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
Victor Tregubov曾住職記者近20年,他認為記者要對讀者誠實。(受訪者提供)
/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1.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2.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3.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4. 再沒有安全的國土 他方的烏克蘭人: 戰爭由一少撮瘋狂的人發起,烏俄人都不需要理解戰爭原因
  5.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6. 經歷兩次革命的前烏克蘭記者Victor Tregubov:這不止是一場在戰場上的戰爭 也是資訊之戰
  7.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8.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全民進入互不信任的戰爭狀態
  9. 前台灣軍人一心往烏克蘭當志願軍 滯留在波烏邊境
  10. 俄羅斯獨媒停運 尚保獨立民調 :「軍事行動」依然是國民的興奮劑
  11. 烏克蘭重奪哈爾科夫 留守的俄語青年:沒有「法西斯主義者」想殺了我

2022年3月1日,基輔電視塔被俄軍導彈襲擊,嚴重影響烏克蘭電視頻道播送新聞。沒有電視台,市民可以靠什麼渠道取得最新資訊?烏克蘭人是否一早已不靠電視台接收訊息?

烏克蘭前記者Victor Tregubov 表示,烏克蘭的市民,甚至是記者,現在主要靠社交媒體接收資訊。不過隨之而來的問題是網上湧現大量的假新聞,到底人們該怎樣處理不同的資訊?《誌》記者訪問Victor Tregubov,了解在大時代中記者內心的掙扎、烏克蘭現今的傳媒生態以及俄烏之間的資訊之戰。

記者找Victor的時候,問了他一句「How are you?(你最近怎樣?)」,Victor隔了一小時回答記者:「I’m so fine it’s almost embarassing, considering the situation around. Thanks for your interest! (真慚愧,我在這個時勢下過得很好,謝謝你的問候!)」2022年,Victor 已放下記者身份3年,但這並不代表能夠從社會事件抽身,因為他是個烏克蘭人,與自己的城市、國家共同呼吸著⋯⋯。

烏克蘭
2022年3月1日,基輔電視塔被俄軍導彈襲擊,嚴重影響烏克蘭電視頻道的播送。(網上圖片)

記者在社會事件中可以中立?不中立?

Victor 現年37歲,是一名專欄作家。Victor在大學讀傳理系,畢業後順理成章成為記者。Victor在2015年至2016放下了記者工作當兵,但之後又回到記者崗位。直至2019年,Victor 離開新聞界。

Victor 畢業之後就遇上了「橙色革命[1] … Continue reading」。

Victor 表示,「(作為一名記者)在這些政治事件中保持中立是幾乎沒可能的,因為你除了是一名記者,也是個烏克蘭人,你的性命就取決於這事件的結果,你會有立場的」。

不過Victor認為,作為記者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報道真相,報道所有所見的而不要隱藏事實。「你一定要對讀者誠實」— Victor形容,這是他在「橙色革命」和「廣場革命[2] … Continue reading」時替自己訂立的報道規則。

不過,現時烏克蘭的媒體又是否能保持所謂的「中立」呢?

「烏克蘭的媒體系統是有些毛病的。」Victor說。Victor認為,烏克蘭媒體的好處是夠多元化,可以覆蓋不同的觀點。不過,Victor也指出,烏克蘭媒體的問題就是「它們養不起自己」,往往靠讀者的捐款及國際基金,而主要來源是商業團體的捐款。Victor形容,烏克蘭商業團體等同於政治團體捐獻,所以靠商業團體捐款維生的媒體往往有既定的政治立場。Victor又說,一個媒體要養得起自己,才可以說是獨立。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和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資料來源

資料來源
1 註一:2004年烏克蘭總統選舉由親西方的尤先科和親俄代表的亞努科維奇二人角逐。尤先科於同年9月被人下毒,雖然保住性命,但臉上留下疤痕。亞努科維奇最後勝出選舉,但引發「橙色革命」,最後導致重新投票。尤先科最終勝出選舉。
2 註二: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表示烏克蘭不會簽署歐盟的聯繫國協議,基輔隨即有示威。和平示威活動持續了兩個月。在政府採取行動驅散抗議者後,示威活動更趨激烈,政府武力鎮壓導致百多人喪生。 2 月 21 日,亞努科維奇和反對派領導人達成和解,其中包括在年底前舉行總統選舉。不久之後,亞努科維奇逃往俄羅斯。烏克蘭代理總統和代理總理明確表示,他們的首要任務是拉近烏克蘭與歐洲的距離。
延伸閱讀
《時代革命》下的隔岸擁抱

王鈴欣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法庭報道,社會時政實習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Previous Story

自組民兵、製汽油彈、運送物資、打國際線—戰火中,深信勝利終歸我們的烏克蘭青年

Next Story

俄烏戰進入第二周 來自戰地的聲音:圍城戰下的人道危機

Latest from 國際誌

笑的力量 為難民帶來歡樂的小丑們

波蘭接壤烏克蘭的邊境城市Przemyśl,是不少烏克蘭難民跨越邊境之後抵達的第一個落腳點。在這座城內,有不少烏克蘭難民聚集了在Przemyśl的火車站,等待往另一個國家或城市,也有人決定回去烏克蘭。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