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聆訊 最後一天】梓樂被裁定「死因存疑」真相消失在八秒之間

透過目擊證人及閉路電視重組梓樂由出門至墮樓一刻的去向及舉止 ,今日(一月九日)死因庭研訊公布周梓樂的死因結果,梓樂的死亡日期 2019年11月8日,受傷時間2019年十一月四日,約凌晨一時,死亡原因是頭部受傷,受傷地點是將軍澳尚德村停車場A,死於高處墮下。 經過兩天的退庭商議,陪審團以四比一比數裁定「死因存疑」,並作出兩項建議,包括建議停車場管理公司,更新閉路電視設備,自動實時設定,避免盲點;在停車場三樓石牆加欄杆之類作警示和指示。 在尋找真相的路途上,仍留下一大堆謎團 — 梓樂如何墮樓?墮樓前神志是否清醒?最後交託什麼物件?交託給什麼人?未出現的證人看到什麼?閉路電視拍攝不到梓樂最後消失的八秒,還有未有現身的關鍵證人,都成為今次死因庭的重點。誠如周爸爸說:「仍相信」,希望「在有生之年」客觀的貼近真相。可是毫無疑問地根據環境證供,我們還不夠貼近真相,而關鍵在於梓樂在閉路電視鏡頭中消失的八秒之間。 【記者王紀堯、王鈴欣、關震海報道】 消失的八秒 由專家的推論填補 專家證人鄭郁棋整合閉路電視片段後,推論梓樂是自己從停車場的三樓墮下,但並沒有鏡頭拍攝到梓樂墮樓前八秒的情況。 在這八秒的空隙,專家證人是計算在二樓高層的閉路拍攝到疑是梓樂的人走上三樓頂,距離二樓低層拍到有閃光出現的時間(案件重組後,鄭相信那是梓樂)。由於閉路電視是隨機轉動的,而且鄭亦計算當晚三樓的閉路電視亦有多個時段,拍攝不到梓樂,有些時段更長達三十多秒,所以拍攝不到這八秒為正常。 另外,至今仍沒有直接的證供顯示梓樂是如何墮下及其墮下的姿勢。鄭郁棋計算出梓樂墮樓前八的平均步速率為1.9米/秒,比梓樂當晚走其他路段時的速率為快(1.8米/秒、1.2米/秒),為什麼梓樂在此路段走得如此快? 多個專人證人均指出梓樂是「打橫」地墮下,而頭是與地面的第一個接觸點。專家證人江金富計算出梓樂用了0.93秒墮下,扣除反應時間,只有0.23秒做出反應,所以未必有時間調整姿勢。但鄭郁棋到現場做勘察時計算到一個人若沒有被分散注意,在離三樓矮牆0.8米便會發現矮牆外是「中空」的,到底梓樂在走隨牆前會否已意識到矮牆外是「中空」,亦沒有相關的證供。 兩個月的聆訊,餘下一大堆謎團。 梓樂獨行 墮樓姿勢或是否遇襲成謎團 此外,記者在庭上細看閉路電視,梓樂於01:00:16 回富康的天橋,突然獨個兒掉頭又回到停車場,不明所以。根據當時市民拍到的影片,影片有二十多人由停車場走到天橋,傳出有警察進入停車場的消息,在此時梓樂回到停車場。 在庭上多個閉路電視觀察,梓樂入?(23:55)一刻開始,大部分時橡低頭拿手機,跟街上一群「街坊」遇到催淚彈拔足狂奔的舉止有所不同。 梓樂總是冷靜地獨個兒均速行走,一路上沒有跟其他「街坊」攀談,一仰頭便四處張望,特別對身邊擦身而過的人特別注視。 《誌》記者曾在梓樂由二樓走上三樓、最後在閉路電視顯示的位置。記者急步走三樓矮牆,需時約八至十秒時之間,由此推斷若果梓樂在墮樓前遇襲,必須在數秒內發生。要留意一點的是,矮牆的左邊是消防走火通道,通道門口有透明的窗可以清楚看到誰在斜路走上三樓,只要匿在防煙門內,見到目擊人物走過,待目標走過防煙門,直接從後衝前目標,推目標人物下去,是有可能做到的事,而走火通道是沒有閉路電視,是案件「盲點」之一。 後樓梯走火通道沒有閉路電視成「盲點」。(《誌》資料圖片 ) 應受關注的「盲點」 沒有CCTV的升降機和後樓梯 研訊期間,在管理公司的供詞中可見能夠通往各層的升降機和後樓梯根本沒有閉路電視。