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二月民主抗爭 緬甸新生代談冷靜與熱情之間

19 分鐘閱讀

緬甸軍方政變於二月一日凌晨三時,推翻去年(2020年)十一月的選舉結果,在國內封鎖網絡,霎時間緬甸回到1988年軍政府鐵腕統治,突然截斷社交媒體,也令緬甸跌入黑洞,海外僑民根本不知親人的情況,全球緬甸人陷入恐慌之中。
一星期之內,在日緬甸人多次在東京、大阪舉行示威集會,約每兩位緬甸人便有一位緬甸人出來,將 #savemyanmar 的訊息傳出去。緬甸國內迅速醞釀「不合作運動」,海外僑民則呼籲國際社會要經濟制裁軍政府。短短七日,由網絡資訊戰、示威發展到不合作運動,香港人是否似曾相識?
上一輩憤怒 新一代愕然
緬甸上周在國內封網舉世震驚,通話和網絡也不通,惟緬甸人仍利用間斷的網絡,正在推動「不合作運動」,每天晚上同一時間敲打鐵鍋,汽車響按,發洩不滿。據參與周六台北遊行的緬甸華僑楊小姐說,打鐵鍋的造法是借緬甸古時的傳說,「月蝕」之時天狗會吃掉月亮,古人用鍋子把天狗趕走,於是緬甸人用此以天狗借喻軍政府,「打鍋響按抗暴政」的行動迅速傳到全國,在黑暗中找到共同感動,「我想這是很重要,這表示『我們都在憤怒』,這憤怒是跨越世代的。」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二月六日,台北的緬甸僑民舉辦遊行,台灣僑民楊小姐向《誌》表示,自周一的政變開始,上一輩是憤怒,他們八十後是愕然,因為她們未曾面對過政變及封鎖網絡的政治困局。「我們很擔心回到從前,所以我們周五決定辦遊行,原本只估計一百人,結果四百人參加。國外及國內的人十分不安,特別上一輩曾經歷1988年武力鎮壓。」
在日緬甸僑民人口約三萬三千人, 在城市約九千人,在九千人當中,約一半人在周日示威站參與東京及大阪的集會。在東京緬甸僑民在Facebook 號召周日到位於品川的緬甸領事館集會,集會由早上十時開始,歷時三小時。日本警察早上沒有封路,正午集會人群漸多,開始湧出行人路,警察才開始劃採訪區,叫記者「上返行人路」,亦安排示威者排隊進入示威區。
「我們會在日本努力打工,養活罷工的人呀!」
「周六的網上完全是封鎖的!」
「我還未能跟媽媽聯絡上!」
「如果有緬甸最新的情況,相片、影片,也可以在這裡現場投稿!」
示威現場,僑民一言一句,交換故鄉的情報,現場儼如一個情報中心。不少緬甸人舉牌呼籲僑民在現場交換緬甸示威的消息。派了軍人鎮壓?邊境開了橡膠子彈?緬甸警派了水炮車?所有消息也不能證實。僑民一邊喊口號釋放昂山素姫、還我選舉,一邊舉起手機直播,縱使直播只有一、兩個人看,他們也想將現場的消息傳出去。
跟緬甸的年輕人交換了聯絡之後,他們立即將一大堆疑似周六示威的相片用Line傳給我,可是來源、地方不能考證,傳到我手機的緬甸人也跟我說 :「麻煩你幫我們傳出去」,在現場感受到緬甸人那種資訊流通恐慌的氣氛—有資訊便須急急傳出。
在醫院做實習生的 Kai ,早上在品川車站向僑民派發印有昂山素姫頭像的宣傳單張,要求釋放昂山素姫, Kai 說他們急急印昨天緬甸示威的照片派發給僑民看,讓他們舉牌,她說在日本打工,有一種使命感:「在日本工作一個月20萬円(約港幣1.4萬),在緬甸只有十分之一。我簽證快到期,回去緬甸工作三年,我會再回來工作。」
第一批到現場的示威者有三分之二也沒有穿上紅色(全國民主聯盟)NLD的紅衣,有女仕穿上緬甸傳統服飾隆基,雙手舉牌釋放昂山素姫,並呼籲僑民支持國內的「不合作運動」,她向記者高呼:「我們會在日本努力打工,養活罷工的人呀!」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截網之後 緬甸人搶購上網卡
