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人餐廳返工「黑白分明 」 僱傭齊齊儲錢為未來見

位於尖沙咀山林道的籽樂廚房,餐廳門口擺放著一塊奪目的告示板,展示英文字母「A至Z」的手語繪圖,每次到訪,穿著白色上衣的店員Sina 甫見門口有客人,就會主動從餐廳走出來接待,詢問客人有否訂位或是有其他需要。

有次餐廳只有零星客人,不禁令人擔心佔地千呎的餐廳,在這時期是否能撐過來。老闆娘羅頌恩(Gladys )有十一名員工,他們大部分是聾人、弱聽或是有特別需要的人士。Gladys 說,「籽樂一定是告急,而大部分告急,都是他人幫我告急」,籽樂沒有打告急牌,是因Gladys 很怕「其實有人比我還要慘」。

籽樂店舖門口有一塊手語告示板,展示英文字母「A至Z」的手語繪圖,店舖內有部分員工是聾人或有特殊需要的人士。(劉愛霞攝)

聘請聾人做前線客戶工作

Gladys 非餐飲業出身,2012 年在生意拍檔引薦下,認識了一間本港聾人慈善機構,得悉聾人在社會上的就業困難,遂觸動了Gladys 和拍檔萌生開設一間餐廳支援聾人就業的想法。

同年,Gladys 和合夥人在紅磡開設名為「Friends 有情有意」西餐廳,與聾人機構推行實習計劃,聘請聾人,亦是「籽樂」的前身。回憶當時的招聘,Gladys 仍歷歷在目,「傳統經理,他不懂手語,傳統聾人;他沒有餐飲業經驗,如何磨合?」幸而Gladys 後來遇到一位對社企有想法的經理,願意跟她一起打拼。

Gladys 指,市場上願意請聾人的企業不多,聾人大多只能從事下欄工作,從事不涉及顧戶服務的工作居多,但Gladys 認為,如果開一間聾人餐廳,「聾人一定要是前線(客戶工作),例如他們要主動介紹餐牌,幫客人落單,由聾人觀察客人需要」。

聾人習慣穿著黑色或沉色衣服,使手語動作在與膚色對比下顯而易見,於是 Gladys 安排了聾人員工穿著黑色衣著。

健聽員工成少數   也有不愉快事

Gladys 在餐廳遇過不少事,令她感受到聾人和健聽的分別。Gladys 憶述,有次因為樓面情況忙,她幫忙去下單,客人說,「一個B餐,凍檸茶。」Gladys 照樣寫,然後覆述,「B餐,凍檸茶,啱唔啱?」豈料客人回話,「你聽到野㗎 ?我想搵個聾人落單 」。Gladys 坦言,「你試對比一下,如果是當時健聽的同事(下單),健聽同事會不開心」。

又有一次,聾人同事一不小心,將紅酒倒瀉在客人的白色裙。Gladys 見狀已心知不妙,打算出去賠償,然而客人反走來跟Gladys 道歉,反問我,她有否嚇倒聾人同事,Gladys 說,「健聽同事也在場,事後他們說, 『Gladys ,不如我也著黑色衫吧』」。Gladys 說,事發觸發她轉型,同聘請學習障礙、讀寫障礙、智障或特別需要的員工。他們與少部分健聽員工,獲安排白色衣著。

Gladys 笑言,此「黑白」分野安排,曾獲聾人員工說,「我想要白色,我覺得白色靚啲」,Gladys 續稱,「穿白色的員工說要穿黑色,覺得黑色型啲,我說,你們放假那天回來,著仼何顏色都可以」。Gladys 堅持公司制服「黑白分明」,黑色代表聾人,白色代表健聽或其他有障礙的員工。

身穿白衣的員工潔茹被評估為有輕度至中度語言障礙,Gladys 不認為她有此障礙,覺得潔茹只是有些詞????不太會表達。

另覓新舖推動聾健共融

隨租約完結,不甘平穩的 Gladys 結束了舊舖,在2018年12月在尖沙咀開店「籽樂廚房」,對名字沒甚麼執著的Gladys,說名字也是他人起名的,意思是希望可以向他人播放快樂的種籽。 Gladys 希望搬遷到新地方讓員工可以多做訂位客人,讓客人和員工可以更貼切地體驗聾健共融。