威信停車場管理(控股)有限公司的分區經理黃偉倫的供詞中指,停車場的電梯內有一個「半圓形,類似CCTV的物體」,但裡面沒有鏡頭,又確認沒有裝任何鏡頭影向街外和行人路,而走火通道樓梯間並沒有裝置任何閉路電視。 這種限制造成多處未能拍攝到事發情況,造成盲點。 梓樂最後的訊息 警方破解了梓樂的iPad, 並在梓樂的Telegram中發現梓樂墮樓前十五分鐘曾經分別在Telegram 群組發出訊息,指自己出現在停車場 「食花生」。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最後一天】陪伴梓樂最後一里路 周父: 我想同個仔講 我盡咗力搵真相

周梓樂成為第一位在抗爭現場身亡的人,裁判官高偉雄對於梓樂在現場的身份當作示威者仍有所保留。高認為梓樂沒有任何示威用品,他亦曾在TG 跟朋友對話中說「食花生」,行為不似示威者。無論如何,梓樂在現場的身份未明,因為太多見證者沒有出來,兩個TG 群組的朋友沒有出來,有可能在二樓平台見證梓樂墮下的兩名中年人不知身份,墮樓前後曾在三樓出現的途人亦沒有出庭。真相未明,兩個月的死因聆訊,連梓樂是否確認示威的參與者,亦不確定。 可是,對於周梓樂的父母,梓樂的只有一個身份,是他們唯一的兒子。 「佢個名叫周梓樂,他只是恰巧不是你家兒子」 2019年十一月八日梓樂離世後的第個晚上,街道有塗鴉寫這句說。那時正值抗爭半年,寒風凜凜,字句令人深思。「恰巧」的還有周德明和李麗麗在香港回歸之年誕下的寶貝兒子,他倆等待一年,終於開始為時兩個月的死因庭,在庭上每上重溫一次兒子生前點滴,一起調查他死亡的原因。 兒子:我們盡了力找真相             一月九日晚上七時四十五分 — 周氏夫婦步出法庭,周媽媽先站着面向記者,首度開腔:「我只是說一句話—謝謝!」。 周母有默契的先離開,在她身後的周父帶著口罩,難掩倦容,行前一步,如常等候記者拍照,雙手抓緊背囊帶,緩緩走上「咪兜」,說他最想說的話: 「我想跟個仔(兒子)講,我們二人已經盡了力去找真相⋯⋯」, 周父一度哽咽,輕掩着黑色口罩頓了 一頓, 「就如法官這樣說,真相還差少少」。 周父續說: 「這不止是我們的事,也是你們(香港人)的事。好多謝陪審員,他們真的好認真。我好尊重陪審團的決定,他們不會理會時間,一定要找到答案為止,現在的答案就是『存疑』。未結案陳辭我會猜想,當裁定『存疑』,我就不會猜想。希望在我有生以年,真相會浮出來,真相不 一定是遇害,是意外也可以。」 誓要為兒子找出真相 周父一如以往,站在傳媒面前,似是跟兒子面對面對談,那樣和藹親善。他鼓起勇氣,向他的兒子說出最珍重的話,有生之年不放棄尋找真相的機會,他又透露常常「探梓樂」,不用明天專登去,現在夫婦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 回顧兩個月的死因庭研訊,死因庭大多都是早上九時半開庭, 周父周母總是比預定時間早至少十五分鐘到八樓的法庭外等候,上洗手間、看看法庭外告示。「家屬入得」,他們就進入法庭內陪審團旁的近親席。從秋天到寒冬,從不缺席,不遲到早退,每天如是。 在庭上,每次證人作供時也仔細翻閱文件,休庭的時候爭取時間與律師商量。研訊期間,記者曾經到事發的到尚德停車場A觀察,現場碰到周氏夫婦在周梓樂懷疑墮樓現場仔細視察,一攤水漬、閉路電視的位置,周氏夫婦交頭接耳,小心翼翼記錄下來,一心替兒子之死尋找真相。 父親沉着有禮 決心找真相 周梓樂的父親衣著簡單樸素,幾乎三件衣服輪流穿著就來法庭聽研訊,其中一件寫上「HOPE」。 第一天的供詞,父親作供,說梓樂的身世。 每句說話都十分謹慎,

