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審判誰的國安法庭】陳祖仁和歷史長河中的古人-「光復」和「革命」的遠近歷史意義

29 分鐘閱讀

導言

案發後一年,首宗《國安法》案。24歲的唐英傑在2020年7月1日,駕駛著一輛插上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駛經警方4條防線,並涉嫌撞向三名警員。

十四天審訊,三名專家證人的作供時間佔了約8天,足足超過一半的審訊時間,可見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的意思無疑是本案其中一個爭議。控方傳召了警員、辯方傳召了唐英傑的前僱主作供,但這些與唐案件有直接和間接關係的人的作供時間遠遠短過解釋八字的三名專家證人。 

一個多星期,庭上談過遠至元朝的官吏、三國五代和兩宋的歷史書、文化大革命的參與者 、美國歷史上的黑人人權領袖、2016年參與新東補選的梁天琦、2019年的示威者和連登網民。他們都在庭上被提起,他們的思想行為被討論和立論,但古人與坐牢的人都不能說話。

被傳召的三位專家證人角色只是協助法庭理解口號的意思,卻多次被質疑學科的知識水平、做研究的方法等。

由辯方傳召的專家證人香港大學教授李詠怡在接受控方主控署理副行周天行的盤問,一度反問控方律師:「我是否來接受審訊? ( Am I the person under a trial? ) 」

法官彭寶琴急忙替控方澄清:「我不希望由任何誤解,也絕對不希望證人有任何感覺被審。我相信這也並非主控的意圖。」她繼續協助澄清主控的問題。

到底誰才是接受審訊的人?為何這些表面上與被告年代相隔、互不認識的人們需要在這場審訊中被提起?到底這些不斷被提起的人是誰?

案中的被告唐英傑卻總是默默地坐在被搞欄低頭,抄寫著筆記。到底案發當日他在想甚麼,他如何認識「光時」口號、如何理解這把字的意思,在國安法庭內,我們不得而知。


在整場審訊中,歷史人物主多次出現在專家證人的報告中。 控方專家證人嶺大副校長、歷史系教授劉智鵬,用歷史以及語境層面分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報告中提出多項自三國、五代和兩宋歷史書中有「光復」和「革命」二字, 解釋從古到今,這句口號都有推翻政權到意思。辯方專家證人報告亦在有引用兩宋之後的元朝歷史書,《元史:陳祖仁傳》中陳祖仁一句提及「光復」的說話反駁劉指,「光復」在歷史中只有一個意思的說話。 

距離事發日期2020年7月1日,逾千年前的古人都被放在審訊之中,到底他們與這句現代出現的口號又有何關係? 

元朗官吏陳祖仁力諫元順帝,先「光復」祖業。(阿強 插圖)

專家報告中的三國、五代和兩宋


這些在審訊中提及有光復二字歷史書的背景都非常不一樣。「三國」期間,中國由曹操的魏、劉備的蜀、孫權的吳三分天下,史稱「三國鼎立」。 當時三國為中原統一天下,戰事頻仍,人民也經常發動叛亂,時局動盪不穩。「五代」即是唐朝滅亡後,各地藩鎮紛紛自立為國,其中位在華北地區,軍力較強盛的時期。至於兩宋則是對比前兩者較穩定的朝代,兩宋沒有嚴重的宦官干政和地方割據,大部分時期均是大一統的政局。

劉智鵬在控方報告中列出一系列三國、五代和兩宋的歷史書來解釋「光復」與「革命」的意思。劉列出15個典藉用了「光復」的地方,包括《三國志.魏書》、《箋注陶淵明集》和《李詩選注》來解釋「光復」;劉解釋「革命」時則列出17個典藉用了「革命」的地方,包括《漢書》、《三國志》、《宋書》和《十六國春秋》。

他認為在解釋「光復」二字的時候,縱觀過千年歷史,這兩個字的意思都沒有改變,他們全部都指是「失去的家國」 或者「失去的政權」。

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本案主控周天行根據劉的報告,問:「在歷史上三國、五代、兩宋,期間「光復」一詞的意思,你觀察到甚麼? 」劉智鵬回答:「我認為在這個長達一千年的時期,這個詞的用法是沒有特別的改變。」

陳祖仁-「光復祖宗之業」控辯語意之爭

陳祖仁是元朝的官吏,他是先由辯方在報告提出的。他的「出場」是為了要反駁劉報告「光復」二字一定是推翻政權。

陳祖仁生於公元1314年,自小就十分好學。他身材矮小,有一眼全盲,但這並沒有阻止他努力學習,他於1342年考獲科舉狀元,之後獲授官職。1360年元朝有動亂,反抗者焚燒了首都「上都」的宮殿。元順帝對於宮殿被燒毀感到羞恥,於是他想重建宮殿。

陳祖仁就向順帝呈奏章。其中一句提到「自古人君,不幸遇艱虞多難之時,孰不欲奮發有為,成不世之功,以光復祖宗之業」,意思是,自古人君遇到不幸和劫難時,有誰不想努力去做一些功績出來光復祖宗的基業。陳祖仁向順帝表示他明白順帝想重建宮殿,但是當時國家還未從動亂的創傷恢復過來,所以不宜大興土木。順帝最後接納了陳祖仁的意見。辯方報告中引用以上句子,指「光復」的意思是「恢復一個人君祖宗的榮耀」,並非如控方報告所指只有一個意思。 

控方專家劉智鵬在庭上作供時反駁辯方報告,指自古以來的皇帝光復的祖宗之業只可以是江山、政權、國土,就不是辯方專家證人含糊地指出只是「榮耀」(glory)。 

辯方專家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庭上作供時再反駁劉智鵬,指出理解一句句子要從​​「 語義學」和「歷史背景」上理解,她指出陳祖仁是元順帝的官吏。

李詠怡指出, 因為陳祖仁再給予君皇建議,所以嘗試「謙虛」和 「溫和」地指出問題( modest and subtle ), 認為陳祖仁​​他實際上是皇帝的朝臣,反問本來已經身在王朝又為何要推翻王朝?

