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 等待黎明「決賽圈」居民心聲:每天檢測、 網上搶菜⋯⋯

餅乾(化名)第一、二次被分發到的物資。

上海封城近兩周,微信和微博上瘋傳各式各樣的照片和文章。有人把空蕩蕩的雪櫃放在露台控訴沒有足夠的糧食物物資供應;有人發布求救文章指老人沒有辦法求醫;有影片顯示有寵物狗被防疫人員活生生打死,也有消息指出有些區域的義工三天都穿著同一件防護服……。

在水深火熱之中,上海人都只有一個願望:解封!

上海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顧洪輝昨(11日)宣布,已劃定首批分區防疫名單,其中「防範區」有七五六五個,這些區域將率先「微解封」。筆者上周跟居住在上海浦西「決賽圈」小區的居民餅乾(化名)聊過。筆者把文字對話組織成第一人稱的自白並加以分段整理,為封城的情況拼上一塊拼圖。 

一、意料之外的封城

我是餅乾,住在浦西的「決賽圈」。

上海的疫情大約是3月的時候開始出現傳播鏈,那時候我並沒有預計到會有大爆發;感覺就是最多兩周就會清零的事情,直到在3月中下旬,發現數字開始變成三位數的時候,才覺得有危機。我個人不害怕疫情,害怕的是疫情帶來的未知,如管控措施等等。

3月27號宣布浦西浦東封閉,那天我開始覺得不對勁。之前一周多上海也有傳言要封,大家還當笑話。那天晚上,大家都拿這件事開玩笑,因為上海一直都是非常精準的防控,大部分病例來自機場附近的工作人員,一般都是相關小區封閉14天,從來沒有封閉過那麼多地方直到需要封城。

宣布封城的那一刻,大家都震驚了。生活秩序從2020年夏天開始也從沒有被打亂過。作為上海人我從來沒想到過上海要封城的。

二、防範於未然 開始「囤貨」

我住的地方在4月1日之前沒有封閉過。然而,從3月中開始,封閉的小區越來越多,多到同事們都無法上班,我也無法正常工作了。那時候就開始有意識囤菜,覺得說不好就輪到自己了。我一家三口,小孩子才一堆,東西我也一直囤著的,都會防範未然。

消息宣布後,我跟我先生梳理了一下家裡所有的存貨,然後確認還缺甚麼東西。第二天開始補倉。浦西比浦東晚幾天封城,所以我們有些時間,會囤肉、冷凍食品,牛奶、雞蛋和蔬菜,也有多買一點放的久的比如白菜包菜、水果。

我們家的祖父母還在生,都是年紀非常大的老人。他們曾經因為封城所以出現藥物短缺,但後來通過社區的人幫助開了三個月藥量,解決了問題。他們都是90多歲的人了,還好他們都跟一個長輩住一起,不是獨居,總算有人照顧,還都能用微信報平安雖然目前他們身體都好。但我很擔心封閉繼續下去,萬一有甚麼事情發生,大家能力有限也沒有辦法顧得上。

三、訊息混亂 最怕「沒有底」一直封下去

封城期間,我們會提前收到官方的通報,並告訴我們樓裡有密切接者,或再轉為陽性等訊息。這些一般都會由居委工作人員在大樓群組裏通知我們的,然後上海市政府在大概三天後也繼續公布了這一確診個案。

然而,確診個案之外,各種亂七八糟的信息每天都收到。網上流傳有人有售賣上海市防疫保障臨時通行證,我也有看過,但之後也看到了闢謠的。我也有朋友那裏聽說,市區有些沒有物業的小區,管理比較混亂,會有居民出門的狀況。

這次的封城讓日常生活被打亂就不說了,我的朋友在居住的小區已經被封了一個月。只能靠業主自救,團食物。做核酸(檢測)做到麻木,但不知道為什麼又總有新增個案。關在家裏這一周,每天就被網絡上的負面消息影響情緒很差,又不知道何時會解封⋯⋯,所以這一周又開始搶菜了,想讓小孩吃到新鮮的東西,牛奶雞蛋什麼的也要再囤,但最大的問題可能就是不知道哪天是封城的盡頭,不知道囤多少才夠……。

