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戰被趕出封鎖線之後,再用大聲公講話,兩名督察竊竊私語後,對王即時拘捕。(劉曉靖攝)

六四旺角滅燭光之夜 警以《公安條例》拘捕賢學思政王逸戰

11 分鐘閱讀

六四之夜,警派三千警力在銅鑼灣,紅隧設障,堵塞港九交通要道,前所未有的如臨大敵,有網民戲謔為「封島」行動。九龍方面,旺角多個街站「開花」,警採取未開站先圍封鎖線的策略,又警告開街站者如果燃點燭光,有可能干犯非法集結罪。若開街站者準備街頭放映紀錄片,電檢處早有準備作出警告,配合警方「吹熄」六四街頭燭光。賢學思政開街站前夕,十多名警員蜂擁而至,用《公安條例》指王逸戰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其言論引致現場人士可能破壞社會安寧,即場拘捕。

社區前進成員朱江瑋在旺角朗豪坊對出亞皆老街空地設置街站派發蠟燭,桌上放有「六四街站 不是集會」的字樣。黃昏約六時十五分,有警員前來拉起封鎖線,並提醒朱不準點蠟燭,因這算是公眾妨擾,「不要影響到人」。另外亦提醒朱不要干犯第599G章《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進行超過50人的人群聚集。被問及街站直到何時,朱江瑋表示,「悼念六四何罪之有」,街站在蠟燭派發完畢後便會結束。

賢學思政早前在社交媒體預告,晚上七時至九時在旺角西洋菜南街商務印書局門外空地舉行六四街站,在賢學思政成員到場之前,已有警員在場守候。

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及秘書陳枳森到場後向傳媒表示,原定街站在七時開始放映兩短影片,晚上八時時進行悼念。兩段影片包括由BBC製作的《六四事件:廣場備忘錄》,以及一段梁天琦過去接受的訪問,當中談及六四事件。街站開始約半小時之前,賢學思政收到由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發出的電郵,指該影片未獲發給豁免證書或核準證明書,一經定罪,可處罰款20萬元及監禁一年。王逸戰表示,他曾致電詢問,對方回應指今天是敏感日子,所以不能播放。王逸戰表示並不擔心播放影片會觸犯國安法,因為他們只是在討論及談及歷史。

黃昏時份,賢學思政開始擺街站。(劉曉靖攝)

賢學思政街站在約七時十分開始,在旁守候的警員在約十鐘後以揚聲器表示,有理由相信在場人士正在進行一個群組聚集,干犯了第599G章《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呼籲在場人士離開。其後警方拉起橙帶,將研學思政成員圍封在內,並警告傳媒若進入封鎖線範圍內會被控阻差辦公,王逸戰一度與警員理論。警方在記錄了成員的資料,對他們作出警告後放行。

據王逸戰所指,警方對他們作出警告,指他們「正在聚集,令大家參與非法集結,意圖舉行一個集會」,警方先警告一次並表示離去。王逸戰回應指,街站將會繼續,但是將不會播放影片,八時仍會進行悼念儀式。他指,今日擺放的只是一個普通的街站,「需要彰顯抗爭意志」,會堅持擺到晚上九時,街站繼續進行。

王逸戰被趕出封鎖線之後,再用大聲公講話,兩名督察竊竊私語後,對王即時拘捕。(劉曉靖攝)

其後,警方在街站期間再次以揚聲器表示,在場人士涉嫌正在進行一個群組聚集,並要求在場人士離開。王逸戰上前向警方表示趕走在場市民是無理的行為,警方再次拉起封鎖線。王逸戰離開封鎖線後持續以大聲公發言,現場一度混亂,期間一名賢學思政女成員被推出橙帶外,並發出尖叫聲;警方將王逸戰壓在店舖的櫥窗,亦一度將賢學思政秘書陳枳森壓在牆邊,溝通一番後將陳枳森放行。

最後,警方引用《公安條例》,指王逸戰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其言論引致現場人士可能破壞社會安寧,即場拘捕。王逸戰被帶上白色旅遊巴離開,警方在商務印書局對出空地範圍拉起封鎖線。

晚上八時,有十名民眾由西洋菜南街沿豉油街前進,他們手持開着電筒燈光的手機,並高叫「黑警死全家」;亦有人在路邊留下蠟燭型的小燈。警方將封鎖範圍擴展到花園街及豉油街交界。

社會 的最新報道

【元朗咆哮】一世記住 白衣人跟警察的距離

言原來是真的!白衣人堆中,有人身穿「中國製造」,白衣上還有莫名其妙的字句,舉起紅字「保家衛國」的牌。總之,他們都穿白衣,窮兇極惡,有些手纏紅布,更多的是持木棍、騰條及雨傘,向站內的喊打喊殺。

馬屎埔最後倒數 村民:流氓性收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已經討論多年,發展計劃中的粉嶺馬屎埔村在5月28日有4户村民被地政處職員以15分鐘清場封屋,而今天(12日)是馬屎埔東村、西村村民收地限期,記者會上有村民多次重申擔心當局會先清拆後安置,自己只是希望能夠以民為本。

屯門山景邨南北資源傾斜
法團主席失蹤 會議記錄標書無跡可尋

過百名區議員在數天辭職,區會失守成定局,很多街坊擔心以後在社區有冤無路訴。區區都有不平事,最近就是自己幢樓。屯門38年樓齡的山景邨,2004年變成租置計劃屋邨,有一半居民成為業主。山景邨分南北,北面日久失修,仿似是荒廢的屋邨;南面則恒常維修,法團成員大多居於南面,有市民質疑法團有「自肥」之嫌。更甚的是,市民、民政事務署及其他部門找不到成員對話。法團主席一直在邨內居住,但一提及邨務,如同失蹤,居民束手無策。

容不下《蘋果》的香港 香港失去了什麼?

國安法落實一年後,由原先言之鑿鑿只犯及「少數人」,到今日竟可以用「懷疑」串謀勾結外國勢力,飭令凍結《蘋果日報》三間公司,800名員工斷水斷糧。政權還動用了香港百多年金融及報業的聲譽,務求令《蘋果》在7月1日結業。在沒有槍彈脅令印刷機停印的情況下,《蘋果》受盡警方、國安法的恫嚇,拘捕主筆李平,當時還有傳警方再入壹傳媒大樓拘捕記者。《蘋果》決定提前在周四(24日)印最後一份《蘋果》停刊,周三下午宣布結束《壹週刊》、《飲食男女》,管理層決定全面撤退傳媒,連網站及社交媒體也將會消失。

變與不變——寫在澳門非建制候選人盡墨之時 / 蕭家怡

當時我覺得,澳門政府之所以要弄出這樣的一件大事,不是在於跟從香港,而是在於要定標準,好讓一海之隔、同樣實行「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日後能「有先例可循」,所以才有此舉動。今天看來,這DQ或許是一種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