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人餐廳返工「黑白分明 」 僱傭齊齊儲錢為未來見

有次餐廳只有零星客人,不禁令人擔心佔地千呎的餐廳,在這時期是否能撐過來。老闆娘羅頌恩(Gladys )有十一名員工,他們大部分是聾人、弱聽或是有特別需要的人士。Gladys 說,「籽樂一定是告急,而大部分告急,都是他人幫我告急」,籽樂沒有打告急牌,是因Gladys 很怕「其實有人比我還要慘」。

更多

佐敦「濃姐腸粉」創「亂九咁拉」「催淚蛋」百般滋味在心頭

「濃姐石磨腸粉」座落在佐敦上海街,店鋪名稱讓人想起老字號腸粉店,筆者以為有老師傅操刀整腸粉,但走進濃姐石磨腸粉,只見身形魁梧的男店主Johnny熟練地拉腸粉,不消數分鐘,就做好一盒熱騰騰的腸粉,女友Kimmy 把醬料包裝好,再把外賣給客人。  曾經有街坊光顧買腸粉,劈頭第一句就問:「咦,濃姐竟然是個男人?」 Johnny 笑著解釋:「我母親和女友母親同名同姓,都是叫濃姐,加上是女友母親把腸粉的秘方傳給他們,所以才叫做濃姐石磨腸粉。」 有志者事竟成 開拓另一門「手藝」 「濃姐」本人傳授了甚麼腸粉的秘方?Johnny 說,石磨腸粉和一般腸粉不一樣。一般市面上的腸粉都是用麵粉做成漿,再用布拉成,腸粉皮會較厚。「濃姐」店雖少,但五臟俱存,有一部鎮店之寶石磨機,腸粉都是用石磨陳米造成的米漿造,所以腸粉皮會較薄。他老練地把熱騰騰的米漿盤倒滿,又隨即舉起冒煙鐵盤子把米漿倒滿整個盤子,看起來易如反掌,但實際上卻要下不少功夫。  Johnny之前一直在親戚經營的琴行做鋼琴老師,但他自知道不能一輩子依靠親戚的幫助,認為「有能力搏一鋪為何不自己話事」,於是才開始修煉另一門「手藝」——整腸粉。「濃姐石磨腸粉」在2019年5月正式開業。那時候,他早上四時就到店舖工作,工作至凌晨兩點才回家,每日只睡了兩個小時。這種生活模式只是維持了兩至三個月。 幽默的他說:「愛因斯坦每天都只是睡四個小時,我睡兩小時,發覺自己發現超過了愛因斯坦的步伐,做腸粉做到變成了沒有靈魂的物體,所以真的要休息一下。」短短數個月,這間新開張的小店已經引來不少街坊客人,總算有穩定的客源。 受抗爭現場啟發 發明「催淚蛋」腸粉 開店不久,2019年的反修例風波一觸即發。街頭抗爭在油尖旺的橫街窄巷發生,警方發射橡膠子彈和催淚彈成為了日常。「濃姐」座落在市區,也成為了催淚煙的受害者。「就算隔了一條街,但子彈數量太多,濃度太高,所以煙就攻了過來。我試過有一晚是來不及離開,一關閘,煙就飄入來,我們又咳嗽又滲眼水,之後第二日就沒有辦法開店了。」 Johnny說,類似事件接而連三地發生,每次他都要把所有食材棄掉,有好幾天都不能開店。「因為聽了不少專家意見,食了催淚彈污染的食物很大機會有皮膚過敏,或者令免疫系統會有問題,所以我們連出前一丁都要洗一洗個面才再做,對面的超市也很誇張,是拆了再裝修,將所有風槽都扔了。」 然而,他們沒有因此視為不幸,反而用就社會事件表態,更用作靈感來源創作新的腸粉。「我最記得是九月多的時候,我就創立了一種腸粉就叫「亂九咁拉腸粉」,都表明了是閒人與狗不得吃用。」這種腸粉包含了「九」種材料,寓意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他說:「每一個人吃一條腸粉都有唔同的感受。」 還有另一種在餐牌上惹人注目的「催淚蛋」腸粉。這種腸粉的材料是「蛋」和「芥末」。Johnny會將芥末放進醬油中,而非腸粉內,讓顧客可以自行調配味道。 「芥末和胡椒是有比較近的味道,會讓人咳和流眼水,這會讓你回想起真正催淚彈的味道。」有一位食客未嘗過真正催淚彈的滋味就問他腸粉的味道到底是甚麼,他回答:「你食下咪知囉。」就在這個食客吃完這碗腸粉後當日下班就碰上街頭衝突,嘗過真正的催淚彈。漸漸地,這位食客也變成了「濃姐」的熟客。  除了這兩款,還有「扮曬蟹粉腸」、「生砌豬肉腸」等,都是Johnny的創新之作,亦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好奇前來一直試。  「濃姐」用石磨陳米造成的米漿造,與一般腸粉不同。 Johnny曾是親戚琴行的員工,他從女友母親身上學得獨門手藝—整腸粉,於是趁年輕出來創業。 捱過低谷為社會點燈 幫助有需要的人 訪談期間都可見Johnny和女友都是樂觀派,但不得不承認面對龐大的損失 。「催淚煙的影響,加上政治表態之後曾經一週收到八個投訴,差少少就要封店,食環都要來巡視, 食品製造牌照搞了八個月⋯⋯。」 面對種種打擊,他不禁想:「2020年的新年後,租約都過了三分之一,得到什麼了?好似越來越差,去到租都不能繳,我是否應該繼續呢?人是否應該有plan B ?」一連串對於自己得質疑幾乎讓他放棄繼續經營小店。 此時,有一個街坊走進腸粉店,得悉這個消息後就對著緊地對他們說:「你們要撐住,我不想你們放棄。整條街只有你們表態。你們是一盞明燈,如果繼續點亮,就會有更多人瞓醒,或者更多人表態。」 一言便驚醒了Johnny,他決定堅持繼續做。皇天不負有心人,捱過寒冬,生意總算有起色,街上竟然又多了數間新店就社會事件表態。 

