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雷生春隔籬有間青花亭 建築美食融薈中西做好本土客

置身於旺角荔枝角道與塘尾道交界的三角形地段,屹立一座近九十年歷史的戰前唐樓──雷生春堂(下稱雷生春),其設計既具古典意大利建築特色,頂層外牆同時嵌有雷氏家族留下的中藥店號石匾。雷生春堂歷史悠久,九巴創辦人雷亮遺言中堅持保留中西合璧的雷生春,2000年古物諮詢委員會評列雷生春為一級歷史建築,成為座落太子的地標。2019年七月,雷生春旁多了一個鄰居,沿荔枝角道方向走不足百米,映入眼簾的是一間門口呈拱形設計的多國菜餐廳,雪白色的外牆,旁邊掛著一面以青花瓷造成的小門匾,寫上店舖名字「青花亭」,盡顯古典優雅。記者:劉愛霞

青花亭老闆之一莫庭掀(Jun)坦言第三輪疫情下,他們曾一度洩氣,幸好八月只是暫停營業了一陣子。(關震海攝)

今年三十五歲,是青花亭店主之一的莫庭掀(Jun),過去十年從事珠寶零售業,顧客對象是自由行遊客,惟Jun 一直有感本地經濟傾斜於旅遊業並不健康,懷著心願求變圖強。Jun 機緣巧合下認識到另外兩位合夥人,更於去年七月落實開小店,盼服務港人,做「貼地」生意。Jun 說,「有些人說要做十四億人生意,其實香港七百萬人的生意也可以做得很好」。可是,Jun 沒想到,店舖開業遇上硝煙之夏,開業滿一年,一路走來不易。Jun 形容這年創業之路猶如坐過山車,「除了社會運動,竟然遇上疫情,疫情還有第二波、第三波,第二波疫情還好,第三波疫情禁晚市,我哋真係灰曬(很灰心)」。

以青花瓷多國菜為賣點

推門而進,餐廳四周佈滿與青花瓷相關的物品,包括瓷器、壁畫牆、畫作,主角都是富有白藍格調的青花瓷製品。餐廳樓高兩層,拾級而上,來到二樓,瞥見樓層採用了拱形設計,讓人仿忽置身於異國。Jun 指這「山洞式設計」是他的主意。對青花瓷情有獨鍾的Jun ,細數店舖裝潢設計意念,他說:「青花瓷盛行於民國初期,歷史悠久,後來流傳到世界各地製作,融合了不同文化」,妙計多多的 Jun 相信各式各樣的文化融合起來,可以擦出火花,帶來新意。是故Jun 他以糅合中西文化的青花瓷為主題,開設這間主打多國菜式的餐廳,命名「青花亭」,除了是想突顯這是一間以青花瓷為題的餐廳,Jun 更指出青花亭的英文名「Aobana」的讀法,帶來日文讀音韻味,如此種種混合,以此來代表餐廳理念是最合適不過。青花亭選址毗鄰雷生春堂,Jun 解釋是因為其中一位搭擋自幼在當區長大,對太子、深水埗有一定的情意結。而身為區外人的Jun,亦受雷生春堂具濃厚歷史文化氣息吸引,他更指出,「我們留意到這區老齡人口較多,但我們仍想一試,招徠擁有相同理念的年輕客人」,為社區增添活力。

水清沙幼洗乜坐飛機 – 雜果 Yogurt BowlJun 說,這道甜品的命名,是節錄自本地樂隊 T.O.N.I.C.K.的歌曲《what a sunny day》,當中的一厥歌詞。自年初疫情伊始,Jun 和他的同事有感港人日常活動或多或少受限制,鬱悶無處伸。Jun 希望借甜品來慰藉港人未能周遊列國之苦,於是以乳酪為主角的,配搭水果及麥片等配料,做成一道乳酪碗,酸酸甜甜的口感,盼能為客人帶來新鮮感。

