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署資助社福機構4月1日起推「疫苗通行證」未接種員工一刀切或被「自願離職」

社工
何生(左)在一間非政府資助的機構工作,高層依然「一刀切」要求所有社工在「死線」打針。潘生(右)質疑為何疫苗與工作綑縛。(黃雅文攝)

社署在2月18日宣布,接受社署資助或津助的社福機構員工分兩階段實施「疫苗通行證」,4月1日起所述機構的員工必須至少接種一劑疫苗,預計未曾接種疫苗又不持有疫苗豁免書的員工將生計不保。社會工作者總工會(下稱社總)收集280個社工的問卷調查,多於一半受訪者指如未接種疫苗,機構將要求員工「自願離職」。社總副會長張志偉表示,已提出約見勞福局局長羅致光,要求社署暫緩「疫苗通行證」。

社總的問卷調查顯示,來自25間社福機構共280位受訪者,有超過三成半受訪者沒有接種過新冠疫苗;已有六成多人因「疫苗通行證」而被迫接種疫苗。而多於一半受訪者指如未接種疫苗,機構要求員工「自願離職」;同時,超過七成受訪者指,其所屬機構除了提出「自願離職」外,並沒有提出其他替代方案予同工選擇。

社總副會長張志偉指很多員工擔心因不打針而失去工作。(黃雅文)

社總副會長張志偉指社署發出公告後,不少同事因飯碗受影響而求助。他指,疫苗本身不是唯一防疫方法,而綜觀全球,接種疫苗的百份比不可能達致100%,「有啲人係生理上、心理上無法接種疫苗,唔係為唔打而唔打」,他指這些身體限制、心理上的擔憂不是行政指令就解決到。

張志偉亦希望社福機構可運用機構內部的空間,安排未能接種疫苗的員工調職至「非社署資助崗位」,讓人手得以保留,在疫情完結後可如常工作。他指,社總已提出約見勞福局局長,要求社署暫緩「疫苗通行證」,並允許及鼓勵使用快速測試作替代方案。

3月16日,立法會動議二讀《2022年僱傭(修訂)條例》,當中包括僱員若無充分醫學理由下拒絕接種疫苗而被解僱,僱主不會構成不合理解僱;相關修訂尚在等候三讀通過。社總指,作為工會必須呼籲勞福局不要把勞資矛盾加深,亦不要把社工工作權利與防疫工作放在對立面。

剝奪個人意願 社工業界瀰漫負面情緒

任職兩年社工的潘秉坤在地區中心服務寮屋街坊,日常會面對長者、低收入人士等等。潘生指,機構早前已向全體同事發出回條,要求未有醫生豁免注射疫苗的同事必須在4月1日前打針,否則就要「自願離職」。他沒有繳交回條,並向機構高層詢問會否有替代方案,如每天進行快速測試以代替注射疫苗,不過至今未有得到回覆,仍在等待機構發出指引。

社工
何生(左)在一間非政府資助的機構工作,高層依然「一刀切」要求所有社工在「死線」打針。潘生(右)質疑為何疫苗與工作綑縛。(黃雅文攝)

潘生批判,社工業界被勒索,「唔打針就連份工都無埋」,感到十分無奈。他強調,打疫苗本應是個人選擇,不應該和工作掛勾。他又回顧,在整個生涯規劃上已選擇了社工這條路,亦熱愛這份工作,更沒有違反工作的合約內容。潘生坦言,經過多次考慮後會堅持不打疫苗,如無故被「自願離職」,他也不知該何去何從,出路減少。

另一名社工何先生在一所以私人基金名義成立的地區中心工作,理應不受到社署的「疫苗通行證」所限。不過,機構的高層要求所有員工跟從社署規定,統一於4月1日前打疫苗。

何先生形容社署的安排十分荒謬,批評有否打疫苗優先於工作表現是極不合理,機構可以輕易解僱不打針的員工,「唔打針連返工嘅權利都冇」。

何先生服務劏房、天台屋、板間房的居民。他留意到,其機構的同事因「疫苗通行證」而產生不少負面情緒,影響工作氣氛。他更擔心的是,日常需負責心理輔導的社工同行,會因「疫苗通行證」受到困擾,將承載不到服務使用者的情緒,令服務的質素下降。事實上,社總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接近九成受訪社福機權構員工指,須強制接種疫苗對他們造成嚴重及高度心理影響。

何先生感到前路迷惘,又指現時每天都在倒數,迎接自己「死期」。不過,他在早前「幸好」感染了新冠肺炎,及後獲得陽性證明,根據政府3月7日更新的接種疫苗指引,可復康後3至6個月才注種疫苗。他批評,其機構是非社署資助,卻一刀切跟從社署做法,並沒有就事件作出彈性安排,逼迫同事違背個人意願作出「選擇」,使人失去觀望打疫苗與否的機會。

延伸閱讀
佔領立法會3小時全記錄 抗爭者掙扎的聲音

黃雅文

《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社區調查、勞工記者。
獨立記者的 Medium |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Previous Story

獨立記者基輔報道 — 俄軍轟炸超市 全民進入互不信任的戰爭狀態

Next Story

疫情沒完沒了 香港人邊有心情掃墓 六十年香燭老舖嘆生意減半

Latest from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