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十七天】停車場梯間無閉路 梓樂墮樓前十五分前在TG群組發相

周梓樂死因研訊第十七天。 消防處代表上周在庭上表示,需要更多時間找代表律師,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押後研訊至今日(14日)再開庭。消防處聘任的陸栩然律師為代表律師。庭上讀出多份證人證供,包括威信停車場管理(控股)有限公司、房屋署及廣明苑的代理人。 【記者王紀堯報道】 探員林志強作供指二樓梯間的閉路電視已被拆除。 停車場電梯內閉路電視沒有鏡頭 威信停車場管理(控股)有限公司的分區經理黃偉倫的供詞中指,停車場的電梯內有一個「半圓形,類似CCTV的物體」,但裡面沒有鏡頭,又確認沒有裝任何鏡頭影向街外和行人路,而走火通道樓梯間並沒有裝置任何閉路電視。 尚德邨物業管理的雅居物業管理公司屋宇總監許志富供詞指出,已將尚德邨連結停車場的梯間以及升降機大堂等位置的閉路電視在去年十一月十八日交予警方,閉路電視顯示時間與實際時間只是有「很少的差距」。 昇捷管理服務有限公司、廣明苑高級物業管理主任林瑞昌的書面供詞指,已經將廣明苑外圍和七座的閉路電視鏡頭片段在去年十一月交給警方。 周梓樂墮樓前在TG群組發相 東九龍總區重案組第三A隊探員林志強出庭。死因研訊主任讀出他的證人供詞。林參與了十一月四日在上閉路電視搜證,亦有檢查屍體,為屍體繫上帶子及編號、認屍以及參與解剖屍體的過程。 林的證供提及周梓樂的遺體被送往葵涌公眾殮房後,由法醫郭嘉琪進行了身體及腦部共兩次解剖。 林索取了周梓樂的背包、鞋子、電話以及iPad等為證物。林在周梓樂的電腦桌面找到登入帳號和密碼,並在其Telegram帳戶發現兩個群組,分別名為「飛機佬群 香港國民」及「行街(遲到)」。 周梓樂在十一月四日凌晨零時二十六分在「行街(遲到)」群組發出一張從尚德邨方向,拍攝唐明苑、唐俊街交界的照片。 四個非轉動式閉路電視鏡頭片段呈堂 庭上再將房屋署管理、在尚德停車場內和外圍的四支閉路電視鏡頭片段呈堂。四支精肉位置分別在尚德停車場A二樓分別通往尚智樓和尚禮的升降機口。林志強稱,去年事發後搜證時已知道停車場通往兩棟樓的門已經上鎖,不能從停車場通往尚智樓或尚禮樓範圍。 在通往尚禮樓和尚智樓兩個出入口旁房署管理的閉路電視,拍攝到停車場內的情況,在庭上分別稱為尚智2和尚禮2鏡頭。至於在地下車出入口位置也有兩支由房署管理的定鏡,位置在尚德邨停車場車出入口位置。兩個鏡頭均拍攝到停車場的車出入口情況及緊急樓梯位置,庭上稱為尚智G和尚禮G鏡頭。(請見附圖) 林志強在證供亦有提及,在二樓停車場通往尚禮樓的電梯大堂之間有兩道門,門中間有一支閉路電視鏡頭,他在事發後數日去取閉路電視畫面時仍見有關的鏡頭,直至最近到附近取證的時候才發現有關鏡頭已經拆掉。 庭上稱為(綠色)尚智2和(紫色)尚禮2鏡頭。 尚智G靠近尚十位置的停車場出入口,鏡頭拍攝到防暴警察進入尚德,畫面顯示時間為凌晨一時四分四十九秒左右,與早前警員證供及閉路電視時間相若。 至於尚禮G鏡頭則拍攝到近廣明苑的車出入口,在凌晨臨時五十八分拍攝到五名消防步出停車場。 二、三樓通往上層大廈的樓梯在梓樂出事前最已封閉。 廣明苑拍攝疑似梓樂墮下一刻 時差約十分鐘 上周死因庭播放廣明苑外拍攝到周梓樂墮下的閉路電視鏡頭。死因研訊主任在庭上透露,有專家證人分析後有畫面相差的時間為加十分十一秒, 但重申一切有專家證人最後作供但供詞為準。 閉路電視畫面顯示凌晨零時五十一分三十七秒,有黑影從高處墮下到二樓行人路上。 如果計算時差後,周梓樂墮樓的時間大約為凌晨一時四十八分。 有關鏡頭亦拍攝到衝鋒隊第一隊進入尚德邨範圍情況,以及消防員到達二樓接觸梓樂一刻。 據了解, 明日(十二月十五日)將會由林志強繼續作供,並即將安排救護員出庭作供。 【案件編號:CCDI932/19】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十六、十七天】漫長的供詞 「無可疑」的細節

九龍總區重案組的探員林志強出庭作證,表示現場沒有可疑。(王紀堯攝) 事隔一周,消防處找到了法律代表。法庭亦傳召了九龍總區重案組的探員林志強出庭作證。死因研訊主任在警員讀出他的供詞,其後逐一回應死因研訊主任的詢問,讀出有關搜證的的詳情。 每一個程序都很詳細,詳細得「可怕」。 體液、照片和編號 2019年11月12日,林志強和上司去檢查屍體。他們為屍體繫上袋子連編號,認屍程序,如何到死者家裏索取證物「一個黑色的Nike 背包、有HongKonger 字樣的深藍色電話套、CSL電話卡加個人八達通名字周梓樂、黑色的ipad套, 黑色邊紅底RAYBan 眼鏡,但少了一邊鏡片⋯⋯。」 物件提醒家人物是人非,周母低下頭,用手摀着額頭。從梓樂家中收取的證物提及了至少三次,一項項物件多次被讀出,一次又一次重溫他生前遺下的種種。 供詞繼續,場景從尚德邨到檢查屍體的醫院。警員為屍體繫上了孛帶,編號 0100606,把屍體袋得拉鍊拉上。屍體跟隨AM496的「黃巴士」到葵涌公眾殮房。