主控周天行質疑李詠怡沒有考慮《陳祖仁傳》的歷史背景,並且向李詠怡提出在《陳祖仁傳》中的「業」是解作「江山、政權、國土」。李詠怡指她引用有關句子只是想說明「光復」的語意,她同時指出「江山、政權、國土」只是「業」其中一個解讀方式,一個皇帝成功與否不只是看他能不能夠佔領土地,也要看他做了什麼事跡。

除了質疑李詠怡沒有考慮句子的歷史背景外,周天行亦一度質疑李詠怡的歷史知識只有中三程度:

周天行問:「你說你在讀書的日子裏有學過中史,你有任何中史的專業嗎?」

李詠怡回答:「我大學時副修世界歷史的。」

周天行面無表情,瞪著李詠怡說:「我是說中史。」

李詠怡回答:「我不是副修中史的。」

周天行再問:「那你的中史程度是什麼?」

李詠怡坐直,擺了一副認真的樣子,詳細解釋:「作為學者,我們要看很多書,我們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會去看書。我主要研究香港政治,我需要知道有關中史的知識,因為中史與香港的發展有關。我不會說我的中史程度只有中三。」

周天行進一步進迫:「那我可否說你的中史程度只有中三?」

李詠怡又再解釋:「若你要這樣說⋯⋯你想問我(在大學)有沒有讀過中史的課程,可能沒有。但我有讀過中國政治,那是與中史有關的。另外,我們在做研究時也要用到與中史有關的知識。」

周天行又再問:「那你中史的正式訓練是否只去到中三?」

李詠怡靠著椅背,攤開雙手說:「當然(sure)。」

百年前的「光復」和「革命」與今日是否同義。《誌》資料圖片

反清、抗日和文化大革命

控方的專家證人劉智鵬亦有在報告中闡述,在反清期間至抗日期間「光復」的用處。他以此說明「光復香港」的意思是從敵人手中取回香港特別行政區。劉智鵬解釋「光復」在現代中國的運用:

1904年,蔡元培等人組織反清團體「光復會」。

1911年,旨在推翻清政府的武昌起義成功,當時報章形容武昌起義的行動為「光復」,之後報章都以「光復」來形容反清的行動。

辛亥革命之後,在抗日戰爭的後期,「光復」亦有不斷地被使用,主要用來形容中國的一些省份不再被日本佔領。

在1945年8月30日,英國重新管治香港,並訂此日為「重光紀念日」。劉智鵬指出,雖然當時的傳媒是用了「重光」而非「光復」,但在1947年後,傳媒就更恆常地使用「光復」。

「革命」一詞,控辯雙方也有「文化大革命」的例子,但控辯亦就解讀方式正吃不下。李詠怡在報告中以「文化大革命」作例子,解讀「革命」一詞,她不認為「文化大革命」牽涉到政權的改變,因為中國沒有被推翻或取締。主控周天行在庭上反駁李詠怡,他在庭上讀出中國政府網頁的一篇文章《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當中提到在文革中,「林彪、江青等人,他們組成兩個陰謀奪取最高權力的反革命集團」,周天行嘗試指出文革與推翻政權有關:

周天行問:「這篇文章(與分析「革命」的意思)有沒有關?」

李詠怡皺了皺眉說:「你知不知道文革有多複雜?你用這份資料時要小心一點。」

杜官在此時說:「教授,這不是個大學課堂,你只需回答這篇文章是否相關?」

李詠怡說:「不是與『革命』的意思直接有關。」

周天行再問:「不是直接有關那是否代表有關?」

李詠怡冷靜地說:「不需用這篇文章也可以說明『革命』的意思。」

周天行又再進迫:「這篇文章是否有關?」

李詠怡開始不耐煩,她反問:「你的問題是否相關?」

李詠怡之後肯定地回答:「這篇文章不是相關的。」

周天行立即問:「完全無關?」

李詠怡堅定地說:「是。」

在歷史長河中已經漸漸流逝的人們,在現在的時代洪流的法庭中,被提起了一次又一次,三名法官沒有提出過關於這些歷史人物和案件的相關性,筆桿一時揮動抄寫著筆記,一時又側側頭表示不解。在被告欄的唐英傑不知道又有多理解陳祖仁和三國、五代與兩宋的歷史? 

法庭日誌 的最新報道

15名青年葵涌連儂牆被搜出白膠漿提堂 5人被扣旅遊證件 須守宵禁令

去年(2020年) 2月24日傍晚,15名青年男女被指在葵涌邨天橋攜帶白膠漿及張貼文宣,即被警方帶到警署調查。案件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被告被控「刑事毀壞」、「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所有被告獲准保釋,徐綺薇裁判官接納控方意見,要求當中較年輕的五名被告須守宵禁令,所有被告每星期須到警署報到,不得離港。

【唐英傑案】採訪手記:把課室搬到國安法庭 教授和他們的學生

唐英傑首宗國安法案件的審訊,專家證人作供完畢。辯方傳召了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和香港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李詠怡, 他們合作完成了一份專家證人的報告。報告主要測試劉智鵬的主張是否屬實,包括以示威現場調查、電話民調及分析網上討論區內容等,反駁並非所有人對「光時」口號有完全一樣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