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佚名」社區自救 前區議員送物資上門:做到2023年是一個承諾 

社區自救
林錫添在第五波積極向有需要的街坊派發物資。(黎𧘲妤攝)

第五波以來,在社區全面擴散。官方數字累計超過112萬染疫 (截至3月28日),港大推算全港超過400萬已染疫,即香港約一半人口曾染上新冠肺炎。控制人流的隔離措施令百業凋零,街坊手停口停,政府的防疫措施經常更改,曾一度傳出封城,造成社區資訊混亂,3月初一度出現「搶購」物資潮,掏空多區的超級市場。在隔離中的街坊無能力落街買物資,可以落樓的街坊也需要跨區買餸。

疫巿下的荃灣區依舊食肆林立,停業比營業的還要多,剩下空盪的街道。儘管疫情下「連飯都冇得開」,荃灣前區議員林錫添連同義工在社區派發物資,主動向確診家庭伸出援手。

社區自救
前區議員林錫添將辦公室轉型做雜貨舖,疫情成了小型貨倉。(黎𧘲妤攝)

致電獨居長者 向確診家庭送物資

區議員宣誓風波之後,林錫添因宣誓無效,在2021年10月結束了做了近兩年的荃灣區議員工作,但他仍留在區內,以地區辦事處的名義為街坊提供服務,「有好多街坊都唔知我已經唔係議員,但搵開你喎,就繼續搵你啦。」林錫添說。

以往擔任區議員時,撇除一些辦公室的開支,疫情時派給街坊的抗疫物資獲民政處資助,比起現時失去了議席的他,一下子失去收入,同時亦失去社區組織的支持,林錫添仍堅持親自上門向確診家庭送物資,「幸好以前派福袋時,還有一些街坊的聯絡資料,尤其是一些獨居長者,於是便逐家逐戶打電話,問他們情況如何啊,是否需要物資」。

林表示,初時街坊對確診仍有忌諱,「怕別人知道他們全家確診,當他們是科學怪人,連經過門口都不敢」,因坊間有些人或組織,派物資時公開發布了確診者的照片甚至住址,最後便「好心做壞事」,因此他會先表明來意,強調自己不會公開確診者的資料,讓他們放心接受幫助。

林一直強調,「幫人從來不會比較高尚,受助的人亦不會比他人卑賤,不需要懷著一個施捨的角度去幫人,而是『平等分享』,既然有能力,便不要再這麼自私,但現在香港人有種感覺,是『各家自掃門前雪』」。他坦言,社區的凝聚力比以往差很遠,「以前很多街坊都願意為社區出一分力,但由於整個大環境的轉變,街坊都要忙著搵食,少了人會付出工餘時間,但當然仍有人願意做,做到就做」。

最初幫助了一兩個確診家庭後,街坊之間便開始分享林有做這個服務,愈來愈多街坊主動向他求助,情況遠比他想像嚴重,隔著聽筒亦難掩街坊的無助情緒。

「他們在電話中說,『我已經幾日冇落街,屋企人又發燒,屋企食物就快冇晒,又不敢落街,我唔知點算』,特別是有些確診街坊已主動上報衛生處,因有隔離令而不能外出,咁一日三餐點算,我們有能力的當然可以叫外賣,住劏房板間房冇可能日日叫外賣」。

社區自救
黎𧘲妤攝)

一人一車送物資

林所屬的楊屋道選區,範圍包括二、三坡坊、沙咀道等,人口以低收入家庭和獨居長者為主。林指現在每隔兩天,大約會收到2至3個求助,高峰時期曾試過一天到10個確診家庭派物資,區內大部分都是舊樓,這些大廈甚至是沒有升降機的,有時候會有三、四個義工朋友幫忙,但多數都只由他獨自一人上門派發,「我有架師奶用的買餸車,可以派完一轉之後再派第二轉」。問到林是否擔心自己一人的能力有限,終究是會捱不住,他只是說「做得幾多得幾多,將來的事將來先算」。

第五波疫情爆發後,街坊們對非食物類的物資需求大增,如藥物、快速測試棒、清潔用品等,「他們多數會說有甚麼都可以,但我希望針對性一點,你需要啲乜,我們盡量幫你搵,買完便直接送上門」。

除了部分不允許外人上門的大廈,林每次都會將物資送到確診街坊的家門前,離開後才通知他們到門外自取,雖說整個過程都不會跟確診者接觸,但每日遊走於多幢疫廈,勞碌奔波之餘還有機會增加確診風險,他卻沒考慮太多,「其實都唔理得咁多,機率不是說你上去送幾次就會中招,平時行街都會中架啦,好彩我們暫時都冇事,所以我們會繼續呢個方法」。

三月頭更有未經證實的消息指會「封城」,掀起全城搶糧潮,林指有街坊「唔夠人搶,惟有問我們可否幫手買?」,他便要跨區替街坊買餸。「真係要搶,我們會留意不同區的超市街市,有一段時間荃灣的超市冇哂麵和菜,便要去第二區買回來」。

社區自救
林錫添在網上多次呼籲集齊物資,他坦言物資依然不足。

一個承諾

林坦言他的資源嚴重不足,雖然他有在社交媒體呼籲大家捐贈物資,但由於他的知名度不高,專頁又缺乏宣傳,所以成效不大。尤其近這三四個月,基本上是沒有人捐贈物資,惟有自己買。光有理想亦難以撇除金錢上的壓力,當時離任後決定保留辦事處,因擔心街坊無處求助,但有時候都會擔心交不到租金:「簽咗死約,借都要借返黎」。

疫情持續至今近兩年多,林認為,疫情不是導致社會氣氛低迷的主要因素:「政府呢一兩年做咗咁多衰嘢,施政失敗,好多香港人都心灰意冷,好迷惘,只是疫情令整件事發酵了。現在個個都自身難保,所以才有一種感覺,為什麼大家變得咁冷漠呢。」面對每日如此荒謬的社會轉變,誰又能趕得上變化?失去議席五個多月後的今天,脫去了身份,都會有心力交瘁的時候:「不是議員、前議員就高人一等,其實我們都只是普通人」。

社區自救
林錫添在第五波積極向有需要的街坊派發物資。(黎𧘲妤攝)

無人力、又無資源,為何堅持留下?「一個承諾囉。」

這個對街坊,其實更是對自己的承諾,促使他留下,「當日選舉勝利之後,我們承諾在未來的任期中,一會定用心服務這個社區和街坊,我們的任期是直到2023年12月31日的。我想證明比大家睇,我不是有個議席先會做,無論有冇議席,我都交個心出來畀大家,無論發生咩事,我都會同巿民一齊去面對呢個艱難嘅時期。」

黎𧘲妤

《誌》 實習記者

返回

記者手記:在那場喪禮之後,全家中了Omicron

繼續

低處未算低 彌敦道2千呎大舖租金跌一半 記者數「吉舖」 兩年升幅近3成

最新

iPhone14救死場? 手機達人回首先達的光輝歲月

位於亞皆老街的先達廣場,在繁華的旺角鬧市屹立超過20載,它曾有「炒賣聖地」和「劏場始祖」的綽號。昔日想「搵快錢」的炒家們帶著一部部iPhone 來到這裡「掘金」。人人手上一部電話來到這塊「英雄地」,擠

法團「不透光」 杜志權:屋苑就是社會的縮影

「我經常作比喻:屋苑是社會的縮影,業主是一般市民,交的管理費是稅項,屋苑盈餘是庫房、屋苑保安是警察。法團就是立法會,是由業主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而大家解答不到的就是管理公司,管理公司就是政府,政府是由人