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場音樂冒險 絕命青年由出走到出碟的511天

主音Soft(左)和結他手Soni(右)去年離開香港,移居台灣,組成獨立樂隊絕命青年,在台灣發展音樂事業。(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11月5日晚上,第13屆金音創作獎頒獎典禮舉行,來自香港的二人樂隊絕命青年是當晚頒獎嘉賓之一。首次站上台灣頒獎禮的舞台,結他手Soni 在台上說,來台灣重新出發一點都不容易,無論在工作、音樂、生活方面都會感覺到徬徨,但曾經有朋友對她們說:「只要我們有覺悟,努力,還有堅持,最後有機會被看見的。」

事後Soni 在社交平台寫道:「雞蛋蒸肉餅當年(2017年)獲得金音創作獎的海外創作音樂獎的時候,沒有親身去台灣領獎,確實感到很可惜。不過也是因為得到這個獎項殊榮,我們才能申請得到就業金卡,重新出發去台灣做音樂⋯⋯」

絕命青年的新專輯內隱藏一組數字「331」,正是她們離開香港和抵達台灣的日子。

去年這一天,出身獨立樂隊雞蛋蒸肉餅的Soni 和主音Soft 背上行李離開了香港,移居台灣,另組絕命青年,選擇由零開始,在台灣發展音樂事業。兩個出走的香港青年,花了511天時間,在今年8月24日推出首張專輯《來一場冒險》。專輯同名歌曲就像二人的自白:Life is either a daring adventure/or nothing at all/總有一扇門/跨過去就有新的世界。

從曲調到歌詞,她們踏踏實實的做音樂,這段日子在台灣走過怎樣的路?

絕命青年Running Youth 由入圍金曲獎最佳樂團 雞蛋蒸肉餅GDJYB 其中兩位成員 Soni 與 Soft 移居台灣後所組成。並於2022年八月推出首張創作專輯《來一場冒險》Our Adventure Begins。

早在2017 年,她們曾想過要去台灣發展。那年雞蛋蒸肉餅憑著專輯《23:59 Before Tomorrow》入圍台灣第 28 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是歷來首隊入圍的香港樂隊,同年在金音獎獲獎,得到台灣音樂圈的肯定。Soni 如今回想:「那時候應該乘着這勢頭來台灣的!」

Soft 坦言一直都想去台灣發展,但當年不懂把握機會,很多東西永遠只說不做:「由以前雞餅玩的音樂到現在絕命青年,我們所喜好的音樂不是香港人聽開的流行曲類型,本身也覺得台灣是比較適合我們的市場。」

奪下金音奬後,雞蛋蒸肉餅繼續在香港做音樂,到世界各地參加音樂節,為其他歌手的演唱會當樂手,經常飛來飛去,直至2020年,鼓手退團,雞蛋蒸肉餅由四變三。疫情期間,她們幾乎完全沒有演出,本身是設計師的Soft 也因市場停擺沒接到Freelance 工作,沒有收入,她一度要兼職做外賣員。

那時候台灣還在舉辦音樂節,讓她們很羨慕,既然在香港沒工作,就決心去台灣發展。本來樂隊三名成員打算一起去台灣,其後情況有變,Bass手Wing 選擇留在香港,Soft 和Soni 二人先行出發。

命不該絕的青年

Soft 自覺幸運:「你要明白那時候香港的狀態,可以走到(能夠走)的人會好想走,而我們好幸運可以做到離開的那批人。」Soni 形容離港的一刻感覺有點夢幻,手中拿着就業金卡可在台灣工作長居,但安頓下來後不久,就有點想家。

過往到外地工作,最長只試過離港兩個月,這次一走就一年半時間。

每逢大時大節Soft 特別想念香港的朋友,她們不時在 YouTube 頻道分享生活日常,家人和朋友都是靠YouTube 得知二人近況,Soni 的外婆也有追看YouTube 的習慣,最愛看孫女彈奏草東沒有派對的結他cover:「婆婆說見我孤伶伶一個女仔去台灣,好慘呀,她在電話喊,我安慰她,一有空會傳多一點我們演出的相片、劇照,給她感覺到我有工作,似返個『奀星』(廣東話「奀星」:半紅不黑的藝人)。」