更多

藝術識條鐵之茶記壁畫大觀園 合發老闆:用僅餘自由做好文宣

合發茶餐廳康先生(Eric)最近更逆市而行,在尖沙嘴山林道開設另一間新的西餐廳「Plan B」。老闆Eric 進化合發茶餐廳的「藝術氣息」,在新店掛上壁畫。這次是一副西洋油畫。畫中更有香港人熟悉的元素,包括獅子山、傾斜的鐘樓和香港民主女神像的身影。背景用色暗沈,有部分更畫出煙霧彌漫的感覺,也讓不少人看出共鳴。

更多

兄弟幫食堂推毛孩料理 抗疫社區自救

當旺角不再旺,當區的小店如何守?疫情反覆,政府防疫措施後知後覺,民不聊生。聖誕節面對晚市堂食禁令和二人限聚令,大家開始出現抗疫疲勞,街上人流比前幾波疫情為多,然而似乎也難以扶食店餐廳一把。   七月遷往新址的「兄弟幫食堂」重新開業,半年內已經歷兩次晚市堂食禁令的衝擊。「兄弟幫」一直提供早午市港式茶餐,新店加入晚市串燒放題及清酒選擇,讓大家可小酌幾杯,一直以來反應不錯。然而,第四波疫情的堂食禁令實施後,晚市完全暫停,生意大跌四至五成,老闆依然堅持開舖,他說最緊要員工有人工。 今年七月,兄弟幫舊址遭業迫遷,有熟客替他在上海街物色新舖位,令他十分感動。(關震海攝 【記者周敏兒報道】 歡迎毛孩一齊食 推高質寵物餐單 難關難過關關過,老闆彭生最近和太太最近嘗試新計劃,推出貓狗寵物餐單,反應不錯。早在舊店時,「兄弟幫」已是間寵物友善的餐廳,歡迎客人帶同毛孩用餐,現時新店亦設寵物專用凳。彭生家中也飼養一貓、一兔和一鸚鵡,而彭太喜歡鑽研寵物料理,不時製作給自己和朋友的寵物試食,大家都很喜歡。餐單經過改良,十月底開始在餐廳加入寵物餐單,嘗試開發另一個市場。此舉可讓食客和毛孩齊齊用餐,也可增加收入來源。 兄弟幫食堂推毛孩料理 抗疫社區自救 寵物營養是一大學問,如何配搭食材、了解寵物必須和非必須的營養素等等都非常重要。為此,彭太修讀了有關寵物營養的課程,增進專業知識,能更精準炮製寵物料理。彭生表示:「現時提供的寵物料理適合貓狗食用,只是份量上的不同。我們都會留意寵物的即時反應,是否喜歡吃。如有食物敏感可預先通知以作調整。」由彭太主理的自家品牌Pet Mealer,供應的恆常新鮮寵物料理有四款:芝士漢堡拼雞肉薯條、萌寵香烤串串拼盤、萌寵迴轉壽司和萌寵料理OMAKASE,非常精緻吸引。 