更多

【法庭觀察】【#周梓樂死因聆訊】記者手記:兩天漫長的等待 想哭但哭不出來

週五 大家都失了預算 週五早上九時半開庭,眾人估計在法官作最後引導陪審團後,陪審團一天內就能得出裁決結果。記者和公眾人士比開庭時間早了約兩小時在法院大樓外等候聚在一起說,「下午應該就有裁決」,「彥霖的案件只是退庭商討四小時」。 記者和公眾人士早在午飯時間結束前回到死因庭外等候,但午飯時間過了後,死因庭仍遲遲未開庭。大家都猜度著陪審團的進度。大家都難掩焦急的情緒,「之前旺角暴動案退庭商議了差不多一個星期,我天天到法院等」、「徐步高死因裁決都只是用了大概一天」,大家嘗試計算這次退庭商議所需的時間,令看似無止境的等待有一個終點。 四時半,大家充滿期待,陪審團說依然在討論證供階段,下午五時半再開庭 經過七小時的退庭商議,陪審團仍然是商討證供的階段。法庭今晚將安排交通工具送陪審團到高等法院休息室,明日早上九時半會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死因庭繼續開庭。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亦命令傳媒不可拍攝載陪審團的車輛、引用車牌、或者車輛內任何情況。 週六 從天曚光到天黑黑 早上寒風刺骨,但大家沒有遲到。七時半,法院大樓外早有十人排隊,排頭位的是曾經出庭作供的崔家朗。 死因庭準時開庭,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提醒陪審團一些實務性的事宜之後, 就讓陪審團繼續退庭商議。 上午庭內沒有傳來任何消息,大家在走廊上問法庭保安會否「收到風」,觀察家屬和律師的反應,結果都徒勞無功。 記者聚在一起從討論陪審團有可能質疑的證供,到過往死因庭最長退庭商議時間的紀錄,亦有記者在一邊工作和看書。法庭的走廊上一時熱鬧、一時沉寂。中午十二時半,法庭走廊傳來廣播聲「陪審團現在放飯,大家可以在兩時半再回來」。法庭外又是一種帶著複雜情緒的嘆氣聲。 經過一天半的退庭商議後,法庭在下午三時在開庭,大家都忐忑不安,是否有裁決?還是有其他問題?到底去到甚麼階段?記者們頭上多個問號,結果陪審團向死因裁判官提出有關證供的兩條問題。 第一,有沒有人市民證人在證供提及三樓石牆外是否「中空」,以及政府化驗室鄭郁棋博士如何計算出梓樂墮地位置與二樓矮牆相距1.3米。 高偉雄回答指,在市民證人「白帽少年」崔家朗的證供中曾經提及因為住在那個地方很久,知道這個石牆是「中空」,至於鄭郁棋則是用市民證人蒙先生提供的照片估算距離。高提醒陪審團他們要裁決的五個項目只需達成大比數的裁決,即三比二即可,亦不需告知裁判官基於甚麼證供裁決。 高問:「今日之內會否達至裁決?」 陪審團表示答:「答不到」。 高回應:「我不想給予任何壓力,但法律規定星期日不能召開死因庭,所以若今日沒有裁決,便要下星期一才開庭。」死因庭會在下午約四時再開庭,了解陪審團的進度並再作安排。走出庭內,有些人打定輸數說:「我們周一再來排隊吧」,有些人就說:「周日不開庭,應該無論如何都今天內有結果」。 約四時到五時,法庭曾經進行兩次內庭研訊,每一次見到梓樂父母進入法庭,記者和公眾都會背起書包,蓄勢待發。法庭外保安姨姨說:「沒有這麼快,你們先坐下吧。」大家一動不懂,仍站在庭外,直至法庭再沒動靜才坐下來。死因庭在下午五時再度召開,高偉雄補充,除了有關崔家朗的證供,周父的證供中亦有提及自己不知道二樓停車場有分高低層,亦不知道三樓石牆外是「中空」,又宣布六時再開庭。 