四、線上搶菜戰 比拍滬牌還難百倍 (註1)

我們做了很多次檢測。4月1日核酸檢測、4月2日抗原快篩檢測、4月4日核酸檢測、4月6日抗原快篩檢測及4月7抗原快篩檢測。核酸檢測是有醫務人員來的,抗原是志願者把快篩套裝分發到家,自己做。做完拍照上傳樓群組,如果抗原陽性的話就要通知居委管理者。

餅乾(化名)第一、二次被分發到的物資。

雖然我們也會收到政府派發的物資,但各個區發物資的時間和內容非常不一樣,所以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收到算準時。我們大概浦西封控第二天收到第一批物資,然後第四天收到第二批。我了解到的我朋友的情況,有比我早,有比我晚。也有隻發了一批的,物資也非常不同。

因此,大家都唯有去團購或線上購物。網上搶到的都是當天送,團購可能隔數天才到。

然而,網上買食物非常難搶,而且封控時間越長的小區越難。很多電子和商品平台都關了。通常購物車放500元的東西,開搶後一分鐘之內就會少一半。生的、鮮的的一秒就沒有,比拍滬牌還難百倍。現在的狀況是能搶就搶。買到是幸運的吧,大部分都是買不到。

我今日早上很幸運,我搶到了水果!很多水果!特別高興!

五、執行稀爛 沒有幸福感的城市

早前家長必須核酸檢測陽性才能陪同染疫孩子一起隔離治療,上海市政府4月6日宣布修改陽性兒童的隔離政策。新政策規定,有特殊需求的染疫兒童監護人可以申請陪護,但必須滿足一定條件,並簽署一份對風險知情的聲明。

那是個好消息,也是大家都在反應所有公眾號都在說的才改了的,其實上海市政府挺能聽意見的。但這次就不知道為什麼,執行「稀爛」⋯⋯。

這次的封城, 我覺得問題不在政策本身而在政策實施,浦西都關了七天了。很多街道組織還是一團糟,核酸都是許多人湊在一起做。

就是如果要繼續動態清零,那怎麼封閉,封閉以後物資怎麼保證,核酸怎麼做,老人藥怎麼配,人們怎麼去醫院,小孩的病怎麼辦,都要想好並從上到下落實好。沒有一件事是小事。我有朋友封閉期間被狗抓傷,想去打狂犬疫苗,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可以打針的醫院。

雖然這好像不是大事,可就是這些細節才讓生活在一個城市裡的人有幸福感啊。

後記

4月9日下午,上海的媒體報道上海閔行區3名幹部因疫情防控不力被處理,而本周終於等到解封的消息,筆者立刻詢問餅乾的情況,但他的回覆是「說是這樣,物價飛漲,物流沒有恢復,街上店也沒有開。

根據餅乾的說法,上海現在分三個區域,包括封控區,管控區和防範區,只有防範區的人理論上可以走出小區。可是她的家就身處在連下樓出門都不行的封控區。

她說:「我今天看到有朋友出小區去了附近的便利店,好羨慕。從來沒有那麼羨慕可以逛超市⋯⋯。」

要待上海市面恢復繁榮國際大都巿的樣貌,似乎還需一段時間。

延伸閱讀
俄羅斯總統普京清晨發表軍事演說 向烏克蘭響出第一炮 137烏克蘭國民人亡

王芊

兩岸新聞記者

Previous Story

他們的「蘿蔔」群組:多望香港一眼 之後的香港就是監獄

Next Story

《立場新聞》被指串謀發布煽動刊物 下月轉介區院再訊 兩被告繼續還柙  

Latest from 國際誌

笑的力量 為難民帶來歡樂的小丑們

波蘭接壤烏克蘭的邊境城市Przemyśl,是不少烏克蘭難民跨越邊境之後抵達的第一個落腳點。在這座城內,有不少烏克蘭難民聚集了在Przemyśl的火車站,等待往另一個國家或城市,也有人決定回去烏克蘭。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