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下的影樓
和你「約定」要再回來

15 分鐘閱讀

在疫情的陰霾和風起雲湧的政治風波下,有人選擇留下來見證最壞的時代,在城市找尋可以好好生活的空間,有人帶著受傷的身心,無奈割斷多年的根,找一個異國將城市的精神延續下去。移民就成為了社會熱論的題目。未知從何時開始這彷彿也成為了一個黑白分明的題目,去或留在每人心中都有對錯。

影樓 Happy Face Photo-synthesis 老闆Ken 從去年留意到身邊朋友開始移民離港。「好多人突然在社交平台上Po一張機場相,就說離開香港,連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加上疫情真的不知何時再見,所以想構思會否可以在香港一些特別的地方,替離開的人拍照留念。」

他花了一年去設計標誌、鎖定拍攝計劃的對象、制定拍攝的方法和形式。直至今年年中拍攝計劃不能在等,Ken說「今年暑假身邊又有很多人走,人數比上年更多,而且大家都頗well planned(計劃好),已經找好住宿、幫小朋友找好學校。」Happy Face 在六月十二日正式推出為即將離港移民的人設計的拍攝計劃 「約定」。

Ken 希望香港人離開前留低齊齊整整在香港留倩影,讓外國人也知道香港發生什麼事。

兩年內香港翻天覆地 冀能與港人通行

Ken今年三十多歲,踏入中年,育有一子一女,經歷香港的黃金年代,坐擁美滿家庭。他身旁的朋友也與他無異,一直在香港過著無憂的生活。 直至2016年和朋友開辦影樓,主打拍攝證件相、工作照,成功創業,鋪位越搬越大。2019年,香港經歷反修例風波,影樓鋪位剛搬到彌敦道一棟大廈,影樓都受到影響。催淚煙、封鎖線,人群中的口號聲,都是影樓那段歲月的回憶。 

2020年,在疫情爆發之前,影樓從樓上搬到現時在佐敦的地舖。之後一整年,社會面對對疫情的威脅,經濟低迷,Ken沒有籌謀「止蝕」或「賺多啲」,反而肩負社會責任。醫護界站在前線抗疫,影樓推出所有醫護及救護人員只需在付款前出示有效證明即可立減價;全球疫情嚴重,航空業受挫,港龍航空停止營運,裁減在港的五千三百名員工,為所有手持港龍員工的證的人免費和半價拍攝面試工作照。 他說:

「除了在營運的角度之外,原來可以和香港同步,小店可以有少少回應社會。」

Ken一家在彌敦道留影。他曾經在這裏經歷在城市不能抹磨滅的回憶。 (【 約定 】的拍攝計劃示範照 )

用照片在他鄉說香港故事 約定再回來

他也因著這種感受,這一年也希望用攝影回應香港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潮。他在香港成長,形容「香港是自己的一部分」,坦言眼見機場每天都有一家大小拖著數箱大行李移民,也得悉有些朋友的親戚是因為人身安全被逼離港,難免也會很失落,心想:「為何會有這個畫面出現?香港這兩年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社會上爭論聲音不斷,要走、要留的意見都兩極化。雖然他明言自己短期內都不會離開香港,但也不會斷言評價他人的選擇。「留在香港就不好?離開香港就是背叛?我不同意的。最重要是他們知道這個決定背後的原因。不論留在香港還是離開香港,都可以帶著不一樣的使命。」

Ken說,現已和一些家庭商討和訂造拍攝內容。過程中,不少人提及他們根本不想離開香港,但有時候卻由不得他們去選擇。

香港是他們覺得最舒服的地方,好似屋企,沒有人會想離開屋企」。

他希望,拍攝這輯照片也可以讓離開的人有一個機會到外國的社區去講自己和香港的故事。他說,照片也可以是一個承諾,「日後望到這些照片,可以提醒自己和香港一個約定,可以的話要回來,也和相中的人有個約定,總有一日會再見。 」

