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4日零時,《蘋果日報》突發組正式關燈。(受訪者提供)

《蘋果》「突發房」還是第一次烏燈黑火

/
4 分鐘閱讀

燈熄了,俗稱「突發房」的突發組控制室創刊以來,第一次烏燈黑火,沒人留守!九十年代是突發新聞黃金時代,突發房人滿之患,坐滿寫手及坐堂,二十四小時運作,通宵也不乏人聲電話聲,突發房的燈光是「長命燈」,有燈就有人,農曆大年初一亦亮着,可惜今天無論怎樣不捨,也要把燈熄了,沒入黑暗中。

突發房約800平方呎,由於收藏大批名貴攝影器材,突發房過往是其他部組「禁地」,不得擅進。房內擺放十多張枱,以前主要坐着主管、負責收料寫稿的寫手及調兵遣將的坐堂,但隨着時代改變,公司引入動新聞及即時新聞,兩組同事亦在突發房佔有席位。

這間房,是突發組的靈魂,權力中心,一直人聲沸騰,電話聲、電視聲及打字聲此起彼落,多年來見證人事轉變,時代興衰。這間房,有笑也有哭,歡迎新同事的大食會、歡送離職同事的餞別宴,公司裁員時看着同事黯然離去,日前有同事得知《蘋果》快將停刊,禁不住相擁痛哭,亦有同事堅持到最後,如常工作,直至熄燈為止。坐堂位置對着一張香港大地圖,高峰期標上五顏六色的磁石貼,密密麻麻的,代表大批記者在香港各地正處理突發新聞,包括事故現場、醫院及家屬追尾,今天大地圖「清零」了,並非香港沒有突發新聞發生,只是《蘋果》突發組想做已無法再做,在暴政下被迫戛然而止。

撰文 / 《蘋果日報》突發組記者

2021年6月24日零時,《蘋果日報》突發組正式關燈。(受訪者提供)

取締蘋果 的最新報道

26年真實的夢 — 掉/悼 《蘋果》

攝影:王紀堯、陳萃屏、麥顥徽、簡穎彤、陳子煜、Erica Tong、張洛晞、洪暉進|《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說過,他的媒體要做社會的燈,在黑暗中照出蛇蟲鼠蟻。

26年間,它成為了試探一國兩制的最佳試驗品,在這片土地,它More Than 一份報紙。這一天,他終於要退場了,2021年6月24日,風雨中不情願下被熄燈。

翌日,執行總編輯林文宗表示,100萬份報紙全沽清。100萬的民意,可能是香港最後「能看見」的呼聲。

「我們是屬於香港的」,蘋果永遠在心中。

【取締蘋果】六月來去匆匆的「蘋果夢」暫放下臨時記者證

其實我已經當今次係實現到自己夢想嘅機會,只係無諗到追夢已經咁多年,呢個夢想完得咁快,咁急。」F 當時受通識教育科和任教該科目的老師啟蒙,即使成績曾不似預期,但老師總告訴她要「相信自己,對自己多一些信心。」,F 從此就堅定地說想成為一個記者。時至今日,她道出這句說話的初心從沒變改。6月初的時候,F終於有機會加入《蘋果》,還記得她那掩蓋不住興奮和期待的聲線。

【取締蘋果】這夜燈火通明 深宵買一份報紙 等剎那自由

凌晨12時許,旺角西洋菜南街與亞皆老街交界的報紙檔旁,排隊的人龍拐入通菜街。不消一小時,人龍已多得轉了三個街口,龍尾的人見到龍頭的人。這檔報紙檔,是全九龍區最早有《蘋果日報》運抵的檔口。報紙檔寫了大字,「 平果一點半開賣」,但未到一時,一架貨車已將《蘋果日報》運抵,約一時便開賣。大批傳媒在場拍攝。

壹傳媒大樓最後一喊 香港人不告別:撐蘋果,撐到底!

壹傳媒大樓內黑漆漆的,但是當車載緩緩駛到另一個街口,本來人煙稀少的工業區,突然變得熱鬧起來,車子泊滿滿兩邊,記者的鏡頭都對準了蘋果的大閘,行人道上站滿行人。他們向蘋果大樓舉起手機燈,大叫「撐蘋果,撐到底」。司機說,這已經不是第一單前往蘋果大樓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