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審判誰的國安法庭】唐英傑案 —— 梁天琦 & Malcolm X -他們是否分裂主義者?

30 分鐘閱讀

導言

案發後一年,首宗《國安法》案。二十四歲的唐英傑在2020年7月1日,駕駛著一輛插上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駛經警方4條防線,並涉嫌撞向3名警員。

14天審訊,3名專家證人的作供時間佔了約8天,足足超過一半的審訊時間,可見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的意思無疑是本案其中一個爭議。控方傳召了警員、辯方傳召了唐英傑的前僱主作供,但這些與唐案件有直接和間接關係的人的作供時間遠遠短過解釋八字的三名專家證人。 

一個多星期,庭上談過遠至元朝的官吏、三國五代和兩宋的歷史書、文化大革命的參與者 、美國歷史上的黑人人權領袖、2016年參與新東補選的梁天琦、2019年的示威者和連登網民。他們都在庭上被提起,他們的思想行為被討論和立論,但古人與坐牢的人都不能說話。被傳召的三位專家證人角色只是協助法庭理解口號的意思,卻多次被質疑學科的知識水平、做研究的方法等。

由辯方傳召的專家證人香港大學教授李詠怡在接受控方主控署理副行周天行的盤問,一度反問控方律師:「我是否來接受審訊? ( Am I the person under a trial? ) 」

法官彭寶琴急忙替控方澄清:「我不希望由任何誤解,也絕對不希望證人有任何感覺被審。我相信這也並非主控的意圖。」她繼續協助澄清主控的問題。

到底誰才是接受審訊的人?為何這些表面上與被告年代相隔、互不認識的人們需要在這場審訊中被提起?到底這些不斷被提起的人是誰?

案中的被告唐英傑卻總是默默地坐在被搞欄低頭,抄寫著筆記。到底案發當日他在想甚麼,他如何認識「光時」口號、如何理解這把字的意思,在國安法庭內,我們不得而知。


控方專家證人嶺大副校長、歷史系教授劉智鵬在專家報告中解釋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指梁天琦是口號的創始人。報告交代梁天琦在2016年新東補選的單張和造勢大會的言論,指梁的政治計劃(political agenda) 就是「推翻政權」。劉智鵬在庭上作供時,引用了梁天琦在2016年的選舉造勢大會上說「選票就是子彈」,指梁把選票當成武器,務求用選票推翻政權。

辯方專家證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反駁「選票就是子彈」就是美國著名民運人士麥爾坎・X ( Malcolm X )的名言,意思是鼓勵人在選舉中投票。討論一下子就落到誰是麥爾坎・X? 他是否一個分離主義者?他是否鼓吹獨立? 

從麥爾坎・X到梁天琦,兩個不同年代,不同國籍的人,因為一句名言而有所連結。這兩人和2020年7月1日所發生的事情有何關係?

國安法庭搬出中國歷史人物、美國政治人物及本土政治人物,最後考證「光復」「革命」有沒有分裂主權。(《誌》資料圖片)

麥爾坎・X (Malcolm X)—— 選票就是武器

麥爾坎生於1925年,他的父親本是浸信會傳教士,在他年僅6歲的時候被殺。少年麥爾坎因為被嚴重的歧視環境,長期生活在混沌之中,不穩定的生活中感染了打鬥、販毒、勒索等惡習。他在二十一歲就因爆竊罪入獄,並在獄中認識「伊斯蘭民族」並加入組織。「伊斯蘭民族」主張美國黑人白人分離主義,自己組成民族國家以及運行自己的資本主義。

麥爾坎的魅力令「伊斯蘭民族」的組織力量急速增長,聯邦調查局亦開始調查他。同時,麥爾坎一直不認同美國當時的主流人權運動人士,包括馬丁路德金,所提倡的非暴力運動。麥爾坎不認同和平非暴力的手段,有些人分析指因為麥爾坎對於白人不肯承認黑人有人權而深深不忿。

他後來與組織的領袖出現分歧,在1964年3月正式宣佈脫離「伊斯蘭民族」後到了麥加朝聖,他與來自各國家、各種族、各文明的穆斯林一同生活,體會到世界上全部差異的人都可以被某一種普遍性所平等包含,他為此感到震撼,更加理解種族分離主義的狹隘與無能。

