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裏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去

5 分鐘閱讀

「城裡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去」

 
從來沒有想過有天會在香港看見、
體驗到猶如末日都市的畫面,
對於眼前的一切都沒有實感,
一切都非常超現實。

文/攝:陳子煜 @acfoto.cty


記者在封城前的一晚,(一月)二十三日約 十時到達,一路上電話收到朋友和行家傳來的消息:「九點PTU落地」、「十二點就應該立即刊憲做嘢」。

甫一抵達,就不斷有街坊上前詢問何時封區,亦有街坊慌忙地收拾細軟、帶著家中的貓咪離開。到底這裏是封?還是不封?什麼時候封?街上彌漫一片不安無助的情緒。


直至凌晨四時,一架架旅遊巴載着穿PPE防護服的衛生署職員,同時亦有大批警員到達現場,開始圍封油麻地一帶,卻無人能解答街坊和記者的疑問。頓時迷惘、困惑、憤怒瞬間浮現各人的臉上,有行家商量去留,亦有街坊在被告知有機會需禁足十四天後,呆站原地,一臉徬徨。


現在回想起,翌日身處油麻地猶如置身末日後,只見一條條橫列交錯的封鎖線和密密麻麻的白色保護衣人。在林鄭落區「體察」民情之際,這場被外界稱為「大龍鳳」的背後,卻能看到政府有多麼的不近民情:有行動不便的老人遲遲收不到物資、 有想照顧流浪貓的街坊被警方耍着走,有穆斯林等少數族裔收到含豬肉的午餐肉罐頭和豬油麵包、有街坊家中沒有廚具,卻收到需開火料理的公仔麵、有餐廳老闆因突擊封區而損失慘重、有尼泊爾人坐在街頭一隅,訴說居住劏房的苦況:沒有窗户、更沒有轉身空間,卻被警員警告若不回家就會被拘捕,他們只能坐在一旁哭笑不得。


記者走上天台,看著對面近在咫尺卻像身處鐵牢中的街坊,猶如香港人的當下,無奈卻毫無選擇的權利,但如法國作家卡繆所説,「習慣於絕望比絕望本身更加不幸。」在這場蔓延在所有香港人的瘟疫之下,旁人或許能笑我們天真不自量力,但我們只能盡我們所能。 

「迷途漫漫,終有一歸」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時事攝影,國際人權報道。

誌影像 的最新報道

26年真實的夢 — 掉/悼 《蘋果》

攝影:王紀堯、陳萃屏、麥顥徽、簡穎彤、陳子煜、Erica Tong、張洛晞、洪暉進|《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說過,他的媒體要做社會的燈,在黑暗中照出蛇蟲鼠蟻。

26年間,它成為了試探一國兩制的最佳試驗品,在這片土地,它More Than 一份報紙。這一天,他終於要退場了,2021年6月24日,風雨中不情願下被熄燈。

翌日,執行總編輯林文宗表示,100萬份報紙全沽清。100萬的民意,可能是香港最後「能看見」的呼聲。

「我們是屬於香港的」,蘋果永遠在心中。

獨立記者陳子煜(Alex)「2021台灣新聞攝影大賽」獲奬 國安法來臨前快門「狹縫中的掙扎」

猶記這張照片是去年(2020年)的母親節所拍下的,當時在西洋菜南街有少量示威的市民聚集,警方突然衝前並拘捕了2名看起來不夠18歲的年輕人,在拍攝期間眼角看到一名黑衣少年被大力推至地下,我隨即轉身在那短短一秒按下快門,而那至今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堅定的眼神和向我伸岀的手,更似向着鏡頭後的世人呼救。

228 大審判

一場政治大審判,審判香港前途,也在審判正在審判的人。

香港第一封:禁區日常與不尋常

一月二十三日凌晨四時,政府首次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對若干人士強制檢測)規例》(第599J章),在佐敦受限區域實施「禁足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