意見經區議會直達政府部門。

成立陽光法團 阻建制派利益輸送

經歷了2019年反送中運動,有不少同路人選擇組隊參選屋苑法團,力阻建制派地區人士與法團委員互相輸送利益,提升居民對屋苑事務的知情權。方浩軒亦同意,居民仍可爭奪法團的一席位,在屋苑作出看似微小但重要的轉變,「政府短期內冇咁快可以 取締到法團的選舉方法和制度。」

做區年半,方浩軒認為法團主宰了屋苑的命運,小至放置的海報、派發的報紙,大至影響著居民生活的政策,法團均有權左右,

「區議員喺私人業務上可以係nobody,但法團就有權去決定漏水工程幾時做、Poster貼啲咩,或者將左報換另一份更有公信力嘅報紙,呢啲法團可以做到嘅,而區議員反而冇咁直接做到嘅嘢。」

以他在區議會的經驗,政府部門在匯報諮詢文件時常強調「已就計劃諮詢過地區人士」,當中所指的地區人士,大多就是法團和村頭。因此,法團亦會收到大大小小的工程諮詢文件。

法團的委員沒有薪金,需要無償付出處理區務。方浩軒的選區十八鄉中有不少新落成的私人屋苑,包括原築、溱柏、蝶翠峰和尚悅,他指當法團委員有一定的門檻,故要「齊腳」過半數人參選也有一定難度,「畢竟法團嘅委員多數要返工,民政又唔會幫你摘要咗啲文件重點。要佢哋額外搵時間去睇文件、同街坊對話,其實都唔容易。」

眼見曾有不事生產的法團,在政府工程完結後仍未就相關文件諮詢居民,方浩軒認為,要先提高區政的透明度,居民才能踏出第一步,做到關心社區,「你要知咩事,先可以去關心到。」

方浩軒憶述當日組成「動元十八」也是街坊遛狗的一場偶遇。(黃雅文攝)

港人自救 由小事做起

方浩軒起初與一班戰友成立「動元十八」,其他成員司徒博文更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擊敗鄉事派代表梁福元,方浩軒則比梁福元子梁明堅多1540票勝出。「動元十八」的成立,原來是偶然一次溜狗,巧合認識區內一群有心人。「其實我嗰陣都係透過一件咁小嘅事,先組織到一班有相近志向嘅朋友,所以唔好忽略任何一個connection,可以係同鄰居free下嘢、夾下車,你唔知之後會發生啲咩化學反應。」

十八鄉中是一個新劃成的選區,上一屆區議員自動當選,因此有很多街坊從不理解何為「區議員」,不清楚發聲的渠道,自然會選擇沈默。

回頭看,一年過去,他為這個選區帶來了甚麼改變。方愣住了一會,整理思緒後回應,「應該係empowerment。話畀街坊知佢哋嘅影響力其實好大㗎!」

他憶起元朗南因發展而被迫遷的豬農,「當時同豬農傾,話畀佢哋知『新界東北嗰陣,有幾千封反對信,政府都可以無視』,會唔會做到其他行動呢?」

吸收前人的經驗,認清自身局限,才能更進一步討論對策,「我做區議員唔係要粉飾太平,而係想畀佢哋理解過程就係不容易,係艱難㗎。但我哋一齊傾就有啲嘢可以做到,唔係因為同我熟而要跟我嘅做法,而係要佢思考過、經歷過先會明。」

他又憶起,在區議會表決反對17億橋後,區內有街坊不滿其決定而放聲謾罵。方浩軒選擇了道出理由:興建了天橋,會令抹殺了不少地舖的生存空間,然而,居於元朗的我們每天都享受著光顧這些多樣化的小店,「希望冇咗區議員呢個身份之後,居民都可以學識唔好淨係睇自己個區發生咩事,住喺元朗,甚至香港,就係要諗多啲,整體地去了解一個工程、一個政策背後,除咗帶嚟自身好處外,有冇為其他人帶嚟傷害。」

社會 的最新報道

馬屎埔最後倒數 村民:流氓性收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已經討論多年,發展計劃中的粉嶺馬屎埔村在5月28日有4户村民被地政處職員以15分鐘清場封屋,而今天(12日)是馬屎埔東村、西村村民收地限期,記者會上有村民多次重申擔心當局會先清拆後安置,自己只是希望能夠以民為本。

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香港失去了什麼?

國安法落實一年後,由原先言之鑿鑿只犯及「少數人」,到今日竟可以用「懷疑」串謀勾結外國勢力,飭令凍結《蘋果日報》三間公司,800名員工斷水斷糧。政權還動用了香港百多年金融及報業的聲譽,務求令《蘋果》在7月1日結業。在沒有槍彈脅令印刷機停印的情況下,《蘋果》受盡警方、國安法的恫嚇,拘捕主筆李平,當時還有傳警方再入壹傳媒大樓拘捕記者。《蘋果》決定提前在周四(24日)印最後一份《蘋果》停刊,周三下午宣布結束《壹週刊》、《飲食男女》,管理層決定全面撤退傳媒,連網站及社交媒體也將會消失。

變與不變——寫在澳門非建制候選人盡墨之時 / 蕭家怡

當時我覺得,澳門政府之所以要弄出這樣的一件大事,不是在於跟從香港,而是在於要定標準,好讓一海之隔、同樣實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日後能「有先例可循」,所以才有此舉動。今天看來,這DQ或許是一種延續。

記7月2日鮮花散落四周
怡和街天橋1120悼念

在怡和街天橋梯間,有人擺放「香港人永遠記得2021,7.1梁健輝先生,永垂不朽」燈箱,附近有數束白花在旁。再行上天橋,看見花圃上插著一束又一束的白花,正向著銅鑼灣SOGO方向搖曳。牆上留有褪色但隱約看到的字句「崇光刺賊顯丹心,一夕餘暉照俠骨」。

71回歸日 銅鑼灣SOGO軍裝警受襲
施襲者逃跑十米自插心臟亡

7月1日回歸日,警方在銅鑼灣佈防,不斷截查可疑人士。晚上10時,一名警員在銅鑼灣崇光百貨對開有警員被人用刀襲擊警員腋下對下位置,警員大量流血。根據《看中國》片段指,施襲者一名中年男子,身穿灰衣,走向背向他的警員並用刀插向警員腋下對下位置,施襲者之後立刻向東角道方向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