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卓斯

12 報道
繼續閱讀

初見、重遇、偶遇 事隔六年仍然是熱愛海明威的何逸君 

「這是一些關於展覽的資料,在枱面上也有我的一些小說段落的劣作……」,「Peter Hemingway」是那份稿件的署名,像我在碧街時遇見的他,何逸君依舊是滔滔不絕的那個何逸君,熱愛海明威,事隔接近六年,第一印象還是沒變。影像裏的何逸君和現實中站在門口迎賓的何逸君,不時會同步發聲,前方的喇叭在播放影像中的對話,後方的何逸君本人也說個不停。
橫洲滅村大限 地政入村拆屋 – 誌|HK FEATURE
繼續閱讀

橫洲滅村大限 地政入村拆屋

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成員表示,是次地政比上次更高姿態收村,準備了很多事前的工作,例如安排約二十名的身穿紅背心的保安守在村口,又有便衣、軍裝警員佈防,令到村民很懼怕。
繼續閱讀

社工劉家棟:我坐的冤獄

註冊社工劉家棟去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光復元朗」遊行中手持社工證,在警方與示威者之間調停,以身體擋在警員長盾前,上週在粉嶺裁判法院被裁定阻差辦公罪成,申請保釋等候上訴被拒,即時監禁一年,今(六月二十三日)再到高等法院申請上訴期間保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