拋下熟悉的生活來到台灣,感受到兩地文化差異。事實上,她們很快融入新環境中,租住的公寓類似香港舊式唐樓,出入要行樓梯,也要追垃圾車 1,Soft 當上機車族2,她大讚在台灣叫外賣和網購好方便;Soni 靠教結他幫補收入,每星期練攀石,最近首次台灣環島遊。還有,在不同城市搜索美食。

在她們眼中,台灣人重人情,不過說話比較婉轉,至今還未習慣當地交通混亂。沒有駕照的 Soni 表示,平日走路或乘機車後座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絕命青年一手包辦《來一場冒險》專輯的製作,結他手Soni 透過上網自學,負責歌曲的混音工作。(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一手包辦全碟製作

訪問當日,記者與Soft 和Soni 在視像見面,兩人回答問題不時互相取笑,感情要好,「拍住上」背後也有他們的辛酸。她們的YouTube 頻道「小軟子又有心事」有一系列移台生活影片,從租屋、裝修到搬傢俬等都親力親為。Soni 直言人在異地凡事都得靠自己,生活上各種大小事,兩人共同討論和處理,就連自資出碟都一手包辦,因為預算有限,沒有租錄音室錄音,只在家搬出床褥和被鋪,包圍出一個錄音空間。

Soft 笑談進去錄音差點「唞唔到氣」:「我們以前會有錄音師,有人幫我們做mixing(混音),自己處理少很多東西。老實說,並不是台灣沒有朋友做這些(工作),也不是不可以找香港朋友替我們做混音,但我們沒有這個資金。」

於是她們一手包辦新專輯的大部分工作,包括曲詞編、樂器彈奏、錄音、拍MV、專輯封面及海報設計、宣傳、對外聯絡等。Soni 更透過上網自學,負責歌曲的混音部分,她憶述雞蛋蒸肉餅做歌的時候,每個成員各有分工,bass 和鼓的部分並非由她構思,各人有不同想法,絕不會左右彼此的創作,現在要一個人決定所有製作,她做完最初頭的編曲,再跟Soft 溝通編曲上需要修改的地方,形容「好自由亦都好大責任」。

從移民潮談到戰爭的無奈

新專輯收錄七首歌曲,除了〈天始終會亮的〉和〈等待〉外,其他歌曲都是來台之後創作的。Soft 解釋離港前已經寫好〈天始終會亮的〉雛形,在台灣隔離期間完成編曲:「雖然話有些歌來到台灣才寫,但我的思想層面還停留在早幾年的氛圍,所以這張專輯始終有講些少人的離愁別緒。」

「明天雲飄往哪裡/沒有人知道/只要太陽還是會升高/只要明天還會來到/天始終會亮的」。

全碟歌詞由 Soft 執筆,她認為歌詞寫得直白,「我諗已經是我們能夠比較坦白的最後一段時光,老實說,我自己對於將來的香港,並不是很有信心。我覺得他日有更多說話未能講。」

《天始終會亮的》—— 明天的雲飄在哪兒 / 沒有人知道 / 只要太陽還是會升高/只要明天還會來到/天始終會亮的。

至於歌曲〈致留下的你〉及〈給遠走的你〉,其實不是為自己而寫。在城市經歷新一波移民潮時,Soft 觀察到社會就去留問題爭論不休,兩首歌在說同一件事,只不過用不同角度出發,歌詞想說的是「無論走或留也是個人的決定,沒有說好還是不好。」她不諱言,創作這兩首歌時,心裡想著有些人離開以後再也不能回港,那種心情不只是不捨,還包含複雜情緒,她嘗試代入這些人的角度去寫歌,交代彼此的心情。

問她們最喜歡哪首歌曲,Soft 笑對方每次演奏〈來一場冒險〉時都會稱讚自己,Soni 興奮地說:「依首歌彈到中後段越來越好聽。」Soft 揀選了〈等待〉,分析這首歌在整張專輯中曲風最另類,是耐聽的小品,她自剖歌詞寫得比較含糊,填詞時一邊望着住烏克蘭的新聞,一邊幻想台灣打仗,最後要求Soni 在音樂中段加入炮火聲,「為何歌名叫〈等待〉,就是因為我們沒有東西可以做,只能等待。」

