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祭」展覽 :身體自主 靜靜的跟自己對話

甫踏進展覽場地, 陽光透過窗折射光,影射在一幅幅畫作上。一幅幅畫家繪畫裸體模特兒的畫作在陽光下優雅並理直氣壯。每個特別的身體突破性別、年齡等的界線,呈現身體的可能性。

身體自主藝術家暨策展人小丁與其團隊 籌備了兩年的「體祭」展覽邀請了十三名模特兒和二十名畫家,將不同的身體狀態以不同的風格呈現,包括傷健人士、性別流動者和孕婦等。模特兒中有些是資深人體模特兒,亦有新手。策展人小丁當了人體模特兒約十年,她希望透過展覽介紹不同的身體狀況,以及打破人們的一些既有想法。《誌》記者專訪小丁和「體祭」項目經理WY,了解展覽背後的故事和他們對藝術的看法。

【記者-報道】

期望打破既有想法 反思身體自主

展覽的一角展出了兩個資深人體模特兒的畫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男的是華仔,長長的白髮吸引眼球,經過年月的洗禮,畫作中的身體皺紋十分明顯。旁邊的女裸體模特兒是Kathy,皮膚之光滑讓人未能聯想有關年歲的想像。 「其實Kathy老過華仔」小丁的一句說話,讓記者都瞪大了眼睛。 小丁指出原來華仔六十歲,而Kathy就六十七歲,華仔比Kathy年輕。WY表示這是想打破人們對「男人越老越型」,而「女人越後生越靚」的既有印象。

「其實人們都對六十七歲都有不同的想象,而大多數人會覺得六十七歲就會有皺皮,但Kathy皮光肉滑,這個例子好有意思,因為她所挑戰的是人們對身體和年齡的關係的既有想法。」

體祭」展覽邀請了十三名模特兒和二十名畫家,策展人希望世人可以解放自己的身體,多跟身體對話。

除了年齡,還有有「性」。社會大眾價值及其限制,慢慢地、不自覺地加諸在我們身上。小丁說,其中一位模特兒阿怡就算知道畫家都只在專心地畫她,並沒有用性的角度看待她,但她內心仍是很害怕別人會帶著「色情的目光」。

小丁指,大眾媒體認為我們該為裸體而感到羞恥,而我們都被大眾媒體過些想法影響著。到底怎樣才是「正常」?怎樣才是「不正常」?小丁引述阿怡一次拍照的經歷,「那一次阿怡與其他被拍的人都是裸體的,只有攝影師和副手有穿著衣服,阿怡反而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特別。」在多數人都是裸體的情況下,穿著衣服的人好似就變了「不正常」,我們是否該好好反思一下平時大眾信以為是絕對的價值(如裸體是羞恥)其實都只是一些社會建構?小丁說,是次展覽是想人們突破別人對於自己身體的想法和限制,從而「找回」自己的身體自主。

孕婦Carol想透過當人體模特兒,跟自己的身體對話。

做人體模特兒是一個「呼吸自己」的過程

小丁認為,模特兒不只是一個「工具」,他們同時也推進了畫家的創作。

「做人體模特兒這個經驗給予模特兒一個空間去反思和呼吸自己。在三小時的繪畫過程中,模特兒能坐下慢慢地感受整件事,反思對自己很多的想象,例如懷孕中的自己。」

小丁覺得很多人會以為畫家與模特兒在這三小時之間會有很多溝通和交流,但她認為,更多的是模特兒自己與自己的溝通,例如被畫時懷孕中的Carol,Carol在懷孕時選擇了做人體模特兒是為了感受自己懷孕這一件事,至於畫家把她畫成怎樣,她都不太介意。小丁總結,被畫的經歷是一個不可言喻的經歷。

做人體模特兒似是很正面的一回事,但是否每個人做完人體模特兒後都會容光煥發,充滿自信?小丁以Ah Lok 的例子回答:不一定。Ah Lok 是一個侏儒症患者,他一直以來都想要一個「正常」的身體。雖然Ah Lok認為在畫中的自己比他心中想象的自己更容易被接受,但他仍不覺得自己「完美」。