麥爾坎在一個演說中提到「選票就是子彈」[1]麥爾坎演說「選票還是子彈 The ballot or the bullet」(A ballot is like a bullet. You don't throw your ballots until you see a target, and if that target is not within your reach, … Continue reading,看前文後理,他當時是嘗試指出選票像子彈一樣有力、寶貴:「選票就是子彈。你看見目標才會投下一票,如果你看不見目標,那就請你把你的選票收起。

Malcolm X 曾反對和平抗爭手段。

他在脫離「伊斯蘭民族」後一直與該組織關係不好。1965年2月,麥爾坎的家被焚燒。麥爾坎公開指這是「伊斯蘭民族」做的,並且譴責他們,又預言自己將會被殺。結果在同年2月12日麥爾坎被刺殺,三名「伊斯蘭民族」成員被告謀殺。

辯方證人李詠怡作供時候在庭上主動指出,梁在2016年造勢大會演說中有提及到「Malcolm X」,控方文件的演說抄本寫成了「comix」。 她說,梁引述了他的名言「選票就是子彈 (A ballot is a bullet)」只是一種比喻方法,正如大家說「時間就是金錢」(time is money),說話的人不會認為時間就真的是金錢,指出劉在庭上指控梁天琦用選票作為「武器」去「推翻政權」的說話不成立。 

爭論麥爾坎是不是分離主義份子

辯方代表大律師劉偉聰:「他(麥爾坎)是一個分裂主義者?」

李詠怡肯定地回答:「不是」

控方就這個回答,繼續追問那些關於麥爾坎・X的政治生涯。

周天行:「我們現在談談麥爾坎・X。我想你應該有看過他『選票還是子彈』這個演說。 麥爾坎・X是一個非藉美國人,他是一名穆斯林、人權運動分子, 他亦曾為『伊斯蘭民族』組織發聲,他是此組織的一分子,而此組織是黑人分裂分子的一個組織。」

李詠怡情緒略激動,語速加快: 「你在哪裏找到這些資料的?你想我們現在在這裏研究多少關於複雜的美國種族隔離歷史?若我們要探究在種族隔離時期,什麼是黑人民族主義(black nationalism)以及非藉美國人所講的分裂主義是什麼意思,那我們就要去深入研究這些歷史。你要深入了解當時的歷史環境才可理解這些。(你所說的)還有一個問題。麥爾坎・X在1964年發表那個演說時已離開『伊斯蘭民族』。」

周天行窮追不放: 「麥爾坎・X是否一個分離主義者?」

李詠怡側側頭,肯定地說:「在建立一個主權國家的意義上,不是。」

周天行讀出麥爾坎・X的言論:「為何白人負責管理我們(黑人)社區的銀行?為何我們社區的經濟就落入了白人手中?如果一個黑人不能在白人社區開店舖,那為何白人可以在黑人社區開店舖?」

法官彭寶琴打斷了他的發言:「到底麥爾坎・X 是否一個分離主義者與本案扯得太遠(far far away from our present case)。我們不要忘記李教授已說了梁天琦是支持港獨的。」

梁天琦 -「光時」口號的創始人

爭論完麥爾坎・X 是否一個分離主義者之後,終於輪到一位本土政治人物梁天琦,可是他仍身在牢中。 

梁天琦一歲時他隨母親移居香港,跟父親團聚。他大學時修讀香港大學哲學系、副修政治及公共行政。雨傘運動後,他加入了本土民主前線。2016年,他出戰新界東補選,對手包括民建聯的周浩鼎以及時任公民黨的成員楊岳橋。 原本梁天琦在宣布參加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的記者會上,新聞稿提出的選舉口號是「知行合一,世代革新」,後來才改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劉智鵬在報告中指出,梁天琦在2016年新界東補選的單張中突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口號,在同一張單張中提出自己的政治理念,「喚醒更多去香港人抵抗中國共赤化」,也宣稱「我們這一代不再寄望中國,要立足香港本土」。劉指出,由此可見 口號包含一個或多於一個政治理念,這個理念就是帶有「香港獨立」和「分裂國家」的意味。 

