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年滿18歲的青年加入國衛隊對抗俄軍。(@JeremyBowen twitter)
/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1.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2.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3.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4.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5.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6.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7.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8.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全民進入互不信任的戰爭狀態
  9. 前台灣軍人一心往烏克蘭當志願軍 滯留在波烏邊境
  10. 俄羅斯獨媒停運 尚保獨立民調 :「軍事行動」依然是國民的興奮劑
  11. 烏克蘭重奪哈爾科夫 留守的俄語青年:沒有「法西斯主義者」想殺了我

戰爭來到第9天,俄烏雙方死傷枕藉,雙方死亡人數各過千。俄軍導彈炸醒了烏克蘭的年輕人,亦改變了他們的命運。平靜的街道頓變一堆瓦礫,在戰火中年輕一代今日選擇逃亡?還是留在城中與俄軍打戰到底?留在國家,他們可以做什麼?被喻為二戰之後歐洲「最黑暗的時期」,四名烏克蘭青年各有命運,他們有共同信念— 勝利,終歸烏克蘭國民。

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的空襲警報器,每隔一小時至少響起一次,Victoria幾乎在避難所內徹夜難眠,她凌晨6時多回覆記者的訊息說:「沒有人想像到,我們要在21世紀面臨戰爭⋯,我不記得今天的日期,只知道這是我們生活翻天覆地改變的,第五天。」

2月24日凌晨5時55分,大部分烏克蘭人還睡眼惺忪之際,俄羅斯總統普京在電視發表演說,宣布在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s)採取「特別軍事行動」,重施故技入侵烏克蘭,首天便轟炸基輔機場,之後民居和學校也無人倖免。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其後形容,普京令歐洲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黑暗的時期」。

首都基輔一個地下火車站,逾百名市民擠逼在這個臨時避難所。(由受訪者提供)

戰事今日(4日)已踏進第9天,坐擁世界數一數二軍事規模的普京,未能如願迅速拿下烏克蘭。反之,烏克蘭總統呼籲誓死留守基輔,國民上下一心抗俄,西方國家一面倒支持烏克蘭,經濟制裁俄羅斯,歐盟接納烏克蘭入歐申請、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票數通過,譴責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美國宣布對俄關閉美方領空等陸續,各國亦同時接濟過百萬名倉皇逃走的難民。

俄軍未推進到西部城市,在警報器未再響起之前,記者連日採訪數名躲於基輔、西部大城利沃夫各地,以及經已逃到瑞典的烏克蘭青年,記錄他們如何在戰火紛飛之中,仍然自組民兵、製作汽油彈抗敵、協助調配社區物資;同時,城內城外的國民協力打「國際線」,在社交媒體對抗俄方連環假新聞的攻勢。他們在各自的崗位上堅守陣地,抱著「烏克蘭最終會勝利」的信念,與政府和軍隊一同迎戰這場世界曯目的戰爭。

基輔地鐵站避難  轟炸聲每分鐘響一次

俄烏戰爭的重點戰場落在首都基輔,23歲的Victoria 跟隨朋友一家逃到地底的火車站避難。現場聚集了逾百名市民,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瑟縮成一團,頭上不斷傳出爆炸巨響。連續數晚,基輔炮聲連連,瀰漫緊張的氣氛,甚至有民居遭俄羅斯發射的砲彈擊中摧毁。

烏克蘭首都基輔上周六(26日)宣布全市宵禁至當地本周一(28日)早上,當局指,宵禁期間所有平民在街上均被視為敵人的一分子。由於所住的大廈沒有地牢,每當鳴起警報器,她也要連忙走到附近地下火車站、停車場的避難所躲避戰火。

Victoria曾藏身於一個空置停車場地窖,只有在日間時間,她才能走到地面活動,喝口茶定驚。(由受訪者提供)

「抱歉,警報聲響了好一段時間,所以我無法回覆你。」連續數晚,Victoria都在被窩裡輾轉反側,比起自身安全,她更憂慮烏克蘭的命脈和其他國民的安危,「當你的人民被殺,你的城市被摧毀,你的藍天因為(俄羅斯)導彈而變得黯淡無光⋯這是烏克蘭獨立歷史上最可怕的日子。」

即便開戰後的每個晚上過得特別艱難,​​她始終沒有離開,「這是我的城市、國家,我會一直待到最後。」

民兵父親通宵巡邏 女兒製汽油彈後勤支援

俄羅斯宣戰首天,基輔即時出現「逃亡潮」,大批民眾爭相提取現金、打包行李,離城往西走的車潮、火車站都大排長龍。23 歲的 Daria Kostiuk 當日跳上火車,回到位於西部的家鄉克米爾尼克(Khmilnyk)。面對突如其來戰爭,她坦言初時感到很害怕,不過她卻比想像中快快平復心情,「因為我們真的很勇敢,我的家人、親戚、鄰居——他們都留下來了。」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和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延伸閱讀
烏克蘭重奪哈爾科夫 留守的俄語青年:沒有「法西斯主義者」想殺了我

陳欣其

關注社會大小事、國際人權議題。

上一則報道

《IT狗》三個主創愛的設定  在最壞的世界選擇善良的創作

下一則報道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國際誌 的其他報道

笑的力量 為難民帶來歡樂的小丑們

波蘭接壤烏克蘭的邊境城市Przemyśl,是不少烏克蘭難民跨越邊境之後抵達的第一個落腳點。在這座城內,有不少烏克蘭難民聚集了在Przemyśl的火車站,等待往另一個國家或城市,也有人決定回去烏克蘭。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