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銘佳與Kate Reilly 《夜香・鴛鴦・深水埗》—— 散落在不同時空的香港故事

/
11 分鐘閱讀

梁銘佳,香港電影攝影師及導演,近期作品包括《念念》和《叔.叔》;Kate Reilly是美國演員和監製,作品有《Therapy》和《The Path》。《夜香.鴛鴦.深水埗》是首齣夫妻二人共同執導的電影。

香港的故事,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陳冠中《香港三部曲》

記錄香港今昔的面貌

梁銘佳 & Kate Reilly 《夜香・鴛鴦・深水埗》—— 散落在不同時空的香港故事

梁銘佳和Kate:過去幾年香港發生了許多事,這齣電影也隨之徹底改變。我們並沒想要在電影中特別呈現香港的某一面;事實上,香港的故事從來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但很多商業電影都沒有把這個城市中西合璧、文化多元和平淡真實的一面呈現出來。我們希望這齣電影的四個短劇可帶領觀眾穿越時光隧道,引起香港人的共鳴和歡笑,或者憶起昔日那些遙遠卻美好的歲月。

我們嘗試在電影中呈現我們眼中的香港:有印尼女傭和老婆婆之間無關痛癢卻歷史豐富的對話,有深水埗的街景及店舖面貌,有兩位教師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吃「豬腸粉」(可不是真豬腸啊!)狼狽的樣子,還有曾經競逐區議會的候選人的真實故事。每個場景都能勾起香港人對這城市的日常、普通甚至平凡的記憶。

印尼女傭和婆婆的故事靈感來自我們對異鄉人的興趣,因為阿佳的母親年輕時也是從中國內地搬來香港,而電影裡婆婆的回憶很大部份就是她移民的經歷。某程度上,她就像那婆婆一樣,重複又重複地講同一個故事,但是當你問得越多,她就會告訴你更多有趣的細節。

梁銘佳 & Kate Reilly 《夜香・鴛鴦・深水埗》—— 散落在不同時空的香港故事
導演梁銘佳

Kate:我很慶幸來到香港後和外傭一起學習廣東話。在與他們聊天時,我走進了他們的世界。他們和僱主之間的關係非常好,令我非常動容,所以決定把這些情節放上大螢幕。

梁銘佳和Kate:沒想到「鹹蛋西多」在《夜香》首映後這麼受歡迎!歡眾或會留意到食物在電影中時常出現,特別是在〈鴛鴦〉故事中,兩位主角不論喝果汁或到美食廣場吃飯,都離不開「食」。我們希望演員能輕鬆地拍攝,而與食物互動亦有助促進他們更自然地交流。

Kate:某程度上,我對自己在〈鴛鴦〉的角色挺有同感。我剛來香港的時候,也有過刺激美好的經歷,也為新鮮的事物吸引。不過,在我拍這齣電影時,也擔心自己為了拍電影而忽略了人與人互動中的細微之處。我不斷問自己:我對他人的理解足以讓我明白他們的動機嗎?我對他們的見解真的準確嗎?

不能埋沒的記憶、不能說的話

梁銘佳和Kate:《夜香》的四個短劇自我們在2014年構思起於六年內拍攝完成。每位觀眾對電影中的故事都有不同的解讀,需要自行找出故事帶給自己的意義。

如果要我說一個希望電影帶出的訊息,那就是「我地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我們衷心希望能把香港人團結起來,而電影這個平台就能讓我們達到此目的。香港是個國際都市,香港人亦不再侷限於某一族群,不論是從大陸移民過來的老太太,還是年輕的印尼女傭,把這視之為家的都是香港人。

世事無絕對

假若當初我們有機會開拍第五個故事,我們或會拍攝移居外地的香港人,可能是台灣,可能是敘利亞?無論如何,我們相信,即使目前的情況未如理想,香港人的故事仍然會延續下去。

有人說香港的前路也只能這樣了,亦有人說過「香港已死」,但對我們來說,世事無絕對,香港的未來尤甚,這故事的結局還有千千萬萬個可能。

《夜香》的最後一個故事講述林倩同參選區議會,縱使她也自覺不適合擔此重任,仍然選擇堅持信念,踏出一步。也許,我們每個人也只管勇於嘗試、盡力而為,其他的就留待命運告訴我們吧。

梁銘佳 & Kate Reilly 《夜香・鴛鴦・深水埗》—— 散落在不同時空的香港故事
本文內容由WeAreHKERS授權轉載

WE ARE HKERS 原文附有訪問影片 英文版 【Video】
Leung Ming Kai + Kate Reilly
Fragmented, collective Hong Kong memories — a film on remembrance and loss

人物專訪 的最新報道

告別嶺大小確幸 葉蔭聰開展人生下半場

任教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接近二十年,去年葉蔭聰向校方申請終身合約(tenure)被拒,校方給予一年的臨時合約於八月完結。系方原打算聘請葉蔭聰擔任兼職講師,再次遭到校方「出手」禁止,迫使他要徹底離開這所任教多年的學校。對於嶺大校方「封殺」的舉措,他明言無法預計自己是因為哪方面的原因而遭受如此對待,「唔知係邊樣,太多啦,例如我寫嘢,可能我比較好整(走)啲,呢個都係可能嘅一個解釋嚟」。

致我們的花樣年華
月有圓缺不離開不放棄不卻步

她與何嘉柔(嘉柔)、袁嘉蔚(Tiff)開設YouTube頻道【番號ABC】公開談性別議題,隨著袁被還柙,【番號ABC】的C不知何時歸隊,但她與嘉柔已發放了五條新片。嘉柔這樣說:「為甚麼要繼續做?是因為想他們知道在他們努力時,我們也在努力、會堅持做好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