晚上六時,天入黑,法院大樓走廊上的燈熄掉了,保安阿姨大叫一聲「啊!」,坐在椅子和地上的記者紛紛嚇一跳,原來只是燈熄了,只有廁所內的光投射出走廊。 庭外一片緊張氣氛,大家屏息靜氣,廁所又傳來哭聲。兩整天的等待是否終於有結果?「入得了。」坐在地上的記者,坐在椅子上的旁聽人士立刻站起來,魚貫進入法庭。大家都靜候最後的結果。 鼓起勇氣直視他們的眼神 陪審團說:「討論去到尾聲。」 六時二十分,法庭走廊上的燈再次亮起了。氣氛又變得輕鬆了。 記者們和公眾人士在七時半開始就堆在門口。七時四十分,終於可以進入法庭。 陪審團四比一裁定梓樂死因存疑。父母親表面平靜。 歷時一個多月的聆訊終於結束了,研訊期間記者們總是要趕着出庭拍攝要離開的證人和走到死因研訊主任旁邊細問案件詳情。這次,不少記者都等着周氏夫婦離開近親席走向法庭出口。大家都對他們點頭示意。 這是大家終於鼓起勇氣直視他們的眼神,向他們點頭,周媽媽向記者方向微微鞠了一躬「我只講一句話:多謝大家」。 法庭門外,記者匆匆收咪收機,周氏夫婦慢慢消失在我們的視線。兩個月的努力有沒有隨風而逝?公司Whatsapp 群眾「周梓樂死因庭」突然寂靜下來數分鐘。電話閃爍一下,似提醒還有心跳的人。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廿六天】裁判官不確定梓樂曾參與示威 否定墮樓前遇襲或被推跌

周梓樂死因研訊踏入第二十六天。所有證人已經完成作供,律師就案件的利害方面亦完成結案陳詞。今日死因庭裁判官高偉雄結案陳詞,總結證人證供,並引導陪審團。高在引導陪審團的開端,提醒陪審團不要被傳媒的報道和自己的政治見解影響,陪審團要考慮的只有死因庭的證供。高將於明天總結陳詞,並讓陪審團退庭商議。 【記者王鈴欣報道】 高引導陪審團要以「相對可能性」的準則(即一件事的存在可能性比不存在的可能性較大)來衡量接納證供與否,但在某些證供上陪審員應以「毫無合理疑點」的準則作考量,高會在稍後引導陪審員。 周氏夫婦出席研訊,周母在庭上首次發言。(王鈴欣攝) 排除被推跌的可能性 關於代表梓樂家屬的鄭律師昨日指案件的調查受到警方觀察影響,高指死因庭找警方協助調查是一直以來的做法。高又說若對專家證人有任何質疑,該在庭上提出。但高提醒陪審團專家證人的證供都是根據一些他們自己接納的證供而作的推論,陪審團可選擇不接納他們的證供。 另外,高引導陪審團可排除梓樂被推跌的可能性,因為梓樂的重心高要從三樓矮牆被推下,推梓樂的人需較大的力氣。 根據專家證人的證供,梓樂若是被推下就會以「倒豎沖」的方式跌下,會傷及頭頂,但梓樂頭頂並無骨折。 高亦引導陪審團自行考量在梓樂消失於閉路電視的八秒前,鏡頭拍到由二樓上三樓停車場的黑影是否梓樂。之前政府的專家證人鄭郁棋亦是根據影像中行走的路徑推斷那人是周梓樂。對於鄭郁棋推論梓樂是自己走到矮牆然後墮下,高重申這是「間接證供」,陪審團可考量接納與否。 引導陪審團不要猜測證供以外的事 高指出無證據顯示梓樂參與當日的示威,因為梓樂在Telegram群組中表示他到現場「食花生」,而梓樂當日外出時都沒有帶「其他示威者會帶的東西」,例如頭盔、豬嘴等。高認為雖然梓樂在Telegram最後向友人表示他「攞嘢畀人」,但並沒有證據顯示梓樂當日約了人、拿什麼物件給人等。高引導陪審團不要猜測梓樂當時做了什麼。高又提醒陪審團不要對警方指不能解鎖梓樂的iPhone有任何猜測,因為警方的證供說是他們不能解鎖梓樂的電話。 【案件編號:CCDI932/19】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廿五天】梓樂之死 誰在責難?

