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死因研訊 第三天】警問梁有何訴求 梁凌杰不發一言 一度持𠝹刀指頸

誌 BOOKMARK(0)


2019年6月15日,身穿黃色雨衣的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墮樓身亡。第三天死因庭研訊繼續,由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處理。死因庭早上傳召負責太古外牆工作、受僱於利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的地盤監督張耀雄以及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出庭作供,有關地盤的門鎖,兩人證供有所出入。

出庭作供中區軍裝巡邏小隊第三隊指揮官的督察梁宇熙在庭上指,到場後曾問梁凌杰的訴求,梁不發一言,期間一度刀指向頸部。梁督察及要求談判專家到場處理,談判專家曾勸梁凌杰「唔好行出去呀」,怎料10分鐘後現場消息指梁已墮地。

梁凌杰
受僱於利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的地盤監督張耀雄出庭作供。

證人證供不一
梁凌杰進入地盤時現場有工人

地盤監督張耀雄指,地盤有兩個入口(即鳥瞰圖中紅色虛線的位置),入口皆有門鎖,門鎖只可在趟門外上鎖和開鎖,不同樓層的地盤工人亦需經由四樓地盤的趟門進出。

張監督指,除了工人出入和運物資外,趟門都會鎖上,若在地盤內的工人要出去,就要「敲門」叫外面的人開鎖或打電話給有鎖匙的人。張指,連同自己,一共有二至三人是有掌鎖的。

張續指,在工人開工時,「理論上,門都會上鎖」。事發當日下午3時30分時,張收到電話通知,指有「外人」進入地盤。張供稱,他從西邊的入口進入地盤,當時門是鎖著的,而東邊的趟門有否上鎖,他則表示不肯定,「但應該有」。張補充,他當時見到約2名工人在地盤內,他們不在地盤平台上。

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表示當日的門沒有鎖。(陳卓斯攝)

對於地盤在施工時,趟門有沒上鎖,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出庭作供時則有另一種說法。他指地盤在施工中,兩邊的趟門是不會上鎖,只有在工人結束工作後才會上鎖。他對於「有人需要出入時,敲門叫人開鎖」這個說法感到不解,更即時在庭上作出反問,「如果火燭,邊個開得切鎖?」。

下午3時55分,陳指自己到達現場,並從東邊門進入地盤範圍,當時趟門並沒有上鎖。他亦見到約10個工人在地盤內工作,但他們不是在梁凌杰站立的工作平台上。

梁凌杰
模擬庭上展示的太古廣場四樓施工位置的鳥瞰圖(紅色箭嘴位置為懷疑梁凌杰經東邊花槽進入地盤的路線)


梁凌杰疑經地盤東邊花槽進入

保安不清楚當日有沒有人巡查

死因研訊主任葉志康大律師在庭上問地盤監督張耀雄,除了地盤外兩個趟門的出入口外,是否有其他方法可進入地盤,張指沒有。

及後,葉大律師向張展示一張證物圖片,圖片顯示地盤東邊入口有一個花槽,圖片中可見,花槽旁的石屎牆約一米高,上面有「警告不要攀爬」的告示牌,只要跨過石屎牆,便可到達地盤的平台,亦是接近梁凌杰站立的位置。

但圖中,地盤鐵架上的圍網有被撕開的痕跡,因此死因庭有理由懷疑梁凌杰是在這裏爬入地盤範圍。隨後,張亦表示他曾聽說有太古廣場的職員指,梁是經花槽進入地盤(即鳥瞰圖中的紅色箭嘴位置)。

就著花槽附近的情況,有陪審員亦在保安陳鬯賡作供後作出提問,指在當日是否有職員曾巡查花槽附近範圍,並作出記錄。但陳保安指,平日是有人巡查的,但不清楚有沒有記錄當天約中午至3時的巡查情況。他亦有補充,圍板內是有告示指工地範圍,外人勿進,但圍板外,即平台範圍則沒有。

梁手持𠝹刀亮出刀鋒 
曾指向自己頸部

地盤監督張耀雄憶述,當日他到達現場後,有大聲地對梁凌杰說了兩次,「先生,呢個地盤範圍,唔入得嚟。」但是梁沒有反應,於是他就聯絡了太古廣場的管理部。

其後,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亦補充,梁凌杰當時右手拿著亮出兩至三寸刀鋒的𠝹刀,一直站立了30分鐘,完全沒有郁動。

後來地盤下層有工人想經鐵架上來四樓工作平台,陳保安馬上安撫梁凌杰,著他不用緊張,指工人只是想「收工」,梁答了一個「好」字,亦是唯一一次的回應。

死因庭亦傳召當時為中區軍裝巡邏小隊第三隊指揮官的梁雨希督察,他指當日在現場想走近梁的位置,作出勸喻時,梁曾用𠝹刀指著自己的頸部。

梁凌杰
當時為中區軍裝巡邏小隊第三隊指揮官的梁宇熙督察。(陳卓斯攝)

督察多次問及梁凌杰有何訴求
梁由頭到尾一言不發

梁宇熙督察供稱當時下午4時,透過傳訊機知道在太古廣場有一宗需要警方協助的案件,並在4時30分到達現場。他指有同事比他早5分鐘到場 ,正在處理此案件。梁督察指自己多次問梁凌杰有甚麼訴求,有沒有事情需要幫忙,但梁凌杰由頭到尾都沒回應,亦沒有要求見任何人。

死因研訊主任葉志康亦有問及,有否看見梁凌杰當時穿著黃雨衣有否特別的地方,梁督察在庭上清楚地講出,「雨衣不論前後都有字,寫住心灰意冷,撒回惡法,黑警冷血,同埋林鄭殺港」。

下午4時34分,梁督察向控制室報告,通知上級,要求安排警方談判專家。

梁督察續指梁凌杰不時會「望下電話」,亦指不時留意警方有何動作,當時梁凌杰的電話沒有來電的聲響,但梁督察指他看到其螢幕畫面有亮起。

談判專家78分鐘到達現場
不准在場人士接觸梁

約下午5時52分,三名談判專家到場,梁督察便離開地盤範圍,到圍板外,即太古廣場四樓的平台位置,協助進行封鎖及維持治安的工作。

同時,亦有五至六名人士在東邊的花槽位置,其中一名男士向梁督察表示他希望接觸站在鐵架上的「黃雨衣人士」,但梁督察指他們情緒激動,亦不認識該名人士,因此問了談判專家的意見、評估形勢後,沒有容許他們接近鐵架的位置。葉大律師在庭上問梁督察,這群人士中有沒有區議員,梁督察表示他沒有印象。

在晚上9時08分,梁督察指自己在圍板外,聽到談判專家說「唔好行出去呀」,他自己在現場估計梁凌杰已爬出了鐵架(即鳥瞰圖的工作平台2外),身處在半空的狀態。

10分鐘後,他聽到現場消息指,梁凌杰「已經跌咗落去」。在晚上9時40分,他再次進入平台,看到梁凌杰在地盤的工作平台中遺留下來的個人物件,包括昨日在庭上有展示過的筆記本。

研訊明早繼續,據消息指,死因庭將會傳召事發當日的談判專家。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報道記者

誌 HK FEATURE 獨立記者
製作、策劃紀錄片,專責《誌》影像報道。

發佈回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