餐廳開業不足半年,未來得及回本,下半年香港人經歷「反修例」街頭的「煙火人間」。Gladys表示,「嘩,回想過來,最感恩是可以表態,包括參與三罷」。

回想當時的烽烽火火,Gladys 說,「所有聾人同事個個身穿黑色衣服,我每晚都要派定我的卡片,著他們放在銀包,不論任何情況,如果有人⋯⋯警察⋯⋯(截查),那你就取我張卡片」。

2020年疫症來襲,逼著香港人在嚴冬苦行。Gladys 說,疫情波及餐飲、零售、服務及旅遊業,裁員的話,聾人首當其衝,而他們找工比平常更困難。Gladys 更收到弱勢社群學校的老師求助,指出疫情期間很多原定開放實習機會中心也沒開,Gladys 不忍心特殊教育的學童連實習機會都失去。

籽樂自第二波疫情開始,推出團購,Gladys 和同事心驚膽顫由零開始, 由紅磡店跟隨Gladys 到籽樂的店員Sina 也不禁插嘴,「是100個餐!」,Gladys 補充,「第一次100 個餐,感動到痴線!」。

團購「蝦碌事」一籮籮

儘管萬事做好準備,但臨門一腳總有「蝦碌事」。Gladys 不忘分享員工潔茹曾將兩箱食物交付給兩位司機時,調轉了送貨地址,Gladys 連忙通知兩位司機轉地址「補鑊」;此外,試過有客人生日訂蛋糕,Gladys 千萬叮囑員工潔茹「客人生日,要跟蠟蠋、生日牌」,潔茹記住了囑咐,但拿貨上手時覺得很重,發現原來將蛋糕模也放進了盒內「送」給客人。

記者想一探潔茹的可愛作風,Gladys 著潔茹來自我介紹,潔茹有禮地說「你好,我叫潔茹,本身由黃大仙傷健協會推薦嚟呢到做,先做左三年長part (三年兼職),到大概2019年三月份轉長工」Gladys 說潔茹是被評為輕度至中度語言障礙,但Gladys 不認為她有此障礙,Gladys 覺得潔茹只是有些詞????不太會表達,「三年長part(part-time),呢個係佢自創詞????」。

Gladys 受訪期間,傳來 Sina 的叫喊,「潔茹,(團購單)開始了」,當日上班的只有兩位廚房師傅,Sina 及潔茹,連 Gladys 也需要將訪問停下來應付團購。她帶記者入廚房,說時遲,那時快,身穿黑衣的廚房師傅已揮動鑊鏟在鑊中起舞,Gladys 邀請記者幫忙在盒上寫上相應的餐號和食物,並覆述給身在樓面的潔茹,潔茹負責和Sina 在樓面將食物訂單分配好。

Gladys 希望餐廳可以做到聾健共融。

寧靜的聾人廚房 打手語唔該!

記者初來乍到,頓覺迷失,只見師傅動作熟悉在外賣盒上上菜,小聲說下短語,就轉身去忙下一道菜。Gladys 見狀,說,「師傅已說,黑松露菌意大利飯,H餐,合上蓋吧」Gladys 笑指,她剛體驗聾人廚房時,也像我一樣不知所措。到要出海鮮蝦醬意大利粉時,Gladys 打了蝦的手語,問師傅們「有無?」,師傅一邊炒餸,一邊用動作、眼神回覆。熱廚房忙過後,輪到潔茹步速如像風火輪趕去與司機交收。應付團購餐後,Gladys 才坐下來繼續談話。

Gladys 坦言,疫情期間幸得有心人扶持,將籽樂的外賣餐單發送到不同地區群組,雖然群組反應平平,因為各區的店舖都危在旦夕,但因此認識了一位有心人將「全公司同事的聖誕餐都交給籽樂做」,才得以捱過來。

