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指,從影片中見到每次都是由蔡立基打黑衣人,可見蔡立基是有意圖地傷人。

【721事件】「飛天南」等五人罪成還柙 7月22日判刑 首被告王志榮無罪釋放 法官:林卓廷冇搞事

28 分鐘閱讀

前年721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有8名白衣人被控暴動及串謀蓄意傷人等罪的當中兩人認罪,六人不認罪受審。案件由法官葉佐文審理,除首被告王志榮無罪釋放外,其餘被告全部罪名成立,不准保釋。案件押後至7月22日判刑,7月13日及14日分別會處理各被告的求情。

葉官在判詞分析了涉案人在現場的角色,當中被告樣貌在影片清晰見到,亦有被告非本村的人,保護村民難以成立,法官又舉例指蔡立基每次是他故意挑起衝突,可見他們的角色並非被動。至於在同樣事件中被控暴動罪的林卓廷,葉官指林卓廷「冇搞事」,不知該判詞會否影響2023年的訊審,林卓廷多宗案件纏身,至今仍在還柙中。

721元朗案件被告家屬聞訊後情緒激動,以紙巾擦淚;「飛天南」兩個女兒雙眼通紅,一度抽泣;有家屬急問懲教人員即日可否探訪,「過嚟睇你呀!」另有部分家屬直指被記者「累死」,「咁樣寫,害死幾多人?」,又有家屬指記者「歇斯底里」地「煮死」他們。

當日有不少白衣示威者穿着「中國制造」的白T-Shirt,有些手臂縛有紅色布。《誌》影片中不少涉案人仍未落案。


法庭判決考慮原則:

葉官指:「判詞主要採納控方的事實基礎,因為都寫得好詳細,好準確」 ,稱讚控方的結案陳詞附有影片截圖, 文字大綱在旁解說等,做得十分仔細 。判詞全長77頁,葉官指判詞長,故與法庭職員輪流宣讀判詞。

案件主要的法律爭議點分別在於身份,以及他們有否做過一些構成罪行的動作。首被告、第五被告及第八被告均爭議被告身份;而第二被告及第六、第七被告則爭議動作是否構成罪行。

法官指首被告王志榮因影片不清晰,王因此脫罪,代表律師被記者問是否還被告清白,律師指「可以咁講」。

第一被告脫罪:容貌不完全相像脫罪

判詞指,控方主要依賴現場片段中人的外貌斷定被告在車站大堂。雖然他大部份時間戴上口罩,但仍見到被告雙眼、眉、髮型,有時也會露出鼻子。而被告住所亦搜出拍攝到他當時身穿的白色T恤,啡色短褲,一雙黑色波鞋等。

但辯方呈上的專家報告認為,王志榮的白色T恤並非片中的白色T恤。葉官分析後認為片段具足夠清晰度,雖然片中男子戴上口罩,但他的容貌與被告並「不相像」。另外,葉官對比片中波鞋及在被告家中取的波鞋,肯定是同一雙,因為款式較為獨特,但認為該雙波鞋在王志榮家中出現,涉案的片中人同住一大廈,王志榮是替片中人保管波鞋,此舉是「自招嫌疑」。

2019年7月21日大量白衣人結集在元朗站、Yoho Mall叫囂,報案電話999無人接通。

讀畢這部分的判詞,葉官及法庭職員一直緊接著讀其餘被告的判詞,未有再提及首被告的部份。但中午法官宣佈暫停讀判詞,準備午飯,問個代表律師有沒有問題時,首被告的代表律師突然問:

「請問我的當事人是否走得?」

葉官:「是,無罪釋放。」

王志榮離開區域法院時,沒有回應任何提問,往稅務大樓方向離開,沒有家屬陪同。其代表律師關唐利指當時人對結果「未出聲」。他認為判決結果「正常」。記者:「即在預期之中?」