訪問當日正值下午茶時段,有數枱客人帶同毛孩用餐,其中一枱客人點了毛孩迴轉壽司給狗狗吃,份量太多吃不完,食客請伙記幫忙打包帶走,狗狗以為自己美食被搶,發出低沉的「嗚」聲表示不滿,很是有趣,也正正表現出毛孩對食物的滿意程度。他們未來亦會嘗試推出兔仔寵物餐單,「一來自己有養兔仔,二來其實有不少兔聚,大家會喜歡帶自己兔仔參與聚會,一齊拍照、打卡,兔仔寵物餐單有其一定市場。」   老闆彭生加入「上善若水」計劃,只想只同路人繼續互相支持。   參加「上善若水」計劃:仲有其他人需要幫 除寵物料理,近日餐廳亦推出感謝祭現金劵,早、午、晚、下午茶餐均有現金回贈、免費升級飲品或送小食等優惠,吸引街坊光顧,維持一定生意額之餘,也讓街坊以經濟實惠的價錢食餐飽飯,效果還不錯。 儘管老闆推陳出新,但計劃趕不上疫情的變化。訪問前一天,剛好是晚市禁堂食首天,只能做外賣生意,生意慘不忍睹。彭生笑言:「晚市堂食由之前延長至凌晨兩點,到縮短至十二點、十點,到而家連晚市都做唔到。」 訪問之時,聖誕節及除夕臨近,他早為這段期間的晚市入手不少食材,惜晚市堂食禁令來得突然,令他大失預算。現時會試推外賣、團購,或是到會服務,希望做到跨區人流。他認同這次感染人數的確比之前多,「每日超過百宗。大家雖然有抗疫疲勞,但亦知道感染風險高,好多人其實都擔心,會減少外出。」晚市休息不是沒想過,他在意的不是賺錢與否,而是希望能養住班伙記,大家生活能維持就可以了。 在去年社會運動期間,彭生一直有推出飯劵計劃,亦與不同機構合作推良心飯劵。疫情影響下,最近雖暫停推出自家飯劵,但仍有參與旺角「上善若水」計劃,讓有需要的人好好吃頓飽飯。 「作為香港人,喺香港開間舖頭,喺旺角區經歷過咁嘅黑暗時期,唔係淨係自己,其他人都需要人哋幫。如果自己有能力,都希望幫到其他人。盡力幫得幾多得幾多。」 七月轉到新舖,兄弟幫嚐試做串燒晚市。 感觸香港 勿忘良心店的努力 問及對今年的香港的看法,彭生感既分享:「就算疫情好返香港都未必好,本身香港問題存在好耐。面對疫情無咁感觸,反而對今年年頭一路發生的事情感觸。雖然社會運動暫時停止,但衍生出的問題慢慢出現,有人移民、流亡、走的走、拉的拉、有人政黨退出埋,議會都無埋。」 這一年,不少良心店捱不過疫情打擊結業,捱得過的靠著同路人互相支撐。 彭生認為,黃色經濟圈除了經濟支持,也是一種歷史記錄,告訴大家很多餐廳、商店在這年多的付出,「現時小店經營困難,甚至結業在所難免,但希望香港人唔好忘記他們。」     兄弟幫食堂 地址:香港旺角上海街455號

