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仁寫大字 : 最緊要留種 香港文化點洗點漂都洗唔甩!

【香港人寫乜嘢字】

幾年間,香港歷盡苦難,每日面對「突然死亡」。《蘋果》無咗,百位區議員辭職,第時捂住心口都可能有罪。再推演落去,廣東話有罪,茶記侍應寫隻香港字都有罪,香港製造仲點行落去!?

 

Play Video

深耕廣播道 PODCAST by HK FEATURE


畀人叫做「網媒」嘅山寨本土媒體《誌》,搵到港台覺得唔夠decent嘅 MC仁,叫佢設計香港字,下馬問前程,問下佢香港文化之後點行落去?細台嘅創意製作贏到大台嘅「大綜藝」,今日唔要「大」,我哋躺平玩「細」,一樣Local。現實世界又無聲無色咁畀人謀殺咗我哋話語權,香港文化點走落去?MC仁都幾樂觀,佢覺得香港文化底子深厚,香港人有佢嘅獨特性,只要留得住個種,you can’t kill us all !

 

「無可能消失,因為個種子喺度,只係陽光、土壤、水份、技術唔同。之後都會種到,我相信香港的心還未被基因改造和基因污染嘅⋯⋯。」

 

 

「下幾代我唔知,可能日日畀嘢漂,畀人洗,我相信我的種子是可以KEEP落嚟,喺未來世界的力量會好大」。咁呢場大戰,要點打?

塗鴉藝術家 MC仁

 

MC仁寄語,要對香港嘅「底子」有信心,「香港人經歷過第一種工業革命,手工業變做山寨廠,由山寨廠變廠仔,由廠仔變大廠,演變到Branding,變廣告業,香港人用了一代人經歷晒。」MC仁笑住咁講,「連間廠畀人食咗」香港都經歷埋,呢種歷鍊係知識嘅累積,點樣保存知識,傳遞下去先至係香港人呢刻最要做嘅。

「只要用方法保存落嚟,就贏架喇。」

要贏返香港字

要留低啲嘢,首先要知道我哋文化嘅根本。香港字體好特別,侍應揮筆寫嘅餐牌,酒樓大叔喺入口紅板寫白字留位,樣樣都好地道,漢字同台灣、日本都好唔同。民間獨特嘅中文字,MC仁對「香港字」有一番見解,佢研究過漢字嘅塗鴉字體,愈研究對香港字體愈感興趣,佢發現玄機都在以前香港嘅打字機。

香港中文字好玩就係我哋殖民地嗰陣,處理印刷中文字體係唔同。就算我哋睇《通勝》,早幾代的中文字比例、空間同依家唔同,因為之前要寫 Bilingual (雙語),當時係有更獨特的中文字體,但係我哋嘅方言、語言,受到不同的強大壓力,甚至乎被消滅,或者被改造。」依家圖書館資料被消失中,上環舊時印刷舖已經消失咗,尋唔到根,MC就話要記住「香港嘅獨特性」,香港字就在民間,人人都可以寫香港字,就算香港字體點畀人消滅,精神喺度,去到邊到都喺度。

「我哋獨特性就係廣東話,就係我哋啲字,裡面就係香港人的意識、思考架麻」,只要保存到我哋生活,MC仁好有自信咁覺得香港嘢有得留低,始終文化要留得低先有得打落去。

塗鴉藝術家 MC仁

 

依家香港不屑睇嘅,也有追捧嘅本土流行文化,MC仁話香港文化係另一個起點,有可能咁先精采,「依家邊個(文化)更有生命力,邊個一直係寄生喺某樣嘢,我哋依家更加清楚。」講到底,MC仁話小店、獨立媒體串連起本土文化,就係留住香港嘅種嘅方法之一。

香港中文字好玩就係我哋殖民地嗰陣,處理印刷中文字體係唔同。就算我哋睇《通勝》,早幾代的中文字比例、空間同依家唔同,因為之前要寫 Bilingual (雙語),當時係有更獨特的中文字體,但係我哋嘅方言、語言,受到不同的強大壓力,甚至乎被消滅,或者被改造。」依家圖書館資料被消失中,上環舊時印刷舖已經消失咗,尋唔到根,MC就話要記住「香港嘅獨特性」,香港字就在民間,人人都可以寫香港字,就算香港字體點畀人消滅,精神喺度,去到邊到都喺度。

文化與社區 的最新報道

「IG 碼頭」相片展:沒有規則的碼頭 人們自我定義的日常

2021年3月1日,海事處以疫情為由禁止公眾進入「IG碼頭」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工人將碼頭入口大門鎖上,向人宣告一個公共空間已變為私人空間,同時亦將散步、打卡這些碼頭日常化作往事。自2016年搬入西環,旅居香港的意藉攝影師 Pierfrancesco Celda (Pier) 就很喜歡到西環附近散步。有一天,Pier發現了「IG碼頭」,他就立即愛上了碼頭。之後的每日天他都會到碼頭去拍攝碼頭的人,他亦在IG開設 @insta_pier 帳戶去發佈相片。是次展覽是Pier的第一個個展,展出了Pier由2016年至2021年在碼頭拍的3萬張相片,Pier形容展覽是「一個獻給碼頭的慶典」。

港台電視《五夜講場》最後一星期播10集

自廣播處長李百全今年3月上任以來,過去數月,他屢次以各種行政手段,將香港電台迅速變成官方喉舌,當中堪稱港台電視31皇牌節目的《五夜講場》,亦於上月底被局方以「節目調動」為由宣布「斬首」,今個星期(12-16/7)將會進入「結局篇」,每天分開兩個時段(下午2時及晚上11時)各播出一集新錄影集數,即整個星期會播出10集。

「The Room 空房」展覽 紀錄在黑白菲林上的房間對話

「The Room 空房」是本地攝影師Sabrina Poon的首個個展。展覽展出的一輯相片本來叫「Stranger To My Room」,是Sabrina偶然在日本一家唱片店看到的唱片名。Sabrina解釋本身有「Stranger」這個字是因為她認為朋友甚至是家人都未必能走入我們的「心房」。不過因為這輯相片的被攝者都是她本身認識的,而她認為「可以再Stranger啲」,所以就沒有用「Stranger」這個字。Sabrina的另外一個展覽「Stranger」就正正是找了一些本來不認識的人作被攝者。

大時代下的影樓
和你「約定」要再回來

影樓 Happy Face Photo-synthesis 老闆Ken 從去年留意到身邊朋友開始移民離港。「好多人突然在社交平台上Po一張機場相,就說離開香港,連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加上疫情真的不知何時再見,所以想構思會否可以在香港一些特別的地方,替離開的人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