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二天】指揮官聞二樓「有人跑」作供進入停車場時間與閉路電視有出入

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去年十一月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於尚德邨停車場被發現墮樓重傷,留醫四天後於2019年十一月八日證實不治。死因研訊今日(十七日)在西九龍法院大樓續訊。當日在現場執勤的東九龍衝鋒隊第三隊指揮官郭俊希於早上作供; 當時為東九龍衝鋒隊第四小隊的指揮官黃家倫在下午作供。 當日在現場執行職務一共有三隊。根據郭俊希與黃家倫兩名指揮官的證供,郭俊希指揮的第三隊曾向低層射海綿彈,而黃家倫指揮的小隊在接近凌晨一時零八分向二、三樓發射兩枚催淚彈。據黃家倫庭上的供詞,進入停車場的時間為凌晨一時十分,與閉路電視及電視直播所顯示的凌晨一時零四分有約五分鐘的差距。 【記者王紀堯報道】 周梓樂發生意外後,民間呼籲尚德停車場車主提供車Cam。(《誌》資料圖片) 警零時四十分首次射催淚彈 郭案發時為東九龍衝鋒隊第三小隊指揮官。約十一月四日零時二十三分左右,郭和同袍回去將軍澳警署途中,在唐俊街和唐德街交界附近,發現有兩輛巴士在前方沒有前進,於是與同袍下警車到尚德十字路口,面向廣明苑組成防線。 郭稱,當時看到有約四十名示威者在路上放置膠鐵馬和磚頭等雜物堵路,並對著他們叫囂,因此在尚德十字路口面向廣明苑方向設防線。據呈堂的新聞直播片段顯示,有示威者向警方投擲玻璃樽及汽水罐等雜物,警方於(十一月四日)零時三十分,先後舉起黑旗和橙旗,亦有警員同時舉起發射橡膠子彈的槍。 零時三十五分,東九龍衝鋒隊第四小隊到場。郭的衝鋒隊第三隊讓出右邊方向給第四小隊組成一個更緊密的防線。 郭稱,示威者「人數很快到二百人」,又搭起傘陣,推前到尚德十字路口位置。 約零時四十分,警方首次發射催淚彈,郭指,當時警員向著廣明苑地面的位置發射催淚彈。警方在零時四十四分兩度向同一個方向發射催淚彈。新聞片段顯示,零時四十三分左右,現場傳出火警鐘聲。約十分鐘後,一輛小型的消防車「細搶」和有雲梯的大消防車「大搶」先後欲轉入廣明苑但失敗 。 指揮官稱「所知所見沒有傷及任何人」 警方之後零星繼續發射多枚催淚彈,在零時五十八分,郭命令隊員推進。警員防線一邊推進,一邊發射多枚催淚彈。直至警方推進至尚德邨停車場旁,郭稱「大概在二樓或三樓位置」有人扔下雜物。新聞片段顯示,有警員隨即向停車場高層位置發射催淚彈,新聞片段顯示停車場內有煙。郭稱,不是他所屬的小隊發射催淚彈,他的隊員向「地面以上樓層」發射了一枚海綿彈和一枚布袋彈,但郭稱「我所見和所知沒有傷及任何人」。 警方其後進入廣明苑範圍。 郭稱,第四小隊有繼續向尚德邨停車場A「一樓以上的方向」發射催淚彈。 