「有時對自己最苛刻的都是我們自己,很多時候都是我們自己不能接受自己。」小丁說。要真正地感受到自己被接納,我們要先接納自己。

繪畫與攝影的迷思:有距離才令人想親近

除了繪畫外,展現裸體的另一個常見媒介就是攝影。記者問小丁為什麼選擇繪畫作媒介而非攝影,小丁坦言兩者沒有好壞之分,一些人會選擇繪畫,一些會選擇攝影,這都是他們基於自己對兩者不同的理解而作出選擇。小丁以Carol為例,「Carol選擇了被畫是因為她不能接受鏡頭下真實的自己」。 如是說,攝影好像更有入侵性和「赤裸」,但小丁認為攝影是可以更「自由」和更「反叛」。她解釋,「攝影只有百多年歷史,是一個較沒有包袱的新媒體,攝影有其開放性,任何人都可以攝影,不是完全在制度內被框死。」她指出,在四五十年代女性攝影1興起,很多女權主義的先驅者都曾以攝影作媒介。反觀繪畫已幾百年的歷史,現在的畫作很多都受西方以前對人體美學的視覺所影響,繪畫一直在父權社會入面流通,加上畫家大多數是男性,「繪畫是一個更加建制的媒界」2。 但為何我們會覺得畫畫好像易親近些?小丁說,繪畫時模特兒與畫家保持相當的距離,模特兒亦可選擇「封閉」自己,正是這種距離保護了模特兒也保護了畫家,「模特兒與畫家有距離的共處建立了一種親密感,這是一種抽象的感情。」

女人比男人快衰老?Kathy的人體畫作告訴大家,固有的想法與事實未必如此。

世界思潮倒退?藝術與政治不可分割

資深人體模特兒華仔和Kathy都覺得人們對人體模特兒的想法都在倒退。小丁自己則認為整個世界的民主進程都在倒退,這亦正影響著我們的生活,而藝術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世界大環境接受不同性取向和跨性別的人都不是一段很長的時間,「若我們稍一鬆懈,可能又會返去以前。」小丁認為,要不斷提及相關的議題才可以避免思潮的倒退,正如她覺得要多提及與人體/身體有關的議題,開展更多的討論,迎接不同的問題。


【體祭 2020】

展覽:《我們的模特兒 Our Models》
日期:即日起至1月3日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0樓舉行



引用/參考資料

  1. Vivian Maier: 上世紀五十年代女性「攝影師」,生前是一名保姆,作品在死後才被發現,多數作品為自拍。
  2. “Cartesian”的概念: 古典西方的畫講求要跟從一些規限,同時不容許人們對畫有其他解讀方式,見畫作是怎麼就是怎樣。(延伸閱讀: Scopic regimes of modernity, Martin Jay )
返回

