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讀者指,今天已不能在《蘋果》買廣告。(陳子煜攝)

【取締蘋果】這一天,我們不能再在《蘋果日報》預訂頭版廣告

/
8 分鐘閱讀


6月17日晚上,創作人阿力(化名)在社交平台公布其最新作品,並表示可作訂購,所得款項扣取成本後,將在《蘋果日報》購買頭版廣告。貼文一出,其擁躉對作品反應熱烈,在限定時段內,限量作品獲全數認購。

6月21日早上,阿力準備按計劃,在《蘋果日報》預訂落頭版廣告,並打算透過相關同事作安排,但該名同事卻向他表示,由於公司戶口被凍結,已無法安排廣告版位預訂。

同日,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顧問 Mark Simon接受路透社訪問時透露,該公司銀行戶口無法運作,有供應商嘗試過數被拒,預計《蘋果日報》最遲本月底前被迫關閉,但實際只是「以日計算」(a matter of days)。他在接受彭博資訊訪問時則表示,集團董事局將在今日討論是否關閉《蘋果日報》。

記者曾向《蘋果日報》現職同事查詢,有表示得悉公司戶口無法運作,但未確定是否影響廣告預訂。亦有其他媒體廣告部行家指,未能確定消息,但相信亦離事實不遠。

阿力得知無法預訂頭版廣告,惟有逐一通知買家,交代事態發展:「本身諗住幫吓手,都知幫唔到幾多,佢哋一日都唔知要用幾多錢啦,我只係想透過呢個方法,表達吓民意,大家都唔想咁快放棄。」一直是《蘋果日報》讀者的他,愈說愈不忿:「覺得好無奈,亦有啲唔忿氣,而家係用行政手段逼到一間你(政府)發牌嘅上市公司執笠,好似行把牛肉刀喺條頸度咁。」

政府用國安法凍結《蘋果》三間戶口,如果保安局堅決凍結,《蘋果日報》快將印不了報紙。(陳子煜攝)

阿力坦言對《國安法》感到恐懼,在提及落頭版廣告一事亦顯得格外小心:「好驚佢哋用啲手段對付我哋創作人,一陣話係非法集資,我真係驚㗎,我唔想成為香港艾未末。」他又指部分買家亦叮囑他行事要小心:「無諗住退款,都有其他方法支援,但有買家叫我歇一歇,再睇吓點。」

在簡短電話訪問後,記者再回到阿力的社交平台,該個作品訂購帖文已被刪取。

據悉,《蘋果》內部通知員工,26日(周六)將會是《蘋果日報》最後出版之日,公司有可能於25日(周五)晚結束營業,「公司欠缺資金營運,將於周五完成報紙出版,即周六為最後見報日,而online新聞,則會以周五晚2359為死線。」

記者曾經直接致電蘋果廣告部,查詢可否刊登頭版廣告,對方回覆指可以先留電話,「但是最終都是老闆決定,因為好多人都話要落頭版,未必咁多頭版位置」。

記者指出曾經有人表示蘋果廣告報已經停止接受頭版廣告,是否因為太多人刊登?對方回覆指「因為頭版可能會用作刊登其他嘢,可能全部都唔賣都唔出奇,但內頁是可以繼續賣廣告的,但是頭版應該正常有嗰個情況發生,都不會prefer賣,都係寫返自己嘢,做返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

取締蘋果 的最新報道

26年真實的夢 — 掉/悼 《蘋果》

攝影:王紀堯、陳萃屏、麥顥徽、簡穎彤、陳子煜、Erica Tong、張洛晞、洪暉進|《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說過,他的媒體要做社會的燈,在黑暗中照出蛇蟲鼠蟻。

26年間,它成為了試探一國兩制的最佳試驗品,在這片土地,它More Than 一份報紙。這一天,他終於要退場了,2021年6月24日,風雨中不情願下被熄燈。

翌日,執行總編輯林文宗表示,100萬份報紙全沽清。100萬的民意,可能是香港最後「能看見」的呼聲。

「我們是屬於香港的」,蘋果永遠在心中。

【取締蘋果】六月來去匆匆的「蘋果夢」暫放下臨時記者證

其實我已經當今次係實現到自己夢想嘅機會,只係無諗到追夢已經咁多年,呢個夢想完得咁快,咁急。」F 當時受通識教育科和任教該科目的老師啟蒙,即使成績曾不似預期,但老師總告訴她要「相信自己,對自己多一些信心。」,F 從此就堅定地說想成為一個記者。時至今日,她道出這句說話的初心從沒變改。6月初的時候,F終於有機會加入《蘋果》,還記得她那掩蓋不住興奮和期待的聲線。

【取締蘋果】這夜燈火通明 深宵買一份報紙 等剎那自由

凌晨12時許,旺角西洋菜南街與亞皆老街交界的報紙檔旁,排隊的人龍拐入通菜街。不消一小時,人龍已多得轉了三個街口,龍尾的人見到龍頭的人。這檔報紙檔,是全九龍區最早有《蘋果日報》運抵的檔口。報紙檔寫了大字,「 平果一點半開賣」,但未到一時,一架貨車已將《蘋果日報》運抵,約一時便開賣。大批傳媒在場拍攝。

《蘋果》「突發房」還是第一次烏燈黑火

燈熄了,俗稱「突發房」的突發組控制室創刊以來,第一次烏燈黑火,沒人留守!九十年代是突發新聞黃金時代,突發房人滿之患,坐滿寫手及坐堂,二十四小時運作,通宵也不乏人聲電話聲,突發房的燈光是「長命燈」,有燈就有人,農曆大年初一亦亮着,可惜今天無論怎樣不捨,也要把燈熄了,沒入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