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曉彤變成了香港雀鳥的記錄者,凝視雀鳥的行為。著成《翔》 (黃柏熹攝)

鬧市中的鄰居 趙曉彤《翔》記雀鳥生活:愛香港,愛自由的鳥

24 分鐘閱讀

讀趙曉彤寫香港雀鳥的新書《翔》,會以為她是經年累月的專業「雀膠」。書中紀錄了四十種香港的野生鳥類,曉彤細緻地寫下了牠們的生活,觀察入微的程度絕非三兩個月可以做到。原來,2017年年末,她仍是一個觀鳥的門外漢,為了寫一個雀鳥的採訪專題,才剛買下一副望遠鏡。對雀鳥的觀察,從那時開始。

趙曉彤曾任記者,也寫小說,出版過記錄香港作家的訪問集《織》和記錄香港街道的小說集《步》。完成雀鳥專題後,她像開了眼,發現城市中雀鳥品種繁多,觀鳥不一定要在「四分之三的香港」,其實近在眼前,周圍都係。新書《翔》記錄雀鳥生活,更多來自一個好奇,「為甚麼這些動物,偏偏選擇留在市區,與人共居?」

趙曉彤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雀鳥會拍拖,會組成家庭,跟香港各有各忙,你有你的生活,享受互不相干的恬靜。(黃柏熹攝)

城市人巧遇雀鳥鄰居

那個雀鳥專題其實緣於一個農業專題,一次在上水塱原的採訪。

到塱原採訪農夫前,趙曉彤多次到訪該地,但從未留意雀鳥。訪問時,她坐在農田中央,「可能因為坐在那裡周圍看,看到很多雀鳥飛過,真係勁多,一邊做訪問一邊看到牠們飛過走過。」她覺得非常有趣,她總是「有趣」來形容雀鳥。

專題的構想於是萌芽。作為觀鳥的門外漢,她特意在採訪前搜羅及記下香港常見雀鳥的資料,還買下一副望遠鏡;採訪時一邊跟受訪者走一邊認出雀鳥品種,她笑言是一份很大的樂趣。最令她感到神奇的,是一次跟受訪者一同在銅鑼灣發現一隻極為罕見的仙八色鶇在垃圾和枯葉間覓食,「其實是很神奇的,不單是我們身邊有很多雀鳥,而是城市裡頭也有很多罕見的鳥。這是一個我覺得很有趣的地方,令我很想再留意多點。」

趙曉彤笑著承認,自己是「百分百的城市人」,生活匆忙,又是路痴,而且怕野狗、怕蚊叮、怕熱怕曬,她熱愛大自然,但只能偶然到郊區走走。完成雀鳥專題後,她發現原來市區鳥類繁多,即便是住處樓下的巴士站,每天都可以看到不同的雀鳥鄰居,打開了在城市觀鳥的一扇窗。「其實觀鳥真的很方便,睡醒後下樓,牠甚麼時候都在那裡,我便看牠。」她說,「我不是很有計劃地想該怎樣看,而是牠站在我身邊,我便看見牠。」

趙曉彤
拍攝雀鳥,在觀察中享受雀鳥的自由,成為趙曉彤的興趣。黃柏熹攝

「對我來說,雀鳥的行為遠比品種有趣」

新書《翔》裡的觀鳥文章,由2018年夏天寫到2021年的春天,原是《明報》世紀版的專欄。《翔》不是一般以科學角度切入、如圖鑑般的「鳥書」,它更多寫雀鳥的生活,彷如一本故事集,故事主角是不同的鳥。趙曉彤形容,這是因為她在意的不只是鳥的品種,「我常常想知道牠們的生活是怎樣的,想知道會發生甚麼事。」

訪問前,趙曉彤問記者她要帶上甚麼,記者說不如帶上觀鳥時會有用到的東西,她笑說:「眼睛(笑喊emoji)。」她提起一件事,有次她跟一名雀鳥研究員一同在濕地看見一隻罕見鳥類,兩人興奮拍照,然後研究員離開尋找其他鳥類,她卻仍然留在原地觀察同一隻鳥。後來她回到濕地,又看到該鳥,竟又站在那兒看了幾小時。原因是,唯有在同一隻鳥身上,她才可以觀察到牠的生活,唯有透過肉眼觀察,才可以看到所有的生活細節。