開業遇反修例 保手足糊口

不過,去年六、七月籌備開業忙得一頭煙之際,同遇上香港街頭煙火處處。Jun 和兩位搭擋迎難而上,然而社會運動愈演愈烈,不見盡頭。青花亭在運動之中參與罷市、「請手足食飯」,此舉讓青花亭踏入了「黃色經濟圈」。Jun 形容這是「誤打誤撞」,他說:「我們當初純粹有很多事情看不過眼,大家都是看不過眼,沒想過你住了那麼多年的香港,今時今日可以去到無稽如此」,於是以店舖之名,真誠就社會事件發聲。時至十一月,當時被控暴動罪人數數以百計,Jun 記憶猶新,「當時大家很擔心,(被捕者)畀警察拉咗,究竟之後何去何從」,Jun 既義憤填膺,亦於心不忍,遂以青花亭之名,在黃色經濟圈內發起聯署,聲明指「因參與社會運動而被捕之抗爭者的罪行或刑事犯罪紀錄如襲警、非法集會、暴動等,我們一概不承認,(應徵者)其招聘機會亦不受影響」。Jun 聘請有需要的年輕人,增加他們就業機會,如是者青花亭的員工人數,由剛開業的十人,增至現時的二、三十人。而Jun 見生意漸有起色,隨員工增加,亦需要有多一間店舖滿足員工就業需要,故Jun 和兩位搭檔開設分店的想法漸生。

在青花亭的裝潢充滿中式氣息。

擴充業務 迎浪而上

然而來到2020年,全球爆發新冠狀病毒肺炎,足以刹 Jun 一個措手不及。 Jun 直言,「這一年經歷的事,實在很『過山車』(高低起伏),完全是高低高低高低,高低到(我)已經麻木」。Jun 稱,第一、二波疫情時,所實施的限聚令,雖有殃及池魚,惟最中要害的,還是早前七月第三波疫情嚴峻時,政府宣告晚上六時後不設堂食的安排,青花亭的生意額大跌八成,而Jun 需要顧及的不只是營業額, 他更是背負著二、三十名員工的飯碗,還有另一邊廂已著手籌備的分店。面對如此種種現實壓力,但Jun 沒想過要向員工「開刀」,Jun 說,「我們(經濟)差,其實大環境都差,如果我們cut(減省)人手,他們往哪裏去呢?盡量我們能做的就做,我也不想大家無工返。」最終Jun 與員工有商有量,達成共識,店舖在八月上旬短暫停業,務求把蝕本情況「輸少當贏」。至近日政府公布食肆可以重開晚市,Jun 才鬆一口氣。 

䇄立近九十年歷史的雷生春,成為太子的地標建築。

自遊行既得利益者 2019本土覺醒

一個疫情令不少事情盡見真章, 無論是民間在防疫用品上的自救計劃,還是社會對本地經濟圈的反思。Jun 說,自沙士之役後,香港的旅遊業向大陸自由行旅客傾斜,忽略了本地人的生意。過去仼職珠寶零售業多年的Jun,當時雖作為既得利益者,理應受惠,但高峰過後停下來回望,現時Jun 顯得更感慨,他稱:「其實(這樣的發展)不平衡,變相你的生意是,好像股票市場,突然間暴升,現時經歷少少事,(就會)暴跌」,而Jun 亦覺社會上的樓價、租金因自由行「買到貴曬」,Jun 知道,長遠來說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經濟發展,是故滴起心肝,跟同志者創業。在失常的社會,Jun 認為現時自己開設小店,做本地生意,才是重回正軌。Jun 說,「我覺得香港文化應該是多元化,並不是所有東西都是名牌、珠寶、藥房,不是要所有東西都一式一樣」。疫情之下,港人日常活動或多或少受限制,更遑論出國旅行。Jun 和他的同事苦中作樂,靈機一觸,希望以甜品來一解港人未能周遊列國之悶,想出一道名為「水清沙幼洗乜坐飛機」的甜品菜式。這道甜品以藍莓、士多啤梨、紅桑子、火龍果等水果,配搭乳酪、麥片等配料組成,顏色鮮艷奪目,予人一種親臨海灘夏日風情等感覺,務求以視覺和味覺帶客人去旅行。