周梓樂死因研訊踏入第二十五天。昨日所有證人已經完成作供,多日研訊一共傳召了四十八位證人。今日分別由代表周梓樂的大律師鄭淑儀,代表消防處的大律師陸栩然和代表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結案陳詞。 【記者王紀堯報道】 周梓樂墮樓事件,仍有很多不解之謎。(《誌》資料圖片) 陪審團不應受政治立場影響 警方的代表熊健民大律師是最後以為律師代表陳詞。 熊陳詞開首提到,社會高度關注事件,坊間已有不同的猜測和說法,指「真相對於家屬和社會都有很大的意義」。 「陪審團不應該自設立場,受到個人的喜好和政治立場而影響到證供的判斷,庭上傳召的證人不是來自某一個團體和政府部門的一言堂。他們上庭的目的都是法庭找尋真相,還原事情。因此他們的積極性不應該影響證供的可信性。」 熊律時指,本聆訊的證物和證供十分全滿,期望陪審團不是聽取單一證人和證供,而是全面綜合所有證供和證詞還原真相。熊後來提到兩個關注的重點,均牽涉到社會到警方的質疑。 為何要受到批評? 雙重標準? 「其中一個關注的重點,警務人員有否干擾甚至阻擾,甚至有沒有警務人員袖手旁觀或見危不救」。熊指出,整個研訊中並沒有證人指警方對救援造成干擾。 「當時督察黃家倫為何沒有留下來幫手救援,因為當時派隊員了解過梓樂的情況,確認沒有需要幫忙,黃才離開,他是有更高層次的考慮,一方面是傷者已經有急救人員協助,沒有需要警方的協助,同時事件停車場可能有潛藏罪犯,調查和緝捕『刻不容援』,其實是各施其職的情況,可能有人不認同警方在示威中扮演的角色,但消防員負責救援,警察負責拘捕,又有什麼問題?為何要受到責難?」 「如果當時黃督察在現場,沒有就有可能的罪犯展開追捕,有沒有人會責難黃督察和警員錯過好時機?」熊又以消防員不套取指紋、不拿牆上的樣本化驗,公眾又是否會批評消防員?有沒有雙重標準?當時的情況,警員留下如何在救援工作如何能夠幫手?」熊提出一連串的反問。 「庭上沒有任何有講法說警方可以幫手,而他們沒有幫手,這些批評沒有實質的說法,這些批評是蒼白無力,沒有任何證據支持。」 每一句都言之鑿鑿。 去年十一月八日,科大學生悼念梓樂。(《誌》資料圖片) 是誰阻的路? 從阻礙救援工作的批評,到回應社會有質疑有人人搬開路障。熊大律師繼續有力地陳詞。 「有人問警員有沒有幫手消除路上的路障,但根據『細搶』消防車只是用了一兩秒去清理路障,如果只是這樣,要警員去清理路障,這樣做會否費時失事?市民關心警員有沒有盡本分,尤其是救援,我明白救援工作是分秒必爭,但與此同時有沒有考慮到在尚十路口造成阻塞,導致消防車沒有辦法駕駛入街口是誰?」 「示威者見到消防車依然寸步不讓,我無意作出政治評論和道德批判,只是在說一個客觀而無可置疑的事實。」「無意」的道德判斷卻有明顯的指向性。 熊提到另一個涉事的持份者,物業管理公司,描述當時有車堵塞在緊急車輛出入口,「如果在事情上需要問責,罪魁禍首應該是負責廣盈閣的物業管理,他們是難辭其咎。」 滔滔不絕的陳詞,節奏明快,充滿諺語和四字詞。到了後來提到庭上的實際證據,專家證人江金富醫生的證詞、政府高級化驗師鄭郁棋博士的分析,熊律師陳詞節奏變得緩慢,多次在陳詞期間停頓,又翻查資料,在庭上更一度在數據有誤要更正。 千錯萬錯,都不是誰的錯,到底這場死因庭來到尾聲,又能否判斷是誰之過? 【案件編號:CCDI932/19】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廿五天】家屬籲按事實找出死因 感謝消防救護盡心盡力救梓樂

