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園仰首天問 內心澄明燭光不滅

誌 BOOKMARK(0)


「喂,我在第幾個足球場?」

「人已經滿到第5個足球場了!約在天安門畫布旁邊?」

「好,陣間見。」

曾經,六四集會開始前,旁邊總有中年人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拿著蠟燭,狼狽地四處張望,找尋友人的身影。放工時間,天還未入黑,有時維園已經坐滿了好幾個足球場。每年的和平氣氛都沒有改變過,甚至平和到被罵到年年都行禮如儀,一切還是恆久不變地如此平靜,集會依舊悲哀但溫暖。 

六四當天,維園四周有市民自發拿起亮燈手機「散步」,用自己方式悼念。(王紀堯攝)

今年六四,天還未亮,處處都有暗湧。 警方以涉嫌違反《公安條例》中,有關宣傳或公布未經批准集結,拘捕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和一名二十歲男子。 

下午兩時,警方就開始行動封鎖維園足球場和籃球場範圍。 警方代表在半小時後出來見記者宣布圍封範圍,重複呼籲市民不要犯罪。被問及具體怎樣才犯法,一個人拿著蠟燭犯法啊?穿黑衣犯法嗎?在維園範圍外點燃蠟燭犯法嗎?根據警方說法,一切都要視乎「特定情況」,準則是甚麼,大家「心裏有數」。 

陽光下,只有警員和記者一直坐著、等著。維園仍然是空無一人。

天色漸暗,日落黃昏。維園外冒出微弱的燈光。他們有些手持真正的蠟燭,有光也有溫度;有些手持手機電筒,靈活到可以放在胸前的衣袋,心前就有光;有些人用電子蠟燭,輕輕放在手掌上,小心翼翼地這點微弱的光,一有機會就展示;有人則拿著一盞大燈,高高舉起,要讓在天之靈的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些拿燈的人,不發一言,甚少迴避鏡頭,一直向前走。他們在維園走完了一圈又一圈,彷彿沒有靈魂的軀殼,眼神卻又如此堅定;彷彿漫無目的,但你我都知他們的心志在黑夜中依舊澄明。 

香港人用了自己的方式,將六四刻在我們心中。(王紀堯)

無語問蒼天 維園天問

他們哀悼學生的亡魂、也悼念這三十年來可以在維園內點燃的燭光。 

參與六四悼念集會三十多年的白Tee伯伯,因為拿著大燈,在警員面前高高舉起,被截停搜查。警員仔細翻閱它背包中的信件,他沈默不語,只是經常仰頭望天。我問他為何,他說人在做,天在看,最重要對得住天地良心,沒有甚麼要擔憂。 他手持的大燈映照在地上,如此肯定有力,而總是在他踏下一步之前,映照著下一步他要走的路,或許他就是這樣一路走來。 

另一光頭伯伯生於1924年,還有三年就百歲。他耳朵已經不太聽得見,連姓甚麼都問不出來,他只是拿著手機燈,坐在崇光百貨的消防栓上,手拿著柺杖。他自說自話,說要等大家都離開了他才走,人生走到這裡,出入警局何等閒事。筆者經過那裡數次,直至我走往車站離開,他仍在那裏坐著。

報道記者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專責社運專題、法庭報道、國際人權報道。

發佈回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