七月一日,店外的文宣改了風格,老闆說不想放棄「發聲」的機會。

 ♠  店鋪地址|旺角荔枝角道113號營業時間|周一至周日 12:00-22:00


 《上善若水 BE WATER》社區消費券計劃於九月啟動,計劃以油尖旺區內良心店舖為合作對象,讓有需要的持券者,可透過指定的「上善若水券」(每張價值港幣三十元正),在良心店舖換取同等價值的食物或物品,旨在幫助有需要人士應付生活所需,體現社區互助精神。 


上善若水的社區計劃於九月啟動,旨在連結小店,協助有需要的人。

計劃為期半年,誌hk.feature 負責推廣工作,現時區內有十六間店舖參與,包括:(店舖排名不分先後)旺角|申子居酒屋 Shinko青花亭兄弟幫食堂一燒窰Zeppelin Hot Dog Argyle Centre八福日常料理 Mainichi大角咀|小泰國餃子店Tarone(芋圓一)芊菓屋 Wholesome Delivery匯味堂尖沙咀|Let’s Jam 一起果醬小食糖 littlescoool嘉寶小食計劃要持續下去,往後需要更多香港人聚沙成塔的力量,詳情可瀏覽以下平台,獲取詳細資訊。計劃名稱|《上善若水 BE WATER》計劃日期|2020年9月1日至2021年2月28日參與店舖|https://bit.ly/bewater-voucher資訊平台|Facebook:https://fb.com/bewater.voucherInstagram:https://instagram.com/bewater.voucherTelegram:https://t.me/bewatervoucher

劉愛霞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社區訪問,聾人人權專題報道,數據分析報道。

返回

《誌》聲明:有關警方對傳媒的「新定義」 七百萬人失去的是新聞自由

繼續

亂世社工陳虹秀:站在大道是對法治的一點信任

最新

疫下民間自救  物資轉贈平台「同你派」 聆聽基層悲歌

This is post 1 of 1 in the series “社區自救” 4月底一個周六的上午,尖東半島中心的一間髮型屋外,20多人像蜜蜂進出蜂巢般忙碌穿梭,他們不是在等剪髮,而是一羣義工正整理200多袋乾糧及防疫物資,準備出車運送轉贈深水埗的基層街坊。這個名叫「同你派」的義工團,前年由幾位護士發起,他們在網上募集物資轉贈有需要人士,發現兩年來基層仍飽受物資短缺之苦,而轉贈服務若要持之以恆,運輸、存倉、物資供應商和人手缺一不可。 少少無拘    區區交收物資再上門轉贈 這次活動是「同你派」義工團成立一年多來最大型的轉贈,足足籌備了數月,動員約三十位義工。義工把物資運到一輛保姆車和義工的私家車上,200多袋運往深水埗一個社區組織轉贈予組織受助人,另外約50袋則由義工上門分派,探訪附近公屋、劏房戶,甚至爬十層樓梯,到訪唐樓天台屋。 「同你派」的成立始於前年中秋節,私家醫院護士小薯見手上的月餅過剩,於是與同事一起把月餅轉送無家者,漸漸認識一些非牟利組織的社工,分享行動的規模愈來愈大。大部分成員有正職,光是事前聯絡工作已忙過不停。小薯指,她事前厚住面皮主動私訊問商戶、藝人能否捐贈物資,同時在社交專頁公開募集防疫物資和乾糧,即使少量也會接收,各區義工便聯絡捐贈者交收物資,再送到髮型屋暫存後分發。

