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ease」畫展釋放情緒 Vera Chiu:活喺呢一個城市,呢兩年壓抑得好瘋狂

抽象藝術工作者Vera Chiu首次在港島區舉辦畫展,上星期五在元創坊開幕,主題為「釋放 Release」。畫展展出19張幅抽象畫作品,被問到抽象畫的閱讀門檻對門外漢會否太高時,Vera指畫作雖然由個人情感出發,但創作者與觀眾活在同一個地方,作品會勾起共同經歷下的相似情緒,更有一大部份因社會動盪後及疫情而未能得到梳理,亦是是次展覽想帶出「釋放」的訊息。

It’s ok to be sad.

Vera今年年頭落戶坪洲,專注其藝術相關工作,包括開辦不少入門工作坊,令學員認識到抽象畫之餘,參與其中時能釋放自身情緒。而是次畫展是由藝術平台「UBU Deco」邀請她以「釋放」為題作展覽,Vera認為她的近期的生活經歷,以至整體社會氣氛都需要被釋放,「釋放呢個主題好解釋到我嘅artwork,個人嚟講,我今年搬咗入坪洲係一種釋放。搬左入嚟,我先知自己有時唔太認同自己做緊嘅野,或者係否定畫作入面嘅情緒。嗰陣先發現,原來我好刻意要避免負面野,搬入坪洲後,我知道要認識返我嘅畫入面係有負面情緒㗎喎。」

展覽廳內有三幅畫作的顏色運作十分引人注目,是Vera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創作的,第一幅作名為「the city is dying」,她把七彩繽紛的油彩唧到畫布上,再讓油慢慢向下流動。Vera解釋道:「好像流淚般的城市,但其實係好有希望,因為落嘅雨有好色彩喺入面。下雨嘅形容係送畀2014年後嘅香港。呢幅畫今時今日擺返出啲,我個心都無變過,雖然過咗七年,但我依然對呢個城市有希望。希望在於人,唔係因為個體制。只要啲人喺度,就仲有希望。」

另外兩幅畫作分別叫「white experiment」和「black experiment」,就是分別在白底和黑底的畫布上潑墨,再把原來已十分漂亮的潑墨畫用白色或黑色油漆重新覆蓋著。

「呢兩幅比較得意,原來其實潑完墨,大家都會覺得『已經好靚,係完成咗嘅作品』。而experiment嗰個位係,當你願意喺好靚嘅嘢上面再加多層嘢,去跳出你嘅comfort zone,去你敢唔敢冒險,就可以創作到更靚嘅嘢。」

回顧創作的價值

「玩藝術」很難,在香港「玩藝術」更難。籌組了三兩個月的畫展,背後是花上十數年的練習及心理建設,「要經歷個種自我價值嘅質疑,特別係artist。你要幫自己嘅作品定價,同人解釋你的作品定價點解會咁高或者咁低。同時,你又maintain創作嘅開支、交租、其他生活嘅需要。做得多workshop、artwork,面對得多自我質疑,就會開始慢慢識得欣賞自己嘅作品,知道自己真係有progress,係有價值,咁就會堅持咁做落去。」畫展內最大幅的作品,是由Vera儲存十年之久的個人物品,包括一些舊相、postcard,去表達青年時代的感受,回顧過去對個人生活及創作之心路歷程。

過去一年,Vera 舉辦不少工作坊,以不同情緒作為主題,希望為大家提供情緒出口,「呢兩年社會動盪、疫情,其實一早好需要release。大家活喺一個咁壓抑嘅城市,呢兩年爆發嘅release係好瘋狂。大家上街又好,嗌口號又好,都係抱住咗好大嘅憤怒去講出不同訴求,大家一早已經有呢個情緒,只係一直都無機會釋放。所以其實我無一幅係特別有好政治性,但呢個環境點都會影響到我情緒上嘅發洩,而某程度上都會同大家有個共鳴。」

在籌備下一場展覽前,Vera會多花心力續辦工作坊,「嘗試用潑墨、噴漆等介入情緒面,等大家理解完自己嘅情緒後,都有個release嘅途項。之後都會想用自己嘅抽象畫作去製作一套Oracle Cards(天使卡),等大家抽到不同卡之後,睇後面對畫作嘅解釋可以有啲啟示,去同自己對話,同情緒同處。」

黃雅文

《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社區調查、勞工記者。
獨立記者的 Medium |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返回

We are not just the fools of summer 2019“Living in this era, we have the responsibility to record history,” says the millennial author

繼續

TG Channel 「SUCKER」被控25罪 辯方羅列疑點批評「山寨式」搜證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