「我不知道其他人會不會這樣觀鳥,但我對鳥的行為、會發生甚麼事感興趣,尤其當我斷定牠是同一隻鳥時,我便會繼續觀察牠,很想知道牠會怎樣。」

趙曉彤

她形容,自己追求的不是每天看到新的鳥類,鳥的行為相比品種有趣,所以在城市觀鳥經已能滿足她的好奇。她笑言,牠們的行為有時可能蠻無聊,譬如有次她看到一隻烏鴉恐嚇一隻體型比牠小的鳳頭麥雞,但鳳頭麥雞卻不予理會,繼續走自己的路,同時,有一隻水牛在後面目睹全程,俗話說的「食花生」。

「其實是一些很細微的細節,但看到牠們互動,我覺得很有趣。」正正是這種對細節的觀察,讓她寫下一篇又一篇充滿生活質感的雀鳥故事,猶如為雀鳥寫下專訪文章,「我未必可以觀察到牠的行為或特性,但至少觀察到牠跟周圍環境或其他動物的互動關係。」這些互動說明動物並非純粹為了生存,也有多姿多彩的生活,關鍵是我們有沒有留心。

人與雀鳥 共生共存

從農業專題寫到雀鳥專題,或許不無原因。所謂自然生態,本來就是指不同物種之間的互動和平衡,包括農業等人為活動對生態造成的影響,自然生態又會反過來影響人們的生活。人和自然密不可分,我們本來就分享同一個地球。

趙曉彤在城市觀鳥,寫成《翔》一書,或多或少都在重申這種共存的關係。譬如俗稱「禾花雀」的黃胸鵐會在每年十至十一月稻米秋收的季節飛經香港,在塱原的米田啄食米粒,又或是市區常見的樹麻雀,人類的生活為牠們提供了食物和住所。曉彤在書裡還寫到保育人士努力拯救幾乎絕種的黑臉琵鷺的故事,和有人向保安員投訴「升key鳥」噪鵑太嘈的荒唐事跡,人生百態,不改的是人與雀鳥的共處。

趙曉彤變成了香港雀鳥的記錄者,凝視雀鳥的行為。著成《翔》 (黃柏熹攝)

趙曉彤坦言,如果沒有觀鳥帶給她的啟發,她可能不會認知到這些共生關係。有段日子她住大嶼山,家外有河流,旁邊的蘆薈草總有一堆小鶯,她常常透過窗戶看牠們,不亦樂乎。然後有天,蘆薈草全數被剷掉。「那刻很憤怒,這些蘆薈草不過是給小鶯玩耍的地方,為何要剷掉?」她說,「當然我是知道原因的,因為有些人認為蘆薈草養蚊,所以要剷掉。我想如果我不是喜歡觀鳥,其實真的不會在意那些蘆薈草。」

如my little airport《豬隻在城中逐一消失》所說:「人類終究地位崇高/可以主宰一切」。但事實並非如此。自從開始觀鳥,趙曉彤除了留意城市中與人類一起生活的雀鳥,更會留意有甚麼令雀鳥選擇在這個地方生活,譬如水源,譬如棲息地,然後思考怎樣為牠們提供一個舒適的生活。

「我覺得雀鳥不介意被人忽視,最好不要理牠。但與此同時,有沒有甚麼東西可以令牠的生活開心一點,令我們共存得快樂一點,其實是人的責任,只是我們願意承擔多少。」

雀鳥落腳片刻,注視牠們,有牠們的故事。趙曉彤認為帶你的眼睛會有不少收獲。黃柏熹攝

愛香港,愛自由的鳥

趙曉彤至今寫過三本書,三本都跟香港有關。記者問香港對她來說有甚麼特別,她爽快回答:「香港係我成長嘅地方咪夠特別囉。」

記者跟她一同散步觀鳥,到她在《翔》中寫到的九龍東市區公園尋找雀鳥蹤跡,她憑聲音就能認出品種。雖然很快因蚊子連番施襲而急急撤退(證明兩人均屬百分百的城市人),但抬頭看見雀鳥飛過,拍翼劃出一道半空中的軌跡,彷彿是重新認識了這個地方的可愛之處。「每天在這些高樓和街道裡生活,人生的際遇、知識和啟發,不同的情感都在這裡發生,我不知道為何會不愛香港。我跟香港是一個這樣的關係。」趙曉彤說,「我常常覺得自己不是刻意寫香港,只是碰巧我在香港生活,自然會寫香港的雀鳥。」