周父母殮房認屍。 周梓樂一共被解剖兩天,一次為身體解剖,一次為腦部解剖。 在庭上重讀周梓樂的遺物,似是重組生前梓樂的喜好。 2019年十一月十四日,身體解剖。抽取「指甲樣本」、「頭髮樣本」、「尿液樣本」、「胃內肉樣本」、「DNA樣本」、「眼鏡玻璃狀的樣本」等將會交由政府化驗所,按照樣本進行「毒理化驗」以及「DNA化驗」,檢取樣本和提交樣本時間。解剖由法醫郭嘉琪負責,港大病理學系副教授馬宣立在場。過程抽取九十八支體液,拍攝一百四十八張照片。那是周梓樂的身體。2019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腦部解剖,解剖都是由法醫郭嘉琪負責。過程一共拍攝二十七張照片。那是周梓樂的腦部。 所有程序都有日期有時間,警員有編號有姓名,法醫、負責拍攝的的偏偏周梓樂已經被稱為「屍體」,成為「樣本」。周母多次拭淚,抽泣的聲音被收在法庭的米克風內,死因研訊主任的聲線沈穩、冷靜,聽的人內心翻騰、疼痛。 這篇書面供詞很長、很長⋯⋯。 「 探員,你想表達的是?」 死因研訊主任後來繼續問探員林志強,有關當日搜證的詳情。 — 相片這個是三樓水跡? 「相信係。」   — 有沒有血跡? 「洗車有水跡很正常」   — 你聽我的問題,水有沒有染紅? 「沒有。」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十五天】抽絲剝繭求接近真相 周爸爸心存的「HOPE」

周梓樂死因研訊進入第四週,案情有新的突破。每天出席死因庭的周梓樂父母,每次證人作供時也仔細翻閱文件,休庭的時候爭取時間與律師商量。這數天,記者到尚德停車場A現場拍照作參考,現場碰到周氏夫婦在周梓樂懷疑墮樓現場仔細視察,一攤水漬、閉路電視的位置,周氏夫婦亦小心翼翼記錄下來,一心替兒子之死尋找真相。 【記者王紀堯、王鈴欣、陳卓斯報道】 廣明苑的閉路電視中,裁判官發現「非常關鍵」的片段。(王紀堯攝) 一連三周的死因庭, 周父大多時間只穿一件藍色和一件灰色的衛衣,一件印有「Hope(希望)」字樣,一件印有「Enjoy (享受)」。 周父今日散庭後指:「閉路電視片段拍攝到的過程很快,看到片段當然很不開心,見到兒子最後一剎。之前(代表周梓樂律師)鄭大狀只是隨口問一問(有沒有廣明苑外閉路電視鏡頭),但沒有想到有突破。」周父又透露,今天都是第一次看到片段,而有關救護車 A334 停留、離開的時間均與證供不脗合,這些也是裁判官在庭上說出來才知道。 一年後才開始蒐證,會否擔心可以找到的證據有限,周父回答:「要相信。」 周母開庭前拭淚 死因庭根據家屬要求,在庭上播放裁判官高偉雄昨日提及的關鍵片段,再把有關路電視鏡頭呈堂。本來有關片段只屬於警方調查範圍,沒有呈堂,有關片段是應家屬的要求,法庭才安排查看。 法庭審視之後發現有關鍵片段,決定將片段呈堂。死因研訊主任則重申這與證物是否呈堂不是重點,重申研訊和審訊不同,有互動性,會根據證人或證物的最新發展作安排。周母在開庭前在證人室多次拭淚,眼睛紅腫,雙眼無神。 周爸爸對《誌》記者說「要相信」找到真相。(王紀堯攝)  閉路電視疑拍攝到黑影 列消防處有利害關係人士 閉路電視片段為廣明苑二號鏡頭所拍攝。鏡頭位置在尚德停車場A外的迴旋處,拍攝到停車場和外面的一個球場。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指,為免公眾有所猜測,所以在庭上播放,播放片段時亦都提醒或會「引起不安」。片段於時間零時五十一分拍攝到梓樂墮下瞬間,當時有「黑影」從尚德停車場三樓位置墮下,周母看畢片段後啜泣拭淚。 另外,高偉雄亦透露,有關閉路電視片段看到救護車A344停下來和救護車離開的時間,而片段所顯示的時間和證供不脗合。死因研訊主任指,仍然需要專家去核對有關閉路電視的時間,現階段未能判斷。法庭將發信列消防處為有利害關係人士。 高偉雄指,警方正在準備尚德停車場A地圖、停車場A附近的閉路電視鏡頭的片段位置、角度等資料。警方將到附近屋苑和大廈做搜證,希望業主立案法團、管理處提供協助。另外,高偉雄指,對於五週的審訊時間「審慎樂觀」,但仍籲陪審團,指要有心理準備需要更長的時間。 周爸爸多次身穿 「HOPE」的衛衣另一件便是 「ENJOY 廣明苑閉路電視 拍攝到停車場情況   記者到現場視察環境,發現有人拿着相機在屋苑四出拍照,手上持有印有閉路電視截圖文件。尚德區議員李嘉睿今日亦有到庭旁聽,其後也到廣明苑一帶視察,確認有關鏡頭的位置,在廣新閣,是可以拍攝到尚德停車場A周梓樂墮下的位置。 該鏡頭在尚德停車場對出,與尚德停車場相約與二十米。記者觀察到該閉路電視鏡頭明顯拍攝到停車場情況,負責調查閉路電視的東九龍重案組偵緝警員魏冠傑在死因庭上稱,收集到全部廣明苑一帶的閉路電視片段,而代表周氏鄭大律師詢問魏廣明苑一帶閉路電視有沒有拍攝到停車場外圍的情況,魏回答:「拍攝不到」。 尚德區議員李嘉睿今日都有到場旁聽,確認該閉路電視鏡頭為拍攝到庭上播放片段的鏡頭。 【案件編號:CCDI932/19】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十四天】周梓樂頭顱承受「高能量撞擊」 死因庭裁判官發現廣明苑「非常關鍵」片段

