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秋天寫一封信 —  The Hertz 與22位本地插畫師共同譜出《末世情書》

The Hertz於開幕禮舉行了三場 Acoustic Mini Live 演出。

本地獨立樂隊The Hertz (赫茲樂隊) 聯乘22位本地插畫師,於貳叄書房舉辦「末世愛情月·本地插畫家畫展」,以響應最新單曲《末世情書》。場內一共展出22幅畫,靈感均來自22位聽眾的愛情故事。在畫展開幕的首日(10月22日),The Hertz更在現場進行了3場Mini Live演出。 

結他手Ricky形容這是第一次「有齊歌、畫、展覽、MV及表演」,能以不同面向傳達出作品的訊息。以往的創作都是偏向從個人經歷出發,今次邀請聽眾加入了他們的故事,是一個頗新奇的集體創作。

填詞人何秀萍:「末世好似係香港嘅特色。」

《末世情書》由何秀萍(叉姐)填詞,她的作品有達明一派的《那個下午我在舊居燒信》、王菲的《心路》等。叉姐在分享會中透露,雙方在一次拍攝機會中認識,她笑言自己與The Hertz五子「冇乜差距」,自2019年《末日快車》已經有留意他們。有一天主音Herman 突然發了一段語音訊息給她,她形容Herman是「口震震咁」問她可否幫The Hertz 的新歌填詞,她立即答應。她又打趣的說自己「其實唔係咁得人驚」:「我一向做嘢都冇大冇細,唔需要論資排輩,尤其是做創作,覺得好玩就得。」

叉姐得知新歌會收錄在新專輯「The Present」(當下),初時他們是想着日劇風格的愛情故事去寫,後來叉姐收到了歌曲較完整的版本,加入了來自匈牙利的40人弦樂團為此曲錄奏,叉姐笑言感到大驚:「Demo(樣本歌曲)由acoustic(原聲)結他變40人orchestra(弦樂團),喂大佬好grand(豪華)喎,我點寫呀,我真係好驚呀!」

後來叉姐再次以當下的感受出發,她坦言經常感受到一種「末世感」:「幾廿年前已經末世了一次,但點解個末世永遠都唔到,或者永遠都唔完?好似係香港嘅一個特色。」下筆寫詞的時候正值秋風起,沉浸在秋天的格調,便有了《末世情詩》的概念。

為何後來歌名變成了《末世情書》?叉姐說:「都是情書較好,書即是一封信。這一兩年我們寫多了很多信,無論是甚麼信⋯⋯你哋自己知啦。」經歷過《末日快車》的無力與壓抑,《末世情書》為The Hertz、為香港人鋪排了一條成長之路,提醒我們是時候靜下來,情緒沉澱過後以筆記載。

畫筆下的22個「末世」愛情故事 

為籌備是次畫展,The Hertz徵集到過百個由聽眾投稿的愛情故事,再選取了當中22個故事,供22位插畫師自由創作,當中包括小克、江記和阿塗等,主音Herman亦是其中之一,不少人在開幕當天亦有到場。有插畫師表示平日亦有參與繪畫廣東歌封面、音樂MV等製作,但和眾多插畫師同時合作則是第一次,樂見有人會將音樂結合插畫。

黎特(Knight Lai)作品《烽煙之霧》

《烽煙之霧》由黎特(Knight Lai)所畫。他形容故事發生於一個近似未來的戰爭中,主角的另一半被捕,二人被分隔。留下來的人希望紙飛機可以飛過末日圍牆,以信傳情。

故事節錄:

/那夜霧霾裏,二人自此無從選擇。未來被瓦解之際,一道城牆之隔,他們亦不願轉身離去。最後一次看見曦時,他們沒有道別,只是有人向桐遞上一張字條,寫著:「烽煙之霧,不悔遇到。」而桐第一封信便回道:「末世未淺,約定再見」。/

鬈毛西(Curly Sai)作品《花火》

《花火》由鬈毛西(Curly Sai)所畫。故事主角沉醉於自己與前度的回憶,將所有回憶稱之為「花火」,主角對二人的回憶十分執着。鬈毛西把故事錄了音,反覆聽了百多遍,最後以這幅畫作回應:「想話畀佢聽,就算捉緊到個『花火』,花火爆起上嚟嘅時候,你都會受傷。 」

這是充斥著離別的世代,歌詞中有句寫:「很多經過/不見了/只得一堆碎片」,當初是什麼原因讓彼此分開?「情」或許只是一瞬間的花火,有人選擇在「末世」中愛上一個人,而當他離開了你,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末世」?如Herman 所說:「世界可能不是那麼重要,身邊的人便是我們的全世界。」

插畫師:經歷過傷痛之後 會迎來「藝術的反彈」

常以創作諷刺時弊的插畫師阿塗亦有作品參展,今年四月他因「精神壓力大」宣布離港,再次惹來公眾關注本地的創作空間。插畫師黎特坦言擔心是無可避免,惟地域並非限制,「只要是香港人,做的便是香港創作,去到一個更自由的地方可能仲好。」

同一個插畫主題,造就了22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黎特覺得近年來,一些以前人們覺得比較「indie」(獨立、非主流)的藝術和人才相繼湧現,「有啲文藝復興嘅感覺。」

他以彈弓作比喻:「當一個地方,經歷過一些很大的傷痛或壓力後,藝術就會反彈,創作力會大飛躍。」

近年還有不少歌手推出動畫MV,包括The Hertz 大受好評的《千世書》。插畫師鬈毛西慶幸,愈來愈多歌手在做音樂的同時,更願意投資做動畫,推動不同領域的發展,迎來藝術創作的百花齊放。

《末日快車》

2019年時,《末日快車》有句歌詞寫:「飛快點快點/離開故地詛咒」唱出了迷途的無奈,彷彿惟一可以做的便是走。這輛快車行駛至此時此地,是時候慢下來,爭得一口喘息的空間,聽一下《末世情書》:「這風光變遷/要多些相見 」。學習珍惜僅餘的時間、珍惜身邊人,不論身處在哪個地方,都能夠找到我們的快樂。

場內展出22幅由本地插畫師根據聽眾故事而創作的插畫。(黎𧘲妤攝)

展覽詳情

末世愛情月.本地插畫家畫展|The Hertz最新單曲《末世情書》x 貳叄書房

日期:2022年10月22日-11月22日

地點:貳叄書房

地址:香港青山道489-491號香港工業中心B座7樓15室

黎𧘲妤

《誌》 實習記者

返回

官:行為肆無忌憚、目無法紀 推理小說家子謙認罪囚45個月

繼續

1965年蛇之目壽司店血案 揭開聾人運動序幕 關注組:如實傳譯被告之言比審訊時間重要  

最新

來一場音樂冒險 絕命青年由出走到出碟的511天

11月5日晚上,第13屆金音創作獎頒獎典禮舉行,來自香港的二人樂隊絕命青年是當晚頒獎嘉賓之一。首次站上台灣頒獎禮的舞台,結他手Soni 在台上說,來台灣重新出發一點都不容易,無論在工作、音樂、生活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