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李駿碩與混音師鄧學麟訪談 香港電影 在國際舞台拼的是思想

「香港電影工業無前途。」.

「世界已經改變,時局和時機都不同,但有冇可能,行返一個有未來的 future 出來?」 .

 

一場關於香港電影的激辯在網絡世界一觸即發。 有人細訴香港過去電影輝煌史,斷言香港電影不復從前,潘源良亦曾批評過去香港電影是「未夠內涵⋯⋯整體絕對未曾去到夠深遠夠精緻的地步」,令香港電影根基未足;新電影人則認為新電影有無限的可能性,香港電影仍然有得做。

<

沒有誰對誰錯,大家都在尋一條香港電影的出路,找一個革新的機會。在香港為多齣電影擔任混音和後期的鄧學麟(Cyrus)說:「如果說要革新一件事情,電影人要有視野。」《翠絲》的電影導演李駿碩(Jun)坐在旁邊不住點頭。

<

兩個新一代電影人一路走來,開闊視野之後,他們彷彿看見了香港電影的未來。

<

李駿碩認為不一定有關社會題材,才會吸引到影展的注意。(王紀堯攝)

正方身旁的同學躊躇滿志想要在電影事業上有一番作為,以導演和編劇等主導電影的崗位為目標進發,偏偏Cyrus有不一樣的想法。「如果要做這些崗位,不需受制於讀書的階段,反正畢業後事業還有很長的路,我抱著甚麼都嘗試的心態,就沒有說一定要做導演。」這種開放的態度,讓他漸漸找到自己的天賦。

經過兩年學業和老師的指導,Cyrus發現自己是一個「聽覺行先」的人。他在這個範疇慢慢建立自己的專業和口碑,完成《一念無名》、《落葉殺人事件》等電影作品的混音,他漸漸成為了不少導演的寵兒。

Jun笑說:「我第一套作品《瀏陽河》和最近的《濁水漂流》都是Cyrus做混音的!」

有別於Cyrus電影本科出身,Jun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系,及後於劍橋大學完成性別研究哲學碩士課程。有人形容他是「從石頭爆出來」的一個導演,第一部執導的作品《瀏陽河》已經獲鮮浪潮國際短片節 「鮮浪潮大奬」及「最佳導演」。 他說,當時從零開始,沒有雄心壯志,他說只想做好眼前想做的事情。

「還記得研究院的第一個指導老師說,很多人想一鳴驚人,但不是每個人都是天才。很多優秀的研究生,在一千塊拼圖補到一塊,已經在研究領域有很大的進步。所以我覺得,實際有一個很少的貢獻,好過說到很宏大但是未能付諸實行。」Jun笑言,自己沒有受過正統的電影訓練,都是「厚著臉皮」和靠著「耐性」慢慢學習。

鄧學麟參與港韓日的合拍片《落葉殺人事件》,他說這是一個很新鮮的體驗。

電影畢業後從頭學參加影展.

 

正式踏入電影工業,Cyrus和Jun都有機會參與不同的影展,將作品帶到其他國家。 關於影展,網上又展開一場激烈的辯論。2019年反修例運動後,不少以社會運動為題材的電影因此而成功。有人說, 電影展只會對這些出品都有興趣。要成功參展,是否就要和社會運動有關?

Jun立刻搖搖頭,認為這個看法「太片面」。「外國影展是需要慢慢理解的一個系統,而影展、選片人和製作之間的關係也很微妙。」他指,影展的選片不會只是基於是否與抗爭事件有關,例如香港的犯罪電影《智齒》入圍第71屆柏林影展的「特別放映」單元、許鞍華導演執導、改編自張愛玲小說的電影《第一爐香》也入圍威尼斯影展等,都反映不同影展選片的獨特性。

Jun最近一齣講述於深水埗天橋底下聚居的露宿者故事的作品《濁水漂流》就入選鹿特丹影展,在香港上映之前就完成首映。他說:「每個影展都在找不同的電影,但老實說作為一個新起步的創作人,可以獲得有關的資訊很少。」

Cyrus笑言,自己雖然是演藝學院電影本科畢業,都未必很了解影展的特色。「有很多影展都係學校幫學生代辦。我們都是畢咗業先會去慢慢摸索。學校只會製作電影,但有了電影之後嘅路,院線、發行等都沒有教。」

重新定義「合拍片」.

 

沒有正規的電影發行教育,Cyrus和其他電影人一樣,唯有在迷霧中慢慢摸索電影節的特色和參加方法。2015年,他參加釜山電影節的亞洲電影學院,和導演黃飛鵬在學院認識了日本導演三澤拓哉。那兩周,他們經常聚在一起討論電影和創作,很快便熟絡起來。

計劃完結,大家雖回到自己的城市,仍然聚首思考到底有甚麼資源可以繼續創作。集思廣益之下,就促使了《落葉殺人事件》的誕生。 「當時釜山電影節形容是這套作品是計劃的一個理想化的結果,所以亦成功申請了電影節的基金,亦回到韓國去做後期製作。」

