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願梓樂主懷安息

誌 BOOKMARK(0)
 

【哀傷吧,不急於節哀,也不勉強順變】

這段片很難剪。

其實由11月中已經開始處理,一直到周梓樂出殯,影片還是沒法如期完成。

 

曾經在半夜做剪接的時候,偷偷流淚,然後剪不下去。

 

主編常問:「梓樂的片好了嗎?」

我總是支吾以對。

(主編:一直沒有催,只是想知進度)

拖拖拉拉的,一個月了,總算為周同學完成了一件事。

 

我永遠難忘片段最後的那位爸爸,他一身黑裝,看似是那種「天跌落嚟當被冚」的大男人,但說起這位22歲科大生時,突然雙眼通紅,幾乎說不了話的樣子,我問他如果一會太晚太多人,進不了靈堂鞠躬,怎麼辦呢?

 

他說:

「無所謂的,盡力吧!」

 

我想起讀書的時候,老師說過:

 

「有時影像是充滿無奈的,鏡頭做不了的事有很多。」

 

在這場運動中,記錄大事件的鏡頭有很多,我從來沒有因為拍攝不到新型子彈而遺憾,反而這位爸爸那雙因為別人的兒子而通紅忍淚的眼睛,至今我仍念念不忘。

 

「無所謂的,盡力吧!」

 

在這個充滿無力感的城市,願我們每一位都盡力吧!

 

⋯⋯⋯⋯⋯⋯⋯⋯

 

12月12日   晚上   

 

寶福紀念館外的人潮由悠安街,延伸至下城門道、大圍新村、迎運里,接近一公里的人龍,私家車、的士、旅遊巴源源不絕。沒有喧嘩,沒有響咹,大家都靜靜地站著。 有一輛私家車在紀念館門外停下,問記者:「小姐,請問大家排隊來送誰?」 記者:「上個月走的科大周同學。」 「是喔⋯⋯」 然後大家又回歸靜默。

 

 

 

———————————————————— 「哀傷吧,不急於節哀,也不勉強順變。」 願梓樂主懷安息

《誌》記者陳卓斯

報道記者

誌 HK FEATURE 獨立記者
製作、策劃紀錄片,專責《誌》影像報道。

發佈回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