就如歌中描繪,「突然公路崩塌了/前面火球飛過來/我衝進身後大樓/該往上還是往下走」。Soft 補充說,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以前沒有想過第三次世界大戰會何時發生,但現在世界亂到無辦法估計得到,好像在發一場惡夢。

Soni 分享了〈等待〉另一個故事。這首歌的編曲版本在2014年已經有個雛形,不過後來放下了,想不到 7 年後來到台灣,當她重聽舊demo 找靈感,就覺得是時候重編這歌,讓它面世。她沒修改原曲的結構,僅在編曲和用聲方面再作調整:「經過了這麼多年我會進步⋯⋯其實這首歌也等待我發布它。」

專輯最後一首歌〈來一場冒險〉呼應主題,「因為我們真的決定了移居台灣,無論我們最後是否可以留在這裡很久,都叫做重新出發。所以是我們的人生中,其中一場冒險。」Soft 表示還有更多人去了不同國家,他們都迎來一場冒險,不用擔心太多,反正預計不到世界將來會變成怎樣,「梗係活在當下,依家呢一刻開心咗先。(當然活在當下,當刻先開心吧。)」

專輯發布後,絕命青年走遍台灣大小場地演出。圖為她們今年參與台北「萬華大鬧熱」生活節。

踏入音樂事業第十個年頭

從雞蛋蒸肉餅的〈榴槤乜乜乜〉、〈Why Don’t You Kill Us All〉、〈而你我都知道一切回不去了〉,來到今天,她們組成絕命青年繼續訴說社會議題,Soft 強調音樂創作是表達個人感受,生活總離不開這些議題,每每看新聞就會見到,所以有必要記錄下來:「歷史是由統治者去譜寫的,他可以寫到歷史,但他改不了我們的作品。」

她打了個譬喻,古時候杜甫的詩作就是描繪那個朝代民間的真實情況,她覺得音樂創作人也可選擇做這樣的記錄角色,剛巧《來一場冒險》就是記錄這個朝代的香港有一種離鄉潮。

雞蛋蒸肉餅2012 年成團,今年是 Soft 和 Soni 入行做音樂的第十個年頭,被問到現在心態有否改變,Soft 稱音樂是她的快樂泉源,一開始夾 band 只是抱着著玩的心態,當興趣而已,當時又有全職工作,發第一張專輯後才發覺:「唔係喎,音樂可以再認真啲。適逢有機會可以上音樂節,心態便慢慢轉變,原來我們可以認真去夾 band,可以當作一個職業。」十年過後,她認定要用音樂作為主要職業。

絕命青年來台灣用有限的資源繼續創作。

Soni 認真地回答,她在十年前已經很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就是彈好結他、做編曲、做演唱會樂手,然後一步步走上製作人之路。回顧十年來做過的事,這些目標她都一一達成了,從前沒想過可以飛去世界各地演出,現在所做的工作讓家人感到驕傲。她想了一想,續道,不知道下一個十年會怎樣:「我想我們會繼續堅持下去,字典裡面沒有放棄。」

雖然入行十年,兩人來到台灣,幾乎以新人姿態重新出發。專輯發布後,她們忙個不停,跑音樂節、做Livehouse 甚至到菜市場表演。

為了讓更多人認識絕命青年的音樂,她們展開環島之旅,花一個多月時間,在每一個縣市藏下專輯,像漂書會般,讓有緣人找到,沒料到有樂迷把「漂碟」當成尋寶遊戲玩,專程跑到宜蘭、花蓮、苗栗等地尋寶。Soft 笑稱:「如果我在香港做這件事,我很怕沒有人參與。」

接下來,她們想在台灣多待一會,看看這場冒險之旅能走多遠。

絕命青年來台灣發展,他們的新作品記錄了他們的「一場冒險」。(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引用/參考資料

  1. 註1台灣實行垃圾分類,訂下掉垃圾的時間,居民要跟隨垃圾車的時間去掉垃圾。 
  2. 註2乘電單車的人們

Kanice Yan

專題記者

返回

平機會推聾健司法平等指引 條文不具法律約束力 不包括警員偵訊過程 組織質疑淡化傳譯制度問題

繼續

有罪/無罪以外的公義 感謝《正義迴廊》給記者一個沉默的空白格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