大律師鄭淑儀陳詞,指自己是代表親屬作出陳詞,留意到陪審團在過去二十五天積極參法官帶領之下的研訊,又強調陪審團是「代表香港市民接收案件的證據」,需要忠實以證據作出裁決,「按事實找出梓樂死的原因」。 鄭指,家屬希望大家保持一個開放的態度,不要輕易在沒有事實根據之上,也不要預設立場,過早肯定沒有辦法肯定的事實。 鄭大律師重複周父供詞提及事發當日梓樂離家的畫面,周母落淚。鄭指,梓樂離開家前行為正常,隨後出現在尚德停車場,閉路電視畫面顯示他都只是一個人,並拿著手機。鄭陳詞中指家屬希望陪審團由凌晨一時,即是梓樂通訊軟件最後的上線時間,去判斷事情的經過。 周爸爸呼籲陪審團根據事實找出梓樂的死因。 鄭大律師提出,家屬對於早前政府高級化驗師鄭郁棋的作出有關梓樂是意外墮下的結論「有很多限制」,包括鄭郁棋接受警方邀請協助分析,重組和調查方面都受制於警方探員提供的資料,以及調查方向受到警方探員的觀察影響等。 鄭大律師又指出另一名專家證人、骨科專科醫生江金富報的報告屬於意見證供,內容不少參考的文獻和事例並非於本案完全一致,提醒陪審團要謹慎考慮。 鄭大律師又引述陪審團在使用VR技術觀察現場環境的時候,一度提出「牆有到我心口咁高」,指出三樓停車場的高度值得關注,提醒陪審員要根據事實基礎,決定是否接納案中證人的說法。 陳詞最後部分,鄭代表周梓樂父母指,信納消防員和救護員事發的時候有盡心盡力協助梓樂,「希望可以借這個機會,多謝消防員和救護員對梓樂的幫助」。 【案件編號:CCDI932/19】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廿四天】骨科醫據倒地姿勢推斷 梓樂或跨牆絆倒墮樓以致頭落地

周梓樂死因研訊進入第24日。專家證人、骨科專科醫生江金富作供,闡述他為死因庭所做的報告。江指梓樂從高處墮下,並是頭先落地,不過江沒有否定梓樂被人推下的可能性。 死因庭將在下周一(一月四日)繼續研訊,負責套取指摸的人員和指模專家將出庭作供。 【記者王鈴欣報道】 周爸爸今日旁聽⻣科醫生的分析。 醫生不能排除被人推下可能性 江金富根據不同的學術分析做了一個簡單的概括。江比較從高處「跳出去」、「跌下去」和「被人扔下去」所造成的傷勢和墮下打橫的距離。「跳出去」是指「有意識地跳出去」,「跌下去」則是「沒有準備」跌下去。 江指,「跳出去」的傷者手腳會受傷,頭部就會比較少機會受傷,同時打橫距離較遠;「跌下去」的傷者頭部會有八至九成機會會受傷,同時打橫距離短;「被人扔下去」的人手腳和背部會較大會受傷,頭部則較少,打橫的距離會較遠。江分析梓樂的情況,梓樂墮下的高度為4.3米,墮下之後,伏在離矮牆1.3米的位置,江形容這距離「相對短」,加上梓樂的傷勢主要在頭部以及梓樂手指甲沒其他人的DNA,所以江認為梓樂是意外地在高處墮下(“accidental fall from height”)。江補充,意外地在高處墮下即是沒有準備地墮下,例如失平衡。 骨科醫生江金富推斷梓樂跨牆倒下的可能性較大。(王鈴欣攝) 江又分析梓樂墮下所用的時間和速度。根據物理定律,江計算出梓樂用了0.93秒墮下,落地的時速為20英里,江形容「速度好快」、「撞擊力好大」。江又說,一般人見到「問題」再所出反應需要約0.7秒的反應時間(“reaction time”),但要視乎現場情況,如有分散注意的事物,就需要更多時間。 江指出,因為梓樂墮下的時間為0.93秒,扣除反應時間,梓樂只有0.23秒做出反應。