更多

全年無休「好心」生果店 芊菓屋為街坊篩選優質水果

在大角咀埃華街、角祥街交界的十字路口,面向七十年代落成的大同新邨、還有千禧年代落成的君匯港,在新舊交錯的地段,老街坊想買高檔生果,步入一式一樣的超市是「唯一選項」,還有沒有其他選擇? 去年四月,該區多了一間生果檔「芊菓屋」,專賣海外高檔生果。店主劉啟明(下稱:阿Ming)說開業不久遇上抗爭運動,緊接世紀疫情,阿Ming 坦言疫情對生意的影響無法想像,只能堅持替街坊揀優質生果,做好民生生意。 疫情之下,生果店靠街坊支持,晚上十時關店,阿Ming 便趕到果欄搜羅最好的生果給街坊。年中無休,只想給街坊食最好的生果。 【記者劉曉靖報道】 阿Ming說只要用心,做好街坊生意,總會有回饋的。(劉愛霞攝) 做好民生生意 「好心」生果有好報 婚後居住在大角咀的阿Ming 察覺到大角咀不論新街坊,還是舊街坊,大角咀食好生果是有所需求:「其實每條街都有生果鋪的,那些叔叔婆婆(開的)、街市超市,其實這個範圍的屋邨,合計起來我想都有超過十間的生果鋪,所以希望走中、高檔路線。」 水果受氣節影響大眾購買水果意欲,阿Ming 去年選擇了生果淡季四月開舖,夏天水果當造期又遇上香港最動盪的時刻。年初開始疫情蔓延全球,大角咀變得冷清,阿Ming指隨着探親活動和朋友聚會減少了,確實影響周末的生意,可幸仍然有不少街坊反持,「(芊菓屋)唯一的好處,是做街坊客,如果我做的是旅客生意、在旺區,一定會有影響。我這些(關乎)民生的,就覺得還可以。」 店主阿Ming收舖後便到果欄選最好的生果。 談到店名的意義,阿Ming 笑言對於中文名字的起源沒甚印象,大概是感覺上「菓」、「屋」這些字都較有日本的感覺,而開業時構思主打日本水果,便以此為名。 倒是英文名字「Wholesome Delivery」,音似粵語中的「好心」,意指「將好心帶給大家」之餘,當時構思可能有送貨服務。 開業後,阿Ming 也確實這樣做了。雖然受疫情影響,阿Ming 尚未能考到車牌,但仍然為客人提供送貨服務。「譬如大角咀區,我們只要是不用行樓梯的,滿$150就會送貨。現在有固定的客人,譬如(住在)離島,我們都有(提供)送貨。我們送到上船,在中環碼頭放上船,離島的街坊就在船上接收。」 小店沒有成本擁有公司貨車,阿Ming 指會透過傳召貨車或乘搭公共交通工具送貨:「有時候call車(傳召貨車),會貴了,唯有自己賺少一點,沒理由叫個(客)人負擔的。」有幸阿Ming遇上不少貼心的客人:「有些客人可能住港島區,就叫我送到他住在九龍的親戚那裏去,說自己再叫家人去取。久不久就有這些『好彩』的事出現。」 芊菓屋買滿$150送貨,店主跟親人合作運輸生果。 把不好的生果留給自己 創業之前阿Ming從事文職,「芊菓屋」開業了年半,對水果已是十分熟悉,因開業前已協助水果供應商的朋友,累積不少「實戰」經驗,但阿Ming 笑言跟供應商交涉,亦交了不少「學費」,貨到手最後靠自己把關。阿Ming笑說:「我是挑選來賣的,有些人不是的,(貨品質素)怎樣都會賣,我就不是的,篩選過OK才賣,就少了很多生意(收入)。」 阿Ming指,很多貨品他們都是篩選過,質素不好的、爛的生果,留給家人自己吃。「未知道這個是否最好的方法,但對街坊有個交代」,他又笑言,家人因此吃了不少貴價水果。 為了收集意見,阿Ming也會不時邀請客人在品嚐過後給意見,試過有街坊買了美國橙,吃起來卻是椰子味的,還特地帶了下樓來讓他嚐嚐,倒是有趣。 日本生果雖然價錢高,在疫情下仍有街坊支持日本提子。 作息、家庭責任與店鋪 取捨與調整 芊菓屋主要由阿Ming一人經營,縱使有家人的幫忙,很多事做老闆仍需親力親為。疫情前,阿Ming