周梓樂死因庭第十四日,法庭今日傳召伊利沙伯醫院急症醫生梁子恒出庭作供,梁作供指周梓樂頭顱受了「高能量撞擊」,手腳沒有骨折,跟一般墮樓的個案不同。今天死因庭裁判官高偉雄在午膳時間重新檢視廣明苑閉路電視片段,指發現有「非常關鍵」的片段。 醫生梁子恆是首先負責周梓樂的傷勢,梁作供指周梓樂墮樓前可能失去知覺。(王鈴欣攝)  急症室醫生指梓樂送院時情況傷勢「非常之嚴重」 梁於2019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因死因裁判官要求撰寫醫事報告。梁憶述,梓樂於十一月四日凌晨二時零一分到醫院,他形容梓樂當時「不醒人事」、「呼吸吃力啲」,且傷勢「非常之嚴重」。 梁說,梓樂到院時昏迷,屬格拉斯哥昏迷指數最低的三,亦即代表梓樂嚴重昏迷。當時梓樂右瞳孔對光沒反應;左邊則有反應;右額頭有血腫;右耳膜和兩個鼻孔均有血;口腔有血塊;心跳亦較慢,血壓高,也有貧血的情況。梁說,梓樂心跳慢,但血壓高的情況顯示出,梓樂當時的顱內壓非常高。梁續指,梓樂四肢無明顯傷勢,但盆骨有骨折。梁亦稱,無明顯證據顯示梓樂曾吸入催淚煙。 梁憶述,梓樂到院後一分鐘,他已啟動「重大創傷召喚」(trauma call),召喚其他不同專科醫生到急症室治理梓樂。經醫生評估後,醫生決定先為梓樂做開腦手術之後再為梓樂的盆骨做手術。梓樂在三時五十四分被送往手術室做腦部手術。 梓樂可能在不清醒清況下墮樓 梁指,梓樂頭部的創傷最為嚴重。梁說,梓樂的右前額有血腫,做完全身電腦掃描後,發現梓樂的腦內有血塊,而血塊「大到推咗個腦到左邊」。梁補充,梓樂除右手邊的頭骨有骨折外,顱底亦有骨折。 梁說,一般撞到通常不會令顱底骨折,所以梓樂的頭顱承受了「高能量撞擊」。梁續指,墮樓的人的手腳「或多或少」會有骨折,因為會想「撐住」來保護自己,但梓樂的手腳並沒有傷勢。因此,梁推測一個人在沒知覺的情況下才會「用頭跌下」,所以梓樂未必在清醒的情況下墮下。梁補充,梓樂當時沒有用過藥或飲過酒,血糖亦正常。因此,梁指,梓樂亦有可能先被襲擊,失去知覺,才再墮下。梓樂除頭部的傷勢外,盆骨和肺亦有傷勢。梁指,梓樂盆骨髂骨位骨折,需用盆骨固定器將盆骨穩定。梁憶述,到了三時三十五分,他獲放射科醫生通知,發現梓樂右邊肺有氣胸,但「好細」,於是他便放引流管「放氣胸」。 梁又指,梓樂頭部、盆骨和肺部的傷勢是由「高能量撞擊」造成。梁補充,「高能量撞擊」如同被車撞倒,而從停車場三樓跌到二樓低層,這「兩層樓」的高度,亦可對頭部造成如此創傷,總括來說,梓樂的傷勢與被人襲擊、被汽車撞擊或高處墮下都脗合,但單看傷勢不能確定是如何受傷。 梁又說,就算梓樂早一點被送院,即使能保住性命,可能亦會成植物人,因為在梓樂受傷的那一刻,已決定了他的「康復機會」。 梁醫生作供後,周爸爸走到他面前拍拍他膊頭,感謝他對梓樂的照料。梁醫生在周爸爸耳邊講了數句後,周爸爸就熱淚盈眶,周媽媽更一度哽咽落淚。梁醫生擁着周爸爸和周媽媽,叫他們不要擔心。 今日,庭上亦有播放由現身處海外的市民證人黃君保用人工智能(AI)合成的停車場閉路電視片段。就這些片段,法庭沒有新的發現。 裁判官重新檢視閉路電視片段 指有「非常關鍵」的片段 昨日負責調查閉路電視的東九龍總區重案組偵緝高級警員魏冠傑在死因庭上稱,收集到全部廣明苑一帶的閉路電視片段。周父昨日透過鄭大律師詢問魏廣明苑一帶閉路電視有沒有拍攝到停車場外圍的情況,警員魏冠傑回答「拍攝不到」。下午開庭後,裁判官高偉雄指,他重新檢視廣明苑閉路電視片段,發現有「非常關鍵」的片段,更有可能會影響之後專家證人的證供,因此他想(警方)作完整調查後才再進行研訊,梓樂母親聞言痛哭,離庭時泣不成聲。死因庭會在明早十時繼續研訊。 周父在研訊之後見記者,再次作出呼籲:「剛才聽到梁醫生(梁子恆)的說話,有不安,個心好唔舒服,我現在心諗,是否有些人會看到事發經過,我不想真相沉沒。」 【案件編號:CCDI932/19】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十天】廣盈閣緊急通道違泊車輛受阻 送院懷疑梓樂右腦受創

周梓樂死因研訊第十天,今早傳召事發時負責將周梓樂送往醫院的救護車A344的救護隊目鄭冠明和陳智楓作供。救護員陳智楓從接觸傷者到將傷者送院過程,原訂路線和實際受阻後兜路,時間相差不逾五分鐘,情況不屬嚴重。處理傷者的救護員指出,梓樂瞳孔左右大小不一,懷疑右腦受創。 【記者王紀堯報道】  有消防閘口被違泊車輛擋住 約凌晨一時的時候,當時鄭與其餘兩名隊員石永熙和司機陳智楓,在救護車在寶寧路打算回到寶琳救護站。當救護車駛到景林迴旋處時,救護車上的流動終端機在凌晨一時十一分收到一個服務要求,顯示在尚禮樓位置有一宗懷疑有人受傷個案。 鄭即時指示司機前往現場,即尚禮樓。 當救護車沿着寶順路轉入唐明街,鄭看到前方遠處街口有巴士和私家車在前方不動,停下車輛觀察不多於一分鐘,於是指示司機由邨內路趕往現場。