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內部重組的推手
「這個年代不再需要學生組織」

誌 BOOKMARK(0)

訪問當天,黃之鋒因為六四非法集結案的判囚十個月。

Z(化名)坐在沙發上,輕描淡寫但若有所思地了一句:「 開電視見到六四案,我同我老闆講,黃之鋒又坐了…咁又係,佢唔坐先奇怪。」他早已淡出政治和社運的圈子,現為一名記者,只能用旁觀者的角度評論曾經出生入戰友的新聞。 

談起黃之鋒,他又補上了一句:「我和黃之鋒當年係30秒內覆機。」

這個「當年」轉眼間已經是七年前。

佔領行動 物資站等湯水送來 

Z在中學時代本來就有參與高登論壇,留意本土議題。2012年去月29日學民思潮舉行首個逾9萬人大遊行之後, 他以義工身分加入學民思潮。八月,反國教議題漸漸獲得社會關注,學民思潮的人數亦有所增加。那時候還不是核心成員的他都是幫手擺街站。他形容,與他同期加入學民思潮的人已經為數不少。「一日可以分十條team去擺街站,每條team有十多個人,可能一日裡有超過一百人幫手擺街站,感覺個暑假都好似過得有啲唔同。」

直至在8月尾收到組織核心成員的訊息,學民思潮要行動升級,佔領公民廣場和發動絕食。Z起初並不看好這次行動,「認為大家都要返工返學」。直至梁振英在9月1日的開學日早晨探望絕食學生,黃之鋒亦拒與梁振英握手。每天的集會也有越來越越多人加入。Z說:

「去到12萬人,嗰一下你係度見證緊歷史,或者參與緊個歷史。」

他當時負責在物資站調配物資。「熱心的阿姨和叔叔當我哋係非洲饑民,係咁送物資入來,我基本上每日就等食物、湯送過來,基本上就不會餓死,但是同時有人絕食。」

9 Views

發佈回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