在香港這個看似電影工業很成熟的地方, 這合作形式是一種新鮮事,但在亞洲已經是一種電影界日常。Jun解釋:「香港有個歷史很長的工業反而會令融資的方式變得很狹窄,因為我們有固定的想法如何製作電影。」

他們去過各大影展後,接觸過不同國家的電影人,才發現世界之大,電影的出路可以又多廣。

「亞洲一些比較落後的東南亞國家,他們國內資源唔多,不斷想辦法去試不同可能性,所以一定要去外國搵資源。近至澳門,都有很多人出去找資金,找不同人合作,去做他們的獨立電影,偏偏香港人香港好像太安逸,因為有很多手到拿來的途徑,所以思維都很落後。」

Cyrus接續嘆一口氣,說:「如果要談從前,之前港產片曾經常和外國合作,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之後,合拍片好像侷限了和中國大陸的合作。」

 
 
 

說到底,所謂的視野到底具體是甚麼?大概是放下從前輝煌的過去,看見時代變遷而又勇於接受和學習的視野,才有可能顛覆想像。

香港電影真的已死?
只要電影人心不死,選擇看見世界上各種關於電影想像,
「死唔去的」


 

 

《落葉殺人事件》是一齣日韓港三地合拍的電影
2020年上映,導演三澤拓哉與監製黃飛鵬在釜山國際電影節提交計劃書,並獲得亞洲電影資金資助。

 
 
 

 
 
 

——「平地映社」的全新節目 「亞洲新銳電影的製作生態」

 

「平地映社」邀請了多位本地新銳電影人包括,《一念無明》導演黃進先生、《翠絲》導演李駿碩先生《夜更》導演郭臻先生《亂世備忘》導演陳梓桓先生《十年》導演黃飛鵬先生《落葉殺人事件》聲音設計師鄧學麟先生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發起人任俠先生香港亞洲電影節節目策劃胡芷晴小姐等,並且連結海外多位首屈一指的電影工作者,如:

《天註定》金馬獎最佳剪接的法國剪接師馬修(Matthieu LACLAU)、與泰國名導阿比查邦合作無間的剪接師利.查泰米提古先生(Lee CHATAMETIKOOL)《幻土》導演楊修華先生監製 Fran Borgia 先生、發行《幸福路上》、《女朋友。男朋友》「光在影像」負責人吳蕙君小姐等。

 

 
 

透過與不同的東南亞電影人於網上對談,講解亞洲合製的概念與運作,並探討香港獨立合製的可行性,及需具備的條件與知識,為年輕電影人提供另一種視野。 節目分為「跨國合製」、「後製:剪接」及「國際發行」三個單元,每單元為期一個週末,將選映二十多部來自東南亞、台灣、香港及中國等地的電影;並設有多場線上大師班、專題研討會。

 
活動詳情:  亞洲新銳電影的製作生態​ 放映 | 大師班 | 講座​ 網上節目: 2021年2月25至28日 實體放映: 2021年3月14日起 節目詳情: www.ncchk.org/home/ 登記鏈結: www.ncchk.org/schedule/
 
 
 

最新消息 — 由於反應熱烈,???????????? ???????????????????????? ???????????????????????????????????????? 亞洲新銳電影的製作生態第一部分(25-28/2)網上節目經已額滿。