同時,江指梓樂沒有其他傷勢顯示他是被人襲擊至昏迷再扔下,所以他認為梓樂是從高處墮下,並且是頭先落地(頭是 “site of impact”)。雖然江指根據傷勢,梓樂是打橫落地,但梓樂不是「完全打撗地墮下」,可能會「有些角度」落地。 之後死因研訊主任問江,梓樂有沒有可能是被人推下去,江回答說他沒法區分自己跌下和被人推下的傷勢,所以梓樂仍有被人推下這個可能性。 陪審員在庭上問江有關梓樂跌下的姿勢,江指若梓樂是自己跨牆再跌下,梓樂該是用左手撐著牆,腳被絆了一下再跌下,而且梓樂跨牆前應該是由停車場西邊走到東邊,最後伏在地上的姿勢就會如現在這樣頭貼地、伏在地上。但是閉路電視拍到梓樂從二樓上三樓時是從東邊向西邊走。不過,沒有閉路電視拍到梓樂是怎樣走近矮牆。 醫生指市民證人看到的紅色手印並非血跡 江表示,之前市民證人蒙先生在三樓停車場矮牆上發現的兩個紅的掌印並非血跡,因為血會氧化,顏色應該會深色些,而且血跡不會如所見的紅色掌印完整。江之後指自己雖然不是有關方面的專家,但作為創傷方面的專家,他能分辨到那是血跡與否。 【案件編號:CCDI932/19】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廿二天】由二樓上三樓消失的最後八秒 專家證人否定梓樂受襲可能

周梓樂死因研訊進入第22日。研訊今繼續讓陪審團使用VR技術還原停車場環境。專家證人、政府高級化驗師鄭郁棋今日再次出庭作供,並於庭上闡述他為死因庭所做的報告。 【記者王鈴欣報道】 梓樂爸爸希望有更多證人出庭,還原真相。 梓樂墮樓前多次在停車場和富康花園徘徊 庭上再播放拍攝到梓樂的有關閉路電視鏡頭。鄭指警方為閉路電視作校正,時間校正至與天文台相同的「真實時間」。鄭批評警方做得不太好,不同「組別」的閉路電視的時間不可作比較(例如,停車場內的為一組,富康花園的為另一組)。 梓樂在約00:27:38*首次進入尚德停車場,向尚德十字路口方向走,根據之前的證供警方在該處施放催淚彈。梓樂走到停車場近尚十的方向後於約00:43:50*折返,畫面可見,梓樂與幾個途人是跑著的。梓樂之後於00:59:25*離開停車場,並沿停車場與富康花園之間的天橋走到近富康花園位置。天橋上兩支鏡頭拍攝到梓樂於00:59:12*至1:00:36*其間從停車場走到天橋之後又沿路返回停車場。 專家證人、政府高級化驗師鄭郁棋認為由二樓到三樓的八秒,梓樂被襲擊的「時間不足」、「甚至沒有可能」。 梓樂於約1:01:11*回到停車場。停車場2樓高層的閉路電視鏡頭拍攝到梓樂於01:01:39*走到連接二樓與三樓的斜路末段。停車場二樓低層的鏡頭於01:01:47*,亦即八秒之後,拍攝到停車場外的行人路上方有閃光墜下,懷疑是梓樂。鄭曾到現場作案件重組,證實畫面顯示的那道閃光為梓樂。鄭表示,沒有任何閉路電視拍攝到梓樂在這八秒的行蹤。 死因研訊主任之後指出,在停車場閉路電視顯示的時間00:54:55,有一輛白色私家車從二樓高層經斜路逆線行駛至三樓並泊車,駕車的人其後下車並沿斜路離開。 CCTV顯示:01:01:39*樟樂走到連接二樓與三樓的斜路。 CCTV顯示:01:01:39*樟樂走到連接二樓與三樓的斜路。[/caption] 政府化驗師:八秒鐘內襲擊屬不可能 鄭曾到現場量度3樓斜路頂至矮牆(梓樂從矮牆墮下)的距離,他指若梓樂跟著他所量度的路線走,梓樂在這八秒內的步速為1.9米/秒。鄭補充人的平均步速(包括長者和小童)為1.2米/秒,所以對於梓樂來說1.9米/秒為正常步速。 