更多

大角咀人嘅喇沙串燒店 疫情下堅守即燒即食

大角咀利得街,兩旁雲集六十年代入伙的舊樓,地舖車房、洗衣店及雜貨舖等地區小店,環繞新開的酒店和私人住宅連大企業商場,在這個旺角、太子與奧運交界,新舊建築並立,新一代活在舊區,自成一格。老街道一隅,「匯味堂」開業三年、連Google實景地圖仍未顯示出餐廳所在,夫妻檔司徒駿熙(阿熙)和黃芷茵(Dodo)在這資訊發達的年代,開店至今只是「佛系」宣傳,疫情下兩公婆胼手胝足,疫情下依然做即叫即食的串燒,堅持串燒的浪漫。 【記者劉曉靖報道】 佛系宣傳 用食物搵客 老闆娘Dodo在大角咀土生土長,丈夫阿熙亦已在此區居住十數年。連開業餐廳都選址在大角咀,二人定必對大角咀老區情有獨鍾。原來二人在構想之初,打算在大坑開店,希望小店效法外國風氣,讓客人輕輕鬆鬆地用膳。最終是在一次偶然之下,走進了三年前人煙稀少的利得街,遇到了空置的鋪位,就此結緣。 匯味堂開業以來,除了兩個易拉架,便再沒有特別進行宣傳。廚師出身的阿熙解釋指,由於他們燒烤、串燒方面是做「生燒」,若是做了太多宣傳,客人蜂湧而至,會一時間應接不暇,有「換枱」的壓力,客人不能輕鬆享用美食。 阿熙認真地說:「你要客人站在門外等兩個小時,才能進去吃一份食物的時候,其實那件食物又是否值得去等呢?如果做多了宣傳,會影響質素,那麼我寧願選擇質素,而不選擇那人(數)。」Dodo亦言:「我們覺得,如果客人喜歡吃,就自自然然會從他的口中,與身邊的朋友分享。」   堅持串燒「趁熱食」的藝術 疫情之下,外賣大行其道,阿熙和 Dodo堅持,即叫即做。Dodo:「很多客叫咗飯,我哋先煲飯」;在一個講求效率的速食年代,阿熙笑言:「是,我們是在倒米(做蝕本生意)⋯⋯」 匯味堂打從開業以來,已設有外賣,可是二人總是阻止客人叫外賣,因他們堅持串燒是即燒即食才好到原汁源味。例如串燒,哪怕只是帶到樓上去食,放到盒子裏去,焗了一會都已經有水蒸氣了,Dodo很緊張地說:「真是不行的!」 匯味堂以馬來西亞喇沙湯麵和串燒為主打菜式,如此配搭新鮮;但在固定的餐單之外,店內亦貼滿了手繪的紙牌餐單,他們說因每天到旺角、深水埗、佐敦街市搜羅新鮮的食材而改變餐單。 他們表示,曾經有客人跟他們說早已想好了十種要選的食物,結果到了店內,見到新貼上的紙牌,又糾結了一輪,很是有趣。Dodo笑說:「其實有時候,基本上他不用特別去想,只要當日佢來到,就自自然然會找到當日適合他的食物。這樣才好。例如茶餐廳,你都知道就是那幾道菜了。」 疫情來了 老闆娘白天另覓全職頂住 阿熙憶述,疫情最艱難的時期,政府宣布開始恢復食肆堂食至晚上九時的當天,他們在晚上七時開店,馬上就坐滿了可容納的規定人數。甚至有位熟客,在他六時半開店準備時,對他說:「我來報到了」。他笑了笑:「亦因為這個原因,令我們在這次疫症中,仍能夠生存下來。」 世紀疫情這一浪蓋過來,對於小老闆並不輕鬆。在疫情最艱難的時候,Dodo 找了一份全職,「匯味堂」才勉強撐得住。早前疫情稍為緩和,阿熙和Dodo 曾想過招聘一名員工分擔,但疫情反反覆覆,他們不想請了人又突然暫停工作,寧願自己辛苦一點,待疫情過去才招聘人手。「我不想給他製造失望的感覺」,Dodo如此說道。 我們是廚師而不是廚房佬 二人對於出品的食物甚有要求,很大程度源於對現時飲食業界和文化的懷疑。阿熙着緊地說:「(面對)現在的飲食行業,我會跟客人說你們是在吃階磚,而不是在品嚐食物。你會看見它(餐廳)裝修得很美很別緻,擺放得精緻少少,你會覺得那碟菜就是好吃的了,但是,食物不是這樣的。」 他們亦道出香港人對飲食業界的「有色眼鏡」。阿熙說:「在香港,你就算做日本餐、中餐、西餐,都已經有很大的分野了。中餐會被叫作『廚房佬』,但不知為何日本餐會變成『日本師傅』,西餐當然就是『大廚』了。你會很專業地稱呼他們,但其實不代表做西餐、日本餐,就是高人一等。只不過是待遇比較好,還有人們的有色眼鏡叫作淺色一點。」 縱使他們亦直言是太理想化,他們還是想要從自己開始,改變這樣的風氣,恢復廚師的專業。阿熙自嘲道:「不會認同這個世界,但亦不代表這個世界會認同你。」   參與上善 若水幫有需要的人:「做到,為何不做?」 除了對於飲食業界,阿熙和Dodo亦希望能從自己出發,影響、幫助到更多的人。去年社會運動時,匯味堂已參加了「良心飯券」和你埋單計劃。但其實在此之前二人已經有意推出飯券,幫助區內的有需要人士,因此他們參加了《上善若水計劃》。Dodo道:「做到的話,為何不做?一頓飯而已,值多少錢?或許在你不知道的時候,有人需要那一碗飯。」 在金錢之外,還有更多的訊息可以累積傳達出去。阿熙說:「我們都試過遇上一些人,說自己有能力,不需要(飯券)。那我就說,不如當這一餐十幾元的飯是我寄放在你那裏的,當你見到有需要的人,你就去幫其他人。所以就是,不要吝嗇,要將這一樣東西滾下去。當你一個傳一個再做下去,其實影響可以很大。」   匯味堂 店鋪地址|利得街千歲大廈地下6號舖