救護車司機救護員陳智楓供稱,如果唐明街沒有擠塞的情況,救護車可以在唐明街直駕,然後在尚德商場左轉進入尚德邨。陳指,這條路線比當時選用的路線會「快兩至三分鐘」。 當救護車到廣盈閣外一個消防緊急通道閘口時,發現有數輛違泊車輛停泊,車內並沒有司機,當時時間為凌晨一時二十分。鄭和兩名隊員唯有全員下車,連救護抬床前往尚德停車場。 死因庭裁判官高偉雄問,實際上救護車轉進廣盈閣消防閘口和停在停車場,及停在閘口再步行到上傷者位置相差時間會否很遠,鄭指時間「差不多」。高偉雄亦有問從接觸傷者到將傷者送院過程,原訂路線和實際受阻後兜路,時間相差是否不逾五分鐘,陳同意,稱情況不屬嚴重。 救護到場 梓樂右邊頭部有腫脹 他們「跑到尚禮樓」對外地面,遇到兩名消防員,並升搭升降機到尚德邨停車場A。 鄭當時看錶,得悉事件到達傷者現場是一時三十分。 鄭形容,當時見到傷者「面向天,平瞓」,已經「不省人事」,嘴角沒有傷口,但有近乎乾的血跡,「懷疑血在口腔流出」。 鄭觀察到傷者明顯「右邊頭、眼角位置附近有腫脹」,「大約一個雞蛋的size(大小)」,沒有傷口或者流血。 鄭指,當時傷者有呼吸脈搏,屬於昏迷,皮膚暖而乾,消防員已替傷者落了頸箍,當時他們為避免傷者頭部擺動因此都使用頭部固定器,,亦有用脊椎板固定脊骨。其後他們用抬床送傷者離開,途中提供氧氣。 根據車上的記錄,救護車於凌晨一時四十一分駛離開現場。  救護車遇阻塞 曾逆線行駛 救護車沿原先前往的路段,沿邨內路段離開,但當到達尚信樓對出唐明街口,救護車本來左轉,但本來擠塞的位置交通依然擠塞,因此救護車沿唐明街逆線行駛,沿着寶順路上將軍澳隧道前往伊莉沙伯醫院。根據呈堂的一份救護旅程記錄,救護車在凌晨一時五十九分到達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 死因研訊主任如當時沒有交通沒有阻塞,順着行車線轉入唐明街,路程會否比當時選用逆線行車的路段近,鄭指,當時選擇逆線的路線「稍近」。駕駛救護車的救護員陳智也確認,當時實際行車路線「有機會短」。 陳又指,轉入寶邑路回程的時候是行車完全暢通。  未能量度血壓 救護懷疑內出血 庭上又呈上一份救護車旅程記錄(Amubulance journey record)。 鄭又指,檢查時候未能夠取得血壓數據,懷疑傷者有內出血的情況,因此曾多次使用凝血酸。鄭表示使用凝血酸最多次數的上限為十次,而當時用的是至最多上限次數。 記錄又顯示,送院期間皮膚「蒼白、溫暖和乾爽」,兩邊瞳孔反應正常,但瞳孔大小不一,「右眼5mm,左眼2mm」 ,數值上右眼比左眼大。鄭指,這是不正常反應,因為一般瞳孔應該2至3mm左右大,而正常左右瞳孔應該對稱,但右眼反應遲緩,懷疑右腦受創。 死因研訊主任問政會如何形容傷者情況,鄭答「仍然有呼吸脈搏,但處於昏迷狀態」。 鄭稱整個過程中,在現場沒有聞到刺鼻氣味,沒有見到任何警務人員,也沒有留意附近是否有警車,亦沒有察覺有任何可疑情況。 死因庭今日結束,下週一續訊。據悉,死因庭今日下午仍然會處理新市民證人證供事宜。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九天】接近梓樂墮樓位置的抹車姐姐證有兩青年望着傷者「呆咗」

周梓樂死因研訊進入第九天。法庭傳召消防總隊目鄭樹榮、隊員譚東輝、梁彥聰、黃斌科、市民尹攜珍、尹雪嵐、急救員華夏和曾朗軒出庭作供,講述急救周梓樂的情況,其中證人抹車姐姐尹攜珍跟周梓樂的墮樓位置相距十個車位,她看見一名短褲及長褲的青年望着梓樂的倒地,表情「呆咗」,事後不見二人。 【記者王鈴欣報道】 義務急救員稱街坊指 「有人從三樓跌落一樓」 及 「好似係避催淚彈」 法庭今日傳召兩名義務急救員出庭作供。第一位出庭作供的義務急救員為華夏。華指,他於約凌晨一時在尚德邨內有街坊告訴他有人在停車場內跌了下來。華稱,他其後乘停車場電梯與消防員到達傷者位置,即二樓低層,當時已有兩名消防員正處理傷者。 華負責檢查傷者的左腿,他指,並沒有發現明顯傷勢,雖左小腳有血跡,但沒有傷口。華憶述,他其後將傷者左腳的鞋剪開檢查腳掌,腳掌並沒傷痕。華又補充,當時見到傷者的褲有濕,且聞到淚味,因此相信傷者是失禁。庭上播放一段片段,當中見到華正協助急救傷者,華在片段中大叫「做咗呢單先」。 華之後解釋指,他說這話是因為當時有人說樓下有救護員,但他們不是去處理華正協助的傷者。 華說,救護員多於三分鐘後才來到現場。 同為義務急救員的曾朗軒接著作供。曾指,他於約凌晨一時在尚德邨內有街坊告訴他「有人從三樓跌落一樓」。曾稱,他到達現場時已有兩名消防員正處理傷者,旁邊亦有兩名市民在拍照。 曾看見地上有血跡,於是問消防員,消防員說那些血是傷者吐出來的。曾稱,他聽到街坊說傷者「好似係避催淚彈」。曾說,傷者全身沒明顯傷勢,但他摸傷者右盆骨和右肋骨時卻感到有異常的「凸缺」感,相信是骨折,因肋骨骨折可導致俗稱「爆肺」的氣胸情況,他向救護車上人員講述梓樂有關情況。 曾補充,他按傷者復部時有反彈,應該有內出血。曾指,他當時見救護員未到現場,於是問消防員,消防員回應指 「阻住咗」,當時時約一時二十三分至二十五分。 