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碟新派咕嚕肉揚名英國
Marc Mok將香港風味帶到《我要做廚神》

誌 BOOKMARK(0)

粟米芝士釀雞翼,你總有在大小派對上見過吃過。烹飪過程略嫌繁複,卻是造就了香港人的童年回憶。但如果在做法上加上心思,及將以佐上法式擺盤,然後再呈到英國老牌飲食真人騷《我要做廚神》(Masterchef)的評判面前,並藉以在小組首名出線?Marc Mok 大概也沒有預料到,他所料理的香港風味能緊緊抓住外國廚神評判的味蕾。

Marc 在香港土生土長,18歲時只身遠赴英國修讀當地著名藝術大學的女性服裝設計學位。畢業之後,他便立即投身當地的時裝設計界,轉眼間便在倫敦停留了近10年。除了在時裝設計界發熱發亮,Marc 閒時的愛好是去鑽研「煮飯仔」。在不知不覺間煮上了英國的飲食真人騷時,他卻透露他曾經也是一名人見人怕的「地獄廚神」。

初次煮食馬失前蹄 下決心學好廚藝

Marc指他跟大部分港孩一樣,在家是「溫室小孩」,從不需要進廚房打下手。而且香港到處都有美食,要吃好的根本不用親自下廚。他笑言初到埗英國時只懂煎蛋和煮公仔麵,平時以「地獄廚神」自居。

第一年讀大學的時候,宿舍朋友邀請他參加晚餐聚會,並要求每人帶一道拿手小菜出席,他便帶上焗雞翼,貪圖方便料理。「我以為自己煮得好靚,因為擺咗焗爐度睇到(雞翼)外面好金黃色,總之焗到好靚,點知原來裡面係生嘅。」

以此為楔機,Marc 下定決心要學好廚藝,就算人在異鄉也決不再食微波爐「劣食」果腹。漸漸地,就開始對料理產生濃厚興趣。

下廚也是一門藝術 「剩餘」設計主意放在廚房

由時裝設計到烹飪藝術,Marc 認為兩者其實是非常相似。「我哋(烹飪藝術)都係有唔同嘅season (季節性)、同埋有唔同trend (流行)。加上想煮啲有餐廳水準嘅食物,就一定要色香味俱全,嗰combination (組合)其實同fashion (時裝設計)好似。」

他又形容,由於日常時裝設計工作多為設計版型,所以工作時未有用到的創意都會留待下廚時盡情發揮。「我覺得我份人成日都有少少鬼主意,會有新嘅ideas (概念)。所以我覺得除咗係fashion (時裝設計)裡面,係culinary arts (烹飪藝術)都可以reflect (反映)到我嘅思維。」

「媽咪,我上電視啦!」
驚喜入選《我要做廚神》初賽

自去年3月,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英國大爆發以來,英國二度實施封城政策去對抗疫情,令不少民眾都多了留在家中的機會。在不能外出用餐的情況下,Marc 就藉此機會多多磨練廚藝。他少時曾憧憬參加廚藝比賽,昐有朝一日就算煮公仔麵亦能登上大雅之堂。如今正因疫情帶來機會,他便放手一試去報名參賽。

幾個月後,主辦方通知他在八千多人中脫穎而出入選初賽,Marc 自言當時「好開心、好興奮」。「其實真係無諗過,嗰陣諗住報咗先算。點知隔咗幾個月後,我都差啲唔記得。然後有人無啦啦打電話通知我,同我講話我入選咗。」他指,接到通知之後才開始認真思考用甚麼菜式去挑戰廚神的名銜。

Marc 說因英國沒有香港的材料,在英國買他國的材料,反而煮成另一種香港菜而不失地道風味。

以英國食材原料再現童年中的香港美味

在知道初賽第一輪的主題是「拿手菜式」時,Marc 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充滿著童年回憶的咕嚕肉。「其實細個係香港有同媽咪煮過一次嘢食,就係咕嚕肉。」由細到大,Marc 都熱愛吃咕嚕肉,吃的除了味道,還有家人對他的關懷。

