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至2020年其間,男童多次被被告跟蹤。

60歲退休男疑藉買玩具靠近 多次跟蹤至家門 連環猥褻侵犯13歲男童

連環猥褻男童案

趙南森(又名趙淑謙),約60歲,已婚但沒有子女,聲稱自己為退休人士,被控一項向16歲以下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另被控三項猥褻侵犯罪。案情指,被告在2019年十月廿八日、2020年八月月二十至二十五日、八月三十一日和九月一日在巴士上和新界大埔的村屋猥褻侵犯13歲男童X。

X住在新界大埔的一橦村屋的三樓。經過兩天審訊後,法官周燕珠今日裁定案件表證成立。控辯雙方將於十一月十一日下午2時半作結案陳詞。記者翻查資料,發現2008年亦有一宗案件,被告名為「趙南森」,當時任職補習老師的「趙南森」被控猥褻侵犯16歲以下男童。

商場替X買玩具始認識X 多次送禮物、替X免費補習

事主男童X憶述,他於2019年十月廿二日黃昏在旺角東的一間玩具反斗城拿了陀螺,X稱他因好奇,擅自拆了包裝。X其後被該店店長盤問,被告見狀(X與被告本身不認識),就替X付錢,並要求X跟他「出去傾下偈」。X指他答應被告他會還錢,被告遂叫X將電話號碼和學校名給他。

2020年暑假其間,被告得悉X想購買其他物件如手機遊戲的點數卡,送「禮物後」要求X說「契爺我愛你」。此外,被告也有送X AirPods 耳機、金錢。被告亦曾免費替X補習5小時,並因此獎勵X $100港幣。

被告多次跟縱X 脅迫男童講出地址 

在玩具反斗城「拆禮物」事件後,X本來約被告於十月廿二日之後的星期一在X學校門口巴士站,讓X還錢。但是,X稱被告在翌日(十月廿三日)就到了巴士站,並跟著X上巴士。X當時與另一個同學坐巴士上層最後一排,被告則在尾二那排。之後,X指被告跟蹤他下車,X要轉火車返回大埔村屋,被告便「跟到入火車站,上埋火車」,但X在大埔站下車準備轉小巴回家,X就叫被告不要跟住他,被告之後也沒跟著X。

在原本約定還錢的日子,被告亦有出現,但被告稱不用X還錢。可是,被告又跟著X上巴士,並主動叫X坐上層最後那行,X指那時車上有其他乘客,但這些乘客坐較前的位置。X表示被告在車上侵犯他,被告用右手、隔著X的西褲摸X整個下體。X用右手將被告的手推開,並說:「做乜呀你,鬆開隻手」。X形容被告當時的反應似「我都係掂下你啫」,被告之後沒有繼續摸。之後,被告進一步跟蹤X,他隨X上了前往X家的小巴。被告跟著X落車,但被告就行開了沒有再跟著X。

X指有五次類似跟蹤事件,性侵都在巴士上發生,一次被告更叫X拉開褲鏈,拿下體出來讓被告前後「chok」。

案情指,被告公然在男童家門猥猥褻侵犯13歲男童X 。

在X家門口樓梯多次侵犯X

除此之外,被告亦有在X家門口侵犯X。

X憶述,在大約2020年一月,被告又跟X回家,X走入村,被告就跟著走去,並問X地址,但X沒答且加快腳步,不過X見被告仍死纏,X不想被告再跟住他,就把地址給了被告。被告於是在2020年八月至九月多次擅自到X家門口的樓梯並侵犯X。X表示,每次早上被告也會用whatsapp視像通話打給他,說要到X的家。有一次,被告於早上八時視像通話打給X,但X稱要吃早餐,要遲一點才打給被告。可是到了早上約九時被告就以視像通話轟炸X,X聽了電話叫被告不要再煩他。

可是,被告仍是到了X家門口,要求要替X「打飛機」(自瀆),X遂叫被告離開,但被告不肯,說「打完飛機我就走」。X最後讓被告替他「打飛機」,因為X「想hea咗佢,想咁完咗佢就算」。X指類似事件發生了五至六次,有次被告更要求X與替他「打飛機」,另有一次被告更替X「打飛機」近10分鐘,直至X射精。X指當時不知道射出的液體是什麼,是被告告訴他,他才知。

X在旺角東玩具反斗城好奇之下拆開玩具,被店長查問之下,被告替X付費,從而結識X。

X父親揭發事件

X父親Y稱他在2020年八月尾下班回家,見到X床頭的手機不斷響,X那時在睡覺。Y於是拿起手機看,Y看到whatsapp對話,見到兒子稱呼對方契爺,有視像通話紀錄,而且有些相片是X和被告在家附近拍攝。同時,Y也看到被告個人照和被告妻子的相片。Y感到緊張,就叫醒x問他發生什麼事,X就把被告侵犯他的事說了出來,才揭發事件。X指他一直沒把事情告訴家人是因為怕被父母責備。

被告疑有前科

記者翻查資料,於2008年十月三十日,有一名亦是名為「趙南森」的50歲男子因非禮13歲契兒子及補習學生,被判罪成,第三次入獄(案件編號:HCCC133/2008)。根據資料,案情指被告在一個球賽認識男童後,自薦當補習老師,並當男童的契爺。法官判刑時指出,「趙南森」在1987年初次犯案,他當時也是當兼職補習教師。「趙南森」在2000年再因17項同類罪名被判監4年。法官又指被告一早已被診斷有戀童癖,但沒有聽從心理專家的忠告,不再當男童的契爺。

案件編號:DCCC 265/2021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