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om 空房」展覽 紀錄在黑白菲林上的房間對話

17 分鐘閱讀

「The Room 空房」是本地攝影師Sabrina Poon的首個個展。展覽展出的一輯相片本來叫「Stranger To My Room」,是Sabrina偶然在日本一家唱片店看到的唱片名。Sabrina解釋本身有「Stranger」這個字是因為她認為朋友甚至是家人都未必能走入我們的「心房」。不過因為這輯相片的被攝者都是她本身認識的,而她認為「可以再Stranger啲」,所以就沒有用「Stranger」這個字。Sabrina的另外一個展覽「Stranger」就正正是找了一些本來不認識的人作被攝者。

Sabrina為展覽製作了「The Room 空房」zine,當中收集了她在模特兒的房間內拍攝的菲林照片。每一張相片都展示了女性真實的一面,同時亦蘊含著Sabrina與被攝者之間對話、感情。《誌》記者訪問Sabrina,了解她的經歷以及對人與人之間關係和菲林攝影的看法。

從銀行走到菲林相機店:「做返自己鍾意做嘅野」

訪問當日Sabrina穿上了黑色長裙,戴著圓邊的復古眼鏡,記者問她訪問完後有什麼做,她說她會到Kubrick(書店)。再看著Sabrina一直以來的攝影作品和文字,就會感覺到她的藝術家氣質。這令人很難相信她原來曾經做過「銀行工」。Sabrina畢業後在一間位於香港的台灣銀行工作過一陣子,她說工作有些「公務員式」,所以那時剛剛畢業的她覺得這份工作不錯。可是,身體很誠實,工作不久後,Sabrina便覺得十分壓抑、「做唔到自己」、「所有嘢都好機械」,於是她決定「做返自己鍾意做嘅野」。

Sabrina在台灣讀大學,她說台灣常常有菲林相機市集,小時候父母亦會用菲林相機替她拍照,這令她接觸到菲林文化,亦令她愛上菲林。所以順理成章,離開銀行後,她便到了一間菲林相機店工作。她憶述,在菲林相機店內她可自己沖曬菲林,試用不同的相機與濾鏡,Sabrina就是這樣「入了坑」,她更形容自己「之後就是瘋狂地去研究菲林」。幸運地,當時Sabrina的老闆亦給了她不少發展的機會,漸漸地Sabrina就成為了菲林攝影師。

Sabrina放棄在銀行的「公務員式」工作,專心鑽研菲林攝影。(王鈴欣攝)

走入心房以黑白紀錄「真實」與「虛幻」

在拍攝「The Room 空房」這輯相片時,Sabrina選擇到被攝者的房間去紀錄被攝者真實的一面,因為正如Sabrina說,一個人的房間就如他們的「心房」。對的,一個房間的床不只是床,地板亦不只是地板,每個角落,就算是衣櫃上的微塵,也散發著房間主人的氣息。

就是在這麼的一個私密空間,Sabrina與被攝者展開了一場又一場的對話,而正正是在這樣的氣氛下,對話往往會講到「私密的話題」。雖然Sabrina與幾個被攝者本來都認識,但只有在這個空間,她才發現朋友的一些內心掙扎,亦發現了一些「反差」:平時打扮好文藝的,內心卻好喜歡rock music和夾band。這些對話與箇中的感情都被紀錄在Sabrina的黑白菲林中,Sabrina不只用構圖去表達對話的溫度,處理菲林的過程也是她的創作空間:例如,Sabrina與其中一個被攝者談到「掙扎」,之後她就在浴室沖了那卷菲林,然後把菲林掛在浴室的牆上,任由菲林撞向牆,最後形成了相片中的刮痕。Sabrina覺得相片「好表達到當時的情景和情緒」,而「情緒」不只是被攝者的情緒,亦有Sabrina作為一個拍攝者的感受。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Sabrina是以黑白菲林去拍攝「The Room 空房」這輯相片。Sabrina解釋這是因為她想展示事物「撇除了顏色後」最純粹、最真實的一面。但是同時,黑白菲林亦有另一個意義,就是「 虛幻和現實之間」,因為現實世界不是黑白色的。Sabrina說這輯相片拍攝了3年, 而這3年令她覺得好多事都不是非黑則白,所以她想為相片加上這個意義。對於Sabrina來說,黑白相片既「真實」又「虛幻」,那其實虛實界線到底在何處?又或者,虛實之間到底有沒有界線?這是「The Room 空房」這輯相片所問的問題。