Gladys 說,有人認為她請聾人的做法「聰明」,他們覺得「人工出少那麼多,(但)我答你,請聾人,是等於傳統餐飲業1.5 個人手。因為他做不到,我要找人頂,變相係由 1.5 個人去做,我如何省了人工?」Gladys 反問。但 Gladys 感恩遇上一班好員工,願意共度時艱。

訪問當天,聾人廚師忙著在熱廚房工作,在樓面招待的是由紅磡店開業,仼職至今的健聽員工Sina,她負責樓面的招待工作。(劉愛霞攝)

同步過冬 老闆員工為未來儲一年錢 

Gladys 開設籽樂,想員工學會做人道理,食物是其次。Gladys 表明,「接受籽樂出品合格就可以,但籽樂的客戶服務不能不合格。你是在做人的生意,不是賣食物,服務行先,食物是配套」,但 Gladys 轉述廚房師傅有個性的說話,「我知道客人來餐廳,是因為聾人而來,但你放心,第二次一定是因為食物而來」。

Gladys 坦言,不知道籽樂可以維持到多久,她說,「我無可能作出承諾(能養他們多久)」,但兩個月前,Gladys 要求所有同事作出儲蓄計劃,公司與員工各供一半,維期一年。Gladys 擔心,「我驚有一日籽樂真係捱不到」,萬一有事,員工也有積蓄可解燃眉之急。

劉愛霞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社區訪問,聾人人權專題報道,數據分析報道。

返回

法官批評控方證據註腳不清楚:爭議點拿多少出來,就考慮幾多

繼續

《鏗鏘集》車牌查冊蔡玉玲虛假陳述罪成 判決毫不考慮報道的公眾利益

最新

疫下民間自救  物資轉贈平台「同你派」 聆聽基層悲歌

This is post 1 of 1 in the series “社區自救” 4月底一個周六的上午,尖東半島中心的一間髮型屋外,20多人像蜜蜂進出蜂巢般忙碌穿梭,他們不是在等剪髮,而是一羣義工正整理200多袋乾糧及防疫物資,準備出車運送轉贈深水埗的基層街坊。這個名叫「同你派」的義工團,前年由幾位護士發起,他們在網上募集物資轉贈有需要人士,發現兩年來基層仍飽受物資短缺之苦,而轉贈服務若要持之以恆,運輸、存倉、物資供應商和人手缺一不可。 少少無拘    區區交收物資再上門轉贈 這次活動是「同你派」義工團成立一年多來最大型的轉贈,足足籌備了數月,動員約三十位義工。義工把物資運到一輛保姆車和義工的私家車上,200多袋運往深水埗一個社區組織轉贈予組織受助人,另外約50袋則由義工上門分派,探訪附近公屋、劏房戶,甚至爬十層樓梯,到訪唐樓天台屋。 「同你派」的成立始於前年中秋節,私家醫院護士小薯見手上的月餅過剩,於是與同事一起把月餅轉送無家者,漸漸認識一些非牟利組織的社工,分享行動的規模愈來愈大。大部分成員有正職,光是事前聯絡工作已忙過不停。小薯指,她事前厚住面皮主動私訊問商戶、藝人能否捐贈物資,同時在社交專頁公開募集防疫物資和乾糧,即使少量也會接收,各區義工便聯絡捐贈者交收物資,再送到髮型屋暫存後分發。

