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你就輸一世

言志區新書推介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


革命魅力

 同胞們,一聽到:新疆,西藏,你會感到恐懼嗎?
恐懼,源自你的認知。 傳統藏語並無「革命」一辭。半個多世紀前,中共解放軍進駐西藏,刻意結合原先藏文的「新」與「更換」才造出這一個全新的辭彙。藏語「革命」的漢語發音近似「殺劫」,恰恰表明20世紀50年代以來,「革命」為西藏帶來的種種劫難。1966年,「文化大革命」席捲西藏。「殺劫」之前於是再被加上「文化」一辭。藏語的「文化」與漢語的「人類」發音近似。對西藏民族而言,這場「文化大革命」無疑成了「人類殺劫」。

一本2016年文化大革命50周年出版的禁書
殺劫:不可碰觸的記憶禁區,
鏡頭下的西藏文革,第一次披露
(新版)

南韓舉辦了5年一次的總統大選,在野的「國民力量黨」尹錫悅以247,077票險勝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李在明。去年「共同民主黨」執意推行「假新聞法」,民意大挫,可是小編留意到上世紀80年代民主革命之地全羅南道和光洲,李在明的得票率高達80%,大比數壓倒尹錫悅。全羅南道人民的情意結在哪裡?

革命魅力本週推介
全羅南道・光州在地文化行

資訊戰 

假新聞
【21世紀公民的思辨課】

後事實時代,究竟是誰在說謊?

今年算是亞洲的大選年,剛結束的南韓總統選舉,投票率高達77%,年底又是台灣九合一選舉,若將香港的「止暴制亂」後的特首選舉計算在內,選舉是一浪接一浪。選舉年、戰爭加上疫情,整個亞洲社會也被假新聞包圍著。在大數據主宰真相的年代,我們更需要認識假新聞操作。

警管城市

黨媒傳出一個又一個「消息」,傳到最後,禁足不禁足,連特首自己也澄清不了,「算啦,我哋都無Say」(今日又話會公布全民檢測的安排,究竟全民檢不檢呢?)。自《蘋果》倒下的六月,多名警官升職入局,小編發現今日的總警司,已成為入保安局的最低「跳板」,香港的「武官」執政不再是夢。普京發動戰爭一點也不奇怪,嚴格來說,他也是一名警察,只是他當的是「無間道」起家的秘密警察。提提讀者,在莫斯科不斷有反戰的示威遊行,俄警只花了兩星期,拘捕了1.5萬人,他們只用了14天便做了港警半年做的東西。

及時記錄

第五波疫情,將令香港的街道面目全非,多間酒店「停業」,他們會重新啟業嗎?記者告訴我,今日彌敦道地舖最一間2000呎的舖位,每月租金大概係20萬,已經在高峰的價位跌了一半。若3至4個月持續不開舖,手上大概要有最少80萬畀舖租才有能力苟延殘喘,所以「停業」的門舖,可能就此Bye Bye。 

香港文學館及時記錄,推出《我香港我街道2》,書中「那裡的香港人」邀請居於外地的作家,寫香港一條實存街道上的一個人,包括台灣作家言叔夏、黃麗群、楊佳嫻、騷夏,與現居外地的香港作家廖偉棠、洪昊賢、沐羽、惟得等人。

除了專業作家,輯三「我城漫遊」的作者群亦有香港舞蹈家、政治人物、社區工作者與素人學生,更能顯香港日常生活與庶民視角。

一本禁書

 同胞們,一聽到:新疆,西藏,你會感到恐懼嗎?
恐懼,源自你的認知。 傳統藏語並無「革命」一辭。半個多世紀前,中共解放軍進駐西藏,刻意結合原先藏文的「新」與「更換」才造出這一個全新的辭彙。藏語「革命」的漢語發音近似「殺劫」,恰恰表明20世紀50年代以來,「革命」為西藏帶來的種種劫難。1966年,「文化大革命」席捲西藏。「殺劫」之前於是再被加上「文化」一辭。藏語的「文化」與漢語的「人類」發音近似。對西藏民族而言,這場「文化大革命」無疑成了「人類殺劫」。

一本2016年文化大革命50周年出版的禁書
殺劫:不可碰觸的記憶禁區,
鏡頭下的西藏文革,第一次披露
(新版)
延伸閱讀
誠實的衝撞:評李慧詩的《身上的每道傷疤》
Previous Story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Next Story

衛生署一年15次改接種豁免標準 不獲豁免的免疫系統疾病及嚴重敏感患者

Latest from 文化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