郭稱,第四小隊進入尚德停車場A進行掃蕩,第三小隊就全隊留在廣明苑外的地面範圍。 郭稱在行動期間,沒有進入尚德停車場A,現場也沒有收到消息有人從停車場高處墮下。代表周梓樂的大律師鄭淑儀問郭,是否知道除了第四小隊之外,有其他小隊都在附近一帶執行職務?郭指,當時還有第一小隊的成員經寶康路在進入廣明苑範圍,不知道他們早前的行動,但知道該小隊成員沒有進入停車場。 閉路電視顯示凌晨一時零四分黃家倫帶隊約三十名防暴警到周梓樂墮樓現場視察。(閉路電視擷圖) 第四隊尚德停車場高層發射三枚催淚彈 現為警察公共關係科黃家倫作供,他當時為東九龍衝鋒隊第四小隊的指揮官。他於凌晨十二時三十五分左右到達現場,與早前作供警員郭俊希所屬的第三隊組成防線。他指,當時有四十至五十人在停車場聚集,「並用鐳射光、磚頭等硬物襲擊警察」,在防線位置向廣明苑的停車場入口地面,發射共八枚催淚彈以及向停車場二、三樓發射兩枚催淚彈。 黃稱接近凌晨一時,他帶著警員沿著唐俊街,往廣明苑方向推進。黃指,當時地面有人仍然用硬物襲擊警務人員,因此再次向地面發射橡膠子彈以及催淚彈。直至推進至連結尚德停車場A和富康花園的天橋底,黃指右方上空,即是尚德停車場的高層,有人將雪糕筒、玻璃樽和磚頭等雜物扔向警方,黃形容當時警員需要「隨即離開危險點」,並「迅速跨過路障」。 經過天橋底後,黃偉倫稱於凌晨一時零八分至一時零九分,隊中警員53850、15811、4968向著停車場「二、三樓方向」發射了三枚催淚彈。 死因研訊主任問黃,是否知道發射出去的催淚彈芯落在甚麼位置?黃指有兩個可能性, 根據角度,因為在由下而上發射,有機會撞到外牆跌下,另外也有機會是撞到樓層樓頂天花,跌在該樓層地下,當時他沒有辦法確認是否有彈芯被射進停車場範圍。 當日第四隊指揮官黃家倫上庭作供,進入停車場的時間與閉路電視顯示的時間有約五分鐘出入。(王紀堯攝) 警口供與直播片段 進入停車場相差五分鐘 黃家倫下午繼續作供,指出當時凌晨一時十分,與「大約三十多名」的小隊成員用停車場的車用出入口進入尚德邨停車場的範圍,隊伍「順著車路,沿著螺旋的地形,從地面的樓層逆時針」一路走向上層掃蕩。 但其後播放新聞片段顯示,第四小隊的人員在凌晨一時零五分已經全部進入停車場,閉路電視的時間為凌晨一時零四分。死因研訊主任向黃提出時間上的分別,黃解釋「我唔知影片的時間幾多,我剛才講的時候時根據紀錄的時間,是我望錶的時間」。後來閉路電視播放相關片段,時間約一時零五分左右,亦與黃家倫口供稱的時間相隔五分鐘;同樣,黃作供的射催淚彈的時間跟新聞片段亦有四至五分鐘的出入。 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在警員進入停車場期間,一名消防員正從旁往相反方向,向著出入口方向離開。黃家倫在陪審團的提問下稱,當時並沒有與該名消防員作任何溝通。 警兩度指「沒有接觸傷者,沒有阻礙及騷擾救援工作」

