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澳彩明苑4000萬公款失竊案 主席網上解話惹民憤
街坊集體報案控法團失職

7 分鐘閱讀

將軍澳彩明苑日前爆發虧空公款風波,涉及金額超過港幣4000萬。業主立案法團原定昨晚(9日)於尚德社區會堂向居民交代事件,惟主席何民傑以疫情為由突改成網上會議,一眾街坊不滿並質疑法團成員與事件有關。他們之後前往將軍澳警署報案,控告有關人士「涉嫌串謀詐騙」罪。

彩明苑共十幢,其中六幢屬居屋,四幢屬公屋,由佳定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管理。上月底,屋苑核數師發現法團提供的銀行戶口結餘與銀行提供的《銀行確認函》不符,22日報案後再接獲銀行通知,指三張支付欠款的支票未能成功入賬,後證實48歲黃姓經理中飽私囊數千萬鉅款,致屋苑多年來未按時向承辦商繳交約1500萬大廈保養費、工程費等。疑犯於6月30日已被拘捕,惟法團儲備只餘十多萬元。

根據第344章《建築物管理條例》,法團儲備須維持常用水平,即足以承擔維修及保養等費用,否則會被視為違反公契,最壞情況可致釘契,影響物業成交。《條例》又列名,所有支付的款項須獲法團成員在發票及收據等證明文件上簽署確認。

主席為前任區議員

昨晚,何民傑於網上拍攝短片交代事件,惹來近百名街坊不滿,聚集於屋苑空地,批評法團借疫情迴避質詢,且沒有在事件上做好把關工作。街坊Carol向《誌》透露,據知涉及的支票尾數被多填上三個零,認為法團難辭其咎;關注組成員王太則批評事件是有預謀,對能否追回失款不抱持太大信心。

新一屆業主大會於今年三月召開,原有望選出開明派團隊任新一屆法團,惟會上投票過程倉促、票數與點算人數不符,最終何團隊繼續連任。何民傑為該區前任區議員,03年當選至2019年敗於陳緯烈,任法團主席期間一直為居民唾棄,除多番阻撓陳入邨進行區務外,亦經常在屋苑爆發爭議後不見影蹤。

2003年一直連任區議員的何民傑於2019年止步,但他仍然是法團主席。7月9日他以YouTube解釋事件始末,引起居民不滿。

王太慨嘆,關注組人數嚴重不足,一年多來經營得十分困難,「無論做咩主導權都喺法團度,佢哋只會一直玩我哋。」她又指,即使是籌組內閣「換人」,都需先收拾眼前的「爛攤子」,但街坊含冤莫白,「邊個會想俾多幾千萬?個個都唔想。」

關注組成員之後即場收集聯絡電話,晚上九時許,約10軍裝警員到場了解,提醒眾人不要違反《限聚令》。超過30人之後乘車前往將軍澳警署報案,控告六名法團成員「涉嫌串謀詐騙」。

文化與社區 的最新報道

「IG 碼頭」相片展:沒有規則的碼頭 人們自我定義的日常

2021年3月1日,海事處以疫情為由禁止公眾進入「IG碼頭」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工人將碼頭入口大門鎖上,向人宣告一個公共空間已變為私人空間,同時亦將散步、打卡這些碼頭日常化作往事。自2016年搬入西環,旅居香港的意藉攝影師 Pierfrancesco Celda (Pier) 就很喜歡到西環附近散步。有一天,Pier發現了「IG碼頭」,他就立即愛上了碼頭。之後的每日天他都會到碼頭去拍攝碼頭的人,他亦在IG開設 @insta_pier 帳戶去發佈相片。是次展覽是Pier的第一個個展,展出了Pier由2016年至2021年在碼頭拍的3萬張相片,Pier形容展覽是「一個獻給碼頭的慶典」。

港台電視《五夜講場》最後一星期播10集

自廣播處長李百全今年3月上任以來,過去數月,他屢次以各種行政手段,將香港電台迅速變成官方喉舌,當中堪稱港台電視31皇牌節目的《五夜講場》,亦於上月底被局方以「節目調動」為由宣布「斬首」,今個星期(12-16/7)將會進入「結局篇」,每天分開兩個時段(下午2時及晚上11時)各播出一集新錄影集數,即整個星期會播出10集。

「The Room 空房」展覽 紀錄在黑白菲林上的房間對話

「The Room 空房」是本地攝影師Sabrina Poon的首個個展。展覽展出的一輯相片本來叫「Stranger To My Room」,是Sabrina偶然在日本一家唱片店看到的唱片名。Sabrina解釋本身有「Stranger」這個字是因為她認為朋友甚至是家人都未必能走入我們的「心房」。不過因為這輯相片的被攝者都是她本身認識的,而她認為「可以再Stranger啲」,所以就沒有用「Stranger」這個字。Sabrina的另外一個展覽「Stranger」就正正是找了一些本來不認識的人作被攝者。

MC仁寫大字 : 最緊要留種 香港文化點洗點漂都洗唔甩!

畀人叫做「網媒」嘅山寨本土媒體《誌》,搵到港台覺得唔夠decent嘅 MC仁,下馬問前程,究竟香港文化之後點行落去。細台創意贏到大台嘅「大綜藝」,但現實世界又無聲無色咁畀人謀殺咗我哋話語權,香港文化點走落去?MC仁都幾樂觀,佢覺得香港文化底子深厚,香港人有佢嘅獨特性,只要留到種,you can’t kill us all 。

大時代下的影樓
和你「約定」要再回來

影樓 Happy Face Photo-synthesis 老闆Ken 從去年留意到身邊朋友開始移民離港。「好多人突然在社交平台上Po一張機場相,就說離開香港,連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加上疫情真的不知何時再見,所以想構思會否可以在香港一些特別的地方,替離開的人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