關唐利:「都算係嘅」。

記者;「接呢單具有爭議性嘅案件,你的感受如何?」

關唐利:「我接之前都唔知係有爭議性嘅案件。」

記者:「做的時候有沒有壓力?」

關唐利:「我諗壓力係有嘅,呢單案件係多啲人關注啲。我接呢單官司時唔知。」

記者問關唐利是否替被告還了清白,關說「可以咁講」,他頓了一頓,續說「法律啲嘢好奇怪」,記者追問「咩奇怪?」,關說「遲啲詳細講」匆匆走出記者群。

葉官判詞分析各被告角色

當晚的「暴動」大致分為三個地方,分別是元朗站內,元朗站J出口及形點商場。

  • 第二被告黃英傑:元朗站內暴動現場的鼓勵者
  • 指責林卓廷搞事 官指「毫無道理」

第二被告、工程公司東主黃英傑的案情是唯一一個牽涉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黃英傑當時在元朗站內指責林卓廷「搞事」,但葉官指,在反覆檢視片段後,沒聽到或看到林卓廷「搞事」,反而是安撫市民,並指已聯絡警方高層,指警方會派人來保護大家。葉官不同意黃英傑是有人搞事才指罵,又指黃英傑只指罵林卓廷及被白衣人挑釁的黑衣人。 林卓廷當時是勸止及拉回黑衣人。「林卓廷冇搞事,第二被告卻話佢搞事,沒有指出其他掟雜物嘅人搞事,佢顯然係企白衣人嗰邊。」

法官指,黃英傑是元朗站內暴動現場的鼓勵者。

葉官提到黃英傑指對方是「契弟」一說是侮辱。

判詞引述辯方指,他不是破壞社會安寧,沒有戴口罩也沒有身穿白色上衣,只於衝突中觀察,沒有與白衣人打人,純粹好奇,以及見到白衣人「好驚」。但葉官指,黃英傑只指罵黑衣男,而當時白衣人士都有暴力行為,質疑黃英傑為何只指罵黑衣男。

  • 五被告鄧懷琛:元朗J出口暴動現場、形點商場暴動現場的主犯
  • 證人影像皆證鄧懷琛當日在現場

判詞同意控方所指,證人M有足夠時間、理想光線辨認第五被告鄧懷琛,另外見到鄧懷琛持木棍的影像是清晰,故確定當日鄧懷琛在現場。

當時有30名白衣人包括鄧懷琛,在英龍圍聚集,鄧懷琛及其他白衣人,由起初5至10人聚集至30至40人,與黑衣人互相拉扯,又拳擊黑衣人,第五被告當時身穿白色上衣、綠色褲,手持棍狀物體,與黑衣人對峙。

  • 第六被告「飛天南」吳偉南:元朗J出口暴動現場主犯
  • 官不認同「和事佬」角色

葉官分析辯方的證詞後,表明認為辯方的說法不合理。

首先,辯方指吳偉南沒有參與,只是想做和事佬的角色,沒有與白衣人暴動的共同目的。但法官不認同,不相信吳偉南做和事佬,亦不相信他沒有參與任何一方。吳偉南供稱,他到場後從「Kitty姨」口中,得知有黑衣人準備拆祠堂,認為當時吳偉南已決定站在村民一方,指出辯方律師所指的與吳偉南的供詞有所不同。

葉官指,吳偉南並非該處的村民,案發時已買燉蛋,需要帶回家給子女吃,但他留在現場卻沒有報警,其後更「搶」去別人的棍,用以驅散黑衣人,「和事佬」一說並不合理。

片段所見,吳偉南亂棍揮舞,打了一名頭帶橙色頭盔的人士。辯方指,當時橙色頭盔人士與他距離很近,吳偉南揮棍是為自衛,只是想「嚇」對方。但吳打了一棍就馬上抽起,有收棍的動作。但葉官指他沒有收棍意圖。因為如果想「嚇」對方,當時對方已倒地,「對方的臉向下,因此對方唔會見到」。