曾最後攜傷者的隨身物品到伊利沙伯醫院,保存周的電話,其間替周接聽了兩個電話,分別是周的朋友及一名科大學生會的人,十一月五凌晨他替周辦理入院手續,法官替周梓樂的父母讚曾「你當時照顧得梓樂好好」。 華聞警說要求他們「離開」曾朗軒則指是街坊說 華和曾均有指,在他們為傷者急救時,有防暴警到場。 華說,當時防暴警沒有在行為上阻礙救援工作,但有叫他們「離開」,他沒親眼看見警察說此話,但他指,當時聲音是從防暴警的方向,即停車場內傳來,而當時停車場內只有警察。 但代表警方的大律師反駁指,華在今年一月十三日和十六日所錄的兩份口供,對於警方有沒有阻礙救援工作的問題,均稱沒有。 華指他在錄第一份口供時,有提及過警方有在言語上阻礙救援工作,對於為何之後的一份證供又說警方沒有阻礙救援工作,他解釋這是他當時太緊張。曾作供時則說,「離開」是街坊對警員說的。 兩青年站在周梓樂旁「呆咗」 市民證人尹攜珍出庭作供。尹稱,她的工作是在尚德停車場抹車,當天大約晚上七時開始工作,根據呈堂閉路電視片段的畫面,尹作供稱當時坐下休息的位置,與梓樂倒地位置相隔約十個車位,距離約十多至二十米。 尹說,她在大約零時四十分時在停車場二樓高層聽到停車場火警鐘響,於大約一時,她推着攞放抹車工具的小推車到二樓低層,並在一個石壆坐下,她坐下後,見到有兩個年青人「呆咗」望著地下,她此時才望到傷者在地上,當時兩名青年與傷者相隔兩三個身位。 尹補充,一名年青人穿長褲,另一名穿短褲,穿長褲的戴着口罩,穿短褲的則沒有,兩人年約二十歲。尹又說,穿短褲的途人,她只看了他一眼。尹指,她見狀後便立刻去找消防員,她在升降機口見到兩名消防員後便告訴他們「有人跌咗喺度」。 此時,尹說,她回過頭來時,短褲的青年已離開,而穿長褲的青年則除了口罩向街道方向笑,然後對她笑,她形容該青年看似「寬容了」,她亦說自己 見到有人處理傷者後,「個心舒服咗」。事後,尹叫同在停車場抹車的女兒一同離開。 法庭將傳召救護員和市民證人出庭作供。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七天】消防員作供:周梓樂口罩滲血失去意識 手腳彎曲「撐下撐下」

死因研訊第七天。早上庭上播放當日其中消防車的控制中心錄音,透露有消防車在約零時五十分尚德邨尚禮樓對出,控制中心呼叫消防車「係咪已經到場,over?」,消防車回應「negative(不是),有防暴和示威者,我會等一陣,我會在附近等待一陣。」 寶琳消防局隊目黎偉傑作供。黎當日在寶琳消防局當值,在十一月四日凌晨零時四十三分收到控制中心通知,有一級火警的自動火警鐘響,地址是尚德邨尚智樓及尚禮樓停車場。 黎指,有關火警時當消防撳手被啟動,因此會啟動自動警報系統。 黎和其餘四名消防員登上「細搶」(細搶救車),出消防局後左轉寶琳北路再右轉進入寶康路。當轉入唐明街的時候,見到地下有路障,有雜物、磚頭,膠欄和雪糕筒等路障。 黎指示隊員搬開雜物,令到細搶可以通過。通過後到唐明街和唐俊街,看到左手邊有防暴警察,右手邊有示威者,需要掉頭。並於凌晨零時五十三分駛到寶康路巴士站位置停下(足球場旁)。 黎和其餘四名消防員步行到,一分鐘內就到達尚德尚禮樓和尚智樓的消防控制室。他們當時會合另外一部消防車的主管詹Sir。詹是整件案件的主管,當時另一部升降台消防車在寶琳消防局與黎所在的「細搶」同時出動,但得悉附近一帶有衝突,因此採取另一條路線前往該處。當時詹帶同車內合共五位消防員與黎會合,現場共有九名消防員到達消防控制室。 消防分成三隊巡邏 有人大叫「有人跌咗落樓」 他們分成三隊人,「將整個尚德停車場走一次」。 黎和同僚黃康杰在二樓巡邏期間,看見市民「快步走動」,但沒有跑,也沒有見到任何人追逐。黎指,聞到油催淚煙的味道,但沒有「流眼水」。兩人走到盡頭,順着行車線,走到盡頭,再回頭順着行車線,經過升降機繼續走。 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凌晨一時六分,黎沿著行車道上高半層,因為負責二樓,所以循這個路線走完全層。 巡邏至二樓高層,有一名約175厘高的途人從三樓跑下來說:「有人跌咗落樓啊!」黎回應:「喺邊度墮樓,發生咩事,位置喺邊度」,該名男子沒有回應,只是手部動作指著二樓低層方向。 消防員黃康杰出庭作供指,三樓巡邏時收到消息,立即趕到周梓樂墮樓的樓層。 發現傷者手腳動 「口罩有起伏」 黎與黃沿著行車道下到二樓停車場,到一個車位後面,跨過矮石牆,當時傷者身處行人道位置。黎沒有為意剛才帶領他們的深色衣服人士的去向。 黎供稱,接觸傷者的時候身邊沒有看見任何人。黎卸下裝備,嘗試和傷者接觸,並問「先生、先生,發生咩事,你叫咩名?」他沒有回應,但觀察到口罩的起伏,黎形容是似「呼吸的起伏」,沒有說話。傷者身旁地下有血跡,臉上都有血跡,當時沒有檢查衣服有血跡,手部和腳部動作是不斷彎曲和伸長。 黎指自己有先遣急救隊的資格。有關資格是在救護車到場前,為傷病者即時提供基本急救。其後陪審團詢問傷者傷勢,黎補充,當時是協助傷者翻身後,傷者有動作,但不能分別是因為痛楚所以動,還是有意識的動作,只能形容其動作是「間歇性」。黎和黃當時亦只就着傷者的動作,分析傷者是「神智不清」地用手和腳「「?