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 Rice 畫展:反思現代人的思想「窒機」「雪花」背後的強烈藝術概念

五大洋七大洲的權力遊戲

紛亂當下,藝術家們沒有因此卻步,反而覓著更多的話題,更大的板塊,讓更多人反思當下的行動。在熱鬧的藝術五月中,藝術家Jimmy Rice 的個人展覽於銅鑼灣希慎廣場內的Shout畫廊開幕。這是Jimmy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展覽,透過描寫歷史、新事為現代找出路。

資訊泛濫 無法沉思

展覽命名「Glitchy」,官方簡介中提及「在社交媒體廣泛應用的當今,每個人都會接收到很多資訊,並且這些資訊非常多元化,會導致人們的思想『小故障』。」差不多每幅畫也在暗黑的背景中,滲出一個又一個添上強烈螢光色的人像,而他們又被更多的筆觸遮蓋。 

現今社會,電子產品故障時,畫面只會停頓,但在十多年前,畫面會出現各種「雪花」。這些遮蓋著人物的筆觸就是Jimmy運用畫筆把「雪花」定格。當我們每每想專注於一件事情時,電話總會不斷出現不同的「通知」,讓我們「窒機」。現在的畫面或許沒「雪花」,但思想已被干擾。就像Jimmy從新繪畫的「 沉思者」一樣,無法深思。

為期一個月的Jimmy Rice個人展於Shout畫廊進行。(趙芝婷攝)

概念伸延 從「小故障」談到日本軍國主義

Jimmy把「小故障」概念無限伸展,為人熟悉的李小龍、黑澤明電影中的武士、太空猿猴⋯⋯全是他畫中主角。每個角色也在表達著一種深層哲學,如主題作「The Continents」描繪了各國的權力遊戲。這是展覽中最大型的畫作,由三張畫拼合而成的三聯畫。當中的人與樹的數量代表著五大洋七大洲,各國正在爭奪在地上被過度開採的天然資源。當中紅紅當道站正中的就是玩弄著其他角色的主要人物。雖然藝術家有自己的演繹,但人物代表誰,他也希望留待觀眾聯想。

Jimmy對傳統行業十分敬佩,他認為當中的認真及專注能為當下帶來啟發。他道出向日本傳統行業致敬的「Devoted Series」背後故事:「日本戰敗後,美國對日本的軍國主義有所忌諱。美國認為那些如忍者、武士的工業是在傳承其主義,所以並不允許。相反,為了讓日本人民溫文起來,美國開始把一些相對柔弱的偶像推出市場,就是七、八十年代的那批。」Jimmy認為,現時香港的偶像文化也有此傾向,他希望能讓觀眾體驗剛烈形象背後的重要性。

展覽中他與多位藝術家好友合作了「The Peace」系列。他們除了一起創作,更藉着友誼,把展覽空間分享。在場地內,也會見其好友的作品展出。

Jimmy為來賓於藝術分享中細說日本戰敗後武士的象徵意義。(趙芝婷攝)

用大畫創作出高風險投資

在香港的土地問題的影響下,繪畫大畫的本地藝術家不多,畫功細膩亦屬少見。只因能畫像真度高的人像,需多年的練習與實踐。畫一張又大又細緻的畫需時良久,但價格未必能提升得太高,對藝術家來說,是一個高風險投資。Jimmy難得落下賭注,但亦的確需承擔後果。

他為了展覽,用上了一年多時間預備,亦首次創作非同質化代幣(NFT)在場內與網上供售及把舊的系列重新創作,讓概念與時代接軌。在展覽中段,他舉行了藝術分享會,當天Jimmy除了親自為大家導賞畫作,並進行送贈活動,送出他最著名的「Black Peace」迷你雕塑。

Jimmy最著名的「Black Peace」迷你雕塑送贈活動(趙芝婷攝)

Jimmy跟香港很多藝術家相比,可能已算是幸運的一群,能得到整個商業畫廊的空間展出作品,但亦跟很多行業一樣,面對著飄忽的疫情與不穩的經濟環境,要賣出畫作也不容易。在商業與藝術中,Jimmy選擇兩者兼顧,為自己帶來繼續創作的收入的同時,也為觀眾帶來概念性強的創作思考平台。

「JIMMY RICE GLITCHY x the peace」展覽

時間: 5/20/2022 – 6/20/2022

地點: Shout Art Hub & Gallery香港銅鑼灣軒尼詩道 500 號希慎廣場 1 樓 109-112 號舖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 星期日, 早上11點 至晚上8點

趙芝婷

小島在地公民記者

返回

東海堂縱火刑毁案 探員憑對話辨認少年聲音 「對第3被告嘅聲音,有個熟悉度喺度 」

繼續

東海堂縱火案 法官考慮反修例少年案 被告或面對刑期覆核 兩少年認罪被判入勞教、更生中心

最新

界限書店:與文字結緣 如果這是閱讀交友配對計劃

「我唔信書店賺唔到錢!」界限書店店長Minami 看過書店的財政報告,有點生氣地說。界限書店位於旺角彌敦道,開業約三個月,一開張便遇上第五波疫情,就連人流極旺的彌敦道都變得非常冷清。幸好捱過了第五波,

HK1997  — 那一年,是屬於香港人的

「很少人用年份作為一個攝影題目,我揀了1997,因為1997年是屬於香港人嘅」,攝影師朱迅說。 正當香港人在1997趕上飛機離開之際,當時二十出頭的朱迅(Birdy Chu) 千里迢迢從外國回來,見證

驚,你就輸一世

在旺角的言志區實體舖雖然沒有了,我們在網上仍然為讀書們選書,選擇這個時代你可能適合的書籍。末世言志,起來,我們不做奴才!問該問的問題。

來一場網課:離散嘅香港人,不如一齊用廣東話學習?

移居海外,縱使在海外說的是外語,廣東話就像我們身份的印記,如影相隨的牽引著我們,想表達時潛意識總是想用我們的母語—廣東話。因為有互聯網,移居他方的香港人,仍可以在網絡聚首,一起用廣東話學習。這是網課平台「學識」創立的原因之一,而疫情令老師和學生都習慣了上網課,則是學識成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