更多

【#周梓樂死因聆訊 第一天】周父留個人電話供目擊者致電 盼為兒子找到真相

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去年十一月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於尚德邨停車場被發現墮樓重傷,留醫四天後於2019年十一月八日不治。死因研訊今日開庭,早上選出兩男三女的陪審團,預計傳召約四十名證人出庭作供,據悉包括十名警員、三位救護人員、九名消防員,另外有二十多位證人書面證供。研訊時間為二十五天,由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處理。 【記者王紀堯、劉曉靖報道】 呈堂的證物包括一個由警方模型組製作的一比四十的尚德邨停車場A的模型。模型包括富康花園連接尚德停車場的天橋,模型一邊顯示停車場的橫切面,內有黑色圖案標示死者位置。模型上蓋可以拿起,死因研訊主任指研訊期間或會移動鏡頭去顯示案發情況。 其他證物包括尚德邨停車場A的照片、周梓樂個人物品的照片以及他的 iPad 照片等。 梓樂與家人關係良好 反修例期間「有參與遊行」 周梓樂(下稱:梓樂)的父親周德明(下稱:周父)是首名證人出庭作供。 梓樂1997年八月十三日在贊育醫院出生,在2018年九月入讀科技大學。梓樂一家在1999年年尾搬到富康花園居住。周父形容梓樂性格較文靜,對朋友「比較活躍」,與自己都可以說是「有偈傾」,與母親關係會比較親密。 他形容,一家三口的活動關係不俗,家人生日梓樂都會出席飯聚,有時候會在家裡切蛋糕慶祝,也會一起出國旅行。此時,周媽媽在家屬欄拭淚。  周父指,在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梓樂「有參與遊行」。他續憶述案發的十一月三日,日間時間梓樂都留在家中 。 直至晚上十一時多,梓樂身穿黑色的短袖上衣,深灰色短褲,戴上黑色的帽子,用一個藍色的水樽裝了一樽水,揹一個黑色背包準備外出。 他說,當時自己與太太在客廳看電視。 最後一個WhatsApp 提醒父有催淚彈要關窗 周爸爸當時問梓樂:「你咁夜仲出去?」,梓樂並沒有回答,周父最後叮囑兒子:「你出去要小心點」,梓樂繼續沒有回應就出門。父親解釋,當時會這樣說是因為「新聞報導附近尚德邨一帶有示威者欄路,有很多警察,有機會會放催淚彈,有報道警察會打人」。 周父大約在凌晨零時四十六分WhatsApp 告訴梓樂「警方有放催淚彈」,梓樂在數分鐘後回覆提醒家人關窗。周父指,出事之後他留意到梓樂的最後在線時間為十一月四日凌晨一時。 十一月四日凌晨兩時多,梓樂的中學同學上門拍門,告知他們梓樂出了意外,被送去伊利沙伯醫院。 他指,十一月八日早上,接到醫院的通知梓樂心臟曾經停頓需要接受搶救,於是與太太趕到醫院。他指,當時自己情緒激動,於是由周母和醫生溝通。周母對他說:「個仔唔得,再搶救下去只會令到他更加辛苦」,兩人經商量後決定放棄搶救。當周父談及梓樂搶救過程時,周媽媽再度在家屬欄拭淚。 師長稱梓樂生前盡責和勤力  香港科技大學體育統籌活動推廣徐婉靜提交書面證供,稱周梓樂2018年加入投球隊,在隊中表現認真和勤力,在去年更擔任投球學會的推廣秘書,多次在體育比賽中出任正選。 科技大學老師李婉儀稱周梓樂盡責,上課不太多言,品格屬於中上,能依時完成功課,在課上也沒有留意到周梓樂有談及政治議題。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司一度稱警方是十一月四日凌晨一時零五分才首次進入尚德停車場,後來遭《蘋果日報》或《眾新聞》多間媒體獲行車記錄儀片段揭發在十一月三日十一時半左右,有警方離開停車場,影像跟警方的版本相距一小時多,警方其後改口,指晚上十一時零六分首次進入尚德停車場A 。  第一次負責進入尚德邨停車場A行動的高級督察葉寶琪出庭作供。她供稱,當時是東九龍總區機動部隊其中一隊的指揮官,當日與隊伍中三十三名警員到九龍灣輔警總部待命,下午五時又曾經收到「大隊長」的指示到坑口站作「高姿態巡邏」。  並指因為接獲「大隊長」指示,要到尚德邨「高姿態巡邏」,並留意尚德邨停車場有沒有人聚集,如有聚集,需適時作出驅散。葉指出,當警車左轉入唐明街,她在車上觀察到尚德停車場有人聚集,因此計劃進入尚德停車場進行「掃蕩」。 隊中其中十五名警員(包括葉)進入停車場,但沒有在庭上指出其餘約十八名防暴警當值的位置。進入停車場的警員分兩個小隊巡查,葉在四樓巡查後發現沒有可疑人士聚集,就到停車場二樓會合其他隊員。 根據葉的供詞,她與所有警員在十一時二十分離開尚德邨停車場A。 周父留電話

更多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