住?住」」移向車位附近的石牆,而他們只是被動地順著這個姿勢移動。他亦重申,到場發現傷者時傷者是「沒有意識」。 周梓樂口、鼻和耳有「靜止」血跡 黎當時對同僚說:「傑仔,你幫我照顧住Patient」,繼而用手提無線電通知上司(詹sir),報告「有人懷疑高出墮下,男性,有呼吸,現場需要同事支援和一輛救護車」,並確認主管收到訊息,再專注照顧傷者。 與黎偉傑一同行動的消防黃康傑下午出庭作供,他憶述隊目黎偉傑去呼叫支援,黑色口罩上有很多血跡,整個口罩滲出血跡,血呈「血漿」狀態,當時因為怕妨礙到他呼吸,因此移除口罩。當時有市民走過來,於是黎偉傑主動着市民叫義務急救員來幫手。他解釋,因為他現場沒有醫療裝備,只有醫療手套,當時沒有考慮太多,只是想用物資幫助傷者, 黎指,當時用手和電筒去照傷者的頭部和摸他的頭部 ,沒有發現頭顱上有明顯的創傷, 但口、鼻、耳都有血跡,是一些「靜止」,並非「流動」的血跡,其後亦有檢查頸椎,沒有發現明顯的骨折和異樣,「盆骨隱定」。由於當時傷者身上帶着「有帶」的袋子阻礙,黎用呼吸輔助器上的軍刀去切開袋的袋,將袋子放在一邊。 周梓樂父親兩度作出呼籲,希望目擊者出來作證。(《誌》資料圖片) 義務急救員拾到傷者錢包 消防領救護到場 詹到場後,黎交代情況,一名義務急救員曾經上前,稱拾到傷者的錢包,得知傷者的科技大學學生。後來有同僚帶同醫療裝備到場協助救援工作,黎續監察傷者請情況。前方有嘈雜的聲音,有防暴警察在矮牆之外,有市民在行人道。黎抬頭看見我就說「我們救緊人」,我就沒有理會,我就繼續我們的工作,沒有聽到當時的防暴警察有任何說話,也沒有留意身邊的人有任何說話。 防暴警察沒有亦沒有常識跨過石牆進入行人道,沒有為意逗留多久 。 詹sir一直用電話和救護同事聯絡, 指著一個方向,說「那三個救護是了。」黎當時蹲下來在廣新閣對出的車道見到三名救護員,就主動到樓下接救護員到傷者位置。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六天】目擊周倒地後頭貼地想「撐起身」 周父與證人呼籲更多人出來尋真相

死因庭進入第二周聆訊。一名市民證人蒙偉傑作供,蒙當時拍攝了一共五張照片及兩條影片。蒙第一次到場時並沒有任何消防員和義務急救員。 十一月三日晚上十一時半左右,他在尚德停車場的巴士總站下與友人談天。蒙供稱,他一般慣性在晚上十時和十一時都會外出散步,往該處買宵夜。約零時四十分,尚德一帶發生衝突,警方施放催淚彈。他正在和一些五十至六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向高處和遠處躲避,到天橋位置尚德停車場連結富康花園的的天橋,即是近着香港單車館公園一邊連結尚德停車場A的天橋。 【記者王紀堯、陳娉婷報道】 閉路電視顯示現場多人走動,周爸爸希望更多人出庭尋找真相。(《誌》資料圖片) 有人大叫 「救命,要First Aid,有大鑊嘢」 約凌晨一時三分,蒙看到一名年輕人,身材比較矮小、約廿歲的年輕人從停車場內往尚德商場的方向跑,並一邊大叫「救命,要First Aid,有大鑊嘢」。他和一名五十多歲的叔叔本來打算離開,後來轉向青年跑來的方向一探究竟。 他形容,當時與同行的中年男士緩步向着同一方向走。 蒙稱當時約凌晨一點零三見到傷者,自己當時在隔着行人路和泊車位置的牆外呆站距離傷者六至七米,至於另位中年男士情緒則比較激動,近乎「喊的狀態」,走近傷者近三至四米的距離,但兩人均沒有接觸傷者。 蒙形容,當時傷者向着籃球場方向,對着外街的方向,頭部貼地,手放在腰間的位置,膝蓋則近左邊身體,「兩隻腳不似青蛙」。蒙形容,當時的感覺是「曾經想撐起來的感覺,腳微微想撐起的」。  第二批消防員 約凌晨一時十二分到場協助急救 約一分鐘後,有兩至三名消防員到達現場,當時拍下了照片。蒙解釋,當時想拍攝照片記錄傷者倒地的姿勢,因為聽到消防員說想為傷者翻身。 大約一時零九分, 消防處理傷者時手沾到血,蒙協助從消防員身上拿電筒。消防員指,正在呼叫其他救援人員前來支援,但有人未找到該處位置。蒙協助到近商場位置的尚德停車場A位置接應該批消防員, 帶消防員回去的路程中遇到義務急救員,於是一同前往為傷者急救。 蒙稱,當時回去的時候傷者已經翻了身。 市民證人蒙偉傑目擊周梓頭貼面。(王紀堯攝) 防暴出現層呼喝「發生咩事」 市民證人蒙偉傑續指,凌晨約一時十五分左右,義務急救員與消防員在搶救傷者時,有防暴出現在橋上,形容場面為「一班黑色人拿住枝槍」走來。 他供稱,這群防暴警大聲呼喝,其中有一、兩名警員更走近他們後面,前排特別激動,質問「發生咩事」。蒙隨即大聲回應:「救人先!」。數十秒之後,後面有一兩個警員拍拍他們的肩膀叫他們退後,他們就離開了。 蒙偉傑供稱,曾經見到傷者脈搏僅六十多,到達後跌至四十多,「所有救護員一致認為情況危急」。 根據蒙當時拍攝的影片,約凌晨一時二十七分左右,他從天橋上向下望,見到有消防處的救護員走來,尚智樓到廣新閣中間面向籃球場走來。他與在場的街坊立刻大叫,呼喚他們上來。約凌晨一時二十九分左右便有拿着「擔架」的救護員治理傷者,從影片的聲音可清晰聽到救援儀器發出的「嗶嗶」聲。 