Ken率先去了為自己一系列的照片作為給客人參考的示範照。他和妻兒選取了維多利亞港、天星碼頭、尖沙嘴鐘樓、兒時居住屋邨、影樓的舊鋪位門前,也有將軍澳的尚德十字路口。細翻照片,還有一張十他和女兒站在觀塘海濱的音樂噴泉玩耍的照片,筆者好奇該處到底有何回憶,他笑說:「 香港造價半億的噴泉,如果去到外國點都要同人講下,哈哈哈。」

Ken一家在將軍澳尚德十字路口留影 (【 約定 】的拍攝計劃示範照 )

Ken攜著女兒的小手在尖沙嘴海濱留影,背景是富有歷史價值的天星碼頭。(【 約定 】的拍攝計劃示範照 )

Ken和女兒在音樂噴泉前玩耍。 (【 約定 】的拍攝計劃示範照 )

Happy Face Photo-synthesis「約定」計劃資料

Happy Face Photo-synthesis 推出名為「約定」的拍攝計劃分為室外和室內拍攝的部分。

室外拍攝會計劃一條路線,讓家庭成員、夫妻和朋友可以到有意義的地方拍照留念,或許是成長的社區,或許是畢業多年的母校,或許是香港標誌性的地標,又或許是曾經為城市吶喊的場景。 

室內是拍攝則容讓客人相約朋友在攝影棚內拍攝,用照片留下彼此的笑臉。 

查詢電話:66286704
電郵: happy.hk.face@gmail.com
店鋪地址:九龍佐敦長樂街21號 4-5號地舖(木的地酒店旁邊)
營業時間: 星期一 至 六 10:30 – 20:30 星期日 11:00-19:00

詳情到訪Happy Face店鋪、
或透過Facebook、電郵或致電查詢。
Google Map位置

文化與社區 的最新報道

「IG 碼頭」相片展:沒有規則的碼頭 人們自我定義的日常

2021年3月1日,海事處以疫情為由禁止公眾進入「IG碼頭」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工人將碼頭入口大門鎖上,向人宣告一個公共空間已變為私人空間,同時亦將散步、打卡這些碼頭日常化作往事。自2016年搬入西環,旅居香港的意藉攝影師 Pierfrancesco Celda (Pier) 就很喜歡到西環附近散步。有一天,Pier發現了「IG碼頭」,他就立即愛上了碼頭。之後的每日天他都會到碼頭去拍攝碼頭的人,他亦在IG開設 @insta_pier 帳戶去發佈相片。是次展覽是Pier的第一個個展,展出了Pier由2016年至2021年在碼頭拍的3萬張相片,Pier形容展覽是「一個獻給碼頭的慶典」。

港台電視《五夜講場》最後一星期播10集

自廣播處長李百全今年3月上任以來,過去數月,他屢次以各種行政手段,將香港電台迅速變成官方喉舌,當中堪稱港台電視31皇牌節目的《五夜講場》,亦於上月底被局方以「節目調動」為由宣布「斬首」,今個星期(12-16/7)將會進入「結局篇」,每天分開兩個時段(下午2時及晚上11時)各播出一集新錄影集數,即整個星期會播出10集。

「The Room 空房」展覽 紀錄在黑白菲林上的房間對話

「The Room 空房」是本地攝影師Sabrina Poon的首個個展。展覽展出的一輯相片本來叫「Stranger To My Room」,是Sabrina偶然在日本一家唱片店看到的唱片名。Sabrina解釋本身有「Stranger」這個字是因為她認為朋友甚至是家人都未必能走入我們的「心房」。不過因為這輯相片的被攝者都是她本身認識的,而她認為「可以再Stranger啲」,所以就沒有用「Stranger」這個字。Sabrina的另外一個展覽「Stranger」就正正是找了一些本來不認識的人作被攝者。

MC仁寫大字 : 最緊要留種 香港文化點洗點漂都洗唔甩!

畀人叫做「網媒」嘅山寨本土媒體《誌》,搵到港台覺得唔夠decent嘅 MC仁,下馬問前程,究竟香港文化之後點行落去。細台創意贏到大台嘅「大綜藝」,但現實世界又無聲無色咁畀人謀殺咗我哋話語權,香港文化點走落去?MC仁都幾樂觀,佢覺得香港文化底子深厚,香港人有佢嘅獨特性,只要留到種,you can’t kill us a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