當然,英國到處的中餐都有售咕嚕肉,所以這道菜對大部分的英國人並不陌生。Marc 如果想要成功地突圍而出,就得別出心裁、與眾不同。「所以我develop (研發)咗個新派食譜,用英國當地嘅ingredients (食材),例如黑莓同藍莓,再integrate (融合)我嗰香港heritage (傳統)。」最後在上菜前曬下兒時最愛的爆炸糖,為這道新派咕嚕肉畫上完美的句點。菜式在比賽的試吃時段獲廚神評判們的一致好評,亦為Marc 奠定了入選半準決賽的基礎。

咕嚕肉、避風塘炒蝦、粟米芝士釀雞翼等,都是Marc 在比賽中有烹飪過的菜式。問到為何是以一連串的香港風味去迎戰比賽,他坦言:「我想promote (推廣)多啲香港嘅food culture (飲食文化)」。對Marc來說,香港的飲食文化在世界上是數一數二、頗有名氣。所以作為英國區《我要做廚神》真人騷上第一名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參賽者,他認為自己有責任將很多具有代表性的香港地道菜式以全新面貌帶給外國觀眾認識,在異地推廣及宣傳香港優良的飲食文化。

電視上真情流露

初賽的集數放送後,觀眾除了關注Marc 主理的香港風味之外,更多的是網上瘋傳他在比賽時「爆喊」的節錄。對於在公眾場合難忍情緒大爆發,Marc 坦言其實感到有少許羞愧。

「我係冇expect (預料)嗰competition  (比賽)係真係好intense (緊湊)。」Marc 稱初時因壓力未能掌握好比賽節奏,導致當天所煮的粟米芝士釀雞翼做得比他想像中要差,亦令他對自己感到些許失望。「但係聽到John (比賽評判之一)食完,試咗我嗰餸(粟米芝士釀雞翼)之後話好鐘意、覺得好好食,我就覺得,嘩,終於有人validate (認同)我嘅creation (菜式),之後就無啦啦感動到喊咗出嚟。」

當下雖然未至於泣不成聲,但他指其實節目組有顧慮到他的感受,已經在節目上大大刪減他的真情流露。「不過,都係happy tears (開心眼淚)嚟嘅!」

當下雖然未至於泣不成聲,但他指其實節目組有顧慮到他的感受,已經在節目上大大刪減他的真情流露。「不過,都係happy tears (開心眼淚)嚟嘅!」

Marc 在《我要做廚神》雖然十強止步,但啟發他努力鑽研廚藝。

10強止步 只是通往廚神之路的開端

可惜的是,Marc 在《我要做廚神》半總決賽時敗陣,10強便止步。但他宣告:「我係唔會停落嚟。」他說會繼續努力鑽研廚藝,「磨利自己把刀」,望他朝一日捲土重來,參加職業級的《我要做廚神》。

回顧整個比賽過程,Marc 直言最困難的並非是在短時間內料理佳餚,而是同時間需要全程使用非母語的英文去表達自己和應對評判及節目拍攝。不過,他亦認為參加這次比賽令他重新認識自己,也為其廚師的身份被受評判及觀眾認同而感到高興。

展望將來,Marc 目前正積極籌備在倫敦開展香港私房菜的事業,而且外送法式瑪德蓮蛋糕的業務亦有望在下個月正式展開。「其實參加《我要做廚神》係我人生嘅turning point (轉捩點),所以依家開始會慢慢轉啲時間落煮嘢食到。至於fashion (時裝設計),我諗我想take a break (休息片刻),再睇下點。」

在節目中,廚神評判曾對Marc說:「You might be a cookery genius!」或者在不久的將來,除了在倫敦時裝週能看到Marc 的設計,在米芝蓮的廚神名單上也會看見Marc 的大名!

報道記者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駐英國獨立記者、關心社會運動、醫療及電子消費

發佈回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