更多

疫情四波殺到旺角不旺 八福烏冬店老闆Peter Ho:只想人人有飯開

在旺角E2出口轉入女人街,平日熙來攘往的旅遊購物區,今日逛排檔,行十步便「吉」兩檔,有時更出現大批PTU 在大街戒備,令氣氛更添蕭瑟。本周中,新冠肺炎疫情第四波殺到,壞消息令各行各業意志消沉。疫情無限復活,但業主不會無限期減租。全城陷入低潮,仍然有老闆不減人手,靠口碑撐住生意。 在女人街經營十三年的烏冬名店八福,夏天第三波有熟客日買百包烏冬救亡。政府在周三(二十五日)下午宣布餐廳每坐收緊至四人,市道消息傳政府很快收緊至一枱二人,屆時食肆生意又會跌至冰點。消息一出,老闆Peter Ho氣來氣喘,跟水吧聾人打手語叫杯茶定神,他盤算的除了面前的一盤生意,也是香港人的溫飽:「十一月老闆們收到政府最後一批補就業資助,不分黃藍,舖頭死得好快。我一聽到第四波來,我就諗,好多人無飯開,我希望幫到幾多得幾多⋯⋯。」 Peter Ho 正密鑼緊鼓,先推2蚊炸蝦,又打算重推夏天的特價飯,希望旺角街坊人人有飯開。 【記者關震海報道】 加入「上善若水」計劃 為有需要人添飯添湯 年屆六十的八福老闆Peter Ho 選址旺角,烏冬店隱逸於女人街內,旅客可能過其門而不入,識食之人則遠道而來幫趁。Peter Ho 堅持賣的是烏冬的質素,賣的是香港人結合日本人的心思。Peter Ho 笑起來瞇眼,疫情一浪接一浪,講起街坊情,他依然滔滔不絕:「以前暑期工,今日都成為醫生了,仲同我合照添」;記者大聲稱好:「咁你以後做手術唔洗錢啦」,Peter Ho 百無禁忌,笑不合攏:「連佢阿媽都係咁講呀」。 餐廳內賣的是烏冬,桌上交雜的是閒話家常,在不尋常的生活添上歡欣。 經常講「幫得幾多得幾多」的Peter Ho 近月加入旺角「上善若水」計劃,將飯券(在油尖旺指定餐廳使用)派給有需要的人。 「我見個年輕人每次都要求畀多啲飯,我就不經意說:『呀,唔好意思,我寫多咗個湯呀』。」旺角人流如鯽,Peter Ho 在收銀櫃一眼關七,「留意咗佢好耐,朋友食多多,他每次只嗌一個飯。」 「當你用晒零用錢,就用『上善若水券』啦。」Peter Ho 最後送了兩張『上善若水」券給這位青年,坐在隔桌上的婆婆聽到老闆與這位青年的交流,於是買券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這個緣份,又讓Peter Ho 送券給 一位單親媽媽,「她又要照顧媽、兩個仔女,我叫佢放假一家大細落街食,唔嚟我嗰間都得,總之幫到幾多得幾多。」Peter