「連儂說」聖誕展覽 手足獄中策展 為香港人打氣

繼續

由二樓上三樓消失的最後八秒 專家證人否定梓樂受襲可能

最新

衝擊固有歷史觀《東方之珠的三斤釘》從瑣碎軼事細談奠基香港的釘子

「為什麼兩元硬幣是波浪形?」一拳書館館長龐一鳴看到「港識多史」的新書《東方之珠的三斤釘——25個奠基香港的歷史故事》時,這行字句令他眼睛為之一亮。他曾帶團到歐洲旅遊賣藝,大家從街頭表演「賺幾多食幾多」。偶然之下,他發現香港的波浪形兩元硬幣在全世界屬頗為罕有。於是,他與團友以手中一枚兩元硬幣,成功與不少當地人打開話題、分享香港的故事。 最後,他們提出對方以兩元歐羅換取這枚硬幣,「香港人就識笑啦,嗰陣匯率成 1 兑 9。」許多人對這枚波浪形硬幣感到新奇,爽快地答應了。如此平常、瑣碎的軼事,往往最能引起大家的興趣。館長一鳴笑言,若當時分享書中兩元硬幣背後的故事,或許可以吸引更多人。 歷史不能一味歸功「偉人」 這些瑣碎的軼事,正是《東》訴說歷史的形式。沒有像教科書般宏觀的角度、線性的史觀,反而以有趣、瑣碎的軼事,勾起不同年齡層對香港歷史的興趣。 「無論係年紀細細,抑或係『食鹽多過你食米』嗰啲老人家,都可以連結到。」「港識多史」成員Haidee 這樣說。這些故事雖然看似瑣碎,卻又彼此相關,例如硬幣的故事,可以連繫到鈔票的發行、聯繫匯率的由來等,「好似啲 Wikipedia page 一個個 tab 撳出去咁。」 Haidee 表示,他們希望讀者學習到的不只是書中的25個歷史故事,而是一種方法,一種態度。成員期望《東》只是一個開始,促使讀者主動接觸其他歷史知識,甚至培養歷史的閱讀素養。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而接下來,她和另一店長Sam 的經營目標是令書店賺錢,他們認為這樣才可以證明「書」不是夕陽行業,同時令人看見有不少人在這個領域深耕細作。當然,他們也想前來書店的讀者可以打破界限,Minami 說:「一間書店雖然得四面牆,但閱讀帶畀你嘅經驗係可以打破四面牆。」 4月初,記者來到開張兩個月的界限書店。疫情裡,傍晚的彌敦道很少人。來到樓下,記者低頭用電話查找書店的地址,「你係咪去書店啊?」保安問我,「10樓啊!」記者問他是否很多人到書店,他說間中就有人問書店在幾樓。接近收舖時間,在記者來訪的兩小時裡,界限書店一直維持著「數個讀者」的人流。 店長Minami 興奮地分享著她打算在書店舉辦的活動。那時,她仍是七份一書店「東南樓」的店長之一,她的小書店「跟住」放了一個金色的煲,供讀者與她寫信聯絡。她分享了大學住宿的一件往事:因為看見一個宿生的心願是要一個筆友,她就寫信給對方,頻密的書信來往令她感受到文字的溫度,也重拾了對文字的熱愛,因此,她很重視書店、書本、文字令人與人聯繫、交流,而遠多於純粹顧客和店主的金錢關係。 開店遇上了第五波 這也是她要開書店的原因。周末也看舖,是想多跟讀者交流。 她說:「獨立書店同大書店唔同嘅位,就係人同人嘅聯繫會多好多,如果無呢啲嘢嘅話,咁點解要開一間獨立書店呢?我會覺得如果你想做書店店員,其實同一個普通讀者唔同,就係要好珍惜呢一份可以因為書本而同人交流嘅機會,單純只係鍾意閱讀,做一個普通讀者都可以,但做店長可以分享呢份喜悅之餘,你可以做好多嘢去推廣閱讀。」 所以她很想多點時間留在書店,甚至認為現在的工作和興趣劃了等號,所以一星期工作六日也好,精神也是快樂的。她表示,每個讀者,特別是第一次來到書店的讀者,都會留下對書店的第一印象,她因此更想親力親為,令讀者明白她的想法。Sam 形容Minami 是一個溝通型的店長,會主動與客人聊天,而他則是自閉型店長,他平日到髮型屋理髮或是乘的士,也很抗拒與陌生人聊天,所以他也會留空間給讀者,他說如果讀者也不想和人聊天,可以在他當值那天到界限書店。 但即使Sam 只會自閉地坐在收銀位置,還是有客人主動和他聊天,有時還會談到由他策劃出版的書籍,令他發現原來讀者會有這樣的想法、一本書還可以用一個新角度推銷。為何客人會主動與自己聊天?Sam 想到了,他們是可憐他,「有時我會諗,點解的士佬咁多嘢講,就係因為佢哋個工作環境好封閉,得佢一個,好悶,所以我諗啲讀者見到我一個人坐喺度成日,就會可憐我,陪我傾偈解吓悶。」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香港回歸歷史一刻,一晃眼便留了25年。朱迅說小時候移民,在海外一心回香港記錄回歸那一剎,他覺得自己有一種使命感,「那一天(1997年7月1日),好像斬開我們一半,6月30日是英籍,7月1日就已經不同了」。 他回到香港,努力爭取採訪機會,一整年拿相機記錄香港。他記下英軍最後服役的時刻,回歸當天清晨冒著雨見證解放軍軍車入境,走入砵蘭街拍攝雀仔街的消失⋯⋯。1997年他已計劃將照片先放著,待一年舉辦展覽公開。選了2022年公開,他解釋原因簡單:《中英聯合聲明》保證香港50年不變。50年過了一半,香港究竟有沒有變? 《HK1997 》記錄了1997年的此情此境,霓虹燈映照街上不同人種翩翩起舞,回歸前眾人依依不捨。當時的香港,中西兼容並包,香港人在告別已交了150年多的老朋友,不捨之際,留下來的人也夾雜著對未來的期盼。朱迅坦言當時有很多菲林照片沒有沖曬,適逢2022年辦展覽,才Scan相片的底片,香港1997年的輪廓也漸漸重現在他的腦海裡。他看著舊照片,作為拍攝者也驚覺25年前的香港原來曾經是這樣⋯⋯。 「在相片看到船上掛著龍獅旗,自己都呆一呆,我自己也忘記了這景色。那一刻,我覺得(香港)很不真實,英軍曾經在香港海上、航空巡邏,但拿起這些照片,這又是好真實,他們(英國)在這裡履行了100年的責任。」 數年間,香港變了很多。朱迅不時在《HK1997 》抽出作品,重遊舊地拍攝,令他不禁感到香港已變得陌生,有些背景改變,有些場景還在,但物是人非,25年前香港那種繽紛和自由漸漸遠去。 HK1997 ,年份縱使久遠,我們還是要記住我們的1997,我們的曾經。 *  *  * HK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