趙曉彤提到,小時候曾經去過動物園看雀鳥,也跟表妹一同養過鳥,但當時沒對雀鳥產生任何感情。她認為野鳥比籠中鳥更吸引,因為自由的鳥更有生命力。「野鳥似乎是自由戀愛,雄鳥要吸引異性便要努力唱歌、令自己好看,每天遇上很多天敵但仍然努力掙扎求存。牠們有自己的群體,有自己的生活,有對子女盡責的時候,鳥和鳥之間亦要懂得相處和合群。」在她而言,雀鳥並非純粹生存的物種,「雀生」其實多姿多彩。

「相反,籠中鳥就沒有神采,有一日沒一日地生活。」她曾經在街上見過一隻困在籠中的雄性鵲鴝向一隻籠外的雌性鵲鴝唱歌求偶,雌性鵲鴝只看了一眼,便轉身飛走。「從人類主觀角度看是心碎的。在我而言,自由的動物更吸引。」

立即
購買

只需 $40 運費即可送書到府

立即購買《翔》存貨有限

        翔:雀陸香港

         $128

       趙曉彤繼《步》後,   

       書寫另一部有關香港的著作— 以雀鳥為題的《翔﹕雀陸香港》。


       作者熱愛觀鳥,以獨特的視角描繪香港城市的鳥,一鳥一故事。

       新書收錄四十種在香港生活的鳥類,是作者的觀鳥紀錄外,

       也是人與雀鳥之間的文學對話。

      四十種雀鳥,附以圖片參考,所有圖片均由作者所攝,

       拍下了這些香港雀鳥的怪奇、可愛的模樣。

 
 
 
作者:趙曉彤
出版社:貳叄書房
出版日期:2021/05
ISBN:978-988-756-8803
售價 : $128.00
到貨方式說明:
選擇【傘兵速遞送貨到府】

請務必填寫到貨完整地址。我們將以簡訊和電郵通知閣下貨運相關資訊。

選擇【言志區自取】
旺角西洋菜南街44號3/F

請選擇到言志區取貨的時間,請留意電郵和簡訊,請於簡訊寄發當日起計7天內至言志區取貨,感謝配合!

No payment items has been selected yet

Some description about this section

文化與社區 的最新報道

「IG 碼頭」相片展:沒有規則的碼頭 人們自我定義的日常

2021年3月1日,海事處以疫情為由禁止公眾進入「IG碼頭」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工人將碼頭入口大門鎖上,向人宣告一個公共空間已變為私人空間,同時亦將散步、打卡這些碼頭日常化作往事。自2016年搬入西環,旅居香港的意藉攝影師 Pierfrancesco Celda (Pier) 就很喜歡到西環附近散步。有一天,Pier發現了「IG碼頭」,他就立即愛上了碼頭。之後的每日天他都會到碼頭去拍攝碼頭的人,他亦在IG開設 @insta_pier 帳戶去發佈相片。是次展覽是Pier的第一個個展,展出了Pier由2016年至2021年在碼頭拍的3萬張相片,Pier形容展覽是「一個獻給碼頭的慶典」。

港台電視《五夜講場》最後一星期播10集

自廣播處長李百全今年3月上任以來,過去數月,他屢次以各種行政手段,將香港電台迅速變成官方喉舌,當中堪稱港台電視31皇牌節目的《五夜講場》,亦於上月底被局方以「節目調動」為由宣布「斬首」,今個星期(12-16/7)將會進入「結局篇」,每天分開兩個時段(下午2時及晚上11時)各播出一集新錄影集數,即整個星期會播出10集。

「The Room 空房」展覽 紀錄在黑白菲林上的房間對話

「The Room 空房」是本地攝影師Sabrina Poon的首個個展。展覽展出的一輯相片本來叫「Stranger To My Room」,是Sabrina偶然在日本一家唱片店看到的唱片名。Sabrina解釋本身有「Stranger」這個字是因為她認為朋友甚至是家人都未必能走入我們的「心房」。不過因為這輯相片的被攝者都是她本身認識的,而她認為「可以再Stranger啲」,所以就沒有用「Stranger」這個字。Sabrina的另外一個展覽「Stranger」就正正是找了一些本來不認識的人作被攝者。

MC仁寫大字 : 最緊要留種 香港文化點洗點漂都洗唔甩!

畀人叫做「網媒」嘅山寨本土媒體《誌》,搵到港台覺得唔夠decent嘅 MC仁,下馬問前程,究竟香港文化之後點行落去。細台創意贏到大台嘅「大綜藝」,但現實世界又無聲無色咁畀人謀殺咗我哋話語權,香港文化點走落去?MC仁都幾樂觀,佢覺得香港文化底子深厚,香港人有佢嘅獨特性,只要留到種,you can’t kill us a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