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假新聞已成為香港一大課題 :日本大地震11年之後 在香港手機彈出一則「緊急警示」

香港政府於3月9日向全港市民手機發出「緊急警示」,內容是「特區政府提示,醫管局伊利沙伯醫院3月9日起成為定點醫院,專門接收新冠病人,其急症室亦以接收新冠確診病人及有生命危險的緊急病人為主。其他人士請勿前往,多謝市民配合」。連標點符號,此則「緊急警示」共82個字。

香港人對於手機突然彈出來、來自政府82字的「緊急警示」均一笑置之,回到現實點,我們如何審視官方對「緊急警示」的用法,這則「緊急警示」為政府既帶來威權的形象,但同時會否埋下藥引?

311 當日的海嘯鳴警為何喚不起危機意識?

提到「緊急警示」,勾起我11年前311東北大地震的親身經歷,當時我身在臨海的橫濱,大家都擔心海嘯會否來臨。11年前iPhone並不普及,政府提醒沿海居民小心地震後的海嘯,主要靠市內的鳴警。地震後的鳴警經常響,市民習以為常,不以為然。2011年下午8級地震後,東北沿海各村落海嘯鳴警的警報響個不停。村民始終沒有徹底撤退,福島第一核電廠受到海嘯侵襲之後,政府急急要求福島核廠附近的居民緊急疏散,一輛輛巴士載到福島接載島民,可是東北不少村落的村民走不及,慘被無情的海嘯沖走。

3月9日,政府突然發出「緊急警示」,市民質疑伊院成為接收新冠病人的指定醫院是否「緊急」。

SMS 緊急通訊亦運用在今日的戰爭,俄軍入侵烏克蘭首天,烏克蘭出「緊急警示」,叫市民到地下室躲避。在開戰的數天,亦有「有心人」利用SMS傳到烏克蘭人的手機,發出警告:「銀行快將停止服務」。烏克蘭人起初信以為真,跑到銀行提錢,最後烏克蘭知道了這是俄國假訊息策略。訊息雖已證實是假,但背後策劃的政權已收到效用,這則SMS 已告訴烏克蘭人 — 我控制着你的資訊,我已進入你的手機。2014年以來,烏克蘭首次在SMS 收到假訊息,這則SMS 的入侵性十分明顯。

香港人天天收假訊息,傳媒胡亂引用「消息指⋯⋯」,傳媒助長假新聞之風已去到病入膏肓,不能治癒的地步。多間媒體倒下、社區失去中間人傳播訊息之後,政府的政策及決定只能靠官媒傳播,市民Cap (擷取)傳媒的Apps Push訊息,並在社交媒體擴散訊息,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

政權擁有網絡和傳媒的market share,操控資訊的大權,掌握市民的大數據,看著市民去超市搶,誠惶誠恐的不知禁足不禁足,或許有他的盤算。螻蟻一天的時間和能力也有限,但資訊可以是無限的。我們花時間去Spread(傳播)、去Cap(擷取)官方消息,然後去澄清,去找真相,使我們疲於奔命,訊息疲勞,然後漸漸對事物漠不關心。

資訊戰背後的目的就是要市民活在恐懼之中,我不信你,你不信我。SMS Push將會是另一個蒙著市民雙眼,摸黑碰壁的工具?假新聞在香港已成為一大課題,且看之後的特首之戰。

日本東北多條村落在311那天逃走不及,被海潚沖走。(《誌》資料圖片)

有經歷過311地震的人,對「緊急警示」有深刻的體會。日人在學校演習過無數次地震海嘯,他們適應了鳴警的響聲,對鳴警的音頻已早早麻木。我們經常掛在口邊的那句「唔好慣」,其實是很難實現的,身體有它的自然適應機能,一旦適應了「危機」的音頻,在腦海自然會淡化危機意識 — 「不會是今次了吧」。狼來了,不止是寓言故事,是人的天性,只要「狠來了」說得多,我們便會習慣「狠來了」的警告,說服自己目前還是安全,警告未必成真的。

在過去10年,日本政府謹慎使用「緊急警示」,一般5級以上的地震才會傳SMS的「緊急訊息」;至於海嘯,則交由電視台或Yahoo出通知Push「可能有海嘯 / 沒有海嘯的可能 」,就算是地震後的地鐵暫停行駛,大多靠網絡搜尋巨撆或電車公司用Apps 出手機通知,如非必要,均不會出SMS的。SMS通知全國國民這舉措,本身就是「狼來了」的緊急警告,是政府最後的呼救,不能亂用。

我已進入了你手機

根據香港保安局制定的「緊急情況」,「任何需要迅速應變以保障市民生命財產或公眾安全的自然或人為事件」;「危急情況或災難是指嚴重影響市民生活的事故,通常在極少或全無警示下發生,而 可以或可能引致的傷亡情況超出公共救援服務單位通常的處 理能力。」那麼,伊利沙伯醫院成為接收新冠病毒的指定醫院算不算是「緊急情況」? 我相信小孩子也懂答案。

3月9日,政府突然發出「緊急警示」,市民質疑伊院成為接收新冠病人的指定醫院是否「緊急」。

SMS 緊急通訊亦運用在今日的戰爭,俄軍入侵烏克蘭首天,烏克蘭出「緊急警示」,叫市民到地下室躲避。在開戰的數天,亦有「有心人」利用SMS傳到烏克蘭人的手機,發出警告:「銀行快將停止服務」。烏克蘭人起初信以為真,跑到銀行提錢,最後烏克蘭知道了這是俄國假訊息策略。訊息雖已證實是假,但背後策劃的政權已收到效用,這則SMS 已告訴烏克蘭人 — 我控制着你的資訊,我已進入你的手機。2014年以來,烏克蘭首次在SMS 收到假訊息,這則SMS 的入侵性十分明顯。

香港人天天收假訊息,傳媒胡亂引用「消息指⋯⋯」,傳媒助長假新聞之風已去到病入膏肓,不能治癒的地步。多間媒體倒下、社區失去中間人傳播訊息之後,政府的政策及決定只能靠官媒傳播,市民Cap (擷取)傳媒的Apps Push訊息,並在社交媒體擴散訊息,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

政權擁有網絡和傳媒的market share,操控資訊的大權,掌握市民的大數據,看著市民去超市搶,誠惶誠恐的不知禁足不禁足,或許有他的盤算。螻蟻一天的時間和能力也有限,但資訊可以是無限的。我們花時間去Spread(傳播)、去Cap(擷取)官方消息,然後去澄清,去找真相,使我們疲於奔命,訊息疲勞,然後漸漸對事物漠不關心。

資訊戰背後的目的就是要市民活在恐懼之中,我不信你,你不信我。SMS Push將會是另一個蒙著市民雙眼,摸黑碰壁的工具?假新聞在香港已成為一大課題,且看之後的特首之戰。

延伸閱讀
維園仰首天問 內心澄明燭光不滅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加入Patreon!
創辦人 / 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上一則報道

串謀謀殺「哈比人」案4 最後的審判 主謀教少女跟蹤殺人重囚27年

下一則報道

醫護大爆煲 2 有病人等死 999中心Hold Call 護士們的絕望真相:我們寧願自己染Omicron

社會 的其他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