蒙指站在現場很長的時間,將五張照片給了「用Airdrop」一位年輕人,最初沒有發送影片,希望可以看看有沒有影響到其他人才公開。及後才將影片交給一些傳媒,亦接受過一些訪問。 閉路電視鏡頭顯示 消防員比證人先到 庭上播放閉路電視顯示,蒙曾經在筆錄電視顯示時間凌晨一時一分左右,在富康花園連結尚德停車場A的天橋上先談。直至播放到片段凌晨一時零二分三十秒左右,一名身穿黑色短褲的青年走過。死因研訊主任想證人提問:「你會否覺得在你背後走過的人和你知道的傷者很似」,證人回答:「對的。」 庭上續播放尚德停車場A二樓的閉路電視。畫面顯示凌晨一時四,停車場內的煙霧感應器亮起消防警報燈。蒙指出,當時在「尚十」位置有聞到催淚但的味道,但到走近傷者的停車場位置,已經沒有察覺到停車場有煙霧,也沒有問到「有味」。 閉路電視時間顯示在凌晨一時五分,有人帶著消防員出現到傷者位置,即是早在證人到場前已有消防員出現為傷者急救。而在凌晨一時七分,才有一個與蒙身影相類似的人在停車場的閉路電視畫面出現。 蒙起初質疑身影是否自己,死因研訊主任在庭上再播放一次畫面,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三天】指揮官更正達二樓高層後離開停車場 法庭將警務處處長列與案有關一方

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去年十一月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於尚德邨停車場被發現墮樓重傷,留醫四天後於2019年十一月八日不治。死因研訊今日在西九龍法院大樓續訊。案發時擔任東九龍衝鋒隊第四隊的黃家倫早上繼續上庭作供。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稱按照其盤問方向,需考慮是否正式將警務處處長列為研訊的有利害關係一方。代表警方的大律師熊健民在索取警方指示後,法庭將警務處處長正式列為與案有關一方。 指揮官不清楚行動是否「包抄」 代表周梓樂的大律師鄭淑儀問黃家倫昨日稱小隊於一時十分進入停車場,但閉路電視所顯示的卻是一時零四分。黃指,他在行動之前並沒有與隊員對錶,早前的行動也是使用同一隻錶,時間應該準確。至於閉路電視的時間,黃就不知道準確與否。 鄭大律師續問,在零時四十分時,黃有否留意第一小隊在第四小隊附近。黃供稱,他當時看不到第一小隊,但知道第一小隊在附近是因為上司當時安排第一小隊離開唐俊街,並經寶康路入廣明苑再入尚德邨。鄭大律師問黃,根據第一小隊和第四小隊的位置,是否「包抄」的行為,黃則回應指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當時各隊進行掃蕩行動,而第一小隊經寶康路入尚德邨是因為當時「尚十」街口有磚頭,因此不能循「尚十」進去。 指揮官:催淚煙射到車引致意外可能性「好微」 其後,黃澄清昨日說有三十幾名隊員進入停車場,他稱,準確來說,有三十七人一同進入停車場進行掃蕩。昨日,黃稱小隊在零時四十五分至五十六分向停車場二樓至三樓發射催淚煙,黃解釋,發射催淚煙的原因是當時二樓至三樓有大約四至五十人扔物件,有致命的威脅。鄭大律師其後指出,警方有關使用武器的指引是根據聯合國的相關指引,當中有指出,使用催淚煙要顧及民居和周圍的環境。黃說,他知道,但同時也要考慮當時實際情況。鄭大律師問黃有否考慮發射催淚煙時,停車場內可能會有車行駛,黃答「有」,對於催淚煙射到車然後引致意外的可能性「好微」。鄭大律師亦有問,黃有否考慮若催淚煙落在可燃的物件上,會引致火警,黃稱有考慮引致火警的可能性。 指揮官更正口供 達二樓高層便離開停車場 第四小隊進入停車場後,黃稱,他在二樓見到一些消防員和義務救護員,於是他便派人了解當時情況。黃說,因為當時他要面對「暴力示威者」,需顧及所有人的安全,加上派人了解後,他得到的答覆是,有足夠人手處理傷者,所以他自己沒上前了解傷者情況。對於消防車到過尚十街口,但不能再內進,黃指他只見到有消防車,但「佢點行、為乜事喺嗰度,我現場係唔知㗎喎。」。 鄭大律師質疑黃說當時停車場有隱藏的危險,因為昨天黃稱停車場沒有人。黃解釋指,他是完成整個掃蕩才知道停車場內沒有其他人,而在掃蕩期間,他不知道停車場有沒有「暴力示威者」。黃再度澄清,昨日他說他到停車場三樓後,收到指示後便離開,但其實那不是三樓,而是二樓高層。鄭大律師再度質疑為何黃說二、三樓有很多人,但為何到二樓高層就離開,黃指,這是因為他收到指示要離開。 曾向高層發射海綿彈 「不清楚」有否傷及人 之後,法庭傳召警長彭天池出庭作供。彭當時是東九龍衝鋒隊第三隊副指揮官。彭指在十一月四日凌晨零時二十五分,警車到達唐俊街並見到有人堵路,唐俊街唐明街交界(即尚十路口)滿地磚頭,他們亦在前方見到二十至三十個身穿黑衫黑褲的人。第三隊在尚十設防線,彭指,當時近廣明苑方向有一個遮陣,不時有示威者走出來扔磚和玻璃瓶。彭稱,當時警告示威者,但示威者沒有理會,於是便施放催淚彈,當時警方向廣明苑外的遮陣推進。 推進期間,有人從停車場三樓扔雜物。