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紅線亦步亦趨 牆外的人無人能保證 梁凱晴留言:無理由見到香港差就走

「不要因為打壓便自我噤聲,他們覺得這樣會令到你驚,就會更加打壓你,不會讓你喘息。就如新疆、西藏不斷受打壓,但根本無法反抗,我不想香港變成這樣,希望在僅餘的自由空間,再做多一點,否則連那空間也沒有了,就會更加受打壓。」她因為參加去年的六四紀念晚會,被控「明知而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罪」,於4月30日還柙候判。

預言六四悼念不需要「大台」 何俊仁抗爭三十多年的一口氣

在判刑前一天,何俊仁仍在其律師樓忙過不停,接受訪問時,他表示若不幸被監禁,算得上是「一種Relief」,「見到咁多老友坐監都感同身受,啲親人全部都識。(我)入到去坐,某方面都係一種relief嚟。喺出面日日瞓唔著,有好多案做唔停要掛心,冇人會enjoy坐監,但就當俾我喺入面休息一陣喇。」

崖上的教師vawongsir 消極中種下希望 「希望十年、廿年學生會記住被清算的老師」

黃sir自覺在沉重的社會氣氛底下,無法分享過分輕鬆的圖文創作,便一直創作緊貼時事的作品至今。不過,黃sir倒也坦言,自認不是渲染港獨、是「左膠」、作品充滿自我審查。「我常說自己會『戴頭盔』。作品有沒有自我審查?有。你會看到當中有沒有膽怯的部分。」

Scroll to to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