觀賞者也是創作者

在計劃展覽的初期,Sabrina本來是想做一個圖文展, 因為她自己本身有寫詩,所以計劃每個模特兒的相片下都有一首詩。可是到佈置展覽的時候,她放了詩上去就覺得「太多」。Sabrina想觀賞者自己重新去感受一張相片,「觀賞者是一個完全不知道背後是怎樣的人,(我想觀賞者)去重新感受,看看他們的感覺是怎樣」。Sabrina不想自己的詩會「帶觀賞者去感覺『原來背後係咁嘅』,觀賞者就會沒有自己想像空間」。而事實上,觀賞者的創意也不能被看小,Sabrina分享其中一張她用濾鏡去拍攝的相片,那是一張少女回頭的相片, 而展覽進行時就有觀賞者以為那是水母。其實這正正表現文化研究中「作者已死(the author is dead)」這個概念,觀賞者常常以為自己是被動的一方,但其實他們在看一些文字/作品時,已在默默地建立了作品的意思以及自己對作品的理解。


Sabrina:衣服不代表什麼 我們就是我們

當問到「The Room 空房」想帶什麼訊息給公眾,Sabrina就說在相片中有些模特兒是半裸有些是半裸,她想表達的是無論有沒有衣服,「我哋個人就係我哋個人」。之後Sabrina又說其實她想透過「The Room 空房」表達的訊息有很多,她也說不盡。可能這輯相片就是Sabrina在這去3年的經歷、成長的紀錄。


***「The Room 空房」展覽現已結束,「The Room 空房」zine ($100) 在言志區有售。

《空房》在言志區有售。

文化與社區 的最新報道

「IG 碼頭」相片展:沒有規則的碼頭 人們自我定義的日常

2021年3月1日,海事處以疫情為由禁止公眾進入「IG碼頭」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工人將碼頭入口大門鎖上,向人宣告一個公共空間已變為私人空間,同時亦將散步、打卡這些碼頭日常化作往事。自2016年搬入西環,旅居香港的意藉攝影師 Pierfrancesco Celda (Pier) 就很喜歡到西環附近散步。有一天,Pier發現了「IG碼頭」,他就立即愛上了碼頭。之後的每日天他都會到碼頭去拍攝碼頭的人,他亦在IG開設 @insta_pier 帳戶去發佈相片。是次展覽是Pier的第一個個展,展出了Pier由2016年至2021年在碼頭拍的3萬張相片,Pier形容展覽是「一個獻給碼頭的慶典」。

港台電視《五夜講場》最後一星期播10集

自廣播處長李百全今年3月上任以來,過去數月,他屢次以各種行政手段,將香港電台迅速變成官方喉舌,當中堪稱港台電視31皇牌節目的《五夜講場》,亦於上月底被局方以「節目調動」為由宣布「斬首」,今個星期(12-16/7)將會進入「結局篇」,每天分開兩個時段(下午2時及晚上11時)各播出一集新錄影集數,即整個星期會播出10集。

MC仁寫大字 : 最緊要留種 香港文化點洗點漂都洗唔甩!

畀人叫做「網媒」嘅山寨本土媒體《誌》,搵到港台覺得唔夠decent嘅 MC仁,下馬問前程,究竟香港文化之後點行落去。細台創意贏到大台嘅「大綜藝」,但現實世界又無聲無色咁畀人謀殺咗我哋話語權,香港文化點走落去?MC仁都幾樂觀,佢覺得香港文化底子深厚,香港人有佢嘅獨特性,只要留到種,you can’t kill us all 。

大時代下的影樓
和你「約定」要再回來

影樓 Happy Face Photo-synthesis 老闆Ken 從去年留意到身邊朋友開始移民離港。「好多人突然在社交平台上Po一張機場相,就說離開香港,連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加上疫情真的不知何時再見,所以想構思會否可以在香港一些特別的地方,替離開的人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