疫情下小島藝術「實驗」失去互動 《南丫說:》關於南丫島未完的故事

島,總是小的。島民,總是休閑的。香港人對島上生活,總是充滿好奇的。當說到島嶼的故事時,要用甚麼方式呈現呢?到底眼光應從外到內的窺探,或是從內到外的審視?要如何把「城市人」與「島民」連繫起來呢? 《南丫說:》公眾藝術計劃透過藝術家的作品說著南丫島的故事。這是一場實驗,試著從研究、藝術及公眾參與活動來把外來人與居民連繫起來。可惜的是疫情來襲,多年心血就只可遙距地作交流,展期減了三分之一,大大減少了計劃原本的可能性。計劃研究團隊成員之一梁寶山博士,既是居民,亦為學者,這計劃可說是她的心血結晶。 從模達灣作開端 細說島嶼日常 在疫情下,我們與島嶼的距離,就是平凡「打工仔」與假日族人的分別。香港的眾多島嶼中,南丫島應是香港人最常到訪的島嶼之一。但我們對他的了解,總是流於榕樹灣大街上的酒吧,或是爬到山頂近觀現代化風力發電及遠觀發電廠的三支煙通。大部分遊人最遠也只限於在洪聖爺灣暢泳。然後?就好像沒然後了。彷彿整個南丫島就只有榕樹灣。 南丫島是長洲的5.6倍,比青衣還大,是香港第三大島嶼。從榕樹灣跟著路牌走到索罟灣,需要大約一個小時。路段已鋪設石屎,但路途多上落,難怪一過了洪聖爺灣,人群便開始稀疏。不想走路的,也大可在中環或香港仔坐船直達索罟灣。中環往索罟灣的船,約每1.5小時一班,而香港仔出發的街渡,在到達索罟灣前,會先到一處名為「模達灣」的地方,也正是這故事的開端。 「模達灣」,原名「茅笪」,在上世紀50年代已為「打卡」熱點,每逢周末,常有二、三百人的團遊走於模達灣及鄰近的鹿洲與索罟灣。 70年代,黃竹坑發展為工業區後,模達灣也發展起渡假屋來,讓一眾工友在假日享樂。同一時期,行船或到市區打工的村民大有人在,留下空置單位,漸漸吸引「鬼佬」(西方人)進駐。90年代開始,模達灣與榕樹下成為真正華洋雜處的社區。 這些資料都在《模達今昔》一書所得,主理人正是模達居民梁寶山。她是香港藝術家,亦為藝評人,曾在多間學院任教,藝術與研究是她一生的工作。她於20年前搬到模達灣,愛上了這地方的人、事、物後,身為學者,很自然便展開紀錄來。 「研究」二字聽起來嚴肅,其實也可歸納為與街坊說說笑笑,記錄他們的日常、在大時大節拍下照或是東翻西找尋覓歷史文獻。這可說是興趣,也可是使命。因為梁寶山知道,不記錄的話,這些歷史便隨著老人一個個登仙而失傳。 她本來也沒想過要把研究公開,幸在2019年得到「衞奕信勳爵文物信託」的資助,才能讓研究得以面世。當中也不簡單,如何把眾多零碎的片段結集成書,又怎樣令大眾也有興趣閱讀也要一一細想。好在研究不只她一人,還有居民學者郭偉全、Martin Bode及梁曉彤的幫忙,但基金的運作緊絀,身雖有機構「藝術到家」作行政支援,但初次與信託基金合作,又需要支援村民團隊,她形容自己也是「邊學邊做」。 梁小姐多次用上「Labour of love(譯:愛的勞動」來形容《模達今昔》。我們現在看到的171頁書也只是她多年來儲下的研究的一小撮成果。她說,其實她每年的二十四節氣,也記錄了環境的聲音,但已沒時間整理了。 製書期間,她一直也與康文署連繫著。康文署主辦了在荃灣川龍村的《邂逅!山川人》後,一直想繼續探索郊區藝術計劃的可能性。模達灣的研究也正合心意,所以在2021年起,《南丫說:》計劃便開始了。

穿梭街道後巷 走進拾荒者疫下「日常」

當進入餐廳、街市和醫院也要「掃一掃」智能手機時,英姐(化名)打開手上的2G手機一看,熒幕所顯示的文字和數字也左右顛倒,她笑說自己的手機還能正常撥打和接聽,並沒有打算換智能電話,「邊識用啊?加上咁大部,做嘢邊度方便啫」。

第五波下馬鞍山一場物資配對的社區實驗

區議員鍾禮謙到達登記家庭門前,把一大袋物資掛上鐵閘,便急急轉身離開,此為「無接觸交收」。有街坊站在升降機門前的聽見鐵閘打開的聲音:「救星到啦!」。鍾憶述居民看見物資的反應,均對居民說:「不用客氣」,繼續到其他樓層派發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