梁天琦在2016年年初的新東補選中以「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為口號。

庭上又播放2016年6月梁天琦在造勢大會中提及,「我哋掌握咗呢個天下嘅時候,我哋就係呢個香港嘅主人,無人可以再打壓我哋」、「我哋冇槍冇炮,但我哋手上的一票,就係政治變革的一槍」。

對於梁天琦創立此口好是否就是與提倡香港獨立又關。辯方的專家證人李詠怡有所保留。她解釋當時是為立法會補選,與當時一般的選舉程序不一樣,不採用比例代表制,而是最高得票者當選。當時梁天琦還是一個寂寂無名的大學生, 但其他候選人均是已知的政治人物, 需要用「容易記得」和「搶眼」(catchy)的口號讓選民留下深刻印象。 

她又形容起初梁在2016年1月宣布參選時候的口號「知行合一,世代革新」比較像用於「學校和平凡的口號 」(like a school or ordinary slogan) ,而後來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確比較能惹起關注。 

周天行在討論梁如何引用麥爾坎・X的言論之後,就開始問李詠怡:「 根據劉智鵬的看法,梁天琦是在說選票就是武器。他叫選民讓他進入立法會去改變政權,所以選票的最終目的是去推翻政權?」

李解釋:「我們要看看梁天琦說這句話的語境( linguistic context )。梁天琦只是在過分誇張化他的言論。這是個補選,只有一個席位。還有,當時梁天琦是個合法的候選人,如果他想推翻政權,他不會想做立法會議員。」

周天行說:「我向你指出,梁天琦提出的口號提倡香港獨立。」

國安法庭一再爭論 Malcolm X 與梁天琦是否分離份子。

李詠怡直言不諱:「對於某些人來說是 ( To some people )。」她繼續強調在早前作供的說法,口號的作用就是讓某些人可以根據他們的印象和認知解讀口號的意思。 

李詠怡在報告和庭上作供時均有提及,「光復」二字源於2010年代早期至中期在社區內發生的光復行動,而梁天琦在2015年加入「本土民主前線」,「本土民主前線」多次應網民號召參與光復屯門、光復沙田得光復行動。

國安法庭上搬出了50、60年代的美國黑人民權領袖的言論,判斷他是否分裂他國。一場5年前立法會補選中的候選人,造勢大會上的言論成為五年後干犯國安法的證據。被告唐英傑繼續穿著藍色西裝,靜靜地聽著這些爭辯。當年的補選他是否有資格投票? 黑人平權的歷史他又知道多少? 

法庭日誌 的最新報道

【要審判誰的國安法庭】陳祖仁和歷史長河中的古人-「光復」和「革命」的遠近歷史意義

一個多星期,庭上談過遠至元朝的官吏、三國五代和兩宋的歷史書、文化大革命的參與者 、美國歷史上的黑人人權領袖、2016年參與新東補選的梁天琦、2019年的示威者和連登網民。他們都在庭上被提起,他們的思想行為被討論和立論,但古人與坐牢的人都不能說話。被傳召的三位專家證人角色只是協助法庭理解口號的意思,卻多次被質疑學科的知識水平、做研究的方法等。

15名青年葵涌連儂牆被搜出白膠漿提堂 5人被扣旅遊證件 須守宵禁令

去年(2020年) 2月24日傍晚,15名青年男女被指在葵涌邨天橋攜帶白膠漿及張貼文宣,即被警方帶到警署調查。案件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被告被控「刑事毀壞」、「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所有被告獲准保釋,徐綺薇裁判官接納控方意見,要求當中較年輕的五名被告須守宵禁令,所有被告每星期須到警署報到,不得離港。

【唐英傑案】採訪手記:把課室搬到國安法庭 教授和他們的學生

唐英傑首宗國安法案件的審訊,專家證人作供完畢。辯方傳召了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和香港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李詠怡, 他們合作完成了一份專家證人的報告。報告主要測試劉智鵬的主張是否屬實,包括以示威現場調查、電話民調及分析網上討論區內容等,反駁並非所有人對「光時」口號有完全一樣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