請密切留意實體放映(14-28/3)的售票詳情。

返回

鄒家成拭淚 :接受苦難、擇善固執、繼續修行

繼續

西九法院逾百人輪候 歐盟駐港澳辦事處派代表聽審

最新

衝擊固有歷史觀《東方之珠的三斤釘》從瑣碎軼事細談奠基香港的釘子

「為什麼兩元硬幣是波浪形?」一拳書館館長龐一鳴看到「港識多史」的新書《東方之珠的三斤釘——25個奠基香港的歷史故事》時,這行字句令他眼睛為之一亮。他曾帶團到歐洲旅遊賣藝,大家從街頭表演「賺幾多食幾多」。偶然之下,他發現香港的波浪形兩元硬幣在全世界屬頗為罕有。於是,他與團友以手中一枚兩元硬幣,成功與不少當地人打開話題、分享香港的故事。 最後,他們提出對方以兩元歐羅換取這枚硬幣,「香港人就識笑啦,嗰陣匯率成 1 兑 9。」許多人對這枚波浪形硬幣感到新奇,爽快地答應了。如此平常、瑣碎的軼事,往往最能引起大家的興趣。館長一鳴笑言,若當時分享書中兩元硬幣背後的故事,或許可以吸引更多人。 歷史不能一味歸功「偉人」 這些瑣碎的軼事,正是《東》訴說歷史的形式。沒有像教科書般宏觀的角度、線性的史觀,反而以有趣、瑣碎的軼事,勾起不同年齡層對香港歷史的興趣。 「無論係年紀細細,抑或係『食鹽多過你食米』嗰啲老人家,都可以連結到。」「港識多史」成員Haidee 這樣說。這些故事雖然看似瑣碎,卻又彼此相關,例如硬幣的故事,可以連繫到鈔票的發行、聯繫匯率的由來等,「好似啲 Wikipedia page 一個個 tab 撳出去咁。」 Haidee 表示,他們希望讀者學習到的不只是書中的25個歷史故事,而是一種方法,一種態度。成員期望《東》只是一個開始,促使讀者主動接觸其他歷史知識,甚至培養歷史的閱讀素養。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而接下來,她和另一店長Sam 的經營目標是令書店賺錢,他們認為這樣才可以證明「書」不是夕陽行業,同時令人看見有不少人在這個領域深耕細作。當然,他們也想前來書店的讀者可以打破界限,Minami 說:「一間書店雖然得四面牆,但閱讀帶畀你嘅經驗係可以打破四面牆。」 4月初,記者來到開張兩個月的界限書店。疫情裡,傍晚的彌敦道很少人。來到樓下,記者低頭用電話查找書店的地址,「你係咪去書店啊?」保安問我,「10樓啊!」記者問他是否很多人到書店,他說間中就有人問書店在幾樓。接近收舖時間,在記者來訪的兩小時裡,界限書店一直維持著「數個讀者」的人流。 店長Minami 興奮地分享著她打算在書店舉辦的活動。那時,她仍是七份一書店「東南樓」的店長之一,她的小書店「跟住」放了一個金色的煲,供讀者與她寫信聯絡。她分享了大學住宿的一件往事:因為看見一個宿生的心願是要一個筆友,她就寫信給對方,頻密的書信來往令她感受到文字的溫度,也重拾了對文字的熱愛,因此,她很重視書店、書本、文字令人與人聯繫、交流,而遠多於純粹顧客和店主的金錢關係。 開店遇上了第五波 這也是她要開書店的原因。周末也看舖,是想多跟讀者交流。 她說:「獨立書店同大書店唔同嘅位,就係人同人嘅聯繫會多好多,如果無呢啲嘢嘅話,咁點解要開一間獨立書店呢?我會覺得如果你想做書店店員,其實同一個普通讀者唔同,就係要好珍惜呢一份可以因為書本而同人交流嘅機會,單純只係鍾意閱讀,做一個普通讀者都可以,但做店長可以分享呢份喜悅之餘,你可以做好多嘢去推廣閱讀。」 所以她很想多點時間留在書店,甚至認為現在的工作和興趣劃了等號,所以一星期工作六日也好,精神也是快樂的。她表示,每個讀者,特別是第一次來到書店的讀者,都會留下對書店的第一印象,她因此更想親力親為,令讀者明白她的想法。Sam 形容Minami 是一個溝通型的店長,會主動與客人聊天,而他則是自閉型店長,他平日到髮型屋理髮或是乘的士,也很抗拒與陌生人聊天,所以他也會留空間給讀者,他說如果讀者也不想和人聊天,可以在他當值那天到界限書店。 但即使Sam 只會自閉地坐在收銀位置,還是有客人主動和他聊天,有時還會談到由他策劃出版的書籍,令他發現原來讀者會有這樣的想法、一本書還可以用一個新角度推銷。為何客人會主動與自己聊天?Sam 想到了,他們是可憐他,「有時我會諗,點解的士佬咁多嘢講,就係因為佢哋個工作環境好封閉,得佢一個,好悶,所以我諗啲讀者見到我一個人坐喺度成日,就會可憐我,陪我傾偈解吓悶。」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香港回歸歷史一刻,一晃眼便留了25年。朱迅說小時候移民,在海外一心回香港記錄回歸那一剎,他覺得自己有一種使命感,「那一天(1997年7月1日),好像斬開我們一半,6月30日是英籍,7月1日就已經不同了」。 他回到香港,努力爭取採訪機會,一整年拿相機記錄香港。他記下英軍最後服役的時刻,回歸當天清晨冒著雨見證解放軍軍車入境,走入砵蘭街拍攝雀仔街的消失⋯⋯。1997年他已計劃將照片先放著,待一年舉辦展覽公開。選了2022年公開,他解釋原因簡單:《中英聯合聲明》保證香港50年不變。50年過了一半,香港究竟有沒有變? 《HK1997 》記錄了1997年的此情此境,霓虹燈映照街上不同人種翩翩起舞,回歸前眾人依依不捨。當時的香港,中西兼容並包,香港人在告別已交了150年多的老朋友,不捨之際,留下來的人也夾雜著對未來的期盼。朱迅坦言當時有很多菲林照片沒有沖曬,適逢2022年辦展覽,才Scan相片的底片,香港1997年的輪廓也漸漸重現在他的腦海裡。他看著舊照片,作為拍攝者也驚覺25年前的香港原來曾經是這樣⋯⋯。 「在相片看到船上掛著龍獅旗,自己都呆一呆,我自己也忘記了這景色。那一刻,我覺得(香港)很不真實,英軍曾經在香港海上、航空巡邏,但拿起這些照片,這又是好真實,他們(英國)在這裡履行了100年的責任。」 數年間,香港變了很多。朱迅不時在《HK1997 》抽出作品,重遊舊地拍攝,令他不禁感到香港已變得陌生,有些背景改變,有些場景還在,但物是人非,25年前香港那種繽紛和自由漸漸遠去。 HK1997 ,年份縱使久遠,我們還是要記住我們的1997,我們的曾經。 *  *  * HK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