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參加倫敦六四集會?流亡後代、工會和緬甸人重新解讀八九六四

13 分鐘閱讀
編者按:三十二年來,香港維園第一年無光,海外的六四悼念活動卻遍地開花。據《誌》獨立記者現場採訪得來的資料,海外不少千禧後、維吾爾族組織加入,有些年輕人首次參與六四集會。1989年天安門發生的屠殺事件,對於新一代已超越了天安門的範疇,「八九六四」成了反抗專政的圖騰,而且撲向中方的仇恨有越滾越大的趨勢。

編者按:三十二年來,香港維園第一年無光,海外的六四悼念活動卻遍地開花。據《誌》海外的獨立記者現場採訪所見,海外不少千禧後、維吾爾族組織、甚至工會加入集會行列,有些年輕人更是首次參與六四集會,有居日港人更坦言因香港再沒有自由,所以首次站出來。

1989年天安門發生的屠殺事件,對於新一代已超越了天安門固有的框框,「八九六四」成了反抗專政的圖騰,而且撲向中方的仇恨有越滾越大的趨勢。

2021年6月4日於倫敦中國大使館門外舉辦的六四集會,除了華人或香港人參與之外,還有不少國際組織、緬甸人及西藏人撐場。天安門大屠殺以外,各個團體藉六四集會表達中國專制和霸權的不滿。

39歲尼泊爾裔緬甸人Nomm Raj,義憤填胸手指著中國大使館說:「我來是為了對著這道厚厚的牆說,中國政府在緬甸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對的,他們必須停止對緬甸軍政府的支援。」

尼泊爾裔緬甸人Nomm Raj

從二月緬甸政變開始,Nomm Raj一直在英國舉行各種示威活動,爭取國際社會支援緬甸人民,每逢星期一,他都會到中國大使館 ,抗議中國政府支持緬甸軍政府鎮壓緬甸人民。今年是他第一次參加六四集會,「早幾天,香港朋友邀請我們參與集會,我才上網瀏覽資料了解甚麼是天安門事件,這真是一件非常恐佈的屠殺,中國共產黨明顯犯下了罪行,這個政權應該感到羞恥。」

英倫六四集會,遍地開花,除了居英港人,還有西藏及緬甸人參與。(廖潔雯攝)

英國人Ben用透明文件夾套著十多份Solidarity》報紙,向有興趣集會人士介紹他的報紙。Ben所屬的團體叫Workers’ Liberity,今次到來,是由於看不過眼中共政權利用社會主義之名,在中國行獨裁管治,「當我們說社會主義,所指應該是無論政治及經濟方面都能實現民主。」Ben解釋歐洲左翼思潮與中國、蘇聯的之不同,「自從史太林主義及毛(澤東)主義興起,社會主義的概念被扭曲了,充滿剝削和不公。」Ben表示自己是社會主義者及國際主義者,1989年時還是一歲幼兒,之後在歷史課讀過天安門大屠殺,看過坦克人的照片,不過學校所教的方向比較二元對立,主要是以歐美對蘇聯、俄羅斯,或者歐美對中國的方向來看這段冷戰後期的近代歷史。

工會成員Chris認為89民運不只是學生運動,更是工人運動(廖潔雯攝)

「我們常常用天安門屠殺為例子,向工人解釋成立獨立工會,爭取民主權利的重要。」英國人Chris 是英國最大的公共服務工會Public and Commercial Services Union的成員,「中國所有工會組織都由中國共產黨控制。1989年曾經出現工人運動,不過最後都被天安門大屠殺所鎮壓。」我問:「主流媒體都說六四事件是學生運動,為何你們會看作是工人運動?」

Chris回答:「我加入工會後,常常參與討論世界各地的工運歷史,1989年的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是獨立於中共的工人團體,爭取民主權利卻被政府血腥鎮壓,最可恥的是中國自稱是工人階級的國家。」

支持維吾爾族人組織Uyghur Solidarity Campaign的成員Justyna和Lukasz是波蘭人,Justyna說新疆的集中營令她想起二戰時,德軍在波蘭興建的猶太人種族滅絕集中營,所以Justyna認為自己應該在這個時候為維吾爾族人發聲。去年她也曾在倫敦的Nike和Zara時裝店門前,抗議品牌使用新疆棉花。另一成員Lukasz解釋自己在國際物流公司工作,明白全球化對民主自由的影響,認為全球新自由主義的氣候下,各國若繼續「金錢至上」,中共對維吾爾族人的強逼同化,總會有一天發生在自己國家的領土上。

講台右側,一位手臂強壯的男士,一直揮動著西藏的雪山獅子旗。他的名字叫Dawa,今年是他連續第三年參加倫敦的六四集會,他希望紀念89年參與示威的中國兄弟姊妹,提醒自己勿忘中共在六四的處理手法是錯的。Dawa的父母在五十年代, 13、14歲的時候流亡到印度,「當年中共入侵西藏,我的父母跟著祖父母流亡,父母對西藏的記憶,主要是童年時常常遊玩的土地。」在印度出生的Dawa從未踏足西藏,夢想終有一日能夠遊覽父母童年時代的土地。他提醒居英香港人,中共正在改寫香港的歷史,如同改寫西藏和六四的歷史一樣。居英港人必須將香港的故事一代一代傳承下去,「我在印度成長,在西藏人的社區長大,我學會了西藏語和西藏人的故事。人在外地,中共不能思想審查,更應該讓下一代學懂分辨對錯。」

持維吾爾族人組織Uyghur Solidarity Campaign的成員Justyna和Lukasz抗議中共將新疆維吾爾族人囚禁集中營。(廖潔雯攝)
西藏人Dawa提醒居英香港人必須將香港的故事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廖潔雯攝)

集會解散時,地上紙牌預告6月12日的集會(廖潔雯攝)

國際誌 的最新報道

一碟新派咕嚕肉揚名英國
Marc Mok將香港風味帶到《我要做廚神》

Marc 在香港土生土長,18歲時只身遠赴英國修讀當地著名藝術大學的女性服裝設計學位。畢業之後,他便立即投身當地的時裝設計界,轉眼間便在倫敦停留了近10年。除了在時裝設計界發熱發亮,Marc 閒時的愛好是去鑽研「煮飯仔」。在不知不覺間煮上了英國的飲食真人騷時,他卻透露他曾經也是一名人見人怕的「地獄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