但葉官認為吳不可能自衛,不可能不是襲擊,因片中的頭盔男子不曾作勢打飛天南或用腳踢他,亦不見飛天南有向男子搶棍的動作,因此飛天南的棍亦不可能是從男子手中搶來,律師所言不符合片段影像

其後,他指被人一拳打至流鼻血,但葉官指從片段可見是吳偉南先用右手推一名白衣、黑帽男子。吳偉南用棍襲擊黑衣人,是主動挑釁。

另外,吳偉南聲稱與第五被告鄧懷森不相熟,但片段見到二人以口形溝通,片段又經常見到二人身影。而吳偉南暈倒後,鄧懷森更第一時間觀察他的情況。法官指,二人與數名黑衣人對峙,聯同他人暴動。葉官指二人有共同目的暴動,串謀有共同目的傷人。

  • 第七被告 八鄉鄉事委員會居民代表兼橫台山河瀝背村村長鄧英斌:
  • 元朗站暴動現場主犯
法官指,從影片中見到每次都是由蔡立基打黑衣人,可見蔡立基是有意圖地傷人。

官: 「莫非所有元朗站出閘的人都來搞事?」

葉官認為,鄧英斌有意圖,希望恐嚇車廂內的人。判詞引述辯方指,木棍可以防衛自身安全,沒使用暴力,而其實鄧英斌當時為「保衛家園」。但葉官不同意,指如果是為「保衛家園」 ,鄧英斌應手持木棍守在自己村口,而非進入元朗站,「莫非所有元朗站出閘的人都來搞事?」葉官指鄧英斌即使無打人,但他不論身處地鐵站大堂或月台,手上均持有木棍,是明顯鼓勵白衣人打黑衣人,顯示他有意圖暴動並傷人,故在暴動中屬鼓勵及參與角色。

  • 第八被告蔡立基:元朗站暴動現場主犯
  • 哨牙及笑容「獨特」 截圖可肯定第八被告身份

判詞引述辯方指,片段不能清晰見到樣貌,庭上也沒有將片段中的衣物與證物作比對。但是,葉官稱其哨牙及笑容「獨特」,從多張截圖顯示蔡立基的容貌,可以肯定第八被告就是庭上的第八被告。

判詞指,呈堂片段雖然見到白衣人向四方八面離去,但是仔細看,會見到每次都是由蔡立基打黑衣人,可見蔡立基是有意圖地傷人。

這是721無差別襲擊中,首宗白衣人被控暴動的案件。八名被告依次為運輸公司東主王志榮、工程公司東主黃英傑、綽號「懵良」林觀良、「肥林」林啟明、西鐵燒烤樂園東主鄧懷琛、外號「飛天南」吳偉南、八鄉鄉事委員會居民代表兼橫台山河瀝背村村長鄧英斌,及維修技工蔡立基。第三被告「懵良」林觀良及第四被告「肥林」林啟明較早前認罪。

另,林卓廷等五人去年突被控於前年721暴動,五人均不認罪,案件排期於2023年3月27日開審,預計審期25天控方透露,將傳召3名市民證人和12名警員。但是次審訊白衣人被控暴動的案件,沒有警員被傳召上庭作供。

有受害者去年接受《誌》訪問,猶有餘悸,而且當日有白衣人如常在元朗生活。(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法庭日誌 的最新報道

【這是審判誰的國安法庭】唐英傑案 —— 梁天琦 & Malcolm X -他們是否分裂主義者?

控方專家證人嶺大副校長、歷史系教授劉智鵬在專家報告中解釋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指梁天琦是口號的創始人。報告交代梁天琦在2016年新東補選的單張和造勢大會的言論,指梁的政治計劃(political agenda) 就是「推翻政權」。劉智鵬在庭上作供時,引用了梁天琦在2016年的選舉造勢大會上說「選票就是子彈」,指梁把選票當成武器,務求用選票推翻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