更多

太子雷生春隔籬有間青花亭 建築美食融薈中西做好本土客

置身於旺角荔枝角道與塘尾道交界的三角形地段,屹立一座近九十年歷史的戰前唐樓──雷生春堂(下稱雷生春),其設計既具古典意大利建築特色,頂層外牆同時嵌有雷氏家族留下的中藥店號石匾。雷生春堂歷史悠久,九巴創辦人雷亮遺言中堅持保留中西合璧的雷生春,2000年古物諮詢委員會評列雷生春為一級歷史建築,成為座落太子的地標。 2019年七月,雷生春旁多了一個鄰居,沿荔枝角道方向走不足百米,映入眼簾的是一間門口呈拱形設計的多國菜餐廳,雪白色的外牆,旁邊掛著一面以青花瓷造成的小門匾,寫上店舖名字「青花亭」,盡顯古典優雅。 記者:劉愛霞 青花亭老闆之一莫庭掀(Jun)坦言第三輪疫情下,他們曾一度洩氣,幸好八月只是暫停營業了一陣子。(關震海攝) 今年三十五歲,是青花亭店主之一的莫庭掀(Jun),過去十年從事珠寶零售業,顧客對象是自由行遊客,惟Jun 一直有感本地經濟傾斜於旅遊業並不健康,懷著心願求變圖強。Jun 機緣巧合下認識到另外兩位合夥人,更於去年七月落實開小店,盼服務港人,做「貼地」生意。Jun 說,「有些人說要做十四億人生意,其實香港七百萬人的生意也可以做得很好」。 可是,Jun 沒想到,店舖開業遇上硝煙之夏,開業滿一年,一路走來不易。Jun 形容這年創業之路猶如坐過山車,「除了社會運動,竟然遇上疫情,疫情還有第二波、第三波,第二波疫情還好,第三波疫情禁晚市,我哋真係灰曬(很灰心)」。 以青花瓷多國菜為賣點 推門而進,餐廳四周佈滿與青花瓷相關的物品,包括瓷器、壁畫牆、畫作,主角都是富有白藍格調的青花瓷製品。餐廳樓高兩層,拾級而上,來到二樓,瞥見樓層採用了拱形設計,讓人仿忽置身於異國。Jun 指這「山洞式設計」是他的主意。 對青花瓷情有獨鍾的Jun ,細數店舖裝潢設計意念,他說:「青花瓷盛行於民國初期,歷史悠久,後來流傳到世界各地製作,融合了不同文化」,妙計多多的 Jun 相信各式各樣的文化融合起來,可以擦出火花,帶來新意。是故Jun 他以糅合中西文化的青花瓷為主題,開設這間主打多國菜式的餐廳,命名「青花亭」,除了是想突顯這是一間以青花瓷為題的餐廳,Jun 更指出青花亭的英文名「Aobana」的讀法,帶來日文讀音韻味,如此種種混合,以此來代表餐廳理念是最合適不過。 青花亭選址毗鄰雷生春堂,Jun 解釋是因為其中一位搭擋自幼在當區長大,對太子、深水埗有一定的情意結。而身為區外人的Jun,亦受雷生春堂具濃厚歷史文化氣息吸引,他更指出,「我們留意到這區老齡人口較多,但我們仍想一試,招徠擁有相同理念的年輕客人」,為社區增添活力。 水清沙幼洗乜坐飛機 – 雜果 Yogurt Bowl Jun 說,這道甜品的命名,是節錄自本地樂隊 T.O.N.I.C.K.的歌曲《what a sunny day》,當中的一厥歌詞。自年初疫情伊始,Jun 和他的同事有感港人日常活動或多或少受限制,鬱悶無處伸。Jun 希望借甜品來慰藉港人未能周遊列國之苦,於是以乳酪為主角的,配搭水果及麥片等配料,做成一道乳酪碗,酸酸甜甜的口感,盼能為客人帶來新鮮感。 開業遇反修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