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與社區

鬧市中的鄰居 趙曉彤《翔》記雀鳥生活:愛香港,愛自由的鳥

讀趙曉彤寫香港雀鳥的新書《翔》,會以為她是經年累月的專業「雀膠」。書中紀錄了四十種香港的野生鳥類,曉彤細緻地寫下了牠們的生活,觀察入微的程度絕非三兩個月可以做到。原來,2017年年末,她仍是一個觀鳥的門外漢,為了寫一個雀鳥的採訪專題,才剛買下一副望遠鏡。對雀鳥的觀察,從那時開始。

黑窗里眾籌重開一扇窗 當抗爭是日常 煮食是人民之間的連結

記者想起去年在台灣看大選期間,與咖啡店的店員聊天,說起香港的亂七八糟,不知怎地提起了「德昌里二號三號舖」,「我認識他們,之前我到香港有去德昌里啊!」他說那裡是個很捧的地方,驚訝的瞬間又不感訝異了。畢竟聚在一起的他們,各自參與和經歷過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自會吸引同路人到訪。

跨國合製 香港電影新出路?

New Cinema Collective 首個節目「亞洲新銳電影的製作生態」由平地映社主辦,獲電影發展基金(創意香港)資助,探討近年亞洲獨立與藝術電影的製作案例,邀請具代表性的影人包括監製、導演、剪接師及國際發行,分享其參與及推動新銳電影的製作經驗,嘗試於當前社會環境下,重新審視香港電影製作的可能性,為年輕影人提供另一種視野。

灰飛煙滅前 港產片光影中永續香港街景
「電影朝聖」翻開王冠豪的二次人生

在這樣的展覽場地,配合剛看畢電影的記憶,聽著「電影朝聖」作者王冠豪(Gary)說著主角在街跑比賽跌倒後,幾近暈眩倒地,視力模糊仍要奮力奔跑的一幕:「導演說特地拍這個位置,那時正在下雨,剛好經過,有種連結喺到,拍出來的效果感覺是意外的。」令電影傳遞的訊息更深刻。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