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締蘋果】蘋果的滋味 記6.19倫敦撐《蘋果》集會

/
13 分鐘閱讀

《蘋果日報》的標誌是咬了一口的蘋果,到底滋味如何?移英港人Miumiu將2019年《蘋果》出版的《自由之夏》特刊帶到英國,讓自己好好記著2019年畫面。這口連繫著香港人的蘋果,苦澀又甜蜜。

倫敦港人於6月19日下午分別在萊斯特廣場及中國大使館舉行集會,抗議香港警察以國安法之名,再次率數百警入壹傳媒大樓大肆搜證,以及拘捕《蘋果日報》五名管理層。

示威人士在在中國大使館門前堆放蘋果。

《蘋果》是香港包容多元的標誌

50歲的鄭先生從1999年開始每日買《蘋果日報》,他認為《蘋果》、壹傳媒代表了香港多元文化百花齊放的時代,時事偵查有《壹週刊》,八封雜誌有《忽然一周》、《壹本便利》,搵工可以睇《青雲路》,適合貪新鮮感的香港人。

「《蘋果》敢言,代表咗香港嘅言論自由,政府咁粗暴去限制,令香港人更加驚恐。」國安法在港實施將近一年,《蘋果》新聞大樓兩度被搜查,今次更被帶走新聞材料,做新聞靠報料線人收料,這些資料一向在新聞機構視為機密。這一口《蘋果》,彷彿已變了禁果。

Miumiu今年30歲,小時候家中會買《蘋果日報》,會看港聞和娛樂版。香港人常說《蘋果日報》內容偏頗,手法誇張。然而這種手法卻成了一代人批判思考的啟蒙。「我細個已學識唔好完全相信新聞所講嘅嘢,我會基於佢嘅文字再分析,嗰件事到底啱唔啱。」香港的中學常要求學生閱讀『所謂中立』的《星島日報》、《南華早報》。Miumiu說她會綜合不同報紙的報道手法,去判斷每段新聞的「真」與「假」。這口刺激的蘋果,竟然教育味很濃。

《蘋果》記者:宗旨求真

萊斯特廣場與中國大使館相距25分鐘的路程,部份集會人士下午二時移師到下個集會地點,途經攝政街,一行四十人的港人變成了遊行隊伍,邊走邊喊口號。採訪記者跟著遊行隊伍一起走。沿路發現,一對記者異常合拍,不時交換情報,男的是攝影記者,找尋新聞畫面拍攝,女的拿著手機錄影訪問,25分鐘的路程,女記者邊走邊用手機打稿。中國大使館的集會下午三時半左右完結,十分鐘後,兩人已完成文字新聞稿、整理好相片、錄影訪問,傳送回香港,極度迅速。一問之下,原來是《蘋果日報》的倫敦記者。

《蘋果》記者Chloe 匆匆忙忙說 ,「呢篇新聞聽日要出紙」。時差關係,英國時間下午三時半已是香港晚上十時半,距離印紙時間不多,還要讓香港的同事校對排版,所以Chloe和Jeff兩人到達萊斯特廣場下午一時的集會後,已快手快腳開始訪問、拍照、腦中思考如何整理內容。「點都要做到」的記者意志極強。兩人都曾在香港的《蘋果日報》大樓工作,有感《蘋果》的自由氣息是其他新聞機構有所不及的,「喺《蘋果》,你可以自己發掘新聞,報道方向可以自己定,上司係會放手畀你去做,其他機構好多時都只係上司指派你跟邊段新聞。」

《明報》出身的Chloe初入《蘋果》時有點不習慣,《明報》「中立」的報道手法與 《蘋果》要求Gimmick(噱頭)的方向截然不同。Chloe說她之後也學會為這顆蘋果添加一些刺激讀者的口味,「現實係,讀者真係鍾意睇,我寫嘢都係想有人睇,寫得太悶好難吸引讀者,我嘅宗旨就係我寫嘅嘢係真。」

回想公司免費蘋果 百般滋味在心頭

交稿後,Jeff靠在電燈柱,大口嚼著蘋果休息。一小時前,港人組織「港援」在中國大使館門前堆放蘋果,抗議國安法踐踏香港新聞自由。集會完結時,「港援」向集會港人分發蘋果,剩餘的捐贈到當地食物銀行。Jeff吃著蘋果,說:「有啲記者返工為份糧,我見識過好多《蘋果》記者真係為咗做新聞工作做記者。」昨天,他收到《蘋果》上司的電話,說今天的集會採訪要取消,原因是可能未能出糧給他倆,Jeff 回覆說錢不是最重要,只要有新聞價值,他們樂意幫忙。

駐英蘋果特派記者表示,難忘公司免費食蘋果。

我問Jeff,現在你吃著蘋果想起甚麼?Jeff答:「我諗起以前喺公司,每日都得食蘋果。」《蘋果日報》的員工福利,包括辦工室內每日都有時令水果供應,而蘋果,則一年365日都讓員工隨便食。

《蘋果》前員工Jeff

這一口蘋果,百般滋味在心頭。

記按:報道標題「蘋果的滋味」取自台灣紀錄片導演李惠仁2015的紀錄片《蘋果的滋味》,此紀錄片講述《蘋果日報》及《壹週刊》在台灣出版後,對台灣傳媒新聞生態翻天覆地的改變。

取締蘋果 的最新報道

26年真實的夢 — 掉/悼 《蘋果》

攝影:王紀堯、陳萃屏、麥顥徽、簡穎彤、陳子煜、Erica Tong、張洛晞、洪暉進|《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說過,他的媒體要做社會的燈,在黑暗中照出蛇蟲鼠蟻。

26年間,它成為了試探一國兩制的最佳試驗品,在這片土地,它More Than 一份報紙。這一天,他終於要退場了,2021年6月24日,風雨中不情願下被熄燈。

翌日,執行總編輯林文宗表示,100萬份報紙全沽清。100萬的民意,可能是香港最後「能看見」的呼聲。

「我們是屬於香港的」,蘋果永遠在心中。

【取締蘋果】六月來去匆匆的「蘋果夢」暫放下臨時記者證

其實我已經當今次係實現到自己夢想嘅機會,只係無諗到追夢已經咁多年,呢個夢想完得咁快,咁急。」F 當時受通識教育科和任教該科目的老師啟蒙,即使成績曾不似預期,但老師總告訴她要「相信自己,對自己多一些信心。」,F 從此就堅定地說想成為一個記者。時至今日,她道出這句說話的初心從沒變改。6月初的時候,F終於有機會加入《蘋果》,還記得她那掩蓋不住興奮和期待的聲線。

【取締蘋果】這夜燈火通明 深宵買一份報紙 等剎那自由

凌晨12時許,旺角西洋菜南街與亞皆老街交界的報紙檔旁,排隊的人龍拐入通菜街。不消一小時,人龍已多得轉了三個街口,龍尾的人見到龍頭的人。這檔報紙檔,是全九龍區最早有《蘋果日報》運抵的檔口。報紙檔寫了大字,「 平果一點半開賣」,但未到一時,一架貨車已將《蘋果日報》運抵,約一時便開賣。大批傳媒在場拍攝。

《蘋果》「突發房」還是第一次烏燈黑火

燈熄了,俗稱「突發房」的突發組控制室創刊以來,第一次烏燈黑火,沒人留守!九十年代是突發新聞黃金時代,突發房人滿之患,坐滿寫手及坐堂,二十四小時運作,通宵也不乏人聲電話聲,突發房的燈光是「長命燈」,有燈就有人,農曆大年初一亦亮着,可惜今天無論怎樣不捨,也要把燈熄了,沒入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