於是,彭便向停車場三樓的位置發射一發海綿彈。彭稱他不清楚海綿彈有沒有射中人,但昨日第三隊指揮官郭俊希作供稱「我所見和所知沒有傷及任何人」 。他們繼續向廣明苑方向推進,然後在一個T字位停下並設防線。有人在廣明苑繼續向他們扔磚和玻璃瓶,於時他們再推進。彭稱,第三隊於一時二十分離開廣明苑位置並離開。 接著,當時駐守九龍東第三隊的警員秦梓傑作供。秦供稱,第三隊的警車在零時二十三分返回將軍澳警署其間,見到路上有單車和雪糕筒等雜物,於是下車清理。其後,秦稱,他在唐俊街唐明街交界見到「黑衣人」,地上亦有磚頭,也有人向他們射鐳射光。秦說,第三小隊在收到指示後,在尚十路口設防線。 秦指,在一時十分,小隊沿唐俊街推進,去到唐俊街尚德巴士站時,停車場三樓有人衣人向他們扔雜物,包括雪糕筒,他們作出警告後示威者沒有理會,於是秦向一名在三樓的黑衣人射布袋彈。秦表示,他不清楚有沒有擊中人,而且該黑衣人在他發射布袋彈後離開。 法庭之後傳召駐守第四隊的警長劉協成出庭作供。劉指,在零時二十分,第四小隊收到指示到尚德與第三小隊會合,當時,尚德邨外有一百五十至二百名示威者。劉稱,小隊在零時三十五分到達唐俊街唐明街交界,並設封鎖線,此時,有人向他們扔雜物,滿地都是爛磚。劉又說,「暴徒」封了尚德邨入口。劉表示,在零時四十分,小隊指揮官叫「暴徒」離開但不果,於是他們開始放催淚煙。劉供稱,自己一共放了四發催淚煙,頭三發催淚煙是向前發射的,催淚煙在人群上的間中散開,彈殼落地。第四發催淚煙則射向他們右手邊的停車場,因當時有二十至三十名「暴徒」在停車場二三樓位置扔雜物。劉補充,第四發催淚煙並沒有射入停車場,而是撞在停車場外的牆。劉續指,他在此其間見到一架沒雲梯的消防車在唐明街,但因地上有很多磚頭和石,所以消防車其後「U-turn」走了。 劉續指,於一時零五分,小隊向尚德方向推進,當時有人向他們扔雜物和噴水,他們發出警告但人群沒有理會,於是劉和其他隊員就向前方人群的上空施放催淚彈。第四隊繼續推進,到了邨口外的T字位,之後就得到指示要到停車場進行掃蕩。劉說,正式獲告知要進入停車場時間大概為一時零八分。劉又說,在此時,又有人向他們扔雜物,於是他向停車場二三樓上的平台發射催淚彈,催淚彈撞向一個有玻璃和石屎部分的牆。劉指,小隊在一時十分進入停車場,他們在二樓見到數名消防員和「穿著反光衣相信是義務救護員」的人。劉稱自己並沒有上前了解,但有其他隊員上前了解後指,現場有傷者,消防員和義務救護員在處理傷者,第四小隊在一時二十五分(這個時間是指揮官事後告訴他們的)於二樓高層離開。 關於第一小隊的行動,劉說,第四小隊在停車場外設封鎖線時,他見到第一小隊從寶康路向他們迎面走來。劉補充,他當時並不知道那是第一小隊,他是在徹離時才知道。此外,回應律師的問題時,劉說,他知道第三隊隊員有藍燈作標示,第一隊他不知道,第四隊為綠燈。 劉作供後,當時為第四小隊隊員警長周昭隆出庭作供。 周指,在零時三十五分時,第四小隊到尚十路口設防線,當時,尚德邨門口有大約一百五十至二百人,並有遮陣,停車場則有人射鐳射光和扔磚。 周續指,在零時四十分時,警方向上述人士作出警告但不獲理會,於是周在零時四十分至零時五十四分其間發射了三發催淚彈。周補充,第一二發射中了示威者遮陣前面,目的為驅散示威者,第三發則射到了連接尚德商場和尚智樓(尚智樓下為停車場)的天橋下,目的本為驅散停車場的人,但最後「射得唔夠高」,因此射了到天橋下。周稱,在一時零五分,第四小隊和第三小隊一同推進,想驅散邨口的人,他射了兩發催淚彈,落了在雜物前。周又稱,第四小隊在一時八分到邨口T字位並設防線。周指,當時第一小隊從寶康路來T字位,他知道第三隊隊員有藍燈作標示,第一隊他則不知道他們用什麼顏色。周說,他當時分不到第一和第三小隊。周指出,一時十分,第四小隊進入停車場,他們於一時二十五分離開。 周續指,他離開到尚十路口時,因尚德邨口有四五十人扔雜物,在一時二十六分施放了一發催淚彈。對於時間,周指,了施放首三發催淚彈的時間是他自己紀錄外,其他時間都是由指揮官黃家倫事後告訴他們的。周補充,根據他的錶,第四小隊和第三小隊應該是在一時零三分一同推進,不是上述的一時零五分。 今日最後一個證人為第四小隊隊員楊樂欣。楊稱,在零時四十分,尚德邨口有人扔磚和將「鐳射槍」指向他們,她之後施放一枚催淚彈,催淚彈落在遮陣前。其後,楊又稱,她分別在零時四十八分、零時五十三分、零時五十六分和一時零一分分別施放一枚催淚彈,與第一枚催淚彈發射在同一方向。楊說,她每次發射催淚彈後都會看自己的錶。楊表示,在一時零五分時,第四小隊向前推進,她在一時零六分時向遮陣發射一發催淚彈。楊又說,她在一時零九分向停車場發射一發催淚彈,但她看不清落點。可是,楊在證人口供中卻說催淚煙的去向大概為停車場二三樓上、尚智樓平台位置,楊看過自己的口供後指,自己本身說看不到落點是因為她不太記得當時情況,她相信口供所說的是真的。 楊樂欣明天會繼續作供,另外,法庭明天亦會傳召其他第四小隊的隊員出庭作供。 出庭警員 證供時間及位置 描述 武力 黃家倫第四小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