死因研訊主任問鄭,梓樂有否可能在這八秒內被襲擊再扔下去,鄭回答因梓樂都有一定的重量,時間會「非常不足」。 鄭亦曾到尚德停車場A做現場勘查,他在報告中指出事發現場停車場二樓低層分隔停車場和行人路的矮牆高0.9米,而3樓(梓樂從3樓墮下)的矮牆則為1.2米,三樓至二樓低層的高度為4.3米。鄭指,梓樂應該走到距離三樓矮牆約0.8米就會發現矮牆外沒有行人路,跨出便會跌到二樓。 梓樂由出門到停車場墮樓的時間及位置。 曾套取「微量物證」作分析 鄭亦有在梓樂身上套取「微量物證」(例如纖維)作法證分析。鄭在梓樂的前臂、小腿前方和後方都有用膠紙套取微量物證,完成分析後將膠紙交給警方。鄭說,他本來想套取在梓樂衣服上的微量物證,但警察告訴他梓樂的衣服「不見了」。周爸爸早前在庭上曾經表示,事發後將相關物品帶回家,但因梓樂所穿的T恤、短褲及內褲等滿佈血跡「好污糟」,覺得厭惡和不安、認為之後也不能再穿,便將它們丟棄。 註 *時間皆為警方校對後的時間 【案件編號:CCDI932/19】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十八天】梓樂TG最後訊息曝光 警方稱iPhone 解鎖失敗

周梓樂死因庭第十八天(十二月十五日),負責檢查周梓樂屍體及檢取證物的東九龍總區重案組偵緝高級警員林志強上午繼續作供。在死因庭呈上閉路電視的畫面顯示在周梓樂墮下約一分鐘,有一位穿短褲的人從緊急通道地下離開。庭上亦公開梓樂在Telegram(下稱:TG)的最後通訊,梓樂曾透露在停車場「食花生」,於十一月四日凌時四十九分最後留言「同埋拎左啲野落去」、「俾人」,群組組員並未有追問梓樂的行蹤及梓樂送「什麼」給「什麼人」。探員在庭上作供,曾嘗試在周梓樂的iPhone 解鎖,但不成功。 【記者王紀堯報道】 停車場對面的CCTV拍攝一位穿短褲的人士在梓樂墮樓後一分鐘從停車場地下走出來。 事發時前後曾有人用後樓梯出入 昨日(十二月十五日)庭上播放片段,閉路電視畫面顯示的時為凌晨零00:51:37,有黑影從高處墮下到二樓行人路上。 如果計算時差後,周梓樂墮樓的時間大約為01:01:48。約一分鐘後,該閉路電視亦拍攝到一個身穿深色衣服和短褲的人士從停車場的緊急出口附近步出,實際時間為凌晨01:02:49。 探員今日(十二月十五日)在死因研訊主任的詢問下指,該人士應是從停車場的緊急出口步出。庭上後來播放尚德停車場停車場一樓的閉路電視片段,有一名深色短褲的人士推開防煙門,走進後樓梯,計算閉路電視顯示時間的時差後實際時間為01:02:11。 警員形容該人士「一推門就不見到他,好明顯方向是向下(下樓梯)。」死因研訊主任葉志康問「從時間可能性的角度,地下閉路電視拍攝到會否就是那位人士?」,探員指「相信是」。葉又問在事發關鍵時間該人士的位置是否在一樓,警員亦指「相信是」。 梓樂從出門到停車場, 一直低門打手機。(CCTV 擷圖) 梓樂墮樓前TG群組 最後訊息 在庭上首次公開梓樂在最後在兩個群組的對話: TG 群組 行街(遲到) 梓樂:@朋友   safe?(11:28) B:safe (11:28) B:因為雷射筆出動左三四架車去富康拉人 (11:38) B: on9 (11:38) 梓樂:入左富康?(11:38) B:(拍攝一張照片有警車) B:唔知有無人入 (11:40)

更多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