疫情下小島藝術「實驗」失去互動 《南丫說:》關於南丫島未完的故事

島,總是小的。島民,總是休閑的。香港人對島上生活,總是充滿好奇的。當說到島嶼的故事時,要用甚麼方式呈現呢?到底眼光應從外到內的窺探,或是從內到外的審視?要如何把「城市人」與「島民」連繫起來呢? 《南丫說:》公眾藝術計劃透過藝術家的作品說著南丫島的故事。這是一場實驗,試著從研究、藝術及公眾參與活動來把外來人與居民連繫起來。可惜的是疫情來襲,多年心血就只可遙距地作交流,展期減了三分之一,大大減少了計劃原本的可能性。計劃研究團隊成員之一梁寶山博士,既是居民,亦為學者,這計劃可說是她的心血結晶。 從模達灣作開端 細說島嶼日常 在疫情下,我們與島嶼的距離,就是平凡「打工仔」與假日族人的分別。香港的眾多島嶼中,南丫島應是香港人最常到訪的島嶼之一。但我們對他的了解,總是流於榕樹灣大街上的酒吧,或是爬到山頂近觀現代化風力發電及遠觀發電廠的三支煙通。大部分遊人最遠也只限於在洪聖爺灣暢泳。然後?就好像沒然後了。彷彿整個南丫島就只有榕樹灣。 南丫島是長洲的5.6倍,比青衣還大,是香港第三大島嶼。從榕樹灣跟著路牌走到索罟灣,需要大約一個小時。路段已鋪設石屎,但路途多上落,難怪一過了洪聖爺灣,人群便開始稀疏。不想走路的,也大可在中環或香港仔坐船直達索罟灣。中環往索罟灣的船,約每1.5小時一班,而香港仔出發的街渡,在到達索罟灣前,會先到一處名為「模達灣」的地方,也正是這故事的開端。 「模達灣」,原名「茅笪」,在上世紀50年代已為「打卡」熱點,每逢周末,常有二、三百人的團遊走於模達灣及鄰近的鹿洲與索罟灣。 70年代,黃竹坑發展為工業區後,模達灣也發展起渡假屋來,讓一眾工友在假日享樂。同一時期,行船或到市區打工的村民大有人在,留下空置單位,漸漸吸引「鬼佬」(西方人)進駐。90年代開始,模達灣與榕樹下成為真正華洋雜處的社區。 這些資料都在《模達今昔》一書所得,主理人正是模達居民梁寶山。她是香港藝術家,亦為藝評人,曾在多間學院任教,藝術與研究是她一生的工作。她於20年前搬到模達灣,愛上了這地方的人、事、物後,身為學者,很自然便展開紀錄來。 「研究」二字聽起來嚴肅,其實也可歸納為與街坊說說笑笑,記錄他們的日常、在大時大節拍下照或是東翻西找尋覓歷史文獻。這可說是興趣,也可是使命。因為梁寶山知道,不記錄的話,這些歷史便隨著老人一個個登仙而失傳。 她本來也沒想過要把研究公開,幸在2019年得到「衞奕信勳爵文物信託」的資助,才能讓研究得以面世。當中也不簡單,如何把眾多零碎的片段結集成書,又怎樣令大眾也有興趣閱讀也要一一細想。好在研究不只她一人,還有居民學者郭偉全、Martin Bode及梁曉彤的幫忙,但基金的運作緊絀,身雖有機構「藝術到家」作行政支援,但初次與信託基金合作,又需要支援村民團隊,她形容自己也是「邊學邊做」。 梁小姐多次用上「Labour of love(譯:愛的勞動」來形容《模達今昔》。我們現在看到的171頁書也只是她多年來儲下的研究的一小撮成果。她說,其實她每年的二十四節氣,也記錄了環境的聲音,但已沒時間整理了。 製書期間,她一直也與康文署連繫著。康文署主辦了在荃灣川龍村的《邂逅!山川人》後,一直想繼續探索郊區藝術計劃的可能性。模達灣的研究也正合心意,所以在2021年起,《南丫說:》計劃便開始了。

穿梭街道後巷 走進拾荒者疫下「日常」

當進入餐廳、街市和醫院也要「掃一掃」智能手機時,英姐(化名)打開手上的2G手機一看,熒幕所顯示的文字和數字也左右顛倒,她笑說自己的手機還能正常撥打和接聽,並沒有打算換智能電話,「邊識用啊?加上咁大部,做嘢邊度方便啫」。

第五波下馬鞍山一場物資配對的社區實驗

區議員鍾禮謙到達登記家庭門前,把一大袋物資掛上鐵閘,便急急轉身離開,此為「無接觸交收」。有街坊站在升降機門前的聽見鐵閘打開的聲音:「救星到啦!」。鍾憶述居民看見物資的反應,均對居民說:「不用客氣」,繼續到其他樓層派發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