在東京遊行隊伍的AYE SOE HTWE 指,有人說周六恢復了網絡,又或是現在已恢復了,她說這都不是真的,我已有三天沒有跟家人聯絡上了。「緬甸人現在也在搶購只可以上網的電話卡,暫時只有這張卡才可以上網,他們就是這樣將示威的相片、影片傳到Facebook,300円(約$20港幣)一張,大約100名緬甸人只有一個人買到卡。」 她身旁Ninruinso(日文名字)說這兩天出現很多謠言 :「昨日已經有謠言說昂山素姫已釋放了,聽說有些人走上街頭放煙花慶祝,原來都是假的。軍隊說SMS、網絡有人散播謠言,醜化緬甸,所以要Cut網絡,根本是荒謬。現在軍隊只是不想全世界看到他們做做什麼事。
1988年緬甸軍政府用武力鎮壓全國學生示威,屠殺數千人,其後發動政變,對於1989年出生的Ninruinso來說,上一輩告訴他們如何爭取民主,他們每一個年輕人也會高歌《We shall not surrender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註1),對於身處東京不能回國抗爭,她表示此刻心情只有悔恨和憤恨。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披着1988年的革命靈魂 在日緬甸人在牆罅呼籲 #SaveMyanmar
新生代尋求根本的政治改變
「我們已經有選舉了,去年十一月我們在東京也有在領事館投票的。我們真的不想回去以前的緬甸,我希望國際對緬甸作出制裁,截斷軍方政府的經濟,我知道國民會受害,所以要針對令軍政府的子女也受害的制裁,他們才會知道錯。我很想回國,跟軍政府抗爭到底!」—— Ninruinsoy說。
縱使他們高舉昂山素姫的肖像,聽新一代的訴求,支持昂山素姫是因為她是民主的象徵,他們要的是制度根本的改變,「如果再這樣是不行的,現在我們不是覺得昂山素姫才可以成為我們的領袖,我們也可以做的,一年後軍政府只會選取他們想要的議員。」Ninruinso還說軍政府一再散播謠言,說他們收了NLD政黨的錢才出來示威,在日本亦傳出如果出來示威會被「點相」,政府不會再簽證給我們留在日本,Ninruinso說不怕,已做了心理準備回國抗爭。
東京緬甸領事館門外三千人集會高歌《We shall not surrender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歌詞 ‘The Strong Revolution Oh the brave Heroes died fof Democracy’ 是描述1988年為民主犧性的烈士,新一代高歌的是共同的革命歷史。AYE SOE HTWE 跟 Ninruinso 激動的說他們沒有經歷過1988年的事,但緬甸人不可以走回頭路。

國際誌 的最新報道

在彼邦繼承香港人的意志 記6.12倫敦遊行

倫敦6.12遊行在大理石拱門集合,保守黨議員Iain Duncan Smith、工黨議員Stephen Kinnock及保守黨黨員Luke de Pulford均有出席發言,表示歡迎港人到英定居,現場吸引了不少當地媒體到場採訪。I

一碟新派咕嚕肉揚名英國
Marc Mok將香港風味帶到《我要做廚神》

Marc 在香港土生土長,18歲時只身遠赴英國修讀當地著名藝術大學的女性服裝設計學位。畢業之後,他便立即投身當地的時裝設計界,轉眼間便在倫敦停留了近10年。除了在時裝設計界發熱發亮,Marc 閒時的愛好是去鑽研「煮飯仔」。在不知不覺間煮上了英國的飲食真人騷時,他卻透露他曾經也是一名人見人怕的「地獄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